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法轮大法学会正式批准成立之际的感想


【明慧网2004年9月1日】日本法轮大法学会作为特定非营利活动法人(NPO)在2004年8月27日获得日本东京都政府的批准正式成立。作为一名大法学员,感谢日本人民对我们的理解和支持,同时也发自内心的祝愿日本人民和东京市民受益于大法,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和美好的未来。

回想起自己炼功以来6年的短暂的历史,不禁思绪万千。刚开始炼功时,大家在一起炼功,交流体会,问一些在老学员看起来很傻的问题;有了矛盾找自己,很高兴又有了一个提高心性的机会;不断明白自己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不断碰到梦里都不会碰到的神奇的事,不断看到有和我一样的人如饥似渴的来炼功,那份身心的轻松和自在,真是美妙无比。

当时一位同修在一所名牌大学做博士后,他跟我讲了一件事,我还记忆犹新。他们研究室有一位日本警视厅来做短期進修的研究员。在彼此熟悉了以后告诉他说,警视厅很早就注意到法轮功了,而且在大法弟子翻译日本语《转法轮》之前,警视厅的人早就把日本语的《转法轮》翻译好了。看来日本警视厅可不是吃闲饭的。

可是好景不长,到1999年初,听说有上万名学员在4.25由于天津学员被抓以及炼功受到干扰等原因去中南海请愿了;到6月份,“两办”在人民日报上说,各种炼功从来没有禁止过;7月20日开始,镇压铺天盖地的就来了。

各种政治运动,经历过的,听说过的,太多了。谁要是被选上挨整,就只好认倒霉了。可是这一次不同,法轮功学员们没有屈服。大使馆、领事馆就成了我们表达呼声的窗口。我们不是造反有理,我们是和平呼吁中国政府不要以人民为敌人,把上亿的善良民众推向对立面,还我们一个合法的炼功环境。迫害前我们怎么不去大使馆呢?我们没有任何政治诉求,要求的只是宪法赋予我们每一个人的权利。

在迫害一开始时,中国驻日大使就告诉日本人说法轮功就象日本的什么教,弄得日本人很紧张。在大使馆前,警察们对我们有时也很凶。我们去申请注册非营利活动法人(NPO),也受到很多的来自大使馆的干扰,那可是真正的日本人的内政哎。听说,中国安全部、公安部什么的还特意派代表团到日本来取经,可是发现日本并没有取缔那个教,只是谁投毒,谁犯法判谁的罪而已,落得个自讨没趣。

谎言终究要揭穿。警视厅的一位工作人员看到大法弟子在寒风中默默的站在大使馆前,自己掏腰包买来十几瓶热茶,送给大家。经常有骑摩托的,开小车的,在一走一过中,对学员大声喊:加油啊!

在早期,因受谎言的毒害,日本人多半对我们不理解。我记得在2000年的时候,在繁华的池袋大街上发资料,一个下午也就是十份、二十份的。但是,大法弟子们不懈的努力,数百万份大法资料,送到了千家万户,送到了百姓手中。现在不同了,赶上节假日的,一个人可以发上千份报纸。

申请NPO,不为我们自己,有NPO和没有NPO,我们都会照炼我们的功。可是,NPO批准了,会有更多的日本人民会受益于法轮功。这是日本人之福。东京都政府在越来越了解事实真象的情况下,做出了明智的抉择,可喜可贺。

中国少数当权者以及一些追随者极力迫害法轮功,害己害人。报应之事,不信也罢,非法迫害,违法犯罪,将来承担法律责任可是免不了的。此为害己。不让人身体健康,教人说谎话,鼓励道德败坏,把假恶暴传向整个世界,这不是害人吗?上千名大法弟子因坚持炼功被迫害致死。还有,我的一个国内的同事的舅母,有心脏病,炼功3年,没有复发过,可是99年8月在压力下不炼了,在当年的9月就死于心脏病发作。这笔帐要如何记呢?

中国驻日大使馆在欺骗、干涉无效的情况下,在其网站主页上表示了“强烈不满”。试想一下,一个被欺骗的人在明白了真象之后,做出了一个问心无愧、利国利民的决策,会在意骗人者发出的“强烈不满”吗?自欺欺人罢了。官位显赫的国务委员陈至立不是在一个非洲的小国被普通警察带上法庭了吗?在此郑重奉劝中国驻日大使领馆相关各位,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且莫再做出损人不利己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