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新学员得法的心路历程

【明慧网2004年8月8日】我是去年刚得法的新学员,修炼不到一年,我的心里感受特别的多,尤其是感受大法的神奇和师父的慈悲。下面就讲一下我得法一年来的心路历程。

我30多岁来到日本留学,来日后,面对日本高昂的学费而叹气,最终选择了打工挣钱,想回国后成家立业。那时,我每天打工12个小时以上,由于繁重的工作压力,累出了腿部静脉曲张,我就利用假期回国到庙里请来了护身符、牌位,带回日本,祈求得到神灵的保佑。

留学期间,我的一位好朋友是大法弟子,工作之余我们经常在一起谈天,那时她就经常给我讲法轮大法的美好,告诉我法轮功祛病健身的效果好,希望我能得法。可那时的我由于听信了中国政府的谎言,我没有办法接受“法轮功”这三个字,甚至还有一些憎恨。

两年后,经朋友的介绍,我与丈夫结婚来到了他居住的城市B县。朋友找到了B县的大法弟子让她照顾我,我心想:不会又来劝我炼功吧?真拿法轮功没办法。

既然来到了B县,暂时还没找到工作,那就见一见这位朋友吧,我们约好在火车站见面。一见面我就开门见山的告诉她:你千万别要求我炼法轮功,我不信。在此基础之上我们可以做朋友。没想到她的回答令我意外,她说:法度有缘人,至于你不想学,我不会强迫任何人。但是我要告诉你,看你的脸色不太好。这时我的心里开始紧张起来,看这位朋友满面红光,脸色白里透红,50几岁的人看起来要比实际年龄小10几岁,而我的脸色蜡黄,而且还满脸的黄褐斑。不一会儿,这位朋友又问我是不是家里供什么了。哎,她怎么会知道呢?看来炼功人还真与众不同,我开始喜欢和她交谈。并问她一些鬼神的问题,她讲的头头是道,我高兴之余把她领到我家。我从来不喜欢把朋友带到家里来,可那天不知自己怎么了,会把陌生的朋友带回家。

到家以后,这位朋友看见了我家里供的牌位之后说,原因找到了。并从头到尾给我讲附体害人和吸取人精华的事。我早就知道自己身上有附体,可是却不知道它还会置人于死地。太可怕了,我问她我该怎么办?她说:你的精华之气已经被附体提走了许多,如果不走上修炼之路没有任何办法可以救你。我那一刻特别想通过修炼来解救自己,但碍于面子我答应她让我好好考虑一下。

这位朋友离开后,已经中午了,我突然奇怪的问自己,今天我的身体状态很奇怪,以往我与人谈话二个小时必须要躺下来小睡一会儿,才有力气做下一件事,而今天我一个上午一直在说话,怎么没感觉到累呢?我更加想快一点从法轮功中找到答案。

晚上,我拨通了这位朋友的电话,想借《转法轮》这本书来看看。几天后,我顺利的得到了大法书。我一口气就读完了,书里讲得太好了,我如梦方醒。而且在我读书的同时师父就已经在为我消业和清理附体。我心里什么都明白,我彻底接受了大法。那天晚上给老学员打电话,告诉她我想炼法轮功,并问她我第一步该做什么?她让我先把请来的牌位处理掉之后再打电话,于是我烧掉了所有的这些不干不净的东西后,又拨通了电话,老学员说我的变化很大,但是担心我出尔反尔,让我表个态,在电话里让我大声说:我要修法轮大法。哎,没办法,我于是大声发誓:我要修炼法轮大法。顿时,从我的身体里好像飞走一个什么东西,致使我浑身冒热汗,但身体立即觉得特别舒服。从此我走上了修炼的道路。

今年世界法轮大法日的时候,我有幸参加了在横滨举行的庆祝音乐会,这是我第一次参加集体活动,我从中感受到大法的美好。

第二天回到家,我在上厕所的时候意外的发现痔疮不见了。哎?会是真的吗?为了证实,我找来镜子拼命的照,最后证实是真的。我又一次感受到大法的神奇。只要在修炼的路上迈出一步,都可以感觉到师父的慈悲保护。大法太美好了,用人的语言难以形容。我要让我的家人了解法轮功的真象。

于是我开始给国内二、三十的亲戚打电话,给他们讲真象,讲大法的美好,讲我的亲身经历。我带着人的观念想:姐姐一定会比嫂子更听我的话,没想到嫂子已经开始默念“法轮大法好”的时候,姐姐还对我说的话半信半疑。八十多岁的老母亲每天默念“法轮大法好”,身体硬朗起来了;小哥每天早起出去跑步之前站在门口默念30分钟“法轮大法好”,不久糖尿病的加号消失了。后来得知小哥的好朋友是法轮功学员,他们每天在一起谈话的内容都是法轮功的真象。受害最深的是侄儿,他接受来自学校的邪恶宣传,得知我炼法轮功后,要与我断绝关系。

为了全家人都能得明白真象,我带上全套的书籍、炼功带和真象资料回到了家乡。全家人看到我的变化:由每天的睡眼惺忪变得精力充沛,由原来的蜡黄脸布满黄褐斑,变成脸上开始放射出桃粉色。而且由于修炼了,我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凡事先他后我,家里的亲人看在眼里。

我又拿出真象光盘给大家放,家人默不作声。我给他们讲法轮功在国内遭到的迫害和在海外的洪传情况,以及海外的诉江和酷刑展。我想即使家人不能马上得法,也要让他们了解真象,有一个正念。

回日本后,我又找到留学时代的好朋友讲真象,洪法。有一位朋友听我说之后,立即找到《转法轮》读了一遍,然后就如获至宝,告诉我这本书就是她多年来一直在寻找的。几天后她的小表妹也得法了,也是属于那种完全没有观念障碍的人。这就是师父说的“俩俩相继而来”吧。

这是我得法不到一年来的心路历程,非常遗憾的是我得法太晚,没能在最艰难的时候参加证实大法。而我又是何等的幸运,我能得大法,和师父和正法同在,而且让全家人得以了解真象。大法带给我的美好,我对师父的感激之情,用人的语言难以表达。

就让我们共同精進以报答师恩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