也谈“在劳教所附近近距离发正念”


【明慧网2004年8月7日】去年邪恶在我们这里办起了洗脑班。通过切磋,大家认识到除了向各单位领导讲清真相外,还应到洗脑班近距离发正念。

在洗脑班刚一办起,大家就三三两两自发的到那附近发正念。能看到的功友说:密密麻麻的小亮点(黑手)像下雨一样往那里落,大法弟子们各显其能,一天正念发下来黑手被消灭了一些,第二天又被补上去了。大家并不气馁,抱着不管来多少,不灭净不罢休的心态坚持了几个月,洗脑班最后不了了之了。

这其中有几点我想可能对大家有借鉴作用。

1、做而不求。大家无论是近距离发正念的还是在家发正念都没有着急的心态,也没有“以成败论英雄”的想法。大家只是一心发正念直到洗脑班解体为止。在看到成批的黑手来补充这里的邪恶烂鬼时,也没有人着急,反而大家都觉得是好事,因为我们多消灭一些,邪恶的总体力量就会减弱一些,那么其他地方的压力就会小一些。所以到后来邪恶已没有多余的力量可以调用了,就只好调用看守所、劳教所的邪恶烂鬼,加上正法進程的快速推進,邪恶势力在全世界范围内被大量销毁,原计划要长期办下去的洗脑班只办了一期就草草收场了。

2、除恶也要讲一点智慧。在发正念时我们一般是先清理被非法关押在里面的同修的空间场。因为我们看到一个情况,被关進去的同修都是因为有这样或那样的漏被邪恶抓住了才被关押的,而在抓住同修肉身的那一瞬间,另外空间的邪恶的“手”也伸進了同修的空间场,随之而進的就是那些低灵的、乌七八糟的东西,表现形式各有不同但都起一种作用,就是“间隔”的作用。在同修已经修好的和还没修好的部分起间隔作用,让同修神的一面“精神”不起来,我们的理解就是发不出正念来。所以我们要先清理同修的空间场,让同修神的一面精神起来,我们再清理外围空间,这样双管齐下效果很好。这里我们还有一个做法就是清理完同修的空间场后用功能形成一个罩,请师父加持,罩住同修,不让邪恶烂鬼去纠缠同修。为什么要这样做呢?我们是这样认识的。

同修本来就是因为有漏才被钻了空子,所以不能要求同修象没有这方面漏的同修那样处理同样的问题。这时同修是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但条件所限我们不能面对面交流,用这种方法就成了最直接的帮助。为什么我们可以这样做呢?我们认为同修被抓,我们每一个和他有关系的人都有责任,如果我们能在同修出事之前就和同修深刻的切磋说不定就不会有后面的事发生了,其实在真正的向内找的过程中都会发现自己其实是有责任的,所以我们帮同修也是在弥补自己的错误,而并不是纯粹的帮别人。同时师父早已告诉我们: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同修的“漏”,有师父在系统的安排着去修,旧势力是不配管的。

我们采用这样的方法效果很好,主动权一下就掌握在我们的手里了,邪恶被我们大批的销毁。最后有三位同修在大家的正念加持下堂堂正正走出来了(是单位用单位里最好的轿车接回家的)。还有6位在法理上悟得不太清的也守住了底线(不骂师父、不骂大法、没有出卖同修),只含糊表示不炼了,出来后与同修一切磋就明白了,全部发表了“严正声明”表示不承认邪恶洗脑。只有一位做得不太好,主要是人的观念太强,她从一开始就采用人的方法去和邪恶周旋,她不但承认了自己上网发消息给明慧网还说出了提供消息的同修(其实也不是那位同修提供的)。但就是这样大家也没有放弃她,在大家强大的正念加持下她依然被释放了。当然,她出来也很快明白了自己的错误,但要真正站起来还是要有一个过程。

3、斩断邪恶的经济来源。在一次近距离发正念时,无意中听到有人说:这次办洗脑班的钱由某某人全力保证。大家听说这一消息立即通知所有的同修,锁定那人发正念,同时在另外空间斩断其经济来源。有同修看见,我们发正念时,本来另外空间用于支撑洗脑班的钱一箱一箱的堆得像小山,大家一把“火”给全部烧了。过了没两天就传出“他们”没钱了,洗脑班举步维艰。这直接导致了洗脑班的解体。

以上认识如有不对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