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剥夺了我和儿子见面的公民权利


【明慧网2004年9月15日】我儿子吕睿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关押在湖北省武汉市汉阳琴断口监狱已经半年多了,该监狱长期封锁消息,不准我和儿子见面。今年6月底才得知儿子被非法关押在那里,我给儿子所在的五分监区负责人写了信,也不见回信,还去了琴断口监狱狱政科两次,要求办理会见儿子的条子,都被他们管理人员无理拒绝,他们说:“上边规定,家属只要是炼法轮功的就不准接见。”

我和儿子分离已经快四年了。2002年8月份,我到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武汉第一看守所,因为炼功被戴手铐30天,手腕刻出了很深的血印。8月下旬的一天,来了两个自称是北京海淀区侦察科的公安人员,要了解我儿子的情况,拿出我儿子的照片让我看,我心想儿子是不是落到了他们的手里,我就直问他们,我儿子是不是被你们非法抓到,如果是的话,我要求见我儿子,他们没承认。我告诉他们2001年我和儿子在青山区“洗脑班”里关在一起,我10月份从里跑出来以后再也没有见过儿子,其他情况一概不知。

北京来的不法公安人员看问不出什么来,就变了花样,他们从记录中查到我和儿子还有另一个大法弟子,就问她知不知道,我由于人心重,心想她和我一样关在牢里,她哪里知道,就说了一句:她被非法劳教了。后来他们去了何湾戒毒中心,找到她查问了我儿子的情况。这件事我做错了,让邪恶钻了空子,给同修带来麻烦。在一所的最后几天里他们还串通了一所一个姓雷的副所长,找来自称北京宣武区“帮教团”的三个女的,扬言“三天”以后叫我回家,当我没听她们的洗脑骗术后,她们三个轮番讲了三天三夜,最后拿了一张纸要我写东西,我一个字也没给她们写,最后走时她们胡说什么她们是师父派来的,救不了我了,只好送我去劳教。

没过几天,2002年9月10日,我就被非法送到何湾劳教一年半。大约9月底,北京公安又来了三个人,这次这些不法人员大发脾气,吼着、骂着要我给他们提供一个和我儿子在一起的大法弟子,也拿出照片给我看,我说我不认识,他们磨了一两个小时,什么也没得到,就气急败坏的说:“要在以前,早就把你活埋了。”还说:“要你坐一辈子牢,永远也不放你出去,你永远也别想见到你的儿子。”等等吓唬人的鬼话,他们恶警还反咬一口说我不要我的儿子了,不管我的亲人了,而铁的事实是江氏集团操控下的恶警公然违法,残酷迫害我们,剥夺我们的一切公民权利。

现在琴断口监狱非法关押着我的儿子,还不允许我去探望儿子,是谁给了他们公然剥夺一个母亲看望儿子的权利!难道是宪法与法律规定的吗?

据我所知,琴断口监狱的刑事犯人都能够正常接见,而唯独法轮功学员不允许,法轮功学员在监狱里被强迫写“四书”,强迫他们批判自己真心信仰的法轮功,被强制“洗脑”,不屈服的就送到“重管组”、“重管队”進行高压摧残,剥夺他们的一切人身权利。有的腿被打断了,造成终生残疾,有的被打得休克过去,送到医院里抢救,有的被逼得从高高的消防车顶上跳下来,摔成重伤,也不允许保外就医。

琴断口监狱恶警人性全无,在江氏邪恶谎言的毒害下,已经沦为江氏一伙可耻的帮凶和打手,根本不讲法律,剥夺法轮功学员的接见权、通信权、打亲情电话权、相互间说话权,对于那些坚定的大法弟子,甚至剥夺了上厕所的权利、睡眠的权利。一些大法弟子为了反迫害,依据国家法律和监狱法的规定,写信向上级部门反映情况,却遭到了恶警和监狱部门的层层阻挡和疯狂报复。监狱恶警为了向江××团伙邀功请赏,根本不顾国家法律,疯狂迫害法轮功。

正告琴断口监狱不法人员,如果还有一点良知,请赶快悬崖勒马、停止助纣为虐,否则等到江××倒台的那一天,等待你们的必是可耻的下场!


检举信

我儿子吕睿因炼法轮功被无辜关押在武汉汉阳琴断口监狱已经半年多了,该监狱长期封锁消息,不让我做母亲的知道,一直不通知我和儿子见面。另外,我听说我儿子在非法关押期间曾经给我写过一封信,我至今也没有收到,连我和儿子的通信自由权利也被他们剥夺了,该监狱不让我见自己的亲人儿子,这是严重违法,我强烈要求见到亲人儿子吕睿,请上级领导尽快落实查办。

检举人:唐国英
二零零四年九月十日


武汉琴断口监狱电话号码: 846136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