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文登大法弟子自述遭受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2004年9月15日】我是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修炼过程中,我的脑神经衰弱、神经官能症、尿血等多种疾病都不知不觉消失了,使我真正感受到没有病的滋味,干活也不累了。我周围的人在我身上看到了法轮功的神奇。

99年7.20一夜之间,疯狂的镇压和造谣、诬陷、诽谤铺天盖地而来,师父和大法蒙受了千古奇冤。

为抵制邪恶迫害,2000年的7月18日,文登的大法弟子300-400人,在文登市宋村镇山东村的回龙山开展了一次大型的集体炼功活动。结果邪恶惊慌失措,集结了威海、文登两地的公安和武警,象当年的日本鬼子扫荡一样,从回龙山的四周攻上山,对300-400炼功群众進行了疯狂的镇压。当时在山上,恶警在众目睽睽之下施暴,将大法弟子房仲X、邱文娟、隋明法等人打倒在地,绳捆索绑抓上了警车,押往文登看守所。其余几百炼功群众被驱赶到山西村大院,逐个被搜身和殴打,场面十分恐怖。恶警丛树钦当场就在山西大院对大法弟子刘玉风说:看到文登我怎么治你!结果刘玉风在以后的3-4天内就被他们迫害致死。当时丛树钦扬言,要把房仲X关死在监狱里。结果房仲X后来被关押在文登看守所长达近两年之久。


山东文登大法弟子刘玉风于2000年于7月23日被迫害致死

恶警以权代法,说的话就是法律。由此可见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宣扬的“以法治国”都是谎言。回龙山集体炼功,刘玉风被迫害致死;房仲X被长期关押;邱文娟、隋明法、刘昌X等人被非法刑事拘留;几十人被治安拘留;余者几乎人人被关到洗脑班洗脑。

我在洗脑班里被关了12天。从此经常被恶人们骚扰,时不时就上门查问是否出去?不准上北京。不准聚会。并说:你们法轮功只要两人在一起就是聚会。

当年秋天,一次我刚从山里干活回来,连手都没来得及洗,镇上和派出所的人就来我家,要带我走,并说,如果说不炼法轮功了就不用去。我当然不能配合邪恶,就这样我被强行带到了宋村镇的洗脑班。和我同时被抓去洗脑的有40多名大法弟子,还有许多被抓到了文登拘留所。大部分都是在山里干活刚到家就被抓去的。十月的晚秋,昼夜温差很大,因为大部分人白天干活,衣服穿得很少,晚上坐在洗脑班的铁管椅子上,又冷又饿。而看押我们的人穿着棉大衣,铺着电褥子。邪恶就这样对我们这些修“真善忍”的老百姓進行着这样残忍的迫害和折磨。很多人拉肚子跑厕所,开门就要挨骂,不准学员吃饱饭,每天强迫看诽谤大法的录相。邪恶使尽招数,发动大法弟子的亲属来干扰大法弟子的正信。不转化的人继续迫害,叫亲人来下跪、哭闹,不准子女上班。有一天,恶人们把我的女儿、亲戚、妹妹、邻居和父亲都找来了,在派出所所长徐强的蛊惑下,这些人一齐给我下跪。一时间,哭喊声、辱骂声乱成一团。我父亲80多岁,承受不了这种迫害,当场昏死过去了。恶警徐强当时允许我赔父亲去医院,可是我从医院回来时,它却指着我大骂,造谣说我不顾父亲的死活,没有人性,恶言恶语相加。我说:这是你们造成的,因为我炼功做好人,并没有叫亲人给我下跪。在我义正辞严的威慑下,恶警徐强才灰溜溜的走了。

在“十六大”召开前夕的所谓敏感日子里,我再次被610恶警骗到洗脑班。它们谎言对我说,到派出所看一会儿录相就回来。我不配合,它们就拿出师父的照片和大法书说:如果骂你师父,或毁了大法书,就可以不去。他们的要求理所当然被我拒绝了,恶人不容分说就把我带到了洗脑班里。

在洗脑班里,每天还是强迫看诽谤师父和大法的录相。他们软硬兼施,要我们“转化”,并威胁说:如不转化就判刑,或没有期限的关押。每人每天要交10元钱的生活费,结果我被关了35天,交了350元钱才被放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