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大法弟子刘子臣被第三次劫持到劳教所


【明慧网2004年8月9日】内蒙古霍林郭勒市五栋房的法轮大法弟子刘子臣,虽然他年仅38岁,这些年来,他所经历的非法监禁与迫害已经太多了。2003年4月份左右,刘子臣绝食抗议关押一个多月被放回家,不到半个月,又被当地“法治办”伙同国安大队劫持到五原劳教所。劳教所拒收,当地恶警却以流氓手段把人强扔下。现刘子臣情况不明,生死未卜。

刘子臣,1.70米的个头,人长得很精神,始终面带微笑,对谁都是一副微笑的面孔。得法之前还有一段奇特经历。早在94年之前,他得到了一本《法轮功》修订本,大致的看了一遍,就认定了这是一本奇书、宝书。但当时他正在学练×功,他就把《法轮功》这本书放在家中最高的地方,却没有开始修炼。98年发大水,由于霍林郭勒地区是两头高、中间低的地形,郊区下坡被大水冲走了48家,大桥冲垮,道路消失,那年淹死了许多人。那一天,他与另一个同乡一起过河回家,一个大浪头铺天盖地的压过来,眼看着同乡在大浪下不见了,他也被浪头打晕了,感觉全身像绑一块大石头直往水底迅速下沉。他感到死亡真实的降临了。就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他真切的看见有一个圆圆的、五光十色的东西托起他,他忽忽悠悠的漂上来,感到全身像在空中飘着,那个圆圆的东西一直把他托到岸边。当年刘子臣就得法了。从此以后,踏上了修炼大法这条光明大路,他才知道那个圆形的东西就是法轮。

刘子臣家里兄弟姐妹好几个,父母双亲却没人养。自修大法后,刘子臣身心受益,道德升华,主动承担起赡养父母的重任,一个人操持着整个家业。乡亲们都称赞他是一个大孝子、大好人。

一、数次遭非法关押、坚强不屈

自1999年7月江××集团镇压法轮功以来,刘子臣多次受到当地警察的迫害。这几年共累计被关押4次,劳教3次。

第一次是1999年8月份去北京为法轮大法说一句公道话,被判劳教1年,始终关押在当地看守所。10个月后,他利用一次机会,从看守所正念走脱,流落在长春货物站扛麻袋。在此期间,他看见长春某大街上贴着诽谤大法的标语,上去将其撕掉,然后写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在长春市一次搜捕中,因没有身份证,刘子臣被关進派出所。他在所里照常炼功,被同屋关押的常人举报,恶警们才知道他是大法弟子。当派出所得知他原地区后,于2001年8月份,劫持他回当地公安局,直接关入了霍林河看守所。

霍林河看守所几个恶警因他上次走脱,受其上级的指责,这次就把一肚子怨恨都撒在他的身上,那天,共有五、六个恶警一起轮番围打他。

据当时被关押的霍林郭勒市几个女大法弟子回忆说:“当时,刘子臣刚收审完后,几个人就开始暴打他,我们听到后,一起喊:不许打大法弟子,打大法弟子你们要遭报应!后来,恶警就停止了施暴。刘子臣被押到监舍里时,在过道上,我们都看见他了,一个大法弟子还问他:它们还打你吗?只见刘子臣微微一笑,说了一句,‘没事!’脸上没有一丝的怨恨、惊恐、委屈等。”

在监舍里,不明真象的同号犯人打他、骂他、侮辱他,抢夺他的食物与物品,他用在大法中修出来的慈悲化尽一切邪恶。同号里的犯人被他的纯善所感动,在看守所开始学炼法轮功,一起背法,炼动作,并立掌学发正念。警察没有办法,看守们就商量说:“给刘子臣调号,给他调到最恶的号。”但是,不管刘子臣调到哪个恶警认为最凶最恶的监舍里,刘子臣所表现出来的善心,都将他们一一溶化,犯人们由发自内心的敬佩,继而学炼法轮功。

据从看守所回来的一个跟刘子臣同号里的一个常人感动的说:“你们法轮功太好了,刘子臣真的是条硬汉子,真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一点怨气都没有。真让人佩服啊!”

不管恶警怎么打,也不管恶警怎么安排同号里的犯人折磨他,他自始至终坚持在看守所里炼功,让他背“监规”,他一条不背;怎么打他,他始终一声不吭,一动不动。

二、第二次被劳教

2001年9月17日,被非法关押在霍林郭勒看守所的几个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劳教后,恶警们做贼心虚,没有通知家人,什么衣物都没让带,凌晨3点就偷摸摸的把大法弟子押走了。刘子臣当时还光着脚,只穿一双拖鞋,第二次被劳教,非法判2年,被押往图牧吉劳教所。

在同一辆囚车上还有:女大法弟子贾海英、孟呼伦、符桂英;男大法弟子除了刘子臣之外,还有张建龙、刘天成等。其中符桂英与张建龙是夫妻,家里只剩下14岁的女儿张毅超,无人照管。当时符桂英表示:“我得看看我的女儿。”610恶人秦宝库、翟拓说:“谁管你们孩子的死活。”硬是将他们夫妻二个拖到车上。

刘子臣一進劳教所的大门,负责收审登记的警察问他:“还炼不炼?”刘子臣回答说:“炼!”恶警二话没说,就把他投進严管队的小号里。时令已近初冬,小号里冰冷阴暗,气味刺鼻。

刘子臣为了抗议这种毫无人性的折磨,一進去就开始绝食。在不能直腰的水泥小号里,没有棉衣,没有手纸,个中千难万苦,是常人所无法承受的,也是用语言无法描述的。但是,刘子臣凭着对法轮大法的坚信,在小号里他一共绝食58天,堂堂正正的走出来了。58个日日夜夜,刘子臣的手脚均被牢牢的扣在木板床上,大小便不能自理。

2002年5月,恶警们给刘子臣连续上六道小绳,把双手从背后都拉到了脖子处,八个人累得满脸大汗。有的恶警跑到水房冲完凉再回去继续行恶,刘子臣始终没发出一声,始终没有屈服,劳教所警察也不得不佩服刘子臣的铮铮铁骨和大法的坚定信念。

当时图牧吉劳教所大法弟子提出五个条件:无罪释放,要求炼功,改善伙食,不许恶警打人,给被打坏的大法弟子王志成一个公道的说法。在大法弟子整体的威力下,除了其中的1、2条没能达成后,余者劳教所都做了让步。

在图牧吉劳教所绝食、重体力劳动、被拷打……等折磨,刘子臣的身体被迫害得极度衰弱,已经瘦成皮包骨,生命垂危。2002年8月份,劳教所怕担责任,不得不开车把他送回家,无罪释放。

三、第三次被送劳教所

回到家里,刘子臣炼功学法,身体又很快恢复健康。当地恶警又怕他出去证实大法,在2003年3月份的一天,他出去干活,村支书擅自在他家无人的情况下,撬开门锁,進行非法抄家,翻找大法书籍与音像资料。当他回来时,正好赶上,刘子臣奋力去抢,结果他们人多势众,没有夺过来。刘子臣质问他们:是谁给你们的权力?不法人员们说这是上面的意思。

2003年4月份左右,刘子臣在向人们讲真象,在墙上书写“法轮大法好”标语时,被南矿区沙尔呼热派出所开车的董明举报,又被抓入看守所。刘子臣绝食一个多月,没有配合恶警任何要求与指使。恶警拿他没有办法,只得将其送回家。

又过不到半个月,当地“法治办”伙同“国安大队”的610恶警以“敏感日”为名,再次把刘子臣抓走,送到五原劳教所。当时五原劳教所的负责人拒收刘子臣,国安大队的610恶警骗该劳教所的人说:“你们先看一会儿,我们出去吃点饭”,扔下人开车就跑了。

回来以后,这几个恶警不知羞耻的跟别人炫耀说:“这一下子可把他扔下了。”

刘子臣现情况不清,下落不明,生死未卜。

=====
有关参与迫害的单位及个人电话号码:
霍林公安局长室:0475-7922368,政委室0475-7922369,副局长室长:0475-7922782、0475-7922781
公安局副局长张玉才,办事人员赵凤云。
霍林公安局国安大队:0475──7922734,办公室:0475──7922992
秦宝库手机:13039532788;宅电:7924277
赵秀发宅电:0475──7922991
610恶警万国清,宅电:0475──7927717
原南区派出所、现调往看守所的恶警吉艳宾,宅电:0475──2359609
沙尔呼热镇派出所所长乌力吉(蒙族),宅电:0475──2355475
沙尔呼热镇派出所司机董明
刘德明:13847517035

霍林河看守所电话:0475──2352039、0475──7922831
原看守所所长金文栋(现已调走),政法委徐正喜,现看守所所长翟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