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变成好人 受迫害放弃修炼,故伎重演


【明慧网2004年9月11日】在大庆市肇源县,一提起二柱子,新肇各界领导、老百姓家喻户晓,大家都敬佩他的性格改变,虽然出身平凡,可是却有着不平凡的经历。由一个流氓无赖、嗜酒如命、打仗斗殴不务正业、满身疾病喝起酒来手直哆嗦的人,怎么会180度的转变呢?

1998年5月1日,二柱子的妻子肖凤丽开始修炼法轮功,很快身心受益,同时深深的被法轮大法的超常法理所折服,脱胎换骨象变了个人,平时与人为善,更多的是为人着想。以前和丈夫离婚好几次,为此经常打仗、吵架,开始是通过法律程序离婚。一次二柱子拿着离婚证和一笔钱,挟着包走了,没几天把钱挥霍一空,挟着包又回来了,二人已经象仇人似的,又无法和解共同达成协议书,小肖就又给了他一笔钱,二柱子又挟着包走了。没过多久,象丧家犬的二柱子又回来了,把包往桌子上一摔,指着小肖骂个不停还说:“你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不离婚了,就把你赖上了,想把我甩掉过清静日子没门!”没办法小肖第二次收留了二柱子。有一次喝多了酒,他拿着洋炮出去放,也不管街上有没有人乱放一气。他家饭店位于新肇火车站必经之地,人多、车多,万一打着人怎么办,家人、邻居都出来帮助在道上戒严。那时的小肖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几乎失去了生活下去的信心。看着幼小的儿子没办法对付过吧!

在这种无助的时候,她喜得法轮大法。她学法扎实,平时严格要求自己,从做好人做起,处事用“真善忍”大法来衡量。肖凤丽逢人便讲:法轮大法好,是大法救了我全家。她把饭店的菜价格全部下调,并且换大盘,还有几样特色菜卫生也很好,顾客越来越多。饭店的所有员工都跟着炼功。由于北方冬天很冷,小肖给她们一人买了件羽绒服。

有一天晚上,二柱子发脾气、骂人,小肖没象以前那样跟他打,而是和颜悦色的对他说:“以前很多地方我也有错,如今我炼功了,师父说炼功人要向内修向内找,要为别人着想,还得讲忍,我想我会做好的,然后,乐呵呵的给他端来一盆热乎乎的洗脚水,亲手给他洗脚。这时二柱子被眼前的场面震撼了,以往每次打仗就是家常便饭,谁也不服谁,把家搞的天翻地覆,也没解决问题,看来这法轮大法可不一般,竟然把肖凤丽这个泼辣户变得这么快,真是不可思议,家中里里外外料理得井井有条,如今对我有这么好。二柱子哭了。

从此每天晚上客人走后,他们一家三口就开始学法,二柱子酒也不喝了,也不打仗骂人了,从此这个家变得温馨而祥和。他经常摩托车下乡去弘扬大法,有时顶着风冒着雨他还是坚持着,为了洪扬大法,他义务为同修买单放机、充电器、充电电池。为了弘扬大法,使得更多的人能够像他家一样从中受益,他觉得他花点钱,心甘情愿。

99年7月20日,江××出于个人妒嫉,怕炼功人多,以4-25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为借口开始残酷的镇压法轮功,新站镇政府、公安分局被迫对二柱子家实行监控。为了监控方便,镇长助理搬到二柱家斜对面的楼上。

二柱子对妻子说:“只要为大法,我支持你放下小家与个人利益,为大家能有个安定的修炼环境,为好人讨公道,还师父清白,上访、说明真象。”

妻子肖凤丽于99年11月1日与几个学员一起去北京上访,在那里没有法轮功学员说话的权利,他们全部被抓,关进了监狱里。从那天开始,二柱子就失去了来之不易的温馨家庭,失去了欢乐与说真话的权利。

由于失去了合法的上访权利,为了讲明法轮功身心受益的真象,2001年11月10晚,肖凤丽和几个炼功人去农场做真象资料,被当地警察毒打,坐铁椅子,之后被送往大庆市肇源县看守所继续迫害。肖凤丽绝食、绝水抗议非法关押,由于身体虚弱,打吊针期间有8-12个警察看管,二十多天后她竟然不见了。当时的王局长说:“肖凤丽是个聪明人,为什么吃这么大苦,还这样坚信法轮功,而且这么多人看着,人没了!我一定要看一看法轮功的书《转法轮》。”

从此小肖便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后来听说被劳教,在那里小肖被强迫做重体力劳动,在有毒的农药车间干活,有一次不听就被上大挂。2002年夏在大庆被非法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三年送到哈尔滨戒毒所至今。目前她在哈尔滨戒毒所每天都在承受着肉体与精神的双重折磨。

由于长期受到方方面面的打击与压力,迫使二柱子放弃了修炼。二柱子旧病复发,肝硬化腹水,又和一个女子同居,为了挣钱无奈犯了法,于2004年3月左右被抓进看守所。

敬爱的父老兄弟,谁是迫害二柱子的一家的罪魁祸首?那就是挑起这场迫害的元凶江××及其追随者、执行者。现在江泽民以在多国被起诉。近期“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已发出了对哈尔滨市的“石忠信、曹广亮、杨永茂、王宗璋、张桂华、邹新生、王颖”等人的追查通告。

我呼吁社会各界人士伸出援助之手制止对肖凤丽的迫害。真心的祝愿二柱一家早日团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