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鸟(小小说)

【明慧网2004年9月1日】Z国的监狱阴暗而潮湿。C从睡梦中醒来,看到身上的羽毛,不仅十分惊诧。他脑海里突然掠过卡夫卡的《变形记》中变成了甲虫的格里高尔,禁不住浑身一阵战栗,他使劲喊了一声,却只是发出一声清脆的鸟鸣,他试着咬了自己一下,却啄掉了几根羽毛,看来是现实,不是做梦。

他冲向监狱的铁门喊人,却发现自己轻飘飘的飞在空中。他盘旋了一会儿,便从牢房顶端的铁栅栏的空隙中钻了出去,夜很静很美,清凉的夜风吹来,C不禁长吸了口气,顿觉心旷神怡。

他在高高的夜空中自由自在的飞翔着,风在耳边呼呼的响着,心中升起一种凌空的美的感觉。他飞呀飞呀,飞到一户还亮着灯光的人家的窗台上。屋里一位孕妇正笨拙的把几件换洗衣服放到一个袋子里,准备明天给被关在监牢里的她的丈夫送去。

C隔着窗子望着自己多日未见的妻子,大声告诉她自己就在外面,C的妻子回头望着窗子,眼睛里结满了忧郁。“也许天就要亮了,早起的鸟儿已开始鸣叫了。”她自言自语道。

C撒下几颗热泪,便转身飞去,他实在不忍心再看自己痛苦的妻子。他在黑暗的高空飞呀飞呀,看到远处灯火通明,便朝着那里飞去。

他飞到一座宫殿的屋檐下,看到宫殿前密密麻麻挤满了五彩斑斓的鸟儿,正静静的站着,听宫殿前高高台阶上一只有着长者风度的老鸟讲话。

“言论自由乃是任何生命天赋的人权,这里的每一只鸟儿都可以自由的鸣叫,都可以自由的信仰,而不用担心自己被关入监牢。那些把说真话者关入监牢的流氓是多么的可耻啊!”他的话博得一阵喝彩,鸟儿们的欢呼声响彻夜空。

“屋檐下那位兄弟,我们早就看到你了,听说你们国家最近把保护人权写入了宪法,请你为我们大家讲几句你们那里的情况好吗?”

C听到这里不觉心潮起伏,这时飞过来一只鸟儿,拉他过去。C一挣,一下子醒了,一个警察正使劲拉他。牢房的门开了,门外,他被戴上了手铐,被押去提审。他赤脚走在冰凉的水泥地上,多日未刮的胡须遮住了半个脸。

他被关押只是因为他讲了一句“法轮大法好”的真话。一只鸟儿鸣叫着从监狱上空掠过,是昨晚那只来拉他讲话的鸟儿吗?

世界上至少50几个国家的人都在自由的修炼法轮大法,唯有中国,1999年以后因为一个独裁者的嫉妒就不让炼了,至少1000多人被迫害致死。多么不协调的一幅图画啊。中国人的命有时候真象苦菜花的茎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