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团河劳教所的黑暗

【字号】
打印版本

【明慧网2004年9月12日】北京团河劳教所一向对社会自我标榜为所谓的“文明劳教所”,却掩盖不了其对大法弟子血淋淋的犯罪事实。以下是我曾见到的一小部分事实。

团河劳教所一大队最为邪恶,它是原团河劳教所“攻坚班”改名而来。各大队坚定的大法弟子被陆续一批批转到这里进一步迫害。一大队恶警:大队长闫小洁(女)、大队长刘国玺、大队长刘新成、大队长黄××、小队长田宇。

每名大法弟子由5、6个普通的劳教犯包夹。这些劳教犯都是由各大队专门挑选的最邪恶的恶徒,它们被劳教所许诺“转化”一名大法弟子,就会有比其它大队更大幅度的减期。这些恶徒在利益的驱使下,协同恶警迫害大法弟子。

在一大队,每个大法弟子被单独关在一个小屋,每天睡很少的觉,强迫坐在那种小孩子坐的小板凳上,双脚和膝盖并拢,手指并拢放在膝盖上,一动都不准动,很快腿脚、膝盖、胳膊、腰就会酸疼。过不了几天,屁股上就会起泡,更加坐不住。吃饭只有窝头和菜汤,不准洗澡,特别是夏天,每天一坐一身的汗,过不了几天,身上就臭了。而且这些邪恶之徒随意剥夺大法弟子上厕所的权利。每天强迫看诬蔑大法的录像和书,写感想,非得达到它们认可才行。直到现在,一大队还关押着白少华等大法弟子。

团河劳教所二大队一直是所里最黑暗的大队之一。大队长蒋文来、倪振雄、赵颖波、宋叶明、何琨都很邪恶,尤以蒋文来、倪振雄更恶。

大法弟子穆君奎被恶警蒋文来、倪振雄和刘新成用绳子绑在屋子里,窗户都蒙上,连嘴都用绳子勒上(怕喊叫被别人听见),用七、八根高压大电棍电击其敏感部位,逼迫其转化。

大法弟子李春元被迫害,将近30天不让睡觉,并且每天还长时间遭受军蹲体罚,导致大腿部神经压坏,走路一直一瘸一拐。后来李春元按照法律程序将二大队的几大恶警予以起诉,虽然法院包庇邪恶不受理,但极大的震慑了邪恶,恶行有所收敛。

大法弟子刘诚被恶警倪振雄体罚跑步,后来跑不动,恶警倪振雄和纪世斌拉着他的胳膊在地下拖,这种镜头我只见到电视上宣传的日本鬼子干过。

大法弟子胡前锋刚到二大队,30多天不让睡觉,有时候晚上被迫一站就是一宿,以至小腿水肿,一按一个坑。

大法弟子刘心杜被非法关押在二大队时,二大队在恶警蒋文来、倪振雄的指使下,很多大法弟子都被熬夜,不让睡觉。有一次刘心杜凌晨4点多起来上厕所,看到新来的大法弟子还没有让睡觉(在这之前,已连续几天没睡),于是刘心杜大声喊叫所有大法弟子起来抵制不法警察的恶行。几天后,恶警们开始报复,将大法弟子刘心杜、孟凡友关入小号,将坚定的大法弟子分开隔离。在不法警察的记载中,这件事被写成刘心杜扰乱所管秩序,丝毫不提不法警察侵犯人权不让睡觉、执法犯法的事。这件事反映了劳教所颠倒黑白、欺骗世人的一贯伎俩。

团河劳教所教育科科长姜海泉更是极其邪恶,早期是大队长,直接迫害大法弟子,后来当了教育科科长,劳教所各大队的洗脑计划安排以及举办的邪恶法制培训中心都与此恶徒有关。

Rotator Placeholder Image
 
自焚真相
Rotator Placeholder Image
 


法轮功书籍  网上阅读  |  购买 简体 | 正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