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修炼大法过程中的点滴神奇经历


【明慧网2004年9月12日】

一、异香

得法十年,修炼十年,回顾十年之前的自己,在41岁的生命中曾经为找寻自己的信仰多方探询。36岁时,读诺查丹马斯的《诸世纪》,书中讲到1999年的大劫难,也提到了有人可以在这难中生存,书的最后一句话写到:“东方有个洞,能容十万八千众,先進洞的可以幸免,”这个所谓的“洞”应该是条路吧,而这路是什么呢?当时《易经》研究之风盛行,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易经》中包含了至高的道,自己也就学习了易理,数术,命理和八卦奇门。然而这些东西并没有解开自己的疑惑,我相信自己仍然没有找到这条路。

一次偶然机会,自己结识了一位修过道家功的老人,我们两人同时用我的八字演算,他的结论是我会在49岁时遇到人生的一大转机,从此一步上青天,后福不可限量。而我自己得到的结果也显示会有这样一个转机,但却应该在41岁时出现。面对不同的预测,38岁的我对自己说未来的事情就让未来去证明吧!

自己敬佛,信佛的天性也影响着幼小的女儿,两人养成了上香敬佛的习惯。1994年夏天某夜,熟睡中忽然传来阵阵馥郁的芳香,香气清冽,沁人心脾,自己被这越来越醇厚的香气唤醒,醒后香味仍然萦绕不散,惊奇之下,以为是女儿在上香,而这香味却又完全不是自己所熟悉的,于是呼唤女儿,仍在睡梦中的女儿没有回答。当自己忽然明白此时还是深夜,而这香味也非人间所有时,这异香开始渐渐散去,如遇梦幻的自己抓起被子,发现被上仍然留有屡屡淡香,残留的淡香丝丝远去,亦惊亦喜的自己也从如幻的半醒中起身向窗外望去,只见有白雾薄而透明,笼罩了窗外的整个世界。

大约半个月后,先后在工作中遇到三个向我介绍和推荐法轮功的人,何其有幸的是,贵州辅导站到云南洪传大法的第一次宣传会就在我的办公地点举行,在这一次介绍当中我看到了师父演示的法轮功五套功法,被师父祥和的神态和优美的功法深深吸引,从此便走上了大法修炼之路。

次年春(1995),云南省的修炼者们迎来了第一批《转法轮》,8月,云南辅导站正式成立。而此时的自己正好41岁。

二、消病业

在自己个人修炼过程中,在消病业方面遇到过许多神迹,其中包括没有明显身体感受的改变和经历强烈身体反映的净化。

例如自己先天性的右脑后动脉狭窄悄然痊愈。十几年的慢性结肠炎,横结肠,降结肠,乙状结肠,大面积的慢性炎症不药而愈。以及曾在经期毫无痛觉的情况中排出过如网球般大小凝固血团等等……

而在修炼的初期,几次大的,身体反映强烈的消业在清理身体的同时也点化着初入大法的自己。

第一次消业,周末在外的自己突然开始上吐下拉,两种强烈的症状间几乎没有一刻间隔,3个小时的反复翻腾,自己筋疲力尽,胃部出血痛楚不堪。在强忍走回父母家的途中。几乎耗尽了所有的力气,一進家门就扎進卫生间,再也站不起来,坐在浴缸边还怕摔倒,只有用双手死死的抓住浴缸边缘。在这整个过程中,自己都清楚的知道这是消业的反映,心里没有过一丝的慌张,而年迈的父母则急的不知所措。回到家后的一个小时,瘫在浴缸边的我的情况没有一点改善,腹泻和呕吐的频率没有降低,身体所有的体力都透支了,胃痛到了撕心裂肺像是要被撤出身体的程度。当这些猛烈的反映到达极点,一个念头出现在脑海中:“难道今天我就这样报销了吗?”念头一出,从我紧紧抓住浴缸壁,本来已经冰冷异常的十指指端同时缓慢的渗入了一股像电流样的能量,能量缓慢的从小臂走到上臂,汇入身体,在体内分成两支,一支向头上走到百汇转回到中脘,另一支下走到丹田也回到了中脘,这时因呕吐过多出血疼痛的胃,被这种能量包裹起来,疼痛瞬间消除。“是师父在管我了”,这念头带来的欣喜随着能量溢满身心,我在这种喜悦中平静的从卫生间走出来,满心担忧和惊讶的父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焦虑的逼我吃药,我再三坚持拒绝,但看着父亲急得暴跳如雷,母亲也含着眼角的泪水苦苦劝说,我只好接过药,而药刚入口,咽都没有咽下一股强烈的力量涌上来,使我吐掉了所有的药。父母见状也不敢再坚持。这夜,我睡的很平静,父母却一夜都不敢合眼,看我确实平静了他们悬着的心才放下。

第二次病业是以呼吸道症状为主的,长时间的咳嗽,夜里都无法入睡,吐出的痰呈深绿色,尽管如此我仍然坚持上班炼功学法,做洪法工作和家务,最后咳嗽症状越来越严重,有时连气都喘不过来,强烈的咳嗽开始伴有呕吐,我仍然平静的对待。不知过了多久,一天晚上,我刚躺在床上,就觉得自己的卧房变得非常大,有人朝我的床头走过去,百会穴一阵热流向身体里通透。我想这是不是师父呢?赶快嘴里喊着师父,随着声音热流越来越强,我明白确实是师父在加持我的时候,平静的入睡了。第二天晨起,算了一下这次消业的时间正好90天,没过多久体力就恢复了。

三、法轮璀璨洪法路

95年12月,大法洪传到云南没有多久,需要开始向佛教人士开展洪法。我马上去了坐落在昆明西山的筇竹寺,和主持谈了一个多小时,介绍了法轮功的洪传情况,工作很顺利。回来后,却突然全身乏力,只勉强的吃得下几口饭,進而觉得浑身开始发冷就躺下了,刚躺下,全身动弹不得了,一阵阵寒气从脚下向全身袭来,盖在身上的两条被子像完全没有了作用,就在冷的忍不住开始发抖的时候,感觉到有人为我从头到脚扯下了一层寒冷的东西,全身的冰凉得到缓和,但立刻寒冷又从脚下蔓延進来,直到侵袭头部,又有人帮我这样清理了反复不知多少次,我迷迷糊糊的睡着了。醒来后,右腿有了知觉,左腿仍然冻得毫无感觉。女儿建议我洗个热水澡,经过半小时的热水浸泡,左腿才有了感觉。大法洪传的初期来自各方面的干扰很大,如果没有师父保护我们任何人也不可能走到今天。

我无法确切的知道自己的天目什么时候开了,炼功约半年时,一次在作头前抱轮的过程中突然就看见眼前有一道门,门中又是一层层的门,里面很美,图像都是彩色的,色彩却不是人间所有。此后,我在洪法过程中看到了许许多多美妙的景象。

1996年,我们到个旧市洪法,在洪法的过程中,个旧一直是干扰非常大的地方,许多功友多次到个旧,却始终遇到无数无法解决的困难。这已经是我们第六次到个旧,我们在当地的宝华公园与当地的同修一起学习经文。天正下着小雨,将我们所在的小亭包围在一片纷纷扬扬之中。当时大家都盘腿打着坐,全神贯注的学法。忽然,我看见自己身前不远的地面上,落下了许许多多的晶白体小法轮;再一看,小法轮像亭外的小雨一样的密密的在亭里飘落下来,落在了每一个同修身上。无意的,我抬起了双手,双手立刻沾满了无数小法轮。就这样我一直看着法轮纷洒,许久许久才消失。学法结束后,我问起一位同去的同修,她说,她看到来了许多佛道打扮的神坐在亭子顶上听法。这纷飞的法轮给了我们所有参与洪法的弟子莫大的鼓励,我们知道无论在什么地方,遇到多大的困难,师父的力量,大法的力量都会始终引领着我们。

经过多年的热切期盼,师父于1998年来到了,在此激励之后,云南掀起了学法洪法的高潮。各个县城都建立了辅导站,大法书籍销售之势迅猛,每月一个十吨的集装箱都不够。一次,我们到易门铜矿矿区洪法,那里的工作结束返昆时,我们一行几人乘坐一辆中巴。云南地势险峻,山路曲折蜿蜒,汽车只能缓慢的在羊肠般的山道上行走,山高路窄,岭峻弯急,不知道盘旋了多久,一位坐在我身后的同修突然惊呼:“快看大法轮!”我们刚一抬头,就看见车的挡风玻璃前一个比车子还大的巨型蓝色法轮出现了,颜色由蓝变紫,又由紫变回蓝色,法轮是在给车带路,美丽极了。车中的同修们也在法轮光芒的照耀下,脸上身上时而变紫时而变蓝。这样的景观持续了40多分钟,法轮消失之后,我们看见路的两旁出现了很多形状奇异的翠绿的美丽的图形,同行有的同修还能深入看到其中的异景。当时,云南地区大法洪传的时候几乎所有参加各地洪法的队伍都能看到各种各样千姿百态的奇异显现。

四、元神离体

修炼中,自己曾有这样一次印象深刻的元神离体的经历。半睡半醒见自己的元神从百会穴离开,没有任何阻挡,到空中飞,此时完全没有了冷热等身体习惯了的感觉。能看到自己的身体在房间里躺着,却看不见另外空间的任何景象。就这样向远方飘去,不知飘了多久,心中开始害怕,希望回到身体去,回来的路上却经过了一腌杂异常的地方,遍地鸡毛和残垣断壁,自己看着这个非常肮脏的地方,却觉得很熟悉很熟悉。此后不久,师父的经文到了,自己蓦然明白了元神所见的一切,那以后自己更精進了。

五、鸡足山之行

云南省宾川县的鸡足山是佛教四大名山之一,按佛经记载,释迦佛安排他的大弟子伽叶尊者在这里等候弥勒重新降世。因此千年来,这里都以大伽叶的道场闻名宇内。

青林、祥兰和我在1998年夏季探访了鸡足山。傍晚進山,在满山细雨中攀登,近山门时天已黑透。略感疲倦的我闭目养神,眼前出现了一个背对着我的人,依稀可分辨出他长发披肩,不知怎么回事的我睁开了眼睛,人影立刻隐去了。当夜投栈睡时,刚闭上眼睛又看到了这个人,依然是背对着我,由于太困,自己没有多想就睡着了。第二天清早醒后,稍闭目,同样的人又出现在眼前,因为始终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就没有再管了。

鸡足山可攀登的至高处叫金顶,我们三人骑马直接登上了金顶的平台。大雾过后山顶渐渐放晴,青林站在金顶的平台上,默默向山外看去,我问她看到什么,她说,“他向我们行礼了。”我知道那位“他”就是伽叶尊者。我也静静的闭目向前方看去,空中出现层叠嶙峋的不同层次的红色,一会儿,红色中浮现两个白点明亮如灯,之后又出现金色的琉璃顶,慢慢的,还看见群群人影在屋顶下行动。

离开金顶,我们沿下山的路来到华首门,这是金顶以下的一处千米悬崖,崖前只有少许平地毗邻万丈深渊,靠山的崖壁边修建着一座琉璃顶的亭阁和两座白塔。而正亭的屋顶恰恰就是我在金顶所看到的琉璃金顶。

凝神看千尺崖壁,上面有肉眼可见的巨大石门,门上有石痕深陷,当地传说认为形似巨锁,而我们则看出痕迹像龙,用天目看,确实是一条龙。我们都知道,这石门被用功能封了近3000年。而石门上还有一个小门,据传是阿难尊者到这里探访伽叶时所开。青林告诉我,伽叶尊者和洞中的其他修炼者都出来欢迎我们,他们之中有人身着武士服。伽叶尊者眼睛中还流着泪。

离华首门继续下山,我们经过伽叶殿,殿中伽叶尊者的塑像长发披肩,此时我才恍然大悟,自進山起在眼前浮现再三的人影就是伽叶尊者。返程途中,青林告诉我,伽叶尊者一直送我们的车,送了很远很远。

六、正法修炼期间

在正法期间,我投入了证实法的修炼历程。一段时期内,自己常常看到元神离体,出去参与消灭邪恶,在与邪恶的搏斗中我手拿着剑,英勇无畏,凡是剑点到的地方,邪恶肮脏的生命立刻化掉。这一切是大法开创的威德,数以千万计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都是这样做的。

2004年春节,我和青林来到了黄海和渤海的交界处,这里是师父曾经亲自游历过的地方。时值隆冬,北地寒厚,太阳照在人身上也不暖和,整个公园一片宁静,不见余人,景色俊美,游览拍照来到海边,海面忽然升起了众多神兽,这些异兽中我只认识一种——龙。其他的从未见过。看站得满满的海面,我惊诧无言,问青林怎么回事,青林说每次大法弟子到这里他们都出来致敬,是师父来时吩咐他们在这等候。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