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宽城区大法弟子刘玉凤的遭遇


【明慧网2004年9月10日】刘玉凤,58岁,家住吉林省长春市宽城区西三条派出所,芙蓉小区,在没有修炼法轮大法之前,身体有多种病,腿病、腰病上便所蹲不下,上下楼都不行,吃了很多药,结婚晚,有一个女儿,在女儿九岁时丈夫就出事故去世。之后她一身病,孩子小,工资低每天生活过得孤苦艰难,每天白天盼晚上,晚上盼白天,有时都不想活了。就在生活无路当中,1996年11月得到了大法,每天早上到公园和功友炼功,每星期学法两次,遇到事情向内找,按照大法告诉我们的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

1999年7月20日,刘玉凤听说站长被抓起来了,因为她和站长住在一个小区,心里很难过,这么好的大法为什么不让炼了,当天上午十点钟,她让孩子自己在家,自己到省委讲清真象,一到省委,还没说什么,不法人员就把她们抓上车,拉到警察学校。

警察都不明白真象,受江××集团的谎言宣传欺骗,各个全副武装,腰缠子弹手端冲锋枪,枪上有刺刀,脸色恶狠狠的对待我们大法弟子,把我们抓去一天半,也没吃也没喝。当看我们大法弟子面带笑容、慈善,地上的烟头我们捡起来,有的警察明白我们都是好人,到夜里12点他们就不管我们。大法弟子们把院内杂物捡干净,就走了。

为了让省委领导明白真象,在夜间没有车,我们一路小跑走了三十多里地又到省委。附近有抱小孩的,有70岁的老人。省委已经被警察解放军守住,连人民大街上的车都不通了。大法弟子人山人海,警察调来好多公交车,把我们往车上拽、拖、有的警察还打人、把人打倒在地,用脚踩在人的脖子、腰身,抬着往上扔。我们手拉着手往前走,高喊不许打人,上访没有错,为什么打人?警察把我们拉到学校院内、体育场、长春市郊外,看着我们,下午1 点电视、广播、开始反复播放诬陷诽谤法轮大法的宣传。特别一提的是,一位部队家属是炼法轮功的,她的面色特别紧张,我们就问她你怎么这么害怕?她说江××密令通知部队内部,对炼法轮功的不老实,先枪毙后报中央。

宽城区西三条派出所户籍员江庆辉、指导员侯伟、警长韩双明,非法到刘玉凤家抄书,一次又一次抢走大法书籍、师父法像。上北京上访,车票买好没等上车,又被不法警察抓回拉到长春市八里堡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没有任何法律手续)。户籍员江庆辉天天到她家骚扰她的家人。大法弟子失去了正常的炼功环境、没有正常的生活,上告无门,无处讲理,不让说真话。当时在中国到处是欺世的谎言。

2002年3月不法人员非法审判大法弟子, 刘玉凤和女儿一起去了,她女儿也是修炼人, 在马路上站着,离法院二百多米。恶警们就开始抓人,把她女儿抓走。

当时刘玉凤女儿只有十六岁,在公安局被非法审了一天一夜,不让吃饭,不让睡觉,然后送长春双阳第二看守所,正好与3月5日长春市插播有线电视的赵健关在一个屋里。赵健被恶警打得身上一点好地方都没有,两只手肿得老高,不能自理,不能自己吃饭,两条腿不能走路,睡觉躺不下,上厕所都得用人架着,赵健才三十几岁,都是刘玉凤女儿照顾她,刘玉凤女儿出来以后,被不法人员们迫害得学也不能上了。

2002年3月8日晚10点多钟有人敲门,刘玉凤家都睡觉了,她弟弟在她家住给开了门,进来四个不认识的人,问刘玉凤:你和2002年3月5日长春市插播有线电视有关。刘玉凤说:我不知道。不法人员就把她抓到公安局,没有任何手续,关了五天,尿道炎也犯了,拉了三天肚子,又把她送到大广拘留所,非法拘留半个月后,非法劳教一年半。当时她女儿才十六岁,独自一人在家。

在劳教所期间,刘玉凤在精神上和身体上的迫害是难以想象和忍受的。早上五点起床,吃饭只有十分钟,饭菜象猪食一样,天天干活坐小板凳,坐的腿痛、腰痛,干一天活,晚上还要加班到十点,她走路都特别困难。

管教说不让接见就不让谁接见,买日常用品更是非常的贵。每天不法人员逼迫看诽谤大法的书,强制写“五书”不写不让睡觉,管教天天骂,邪悟的帮凶围着散布邪恶的胡言乱语,刘玉凤在精神上受到了极大的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