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平度恶徒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9月14日】我因身体有颈椎炎、胃炎、肩周炎、后头神经痛。晚上12点前休想睡觉,疼痛难忍。一年到头感冒药陪着。1997年得了大法,一身的病全好了,工作中严格按照大法的要求做,处处为别人着想。

好景不长,99年7.20江氏不准修炼法轮功,我一看,这不是错了吗?我的师父让我们做好人不对吗?大法对社会、对家庭、对单位、有百利而无一害。宪法规定信仰宗教自由,法轮功不是宗教,却是一种信仰。1999年11月10号我去为法轮大法上访,10月11日早到北京天安门。天安门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便衣、警察见人就抓,就这样,我被警察送到平度公安驻京办事处。被平度公安锁在床腿上一天一夜,13号被送到单位。单位不准上班也不准回家。24小时派人看着。从北京到单位的费用和看管我的费用都让我付,关押了半个月,费用1100多元。

又一次,我为了让厂领导明白真象,给厂领导一份真象,可是领导被江氏集团的谎言欺骗,配合公安局把我骗到厂办公楼,被恶警、石维兵、于斌、马大伟等六七个人强行拉到平度城关派出所,在派出所不准回家、不准睡觉、我说了一声要回家,城关派出所姓王的所长带领七八个人拳打脚踢拽着头发往墙上撞,后来又把我锁在铁椅子上,脚也锁上手反铐在椅子后面,手铐齿都抠到肉里面去了。20分钟我的手腕肿起来了,疼痛难忍,2小时后恶警打开手铐,手腕肿的红紫,五天后强行拘留15天。在拘留所里,三个恶警拽着头发扭着胳膊强行按手印照相。回来后上班没有工资,只有到外面找工作挣钱吃饭。

2000年8月6号九点左右,我在商业街买东西,被单位潘海舰、吴建民串通公安石维兵、于斌、还有一些恶警拖拉强行押上车,带到平度610办公室。10点从610办公室送到山东淄博洗脑班,在洗脑班一帮人,把我抬上车拉到王村劳教所進行迫害,坐小凳子不准睡觉、睡了的时候两个恶人架着顺着很长的走廊拖着走,这个滋味比打都难受。就这样在王村被迫害整一个月。

2000年9月7号回家,厂领导通知我丈夫,说我下岗了。还有我在厂的入股钱3000元都不给,自从江氏迫害法轮功我厂领导紧跟走。现在已经有三位遭到报应。

第一个尚国庆男47岁经常跟踪大法弟子骂师父、骂大法,2000年6月因家务事上吊自尽。第二个潘海舰厂长男36岁,2001年1月去北京的路上遇车祸身亡。第三个吴建民是厂工会主席46岁,2002年3月份得胃癌死亡。善恶有报是天理。

有缘人啊,一定要善待大法、善待大法学员,不要相信江氏的欺世的谎言,心念法轮大法好,生命会有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