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发正念说起(一)


【明慧网2004年8月9日】2000年底,邪恶在全国镇压法轮功最疯狂的时候,我们地区有近百人到北京上访,加上一资料点被破坏,一时看守所里关满了大法弟子。到2001年的5、6月份,大部分同修都陆续无罪释放了,那时我们还不知道发正念,只是都发自内心的相信:一切都是师父说了算!记得在看守所里有一次打坐中看到一个情景:有两条路可以让我选择,一条是回家在正常的生活工作中参与证实大法,一条是被劳教然后独自一人去云游的方式证实大法。我不由自主的做起选择来,想第一条路也很好不会失去什么;第二条路也可以,无牵无挂,自由自在。刚一想完猛然发觉不对,自己的选择其实都是基于一种想过得舒服一点的想法,这是私念,只有师父的安排才是最好的。这一念一出只觉全身一阵发热,心底生出正念:我只要师父的安排!我不会去做任何选择!没过几天我就无罪释放了。这次经历让我体会到了什么是真正的信师信法。

当我们出来时正赶上明慧网通知全球同步发正念。这年的十月前夕,国安怕我们上北京就计划办洗脑班。当我们知道这一消息后,立即通知了能通知到的功友发正念。当时参与的每个人都感受到了正念的威力,记得也有同修就时间的问题和我切磋过,最后大家都认为发正念不应该把心放在时间上,如正在与魔交战,心里却想着时间是不是要到了,那叫什么正邪大战?所以,大家都没有再在时间问题上费心了,每发一次正念不灭尽邪恶决不收手。那次的洗脑班以找不到场地而不了了之。这是我们第一次用整体的力量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接下来国安的队长挨个找功友進行所谓的谈话,他完全把我们当作罪犯来对待了。当他找到我时,我因为掺杂了人的怒气,虽然“镇”住了他,但事情并没有得到解决,他说:如果不写保证就送去劳教!我出了公安局,一路上想了很多,不是去不去劳教的问题,而是我知道自己没有用“慈悲”来解决这件事。因为师父说过慈悲是能熔化钢铁的,而一个平平常常的人还不能被“熔化”吗?我是用了以恶制恶的方式,当然也就不能达到“熔化”的效果了。和功友们一切磋,大家都觉得这个人老是跳出来干坏事,这次决不饶他,一致同意用三天时间每晚8、9、10点针对他发正念。清除背后操纵他的邪恶烂鬼。决定之后我们分头去通知大家。当我走在街上一抬头无意中看到另外空间的一幕:师父微笑着坐着,旁边站着三个穿黄衣的神。其中一个站在师父的右前方,正指着我愤愤不平的说着什么,一瞬间思维传感我知道他在说什么了,他的意思是:您看您的徒弟就是这样修炼的?明明是自己没做好,还要把我安排考验他的人当“恶”除!我立即打过去一念:你住口!我没有做好的地方我自己知道,我明天就会去做好!你别在我师父面前多说,是我没做好,与我师父没有关系。那个神一下愣住了,他没想到我能看到他,还能听到他的话,他张着嘴一时回不过神来。(现在想来,那是师父有意打开给我看的,因为那一幕让我悟到太多的法理,这是后话)眼前的一幕也消失了。

晚上,我在约定的时间开始发正念,那个队长的样子出现在我的眼前,他想显示他的本事,一下长了老高,我几乎没有任何想法,但他始终没有长过我。他一看比不过我,就说好话:你放过我吧,我又没有骂过你,也没有难为过你(他在抓我的时候确实没有对我有一点不好的态度,但他对有的功友又打又骂),你何必和我过不去呢?算了吧。我正言告诉它说:你错了!我发正念不是因为你为难了我或者骂了我,这不是报复谁,这是正法。我作为一个修炼人,有不足的地方那是我要修去的,我会按我师父的要求去做好,你安排不了我,我也不可能要你的安排。如果你不能归正你的行为来顺应大法,你就只有被灭掉!没有商量的余地!我给你一个机会,明天我会再来找你。(当时我还分不太清楚他是什么,但我知道不是人本身。)

第二天,我到了公安局,一進门他正好在,没有昨天的恶狠狠了,一脸笑容的说:你今天状态很好嘛。我也笑了,说:你也不错啊。我没有一点人心,整个状态非常祥和。这整个过程中我第一次亲眼见到了一个人怎样被背后的生命操纵而不知所云。当背后的东西不能操控他时,他表现得愿意了解大法,而一被操控就横着脸说一些诽谤大法的话。这样反复了几次,交战越来越激烈,以至于他无法在我身边坐下,但他又想在我身边坐,就这样,他一坐下就站起来向门口走几步,又回来坐下,又走。这样反复了5次。这过程中他开始说“法轮功就是X法”,那一刻,我真的是无限的慈悲的感觉,当他说出第一遍时,我双手合十在我的额前,对师父说:师父,这人如果真的没救了,就请你让他灭掉!一念刚出,他刚说出“法轮大法”几个字就不知道说什么了,人也一下缓和了,回到我旁边坐下就再也没有“发作”过了。然后他问了几个他不明白的问题,最后说:你这是信仰问题,我不能管,也不该管。

这次集体发正念是我们地区的第一次,也开启了整体证实大法的帷幕。从那次开始我们再没有失去过主动,无论邪恶多么猖狂,整体局势一直在我们手中,从来都是我们说了算。打从一开始发正念我们就是尽力而为。一般都是一个小时左右,而且是只要需要就发,在2001、2002年常常半夜一、二点起来发正念,那时邪恶特多。我们每進行一次大的清理,就会有一批功友走出来,大小法会只要需要随时都可以开,连老太太们都使用手机,这都来源于我们的整体发正念,网络、电话线路随时都在我们的清理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