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去执著 严肃对待讲清真象


【明慧网2004年9月11日】最近,明显感觉人们对大法真象比较乐于接受了,而我也发觉自己讲真象时受到的干扰小了,经常是“口若悬河”,本来以为自己讲的不错了,可是通过昨天的事情,发现自己并没有讲好,对讲清真象并没有严肃对待,也发现自己深深隐藏的执著。

昨天,和几个新认识的朋友一起吃饭,因为我是从事与司法有关工作的,所以经常以一个知情者的身份来揭露迫害,谈到这场恶毒荒唐的迫害,我用讽刺的口吻像讲故事一样讲给他们听,他们都听的很投入,可是讲完之后,我的内心一直有一种不安,因为,在我说到师尊时,我直接说了师尊的名字并且没有带着崇敬的心态,虽然肯定不会说师尊的坏话,但是,感觉自己当时真的不像个大法弟子,对师尊是不尊敬的。本来讲真象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是在救度众生,可是在这过程中,我却做的不像一个大法弟子,这是最基本的尊师敬法的问题啊,怎么会这样?

我又回想了一下讲真象的过程,我对迫害讲的比较多,可是却很少正面去说弟子们的伟大,大法的美好,对师尊我更是惭愧了,而师尊为我们,为众生做了那么多,我竟然把师尊的名字随便挂在嘴边,更没有唤起人们对师尊的敬意,对大法的向往,也许会因为我的不足,使有缘人错失得法的机会。

想想自己对于刚刚接触的朋友,一般都是站在一个第三者的角度去讲真象,一方面,可以充分利用自己身份,便于对方接受;另一方面,许多年轻人信神的底线低,如果你上来就说自己是大法弟子,有些人可能就会疏远你、抵触你(现在的情况要好一些了)。可是我发现自己用第三者的身份讲真象,这里面隐藏着一个怕心,怕不被别人理解的心,怕被别人举报的心,而在这颗心的作用下,我揭露迫害时振振有词,可是一谈到大法弟子,就只是当作一般群众去讲了,谈到师尊,也没有体现自己应有的正念,就是怕暴露自己的身份。

这是多么大的一颗私心啊,在讲真象的时候抱着这么肮脏的心,怎么会有强大的力量呢?连大法弟子最基本的要求都达不到!师尊在《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里告诉我们“从现在开始,特别是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新老学员,放下长期执著的人心,全面开始抓紧救度世人。”自己的人心这么重,还一直以为自己做的不错,慈悲的师尊指出了我的问题,我一定按照师尊的要求去做,“放下长期执著的人心,全面开始抓紧救度世人”。

层次所限,不足之处请同修指正,也请与我有类似问题的同修注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