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狱警的亲身经历(一)


【明慧网2004年9月13日】我叫王淑珍,原在吉林监狱工作,1994年开始得法炼功,在大法中受益许多,也为科里争得了荣誉。2000年10月1日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见证了江××团伙对修炼真善忍的大法弟子公开实施群体灭绝的血腥镇压。我因此被劳教二年、开除公职。由于当时自己的执著被谎言欺骗,走过弯路。从北京的看守所到吉林的劳教所,我和其他大法弟子遭受了无数残酷的精神和肉体迫害。下面是我的一些经历。

(一)在大法中受益

我是1994年开始得法炼功的,当时我看到的是《法轮功》(修订本),属于自修自炼,没去炼功点。我按照李老师书中要求的“真善忍”修心。二年后,跟教功录像学炼功法,同样达到书中所写的修炼状态。“欲修其心,先诚其意”,不但祛病健身,修心养性,而且实实在在的体验到佛法修炼的超常神奇。

单位职工都是父一辈、子一辈,从同学、邻居到同事的多年之交,互相了解。我从小就身体瘦弱,患有贫血风湿等病,因小时鼻骨摔伤经常鼻子出血不止。自从修炼法轮功后,身体病状没有了,烦恼消失了,每天炼功后都感觉身体轻松,精力充沛,每天都乐呵呵的象是有使不完的劲。我在单位动力科管泵站,是离单位较远的二级导水站,每天给单位送两遍水,每周除学习日外,平时全家吃住都在那里,泵站就是我的工作单位,单位就是我的家。

1999年单位开春季运动会,单位没跟我商量,就给我报了许多项目:一百米、二百米、四百米、八百米,还有4×200米接力赛。两天的运动会临时决定一天半开完,我的好几项跑赛都挤到一天里,我还得抽时间完成二遍送水的工作任务。很紧张的参加完各项比赛都取得了第二、第三的好成绩,八百米接力赛,我接最后一棒是第三跑道,接棒时最后第七名离前面第六名差将近二十米,我接棒后猛追到第三名。因为我从小学、中学到上班,从来没参加过运动会,跑赛不知道压道,自始至终就是一个速度跑,最后告诉我到终点时,我就快速冲刺好像还能跑几圈,赛场上同志们都喊着我的名字,并喊着王淑珍你不该跑八百应该跑一千五。

那时我也感觉到一种神奇的暴发力量。我为科里争得了荣誉,全监第三名,全科三十多分,我自己得二十多分。当时单位领导也问我说:“小珍,刚发现你真厉害。”我说:“告诉你,我是炼法轮功炼的,祛病健身一身轻。”领导拍着我的肩膀说:“好好炼吧!”

我得法炼功,身心受益后,去掉了很多人中恶习,如抽烟、酗酒、赌博、吸毒等。每天都有祥和的心情,充足的精力,投入生活和工作,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看到同事们或邻居被感情纠纷、家庭矛盾困扰,病魔缠身,以及人类恶习对生命的侵袭,道德伦理,自身变异,导致的因果报应,一个执著就是一个业力,一个业力就是一个病魔,人在迷中,随波逐流,自私贪婪的欲望,促使社会腐败,造成家庭悲剧,给子女、社会造成不良影响后果,我就用“真善忍”大法法理告诉他们如何做好人树立正念,宽容待人,发自内心的本质转变,强制改变不了人心。明白因缘,知道法理,谁还会明明白白的去干坏事呢?我们互相理解,缓解消除矛盾,从中解脱,从自私学会了奉献,变得善良、勇敢;我曾使酗酒、闹事、打妻、骂娘的邻居,改掉酗酒、赌博恶习、夫妻破镜重圆、使夫妻猜疑、打仗导致离婚的家庭缓解矛盾和睦相处,知道关心和爱护对方;使劳教所里三进宫的吸毒人员,产生排毒现象,戒掉毒瘾。

法轮大法能去一切执著,能正一切人心,具有震邪灭乱,圆容不败之法力。法轮大法弟子的修炼,能够带动人类社会的道德回升,对维护社会的稳定,提高国家威望,人民素质百利而无一害。真正以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为重,任何国家和政府都会洪扬真善忍,法轮大法好。

当今社会说假话、造假账、敲诈、欺骗、人人为敌、丧失人性、人类道德大滑坡,会给国家和人民带来厄运。“人无德,天灾人祸。”(《法正》)一个经济发达而没有道德的社会是短暂的、可怕的。中国发展经济,这是最需要道德支持的时候,法轮功的出现,真善忍的来临,对于中国是一个天赐良机。封杀法轮功“真善忍”,让我们等待了五千年的民族,失去了一次重建道德的绝好机会,导致私欲膨胀,腐败堕落。江××用谎言欺骗把人心中最不好的东西都搅起来,把人心中最美好的东西压制住,人人之间撒谎欺骗,不讲人伦道德,崇尚黄赌毒,假恶斗,笑贫不笑娼,破坏了人类赖以生存的道德空间。中国人民、中华民族的灾难还少吗?封杀者的罪恶不大吗?

以诚相待,和睦相处,是人类最基本的生活环境。江××颠倒黑白,利用谎言欺骗迫害善良,采用牵连政策,压制人性,用金钱、权力、人情胁迫犯罪,出卖道德和良心,把仇恨洒向人间。大法弟子只为人们不再受骗,对国家负责、对人类负责,前仆后继的维护善良,维护道德信仰,让善良正直的人们明白真象,珍惜生命,分清善恶,明辨是非,用正念见证这个时代。

(二)在高压迫害下去北京上访

1999年7月江××妒嫉法轮功,调动整个国家宣传系统,一边倒的新闻造假,肆意的栽赃陷害,不容大法弟子有任何修炼自由,我们先后被剥夺了修炼人的基本人权、工作权、生存权。尤其是国家政府机关公务员,必须要在工作和修炼中选择,写保证、签合同。

我单位原来负责对我洗脑的是刘政委、纪检书记潘荣彬、人事科长贾申青、还有动力科长刘振玉、还有内勤,每天轮番的谈话。潘书记、贾科长天天到我家做转化工作,潘书记说:“如果你不转化,我就吃住在你家,直到转化为止。”当时我想不明白,就和她们辩解,修“真善忍”做好人不让,转化成假恶斗做恶人吗?

当时是铺天盖地的镇压,不允许有辩解的余地,我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师父蒙冤,大法遭诬陷,我在大法中受益,我知道大法的真象,我不能为一己之私,颠倒黑白,出卖道德和良心,苟且偷安,助纣为虐。我决定上访,讲清真象,还师父公道,还大法清白。1999年10月1日,我利用假期到长春信访局上访,信访局成了抓人的现场,江××封杀了所有的信访部门、舆论、喉舌的新闻部门,都成了伪善、欺骗的宣传工具。司法部门对待大法弟子从来就没有讲过法律,在不公正待遇的情况下,我们欲说无人,欲告无门。

一边倒的谎言宣传,任意歪曲事实、丑化、栽赃、陷害不断升级,车轮战术的洗脑转化,严重干扰我和家人的正常生活。各级不法人员威胁我,不“转化”就不让同单位的丈夫和妹妹上班。一连串的牵连政策、排斥、打击、压抑得令人窒息。2000年9月27日单位领导找我谈话说:“某单位一人事科长上北京天安门广场打横幅,你可别傻也去闹,并说过节就要着新装了(指十月一日着新警装)咱单位今年福利待遇很好等等。在刚从单位往家走的途中,我想起刘政委到科里跟我谈话说希望我能配合他的工作,别给他找麻烦,并说:“中央不允许公务员炼法轮功,都得放弃,并且要转化签协议,写保证,在工作与修炼中选择。”

我说:“即使下岗、开除、判刑、枪毙,我都要一修到底,决不放弃。”当时刘政委笑了笑说:“哪有那么严重”,他让我好好考虑,说:“中央精神还得落实执行。”回到家里,我打开电视机,电视全天在播栽赃陷害法轮功的劣质丑剧,这更加坚定了我走出去的决心,下午我就去了火车站,买了去北京的车票,第二天趁丈夫上班,我给他写了一个纸条说:今天我出门有事,别找我。我深知在谎言欺骗的时代,讲真话要有勇气、付出代价。我在买票的时候看到整个车站候车室,被手提电棍,全副武装的警察控制着,封锁严密,紧张恐怖。上车后,我坐的车厢里陆续抓走了六、七位大法弟子。有的警察上车就骂师父和大法,有的弟子上前制止就被抓走了。有的警察让旅客骂师父和大法,不骂就被抓走了。

乘警盯上了我说:“一看你就是大法弟子。查我介绍信和身份证,我说:“没带”。乘警又说:“你有没有证明人?”

我说:“中国法律没规定串门必须带身份证、介绍信或者找个伴。”

过一阵,又来了一个警察让我骂师父。我说:“我从小到大都没骂过人,现在警察教人骂人,这是什么世道?”

当时我极力的控制着止不住的泪水,我闭着眼不说话,乘警过来喊:“不许睡觉。”我很镇静,不理他。我上厕所,他就站在门外跟着。我又回到了座位。又过一会儿,两个乘警以验票为名抢走我的火车票,让我下车说明白,另一个乘警说:“你为什么哭?”我看乘警长的很象我刚过世的舅姥爷,我就说:“我刚参加完葬礼,你们不能这样对待我。”听后他们把票还给了我走了。这时差两站就到北京了,好不容易熬到了北京站。

我是头一次单独出远门。北京大小旅馆的门上都贴着“法轮功不得入内”的字样。我在天安门广场外围,第二天清晨两点钟就随着看升国旗的人流走向天安门广场,那天是2000年10月1日国庆节,升完国旗,我没看到一个熟悉的面孔,两天没有吃东西了,感觉很累,我就找个角落坐下。

(待续)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