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处北京的同修应承担起的责任


【明慧网2004年9月14日】看了明慧文章《另外空间:北京将是大陆的焦点》和近期北京同修写的几篇文章后,也将自己的认识写出与同修切磋。

有外地朋友曾跟我说过,在她们那大法真象资料和真象标语经常能看到,就我看到北京的情况与外地相比在这点上明显不足(当然理智,严肃的对待讲真象也可能并不应该执著于看表象,但也可看到一些问题),其中也能反映出另外空间邪恶分布的差异,但我认为主要还是北京大法弟子整体力量发挥不好(所谈也许片面,我只谈我看到的情况)。我接触的身处北京的同修,有外地的同修和北京当地同修。在此只谈北京当地同修我看到的情况。有一部分很精進的同修一直坚持不懈的做着讲真象救度众生的工作,但也有相当一部分同修不很精進,经文也要,周刊也看,但救度众生的工作却做得很少,整天忙于自己的小家之中,总之很多东西没去修,甚至不想自己担风险的救度众生,资金方面也不愿付出。

有时我对有的同修说:你有怕心,也不要求你强为,但师父要求做的三件事其中二件(学法、发正念)你用心去做,对你来说难吗?你自己最亲近的亲朋好友你走动走动也可以呀。可是有时有效果,有时还是不动,当看到大法弟子遭受的痛苦,他们总说:“师父,快结束吧!”可是他们不知想过没有,真的到结束那天他们这样“见死不救”的行为,法将如何处置?现在暂时可能安逸一些,但将来的痛苦是不可想象的,只想得到、不想付出的生命是怎样的结果呢?

其实在正法期间能身处北京的大法弟子都是有使命的,如有辱使命说严重一点,那是有罪业的,为了更好的发挥整体的力量,同修应互相多切磋促進,以利于共同整体提高,我现在的认为是:

1. 北京弟子应充分发挥整体的力量,以不同方式走出来。走出来的弟子应继续严肃认真的做好自己应该做的,同时还要帮助那些停滞或走不出来的学员。根据他们不同情况引导他们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最主要的是引导他们多学法。开始不要给他们太大压力,先从最安全的亲朋好友着手,一个一个的稳步的做,还可以让他们提供一些信息(如地址等),由其他弟子做等等。充分重视发正念,师父早在2001年12月29日的《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中讲过:“我告诉大家,现在所有剩下的能够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就是我们学员自己的原因。没有重视发正念的这些学员,你们自己所应该承担的、负责的空间里面的邪恶还没有清除,就是这么个原因。”

通过学法我悟到对于每个学员,旧势力都安排了它们的一套东西,如果学员学不好法就很难排除它,清除它,那么这些邪恶和败物不但迫害你,还要迫害其他大法弟子,从而对整个正法進程产生负面作用,那么你的行动就不符合大法弟子的标准了,如不重视发正念,实际上就是纵容邪恶,那么在做好的过程中希望同修保持清醒的头脑,邪恶看到你要做好时,可能要采取各种方式干扰,如让你产生“自己能力不够,起不了多大作用”,“管用吗?”“其它事做好后再说”等等。让你发不成正念的想法都是干扰,念一正自然就能清除干扰。在发正念的过程中有时会出现很吃力,这时请师父加持会起到很好的效果。在这方面北京弟子作为一个整体,以前做得很不足(从常人社会的表象看),那么从现在起北京弟子(包括身处北京的弟子)就应该严肃做好,在邪恶向北京收缩的时期不放过这个讲清真象、救度世人的机会,做好自己应该做的。

大法弟子在发正念中,邪恶被清除得越多,它们对表面的人越失去控制,明白真象的世人越来越多,越来越清醒,正的力量越来越强,形势的变化也就越明显。师父说:“是你们在救度常人社会,是你们在救度众生!”(《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真是千真万确的啊!那么做为身处北京的弟子使命是重大的。在努力做好讲真象救众生的同时,要充分重视发正念,没有工作的弟子应排除各种干扰坚持四个整点发正念,特别是北京同修提出的晚7、8、9、10点发正念,每一个身处北京的同修都应积极参与。

2. 外地同修的援助问题

看了同修写的外地同修如何援助北京的文章很感动,谢谢你们,同修!在此我谈谈我的一点认识,外地同修对本地的证实法工作不能偏废。在法上权衡好得失、利弊的情况下,如有充分条件路过北京(如出差等),对各方面不造成干扰、损失,如能来北京发正念那可能也就应该来,如不是如此请三思,现阶段各地讲真象清除邪恶对北京的支持作用很大。唯一的希望就是在同修兼顾好本地区证实法工作的情况下如能每晚7、8、9、10点协助铲除北京地区邪恶,那力量也是巨大的,正念强就能清除旧势力在这个空间造成差异的因素。让我们全球大法弟子,特别是全体大陆大法弟子、全体北京大法弟子,形成一个坚实的整体,不负师父和众生对我们的期望,做的更好!

以上个人浅见,不当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