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溪县检察院非法起诉大法弟子宁铁桥、胡丑改、杨玉满

【明慧网2004年9月13日】2004年9月8日,辰溪县检察院非法向法院起诉大法弟子宁铁桥、胡丑改、杨玉满。

三位大法弟子因去王安坪镇散发大法真象资料,被蒋家坪乡不明真象的村民杨绍玉、李爱英、瞿有珍等人告发后,遭乡政府不法人员非法抓捕殴打,后遭到辰溪县公安局国安大队恶警余庆长、谢开基、开车的司机、610不法人员的刑讯逼供,被长时间的吊铐,殴打。

大法弟子向政法委、人大、公安局、检察院、610递交了要求释放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的报告,揭露余庆长等恶人的行凶事实。罪犯不但没有被绳之以法,反而把做好人的大法弟子胡丑改、杨玉满劳教,恶人们还妄想将宁铁桥判刑,经大法弟子长时间的讲真象,发正念,非法起诉书被法院驳回。邪恶之徒不甘心,国安大队又将胡丑改、杨玉满拉回辰溪,通过非法的手段骗得了所谓的“证据”,再次通过检察院向法院非法起诉。(明慧网有报道)

胡丑改的还在读书的孩子在大法弟子的帮助下,请了两位辩护律师,许多大法弟子及被非法审判迫害的大法弟子的亲人在法庭旁听席就座、声援、近距离的发正念。

检察院的起诉办公室主任非法起诉者张健勤進行起诉过程中,当辩护律师问大法弟子胡丑改:请问被告人,你为什么要炼法轮功?胡丑改答:我以前胃出血,经常痛,后来听说学法轮功健身效果好,后来炼了法轮功之后好了。审判长法院副院长谢德武便说:请不要讲与本案无关的话题,搪塞过去。律师又问:那你散发法轮功传单是什么目地?胡丑改答: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审判员又说这些话与本案无关,阻挠律师正当辩护。

当非法审判者问宁铁桥是不是犯了罪时,宁铁桥说:“我没有犯任何罪,我学法轮功是做好人。”宁铁桥在法庭上为了進一步讲真象,他利用为自己辩护的机会,高声朗读着自己写好的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体会,他说:“我没学法轮功之前有赌博、抽烟、喝酒等很多恶习,学法轮功之后全部改掉了。法轮功让我永远都不会再去做坏事……”非法公诉人和非法审判者们交涉了一下,他们说这和本案无关。宁铁桥说:“你们今天就是针对我讲法轮功真象这个问题,你们不让我讲法轮功,其实我们讲法轮功真象和散发真象资料就是最关键的地方。你们不让我讲,那这个问题就无法说清。比如一把菜刀,即可切菜,又可杀人,如果一个人拿着菜刀在街上走,他没杀人,你能说他杀人了吗?”非法审判者们无言以对,只好草草收庭。

在非法审判过程中,因为抗议法庭对大法弟子及辩护律师的辩护权的侵犯,有大法弟子多次举手要求发言,均被非法审判者三次叫法警驱逐出庭,说大法弟子扰乱次序。后来其他大法弟子通过询问法院工作人员,用抗议书的方式抵制;被驱逐的大法弟子善意的给法院工作人员讲清真象,大多数人还是表示理解。但是有一个不明真象者,打了电话叫来了610和国安大队的恶人余庆长、谢开基、段青云、姓刘的教导员。

胡丑改正在读初中的女儿说余庆长以前还向她80多岁的外婆勒索过1000元钱,她妈妈已经被非法劳教了,她流着眼泪对余庆长说:“我没有饭吃,今后去你家里吃。”胡丑改的80多岁的岳父岳母和他的儿子全哭了。一个被余庆长迫害过的大法学员对余庆长说:“我被你害惨了,刘六妹也是被你整疯的。”余庆长外强中干的故意做着一个可恶的动作说:“你还说我就踢你一脚。”另一个曾被余庆长折断过手腕的女大法弟子质问余庆长说:“余庆长,我的手就是被你折断的。”同时该大法弟子还把手给它看,在人多的地方,余庆长不肯承认,后来它看到没其他的人了,就对该大法弟子说:“是我打的,又怎样?”还威胁一位大法学员:“你还宣传法轮功,就把你也抓起来。”该大法弟子正气凛然的说:“我没犯法,你凭什么抓我?你以后不要再打人了,要为自己留条后路”。余庆长急忙灰溜溜的转身走了。
 
本地大法学员可以用自己想到的办法,声援被非法起诉的同修,以及其他被非法关押的同修;在当地揭露恶人恶行;帮助更多的当地民众了解真象。

相关电话请见: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4/8/24/82476.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