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狱警的亲身经历(三)


【明慧网2004年9月15日】(接上文)

(五)在黑嘴子女子劳教所遭受更残酷的迫害

在暴力迫害面前,我凭着自己对法、对师父的坚定信念正念正行,清醒理智渡过难关。2000年10月18日我被非法押入长春市黑嘴子女子劳教所,遭受了更残酷的精神和肉体迫害。当时听说黑嘴子劳教所非法关押二千多名大法弟子。

劳教所开始把我和另外一名六十多岁的大法弟子,关押在劳教所新腾出来的犯人合宿室,我俩也是隔离,每人一室,不许说话,各自三、四个已被洗脑的帮凶,室内干净整洁、宽敞明亮,一改往日的阴森恐怖,从管教到大队长,都是一副“和蔼可亲”的笑面孔,张口闭口说“新生”到家了,有什么困难要求可提出帮助,每天不用干活,每天白天可吃四顿饭,说我们身体弱,顿顿菜里有肉,有时有鸡、炸鱼等,还有固定的劳教所安排的洗脑节目,或当天新闻联播。我误以为二千多名大法弟子都是如此待遇,误以为国家花费了这么多人力、物力、财力,自己的人情出来了,人心动了,开始错误的认为“是自己有过错,执著功能、执著圆满,把孩子扔在家里让七、八十岁的父母跟着操心,全家人在精神和经济上造成巨大的痛苦,单位领导也受影响,是自己没有做好,不配做大法弟子”,错误的把江泽民制造的一系列迫害政策,当成自己修炼道路中应承受的魔难,委曲求全。其实自己有执著,不正说明自己需要進一步学法修炼吗?怎么反而动了接受邪恶势力的“转化”的心呢?

这时骗人的管教又捎来了家人的书信说“看到天安门广场自焚的电视,全家人吓得抱头痛哭,晚上丈夫高烧一宿鼻子和嘴全是大泡”。管教声泪俱下的劝说,加上丈夫曾经哭诉说“母亲住院了,孩子失踪了,留下自杀的遗书”,当时孩子正在考高中,自己也承受不起了。管教还破例给我看师父的大圆满法,书中最后的修炼者须知“凡修炼法轮大法者,要严格遵守各自国家法纪,任何人违反国家政策法规的行为,都是法轮大法的功德所不容许的,违反及一切后果均由当事人自己负责”。这时吉林监狱管理局于德处长带来了管理局徐书记的问候和捎来的书籍,于德处长当着劳教所范所长、藏萍管教的面说:“我代表监狱管理局徐书记告诉你,公职没有开除,因为没有履行任何手续,你没有犯罪,只是做了错事。出来后,干警还是好干警,警察还是好警察。”

在谎言和偷梁换柱的做法面前,在伪善的变异善良的谎言胁迫下,我把不公正的待遇当成自己的业力承担,把邪恶的暴力迫害当成修炼磨难承受,找到自己在说明真象、证实大法的过程中做的不足的,以此否定自己说明真象、证实大法的正念正行,没有能够理智的认识到各级领导的所谓关心都根本上是为了他们自己的升官发财。就这样我走了一段弯路,回单位做了令人可耻的“帮教”,成为邪恶之徒骗人的宣传。向邪恶妥协是对善良的亵渎,是助纣为虐。

不法官员们利用我作“帮教”结束后,我被关押到劳教所新成立的七大队,原来虚假的“善良祥和”环境消失了,所谓的“教育挽救”,“善良”的管教,都是一场骗局。我和许多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在一起,搬到了潮湿、黑暗肮脏的旧楼,管教是成天手提警棍,大喊大叫的恶警,对坚定修炼大法的学员用电棍电,不允许睡觉,只许站着,晚上也不许上床。恶警用电棍电不“决裂”学员的淋巴结,皮肤被电焦,脖子肿的和脑袋一样粗。恶警采用车轮战术,剥夺睡眠,一天不决裂就给包保的刑事犯加期一天,挑起刑事犯仇恨大法弟子,刑事犯经常在夜里毒打大法弟子。

恶警还制造家庭矛盾,采用牵连政策,利益干扰,胁迫犯罪;恶人采用流氓无赖下流的手段,在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杀的密令胁迫下,经常听到或看到耸人听闻的悲剧。有的弟子一夜之间就被迫害疯了,不穿衣服乱跑,有的弟子宁死也不背叛,也有的承受不了而头撞暖气片奄奄一息,还有绝食抗议迫害的,戴着手铐、脚镣。劳教所打死打伤大法弟子时有发生,触目惊心的流血事件,令人发指,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已超出极限,而电视上竟用伪善的、恶心的谎言谬论任意贬低丑化大法弟子。

面对被残酷迫害的大法弟子,亲身体验被剥夺睡眠权的奴役劳动,如身临人间地狱。邪恶之徒为了赚钱,为了摧垮大法弟子的意志,经常以抢任务,打包装为名,在以完成本小队生产任务的情况下,让我参加别的小队加班任务,经常是连轴转,还以流水作业为名,让我与长满疥疮包组学做手工。把得性病的刑事犯安排在一起,说没有家人送被褥,暂时睡一床。连续半个多月以抢任务为名,挑黄豆种子每天不足三小时睡眠,早五点出工,晚十一点收工,收工后每天逼迫写各种思想汇报等。

每天在黑暗,潮湿的室内挑豆种十八个小时,筛豆子的灰尘呛得咳嗽,恶心说不了话,喘不过气来,鼻子脸都是黑灰,吐的痰是黑黑的泥痰,灰尘太大,冬天开窗手上裂口,手指肚磨开了花,挑出的豆种经常有血迹。每天180斤的任务,黄豆快速的转动、刺眼生疼,流眼泪,眼睛红肿了,看黄豆粒像是长了毛似的,还有五官。

记得那天是2001年3月8日是三八妇女劳动节,几乎三天连轴转的抢任务,这天早七点半钟又来了两大挂车黄豆七十四吨,还有挑好的豆种二十二吨要从一楼扛上三楼,九十六吨的装卸任务,已经连续疲劳战术,筋疲力尽的法轮功学员,在恶警的叫骂声中被强制劳动,开始我们三十多人要把挑好的豆种每袋90斤从三楼扛下去装车,再把车上没挑的130斤每袋扛上三楼,连续重载上下楼不许间歇,我们有的是十八、九岁的小孩和五十多岁的老人,总计九十六吨豆种,要在中午开饭前装卸完,有的人把早饭累的吐了出来,有的把腰扭伤,趴在地上直哭,使不上劲,有的一人扛不动两个人搭肩扛一袋,恶警还叫骂着。

送豆的老板看不下去了,就跟在后面帮着托麻袋,并与管教队长评理说:“今天是她们的节日,谁家没有父母姐妹,你们就讲点人道吧。”豆老板要用自己随车带来的装卸工自己付钱,大队长不让用,说改天分批装卸也不行。后来豆老板说撤合同不干了,不法警察才又增加人员帮着扛。

那天两个多小时,我一共扛了十六趟,扛最多的是十七趟,上三楼下三楼,每扛一趟就象翻过一座高山,我扛到第十趟上楼时130斤的麻袋压在我瘦小的身上(我身高154cm,体重90斤)已经超载,我直不起腰,腿发软,汗流满面,口渴难忍,心脏像是要跳出来似的,上到二楼时一股血腥味上涌要吐。

(六)天理公道正人间

善恶有报,真理永存。在江××团伙五年多的残酷迫害下,大法弟子没有屈服,更加清醒理智,意志坚强了。法轮大法洪扬到世界六十多个国家,获得一千二百多项褒奖。现在世界十多个国家,江××因犯有“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酷刑罪”被告上法庭。全球公审江泽民的正义之举,这足以证明公道自在人心,天安门自焚案早已被国际组织认定是江××团伙导演的栽赃陷害法轮功的凶杀案。

江××团伙以权代法,先定罪后立法,无视《宪法》国法,侵犯人权,未审判先施刑,视人民生命如草芥,结帮乱党,为了镇压迫害善良民众成立了凌驾于《宪法》和法律之上的全国性恐怖组织610办公室,把人民政府变为镇压机器,用金钱权力,和生存胁迫无数本不愿参与迫害的中国人民,上至政府官员,工作人员,下至百姓,逼迫他们抛弃良心,协同诬蔑迫害无辜善良的法轮功群众。江××封杀了所有人民说话的地方,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上天安门请愿是对国家负责,对人民和社会负责的正义之举,好人遭受如此迫害,国法不允,天理难容啊!大法弟子没有触犯过国家任何法律法规,而是行使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力尽公民应尽的义务。

从拘留所、看守所到劳教所以及解教后开除公职,至今吉林监狱管理局以车轮战术就我的工作问题从吉林监狱,吉林监狱管理局,监管局信访办,监狱干部管理处,到监管局纪检委先后拖了三年,换了四位处长,一位纪检书记,并不断的制造罪名矛盾,牵连政策先后四次被不法人员以不同借口开除公职,但从来也没有履行任何手续。第1次,以警察管理条例22条除名,但按法规文件,劳教期间不允许开除公职;第2次说我没进京之前就被开除了,这完全违背事实,我有警官证,出入门证为证至2001年10月份有效;第3次是以旷工15天开除,我去北京是自己的假日,我被非法拘留时单位没人顶替,我爱人上双班,还有家人替我看一个月泵站,单位没给开资;第4次是以我不适合警察工作,让我限期调离。

堂堂的执法部门,执法犯法,何谈法律尊严。偌大个中国,却没有一个替百姓说话和保证自身生存权利的地方,公检、法、司、部队,成了不法官员镇压百姓的工具。我自谋职业,没有任何手续办不到证明。解教二年,吉林市船营区长春路街道还押着2000元保释金,2000元所谓的“进京遣送费”不给。不法人员自己跑到北京非法抓捕大法弟子,还要勒索大法弟子出路费,其流氓无赖的行径连土匪都不如。

谎言掩盖不了罪恶事实,封锁消息,毁灭罪证也逃不了法网的严惩,真象将大白于天下,任何邪恶都逃脱不了天理的惩罚和法律的制裁。对于我的一系列迫害,我将依法讨回公道,讨回失去的权利。我请求一切正义力量,伸出援助之手,共同制止暴行,维护人间公道,呼吁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为祖国未来,为人类的祥和建立威德,创造永久的未来。当邪恶被彻底清除之时,就是真诚、善良与公道重回人间之时。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