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非洲一月的经验体会


【明慧网2004年8月8日】一个小小的国家,敢于把邪恶江××的主要帮凶陈××带上法庭,开了世界起诉江集团镇压法轮功案例的先例,对其他大国的影响是非常深远的。如果我们各国弟子能最广泛的通知各国政府、媒体、非政府组织以及最广大的人民,这件法律诉讼案对世界大法弟子讲清真象的作用就超过了法庭运作程序的影响本身。整个广为传播的过程就是救度众生的过程。

N:这几周来穿梭非洲大陆,关于我们目前做的事情,及其在正法中的作用,从刚到时到现在,想法和理解都在变化。我理解,非洲这一块在此时特别重要,做好了,很可能是个突破点。

非洲国家虽然穷,但法律系统走的是西方式的结构,新闻和法律系统跟政府相对独立,这一点和中国不一样。如果我们在这里的洪法讲真象做到位,尤其是给法律界,那很可能不只是在这一个国家起诉,在其它国家也有可能。

黑人对人权的强烈意识,加上他们经年不断的人权抗争,在这里形成了一个场。因其穷,反倒使得他们不太象其它西方发达国家一样会由于经济贸易的原因而轻易摇摆,患得患失,他们穷但有骨气,在人权方面这种感觉很明显。这种土壤和社会制度,使其有基础有条件来维护人权。

这里的人相对善良,很注重精神方面的追求,这一点是我在其它地区少见的。讲到信仰与精神方面的追求,他们很容易相信、理解和支持。一旦知道了对信仰的迫害到如此严酷的程度,他们很自然的就愿意站出来帮忙。

通过发资料、接触讲真象、办讲座等种种方式,在民众中形成一个对大法有正确认识的大环境和正的场。若能抓住机会向非洲各国的人权律师面对面讲清真象,最后他们联合在一起,在人中也是一个很强的正的因素。

经常有中国代表团往这边走,若能掌握他们的行程和犯罪事实,来一个做一个,最后那些坏人连非洲也来不了了。其震慑力和影响力会不一般。

E:上次我们在这里的大学做完讲座后,学生们被打动了,都很热心,愿意帮忙,愿帮助我们,让人们知道大法的美好和镇压之邪恶。周四开班,有五十多个人报名要来学。

以前他们有些人只知道在中国不可以炼法轮功,但不明白为什么镇压,听闻真象后,他们都惊讶于迫害竟如此严重。学生们比较纯,有正义感,尤其是对镇压信仰之事特别敏感。他们若明白了,动起来,可以波及相当的普通民众。

N:整体来说,有一点个人体会,不一定正确,想和大家交流一下。非洲这块地方,旧势力在其成住坏灭的安排中可能做了最终的安排,所以很早以前就与其对应的天国失去了联系,人失去了根,那么就注定了贫穷、疾病、天灾、人祸,不一而足。假如不得法,就象一个烂苹果,有被扔掉的危险。

大法能将不好的变好。我们在这里做,就是在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因其不好,也许是事物的两面性,也存在一些另一面有利的因素,譬如说这里的人只要给他机会,就很容易促成得法的机缘。如今,因旧势力因素很少了,它们更多的重点放在了其它地方,或根本上就管不过来了。如果我们能将其正过来。彻底扭转了环境,也许可成为整体突破的关键环节之一。

我曾经想,为什么这里的人如此善良,悟性也不错,又渴望得法,可却拖了这么久?如今,借南非枪击一案,大概是天象走到了这一步,旧势力已无力应付。加上我们所做的已经否定了旧势力的安排,做下去,结果必然会不同。他们受现代污染相对少,我们给他装了金子,那么他们就能变成金子。

就以陈××一案为例,被起诉者起初并未将这里的法律放在眼里,没想到在非洲的法庭上却碰了钉子。若能多几个这样的案子,效果会很好。

一个小小的国家,敢于把邪恶的主要帮凶陈××带上法庭,开了世界起诉江××镇压法轮功案例的先例,对其他大国的影响是非常深远的。如果我们各国弟子能最广泛的通知各国政府、媒体、非政府组织以及最广大的人民,这件法律诉讼案对世界大法弟子讲清真象的作用就超过了法庭运作程序的影响本身。整个广为传播的过程就是救度众生的过程。

我们感觉并非是我们几个人在这里做,南非以外,来自世界各地的支援更不可少。关于在有限的人力和资源的前提下如何做好,协调统筹显得非常重要。大家同心协力,帮助非洲。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