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体时空〗“有病就吃药”是否唯一健康之道(录音)

采访在闹市街头发资料的美国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2004年9月15日】

受访者:(按说话顺序)美东法轮功学员Mr. Wang YuZhou, Mr. Ye Hao, Dr. Yang Jingduan;
采访者:明慧记者;
采访时间:2004年9月12日;地点:纽约曼哈顿
录音长度:34分56秒

内容提要
- 海外在街头发传单的是否真法轮功学员?
- 镇压到底为什么会发生?
- 不学法轮功的也有不少好人,为什么非把“真善忍”看得那么重?
- 医疗条件很好,進口药也能买到,为什么非要炼法轮功招惹麻烦?
- 炼功之后还是死了,这样的病人也受益了吗?
- 身为专业人士也走上街头派发法轮功传单,想向公众传达什么信息?
- 法轮功的问题是否不要在国外讲,留待中国慢慢解决?
- 法轮功受镇压5年了还没被打倒,是否背后有外力支持?
- 你们的师父是否挣了很多钱,这几年在国外过着舒适的生活?
- 一些海外华人赞同美国言论自由、信仰自由理念,但对法轮功信息保持距离,你们怎么看?

RM格式在线收听(34分56秒)RM格式下载(4.2MB)MP3格式下载(15.9MB)
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根据上述录音整理的访谈录

〖立体时空〗“有病就吃药”是否唯一健康之道


记者问:街上有很多的法轮功学员在派发资料,周末也有,星期一到星期五也有,想问一下你们都是做什么工作的?

Wang Yuzhou(以下简称WYZ)答:我叫Wang Yuzhou,是做大型计算机系统管理的,来美国已经有二十年了。平时工作实际上是很忙的,但是呢,经常是通过加班加点,这样每个星期干超过四、五十个小时的工作,换了调休的时间,然后到外面来做这些事情。

问:如果一个星期工作五天,一天八小时应该是四十小时对吧? (答:对)一些大陆出来的游客说遇到很多法轮功学员觉得确实印象不错,但是街上发资料的人是不是利用法轮功的名义来办绿卡的?

WYZ:镇压法轮功已经有五年多了,像这种话经常听见,但是我们平时一起发资料的法轮功同修基本上我知道,全是在美国本身都已经有合法身份了,不是为了办绿卡而来的。他们只是为了法轮功好,觉得镇压法轮功是错的,出来说一句公道话。

记者:你们出来讲这些法轮功的事情对中国也好,对这个社会也好,有什么好处吗?

Ye Hao(以下简称YH):人是要自由的活着,要为自己创造一个幸福的生活、健康的社会。你说这个社会里头没有正义、没有道德,做什么好事都要被捕、被关押、被打死,那这,什么叫经济发展不发展的?

WYZ: 所有国家的经济发展有一个必要条件,就是说在社会里面要有一定的诚信存在。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最根本上就是破坏了它。这也是为什么现在假货啊,贪污腐败啊那么严重。

记者:现在大家比较关心的都是生活怎么搞得更好一点,所以有人也说,不让你炼就不要炼了,是不是大家都能够过的更快乐、轻松一些啊?

YH答:那这就是自己的事了、自己的层次,自己的生命追求……有人觉得他可以好死不如赖活着,觉得他就这么活着,有人就觉得他的信仰、自己的思想追求比吃饭更重要。

Yang Jingduan(以下简称YJD)答:人嘛他是有精神的,我们中国人有五千年的传统文化,我们有很好的精神和道德的基础。像法轮功学员信奉的真善忍,实际上就是我们中华民族文化的一个重要的精髓。所以呢,我想,作为一个有五千年文化根基的中国人的话,那么他是要有信仰的。

法轮功学员他在对于生活和物质东西别人一样,我们都想过好日子,是吧?都有工作,都希望有快乐的家庭生活和健康的身体。但是呢,在这个基础上他们知道,人要想真正的健康和快乐的话,那么他就要有一个精神上的信仰。而“真善忍”这个信仰呢,正是给他们带来健康和快乐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保证。所以他们现在的抗争,实际上是为了一种精神的自由。我们中国人到了今天,我们不能只满足物质,我们是有精神的。所以呢,把任何有精神的人都要打入牢狱的话,那么这是一个非常残酷的事情。

记者:那还有很多人就说其实现在社会上还是有不少好人的,那他们其实也没有炼法轮功,为什么你们一定要觉得法轮功的“真善忍”那么重要呢?是不是不学也可以做好人,也可以过幸福的生活啊?

YH:我们承认社会上有很多好人的。当初还说过学雷锋,那雷锋是那个时候的好人,但是从我们法轮功观点来说吧,自己还有更高的思想的追求。那么很多人做好人啊,愿意给乞丐点钱啊,愿意帮助人做点好事啊,做对社会、科技有发展的啊,做买卖给老百姓增加点生活方便啊,我们觉得社会上好人是越多越好。法轮功他认为自己的那种认识,他的真善忍、他的好人概念更广泛,更高深,那应该受欢迎才是。

记者:学法轮功的人很多,所以社会上有很多人有机会接触到法轮功学员。那么很多人都发现法轮功学员都确实是很纯,很善良啊。那他们就想,既然这么大的迫害在现在这个现代化经济建设的情况下还能发生,是不是还是有它的原因?比方说法轮功组织的高层有些人做得确实不好、被人抓住了把柄?

YH答:现在我们说法轮功受迫害,是江泽民本人的疯狂与丧失理性的结果,跟法轮功本身有没有缺点是根本沾不上边的。法轮功现在大家都已经看到了,很多学员都很纯洁、那么好。那既然大家认识了这个好,那这些人为什么好?是因为他学了法轮功的道理变得好。从法轮功的角度也没有分辨谁是高层谁是低层,大家都按照这个道理去修炼。所以这个镇压是没有道理的,镇压说明这个社会的黑暗,说明这制度的残暴,这跟法轮功有没有缺点是根本没有关系的一件事。

记者:大家确实接触到有个别的人他也说他是学法轮功的,但他做的一些行为却不是很被人理解?

YH:这也不可能说看到法轮功学员里头哪一个人有缺点啊,就镇压。这个人有缺点,他是你中国社会的公民,触犯了什么法律,你按什么法律去处理他;他并不能代表法轮功。法轮功是李洪志先生所倡导的真善忍的道理,这个道理本身是完美的,那就是完美的。他学了这个真善忍的道理,他做不到,不能说他就是代表法轮功。所以不能说这个人做不好就该镇压。这个人做不好,那是他自己的事,跟法轮功没有关系。

记者:那么有很多人就会想,说这样的表现是学法轮功以后才造成的。

YH:这是不可能的事——法轮功的道理是好的,他学了好的就不可能变成不好的,这是不合逻辑的。是他[自己]原来的坏处没改,造成的。

记者:很多人觉得现在物质条件很好了,那么医疗条件也很好,包括很多进口的药品都可以使用。那么为什么一定要去炼功、招惹这个麻烦呢?

YJD答:我叫Yang Jingduan,我在美国是精神科医生,那么同时呢我也是做中医的,在国内呢我是做神经内科的。

其实这是人们缺乏对现代的健康和疾病的认识。因为我是做医生的,所以我比较了解这方面的情况。那么我们现在的医学,他对很多疾病是不太有认识的,那么很多药品呢,它只是治疗他的症状、缓解他的症状,并不能够除根,特别是慢性疾病。药物的负作用也是很大的。像在美国的话,每年死于药物反应的就十四万人,每年死于医生医疗事故的就在九万人以上,这都是比较保守的统计。所以说呢现代医学是有局限的。那么在美国这样医学高度发达的社会,人们都在追求打坐呀、练功啊、跑步啊、追求营养啊,这些其他的这些生活方式,来保证他们的健康。所以就是说,在中国来说我们好像被灌输的认为有病吃药就能好。如果有病吃药就能好的话,我想在中国也绝对不会有那么多人去炼法轮功。所以这些人常常都是在试了各种各样的医疗方法不起作用的情况下才去尝试其它的像气功这样的方法。所以呢我想,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

记者:刚才谈到对吃药、医疗的认识问题。那么我们从中国大陆听到说一炼了法轮功就不让吃药了,现在很多人他听到“不让吃药”就觉得是一个危害人们的健康和危害社会的事情,就比较敏感。

YJD答:首先我认为它是一个宣传。因为从法轮功教授的整个过程当中,没有任何地方提到炼法轮功的人不能吃药,李先生只是讲了吃药和修炼的关系问题。实际上我接触到的很多法轮功学员,他们不吃药是因为他有了更好的方法来解决他的健康问题;甚至到了他不能吃药、他的身体对药物有不同的反应的状况下,他才不需要药物的。如果人有更好的方法能够保持健康的话,那他为什么要吃药呢?因为药物它还有副作用,而且非常昂贵,这是一点。

第二点呢就是说,炼功的人他只是使他的身体越来越好,并不是说炼功的人他就不会死,这是完全是一个误解。连医院、医生都不能保证他的病人不死亡,那么凭什么要气功的方法能够保证人不死呢?所以呢,这些东西都是把法轮功推到一个非常荒谬的地位上来对他进行批判,实际上完全是达到一个宣传的目地。

我自己作为医生,虽然是医生我知道抽烟不好,但是我想尽各种办法就是戒不掉,我炼法轮功一个礼拜就戒掉了。那么这个东西你是没有办法取代的。

还有呢就是人的精神压力很大,不良的生活习惯和精神压力是导致疾病和健康问题的重要原因。那么修炼法轮功以后,人比较宽容一些,什么事情看的淡一些,所以呢,心情也舒畅一些,对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就不像以前那么计较。所以人没有那么大的压力以后,那么身体自然会好。在过去的五年里,我一家三口人,虽然也有一些个小的毛病啊、不舒服啊,但是从来不需要吃药我们都很容易就能抗过去。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很多人光看到炼法轮功的不吃药,但他没有看到法轮功除了不吃药他还做了什么。你想想这些人哪,每天起来要炼功,你炼没炼,是吧?他还要看书,整天提醒自己:遇到事情不能生气,不能发火,个人利益受了伤害以后还不要去计较。这都是很不容易的事情。所以对这些人来讲,你不能光看到他不吃药,你还要看他做了别的很多很多事情,使他能够不吃药而有一个健康的身体。

记者:确实听到有一些人说本来医院跟他说你要不要做手术,但是他就去炼法轮功了,炼了法轮功他就不吃药,而且一两年之内死了。那么人们就认为他这是炼法轮功的结果。这些事情你们是怎么看的?

YJD答:我是这么看的,因为法轮功他只是告诉你一个修炼的方法。那么至于说人他能够怎么理解这个方法、怎么使用这个方法、他能够达到一个什么样的境界,那是每一个人都是不一样的,这是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就是说,法轮功非常强调有两种人实际上不宜炼法轮功的。一种就是已经得了重病的人,因为他[法轮功]不是一个治病的方法,他是一个修炼的方法,修炼它要求人不要有有求之心。当一个人他有了重病以后他心里想的就是病,他就是放不下这个病,所以呢他是不能够按照修炼方法正常的去修炼的,所以呢,这是一个造成他最后并没有达到他想达到的治病效果的一个原因。第二类病人不能炼的就是精神病人,因为他不能正确理解法轮功的这个方法。

记者问:像这种把修炼的方法当成了一种医治的方法来学法轮功,那么过了一段时间以后还是死了,像这种情况你们觉得他是炼功受益了呢还是受害了?

YJD:举个例子吧。我有一个亲戚,他的婆婆到美国来的时候带了两千多块钱的药,她一身都是病。有关节炎啊,有眼底疾病啊,还有慢性的肾衰啊,但是呢她还抽烟。到了美国以后,他们真的拿她没有办法,所以就介绍她炼法轮功。其实练了三个月以后呢,她不光是关节病啊、眼底病都好了,她腿的浮肿也消失了。而且呢,在她到了美国这儿炼功以后,她这些药都不需要再吃了,最重要的事情是她把烟戒掉了。那么这些东西对她来讲呢,这就是一个非常非常亲身的一个经历。我是看着她走过这样一个过程,所以呢,这也是我对法轮功祛病健身作用有很大兴趣的原因。

但是这种事情是不是会发生在每一个人练法轮功的人身上呢?其实不是,因为在法轮功的书《转法轮》中讲的很清楚。就是说,你不是说你练练动作你就是一个法轮功学员,因为炼法轮功他有很高的心性上的要求,要求你真的在很难很难的情况下都要能够做到“真善忍”;那么对自己的很多习惯,特别是不良的生活习惯,都要能够放下、把它放弃掉。所以就是说,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所以我看到不同的人他的确是有不同的反应。

在我们医院里面天天都有死人,是吧?很多病人来了,诊断之后医生告诉病人,你还有三个月活、还有六个月活,我们经常是这么讲,对吧?因为现在我们医疗就到了这个局限。那么为什么炼法轮功就要对他这么苛刻呢?他必须保证一个重病人不死呢?我觉得这是完全没有道理的。

在我周围我看到的、我观察到的法轮功跟健康的关系,这方面我看的比较多一些。那么我还看到一个例子就是我一个同修的先生,这个给我印象很深。他实际上是看到他的太太炼法轮功以后很重很重的疾病都改善了,但是呢他自己就是不愿意去炼。他还说了一句话,说:如果我得了重病我就去炼。

其实人恰恰是应该在没有病的时候去炼才对。那么结果呢,真是很不幸啦,他才四十多岁突然就得了肺癌。当他一检查出来的时候医生就告诉他,他如果不吃药的话,那么只能活三个月;如果吃药的话那可能能活六个月。这时候他才想起来要炼法轮功。他还真炼了。因为他和我谈了很长时间。

我也觉得很难,因为像他这种情况,说实在的,是不应该、是没法再炼的。但是呢他坚持要炼。那么他就这样不吃药也活了比六个月的时间还长,最后他还是去世了,但是去世的时候他非常安详,非常平静。我想他还是在这个炼法轮功过程当中受了很多的益处,特别是最后的阶段是非常痛苦的,但是他都能够很容易的承受过去。但是我就想啊,如果他早炼就好了。

记者:刚才听到这些故事啊觉得确实是很受启发。那么像天气这么好的休息日,作为一个医生也到大街上来派发法轮功的传单,那你是想向人们传达什么样的信息呢?

YJD答:其实我想传达的信息非常简单。就是让更多的人知道,在中国发生着一场不该发生的事情。不是一千、两千、三千、五千的人,而是千千万万个家庭在受到这样不应该有的迫害。

像我本人,我姐姐现在还在监狱里,她是在安徽省怀北市第三女子监狱。她一个快六十岁的人,就是炼了法轮功身体好、精神爽,她没有其它的要求。但是她是炼“真善忍”的,所以当时国内有很多很多不实的宣传,对法轮功做了很多造谣的话,她就要去跟政府说:你这样做是不对的。她第一次也就是为了上访就被关了一年,而且失去了所有工作,失去了所有的社会福利。第二次完全没有任何理由就把她从家里抓走了,给她的罪名就是散发有关法轮功真象的资料。这都是中国宪法保证的公民的基本权利,不要说他们没有证据,就是有证据证明的话,那么她也不应该受到这样的迫害。结果她被抓到一个旅馆里,帮在一个椅子上三十多天逼供她,要她交出其他修炼人的情况,给她判了三年半。

这完全是针对一个人的信仰来进行的迫害,所以我觉得,因为我们在大陆的时候是没有这样的自由,大家都很害怕。那么在美国的话,如果我们不把这个真象给它讲出来,我想在中国,不光是法轮功学员要遭到这样的迫害,任何一个它不喜欢的人都会受到迫害。

记者:刚才在你们那个反酷刑展的地方看到很多人的反应都是觉得这个迫害很不应该啊。但是有一些人呢,他也表示现在世界上有这么多不好的事情,那你们能怎么样呢?你们想让我们做些什么呢?一种无可奈何的感觉吧。

WYZ答:实际上我们没有什么要求。就是要他们知道这个事情的真象,然后让他们告诉他们知道的所有的人。我个人认为,当所有的人知道真象的时候,镇压就没法再继续下去了。

YJD答:我觉得虽然在世界上发生很多不好的事情,但是发生在中国的这件事情是非常有特殊性的。第一个呢,是它发生着很大规模,牵涉到千百万人,不是很少数的。第二个是它的迫害是针对一群没有做错任何事情的人,是吧?而且他们信奉的原则“真善忍”,实际上是一个普世的价值观念,那么对他们进行迫害是尤其邪恶的。

同时呢,由于中国现在国际上有很强的政治军事和经济地位,一个统治者他能够利用这些东西在国际上作为筹码,让国际社会对他镇压自己的人民保持沉默、不去进行报道,我觉得这是非常非常可恶的事情。

所以我想我们到这来就是直接面对公众,把真象告诉公众。我想,当所有的公众都知道真象的时候,这个镇压它就没有市场,它就会感到压力。

另外呢,虽然在世界上发生很多不好的事情,但一旦有一些不好的事情发生的时候,你会看到国际的媒体和各国的政府都会出来谴责这些不好的事情,而唯独中国镇压法轮功这件事情在媒体上的报道也很少,各国政府给实际的支持也是很少;虽然他们都谴责这样的做法,但是为了和中国做生意啊,或者是做一些政治方面的交易啊,他们面对这么多中国人被迫害,我觉得他们还是给予很少的支持。所以这也是我们为什么要走上街头,要向社会公众讲真象的原因。

记者:希望更多的人能够发出更强的正义之声,是吧?

YJD:是啊,真是这样的。我想呢,每个人都是有正义感的、都是有良心的。只是很多人不了解在中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有不少人他们对法轮功的认识呢也是从最早期大陆媒体对法轮功的诬蔑不实之词来的,所以当他们真正了解真象的时候,他们都会发出正义的声音。所以我想我们在这段期间吧,我们接触到非常非常多的善良人,他们都以不同的方式在表示支持。所以我觉得我们这个讲真象的事情确实没有白做。

记者问:能不能举两个具体的例子?

YJD答:我举两个例子。一个就是说我们在这里经常会遇到很多犹太人,那他看到我们的酷刑展以后、当了解事实真象以后,他们就很能理解。因为呢,犹太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受到了类似的迫害,所以他们非常能够同情和理解我们这样的做法,他们很多人都在我们的请愿书上签名。还有很多人呢,要了光盘和真象资料,这是非常普遍的一个现象。

还有一次我碰到一个基督徒,他实际上是非常虔诚的基督徒,他对我们的信仰实际上是有误解的,就是说他认为我们没有信仰他的上帝。但尽管如此,他非常清楚的告诉我们:世界上不应该有任何人因为自己的信仰被迫害。所以他也是非常热情在我们这个请愿书上签名,和我们有非常共同的认识,就是说任何一个人都不应该因为自己的信仰受到迫害。

记者:很多中国人啊,他们其实在这五年的过程中也知道了这个迫害在发生。但是他们觉得家丑不要外扬,中国总是在一步一步变好,是不是可以慢慢的来解决这些问题,而不要到国外来讲这些,否则大家面子上不好看?

WYZ答:任何事情要解决的话,不管是很快解决还是慢慢的解决,都需要大家一起做出努力,往好的方向发展。如果大家都保持沉默的话,这就是那个镇压得以维持的一个根本的原因。如果我们有正义感的人、有良心的人,都站出来说一句公道话的话,那他那个镇压就会马上结束,而且国际社会会对中国另眼相看,觉得中国人非常有道德、非常有正义感。

记者:像中国这样一个集权社会,如果说他要想发动一个政治运动去打倒谁的话,那不出三天他就能够达到目地了。但是现在对法轮功的这个运动已经进行五年了,你们还在继续,而且很活跃啊,是不是有一些背景?就是说有人在支持你们?

YJD答:我觉得他镇压法轮功五年了没有成功是有一些原因的。第一呢,对法轮功的镇压并不是说是中国政府,或中国共产党必须要做的一件事情,而是个别人,像江泽民本人和他的少数的追随者,出于他们个人的私利和个人的因素来强行推行的这样一个政策。所以这个政策实际上从中国内部高层,据我们所知,都是不一致的。所以一开始它就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并不是大家都是完全赞同、在全力推行这件事情。我想这是第一个因素。

第二个因素呢就是说,他镇压的群体不是少数人,而是社会各个阶层的人,甚至说这个社会各个阶层、各个角落的人。那么想打倒这样一大部分人、实际上在中国社会的各个阶层都要对他进行清理的话,那也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第三个事情我觉得他没有意识到,因为法轮功他不仅仅是个炼功团体,他是一个修心的团体,他是一个信仰团体。在历史上任何对信仰的迫害从来都没有成功过,那么对法轮功也决不例外,他也是成功不了的。

那么如果说在中国大陆的话,所有有正义感的人,在中国政府内部所有有正义感的人都能够站出来履行他们的职责的话,履行宪法赋予他们的权利,甚至说,作为一个共产党的人履行党章给他权利的话,这对法轮功的镇压都不应该发生。正是因为他们都没有能够做到,所以呢,在海外才有越来越多的人,为了结束中国这场不应该有的迫害,做这么多的努力。

记者问:你的意思就是说,法轮功在这个严酷的迫害面前还能够坚持五年这么长的时间,是因为大家对“真善忍”的信仰造成的而不是有什么外在的背景?

YJU答:实际上如果说说法轮功他是一个政治团体,或者是个经济团体,或者是一个任何其他团体的话,那么要想清除他、消灭他的话,实际它就能够做到。而恰恰是一个信仰团体,他是不受任何政治、金钱和权利利用的一个团体,所以正因为如此,他才能够在任何困难面前都能不屈不挠、不改变他们的方向、不改变他们的做法、坚持他们的原则,我觉得这是他能够延迟到今天的主要原因。

记者问:有一些人他们就是看到了法轮功学员这几年的所作所为以后觉得确实是这些炼法轮功的人都很好,在这五年的过程中付出也很大。但是他们有一个疑问——你们的师父这些年在做什么?他是不是挣了很多的钱,在过着一种很舒服的生活?

YJD:我觉得社会公众,甚至包括一些同情法轮功学员的人,对我们师父都是有很大的误解。这个误解的重要来源之一,就是当时中共连篇累牍的文章对我们师父本人进行人身攻击。因为在他们想来,如果把师父攻击得垮了,把他的名誉败坏了,那么就不会再有人炼法轮功了。其实呢,我们作为法轮功学员是最了解我们师父的,他是一个完全付出、不求索取的人。我炼法轮功这么长时间了,我也见过李老师,我也参加过很多很多法会,我从来没有花一分钱,我从来没有给李老师捐过一分钱。据我所知,他的生活非常俭朴。他是靠一些微薄的稿费在生活。所以我想很多人对师父的误解啊,主要来自于这个[污蔑]宣传造成的。

记者问:你炼功多长时间了?

YJD答:我是98年10月开始炼功的。其实呢作为任何人,他做的任何工作,得到一定的报偿都是理所应当的。在美国,每一个人,他只要愿意工作,他都能够生活的很不错,是吧?有房啊、有车啊,这都是非常正常的事情。所以呢,把这些东西都作为一个人的罪状,那实际上是非常不应该的。

记者问:我们在美国注意到一个问题,就是西方人当你提供给他这些信息的时候,他会听,而且他会去思考。但是很多从大陆来的华人朋友呢,他们就表现出一种明显的抵触或者障碍吧。有些人其实都是受过很好的教育,而且很多人他对西方的这种信仰自由啊、言论自由的理念是很认同的,但是一旦你跟他提到法轮功的事情他也表现出一种距离感。这方面的问题不知道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YJD:我想,如果对法轮功的迫害只是限于在用舆论工具、宣传机器对他进行诬蔑的话,我想这倒是比较容易去纠正。因为呢,他们在西方看了、接触了法轮功学员,听了法轮功学员这一方的说法,那么他很容易作出一个判断。但是呢,对法轮功的迫害实际上就像中国历次的政治运动一样,它宣传只是手段之一,跟在后面的就是政治和经济的控制、制裁。如果你不相信它的宣传,不遵从它的宣传的话,那么你就会在政治上、经济上受到各种各样的打击。最后还有一个恐怖手段。就象现在法轮功一样,你如果再不听的话,那么就对你进行酷刑、给你判刑,等等等等。那么这样的三个手段加到一起的话,任何一个人他要想生存下去的话,那么他都是要对自己的心理、对自己的思想,都要进行一定的控制。

每个人都是有良心的,当一个中国人,如果他能够认同法轮功学员的话,他了解了真象,但是他又要面临这么多这么多的惩罚的话,那它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所以我觉得,在他们内心深处也是一种挣扎,所以呢,他就情愿不相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知道了以后呢,自己什么也不能做。所以我想这里面有一个心理上的问题。

我们虽然到了美国这么长时间,也受了很多教育,但是我们在中国长大的,我们从小到大,说实在的,在我们的心理上,已经有很大很大的阴影。所以呢,我们在内心深处都有一种恐惧。特别是现在,很多人在大陆还有亲人啊,家属啊,等等等等,还有商业上的利益啊。我想这些东西呢,都影响了人们对这件事情的认识和判断。

我觉得人有一种倾向,我觉得,为什么这场迫害特别邪恶,或者是特别残酷?是因为他是以一个国家和政府名义在做的。那么我们普通人,都对一个国家,一个政府,特别在西方社会,他的观念认为中国的政府和美国政府应该是差不多的,他没有那种生活在中国的那种切肤之痛。或者说,离开这个地方以后,那些不好的记忆都没有了,留下的都是思乡之情了。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呢,他很容易相信政府的宣传。

记者问:最后一个问题,就是对这样有各种各样原因吧,对法轮功的信息还比较排斥,保持距离的这些华人朋友,你们有没有什么要讲的几句话?

YJD答:我自己总是一句话,就是说,不管我们有什么样的不同的信仰,不管法轮功学员[个人]有没有做的不对的地方,他都不应该因为他的信仰受到迫害,也不应该因为个体的行为对整体进行迫害。如果他[个人]违反了国家的哪一条法律,你对他进行处罚,那都是无可非议的。但是呢,你对几千万人、整个一个群体对他进行这样的迫害,那是完全不应该的。

有的时候我觉得,那你说中国共产党有这么六千万的党员,是吧?这个腐败分子、犯罪分子,大有人在,这是我们都知道的,不光是一般的普通党员,包括高级领导干部。那么是不是对共产党就应该进行清理呢?把它去除呢?把它定为邪教呢?是吧?我想这个问题大家都可以去思考。

所以我觉得归根结底吧,我想还是要回到人的一个最基本的,我想我们都有一个最基本的共同点,就是,人活着他应该有生存的权利,有生活的权利,有工作的权利,有受教育的权利,有信仰的权利,有言论自由的权利。我想如果我们对这几点有个基本共识的话,我想,对法轮功的问题也就容易理解,也不应该有什么争论。

记者: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