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以为是害人不浅;去掉急于求成之心;感受慈悲

修炼体会三则


【明慧网2004年9月15日】

一、自以为是害人不浅

释教中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因为景仰世尊,周利盘佗伽和他的哥哥一道出家,但是哥哥能很轻松的学会偈语,而他呢,无论大家怎么教,他连一个偈也记不住。哥哥怕他愚钝丢人,就说他不适宜出家修行,赶他回家,可他又一心向佛,不肯离去,只好蹲在地上,双手抱头痛哭。恰巧被释迦牟尼佛看见,世尊问他道:“你为何坐在这里哭呢?”

他委屈的说明了事情的经过,世尊微笑着说:“原来如此啊,你能知道自己愚,说明你并不是愚者;真正的愚者,是那些自以为是的人。”世尊把他带进自己的禅房,耐心的说:“我现在教你一句话,你要认真听清。”世尊一个字一个字的教他“拂-尘-除-垢”,又给他讲解这四个字的意思是打扫灰尘、清除脏东西。还告诉仅仅会背诵只是记住了字的表面,必须深刻理解其内涵,照着法理勤于修行,才能真正得道。

这个比丘遵照世尊的教导,天天坚持一边做清洁工作一边不厌其烦背诵这四个字,终于有一天,他顿悟了其中的内涵。正如释迦牟尼佛所说,对于修炼者来说,愚笨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狂妄骄横、自以为是、有错不改。

自以为是的表现不尽相同。有的表现为处处以自己为中心、唯我独尊,把一切不符合自己观念的事情统统定为是干扰;有的人根本听不进去别人的劝告、根本不承认自己的错误,更不用说勤于修正自己了;还有的妒忌心极重,从内心上不允许任何人超过自己。这种观念发展下去是极其危险的,轻者我行我素,不重德向善,表面在修在练其实并不得道;重者总是自我感觉良好、往往得意忘形:极个别的、执著于一己之见飘飘然者,如果把自己说成是佛的,就容易随心而化入魔道。这种观念的根源是为私,而私心和妄念是修炼者必须根除的。

那么如何去掉这个执著呢?我认为首先应该做到的谦虚诚实、知错就改。人的一生想学到一些技能并不难,但始终如一做到谦虚的却是极其难能可贵的。如果把我们的执著比喻成一座冰山,当我们按照法理的要求做、毫不掩饰的承认自己的错误、诚恳的接受别人的意见时,我们就是在接受阳光普照,冰山就开始松动和消融;否则当我们自命不凡排斥法的导航、掩盖自己的执著、不屑他人的忠告时,就如同用反光镜把阳光折射回去,那么长此这样下去,再明媚的阳光也是无能为力的,因为冰山自己不想融化。请同修们记住:修炼的过程就是用身心同化大法、去掉自己执著的过程,有执有漏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自以为是利用各种借口维护自己的执著。

二、去掉急于求成之心

常人中有句话“欲速则不达”,确实是这样。有的同修做起事来总是急不可待,忙的焦头烂额、心力憔悴,结果事倍功半、收效甚微。那么如果是一个修炼很好的人或者是一个觉者,当他遇到棘手的事情时会怎么做呢?我想没有一个觉者总是风风火火、丢三落四的,他们一定会很平和很冷静的分析自己的处境、用法理中学到的智慧妥善处理好。我也相信无论天塌地陷,他们一定会不急不躁、稳健而从容的做好自己该做的一切,完成自己的使命。

有一天我领孩子们去玩射击游戏。小妹是急性子,把钱给老板后,往目标前一站,三下五除二就解决问题,一个也没打中很扫兴的回来了。小哥稳稳当当的坐好、慢慢的拿起枪、耐心的瞄准、果断的扣板,每一个动作都很专注和认真,当然成绩很好。老板走过来对我说:“这个男孩真不简单,小小年纪就如此沉着冷静,有了这种作风,什么都能做好。”“这孩子学习一定很好吧。”我笑着点头答应,小妹羞愧的低下了头。小哥不但自己赢得了奖品,老板还另外赠送了礼品,小哥把礼品分给了小妹,我们高兴的离开。回去的路上,我就想:古代的人写字前都要静心调息,使自己心态平和。修炼人更应该稳健的走好每一步,才能一点一滴的提高和升华,否则就可能象小妹一样,因为急于求成结果一无所获。

三国时期,天竺僧人康僧会来到吴地。当时,孙权已控制了江东,但佛法并未盛行。康僧会想使佛法在江东振兴,在那里兴建佛寺,于是他便带百锡杖东游。吴国赤乌十年,他到达建业,在那里营建茅屋,开始传佛法。当时的吴国人因初次看见和尚的服装,又不知佛理,怀疑他是个异端。有人向孙权奏告:“有个异人进入吴国境内,自称是和尚,长相和服饰都与我们不同。理应检察。”孙权说:“从前汉明帝梦见一位神,号称为佛。你所说之事,难道是佛的遗风吗?”他立即召见僧会,问他道:“你有何灵验?”僧会说:“如来迁迹已过千年,但其舍利光照无极,昔日阿育王建立八万四千座寺塔,而塔寺的兴旺正表明佛祖的影响之大。”孙权以为这是夸诞之辞,就对僧会说:“如能得舍利,当为造塔,如是虚妄之言,国有刑法制裁。”僧会请求七日期限。

僧会回去后便对从属们说:“法之兴废,在此一举,今日如不至诚,将后悔莫及。”他们一同洁斋净室,把铜瓶供在香案上,然后烧香礼请。七天的期限到了,毫无回应。他请求再延期七天,亦无回应。孙权说:“你这是欺骗人,我要加罪于你。”僧会又请求延七天,孙权又特别应充了。僧会请来法侣,对他们说:“佛法理应降临的,可是我们却没做到,我们当以死的誓约作为期限。”三七最后一天的傍晚,仍然寂然无声。到了五更天,忽然听到铜瓶里铿然有声,僧会走过去一看,果然得到了舍利。第二天一早,孙权亲手执瓶,将舍利子往铜盘上倾倒时,铜盘在舍利的冲击下,即刻被撞破了。孙权肃然惊起,说道:“这是稀世之瑞物。”僧会走到孙权面前说:“舍利的神威岂止其表相而已!烈火烧不坏它,金刚之石捣不碎它。”孙权于是命人检验,僧会再次发出誓约道:“佛法泽被天下,苍生仰泽,祈愿您再次垂降奇迹,以广示威灵。”说完便把舍利放在铁砧子上,让大力之人尽全力去砸,结果铁砧与铁锤都陷下去一个坑,而舍利丝毫无损。孙权大为叹服,立即建塔。此塔名为建初寺,取东吴开始有佛寺之意,其所在之地起名为陁里。从此,佛法在江东兴盛起来。

其实当我们急于求成时肯定隐含着人心的执著。把佛法修炼当成是在常人中追求成名成就一样,想速战速决、一劳永逸,不愿多付出和承受,是对佛法的亵渎,对自己的不负责任。修炼是极其严肃严格的,只有表里如一,始终如一坚持不懈,才能提高层次。决不是轻而易举、急于求成就能达到的。

三、感受慈悲

修炼前我就脾气不好,几乎是沾火就着。为了让我去掉这个变异的观念,师父为我操心不少。在睡梦中师父多次警示我,在我迷于人中时点化我,在我学法时明示我。

记得有一天早上我做了一个梦,梦中我走路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了下来。睡醒后也没想什么,匆匆忙忙的就上班了。在工作中一个同事总是推卸责任,我耐心的告诉他这个项目是他份内的工作,大家都在等他,请他快点解决好。说了一遍怕他不重视,我又反反复复磨叨了几遍,同事听的不耐烦了,拉下脸来说:“你别瞎说了,你闭嘴,你给我出去。”我仍不服气,据理力争,他把我撵了出来。我很委屈,觉得自己一心为他好,结果自讨苦吃,也很难解脱,开始向外找他的不是。当我回到自己的座位拿起书学法时,只是一翻,“真修”两个字赫然纸上,再一翻就是“修口”。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告诉我在这两方面做的不好。

后来我从法理上明白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缘关系的。同事对我说话态度生硬、不给我面子,是因为以前我对他说话时总是冷言冷语伤害过他,虽然我们曾经是很好的朋友,但是修炼是不讲亲情的,欠谁的都得还,不经意造业也得还。他骂我是因为我自身有业力,他在帮助我还业和提高。他让我闭嘴,可能是师父在点化我不要陷在常人的是是非非中,要一笑了恩怨。其实师父早就点化我做不好会往下掉,我却不在意,当我做的那么不好那么不争气时,师父还在帮助我,没有放弃我。每一个矛盾都是我们向上走的台阶,没有付出和承受,怎么能有提高呢?我们应该珍惜矛盾,把握好自己尽快提高上来。

前一阵儿,我修炼的状态又到了低谷,整天昏昏欲睡的,学法溜号、发正念静不下来、执著心往上翻。我很沮丧,甚至有些绝望——同修们都在精進,我却没有做好自己该做的,没有尽到自己的责任和义务,辜负了师父的期望,我的生存意义何在呢?我向同修诉说了我的困惑,同修笑呵呵的说坚持下去吧,一切会好的,别想的那么多,你修的挺好的。他的话给了我很大的信心。夜里我又做了一个梦,梦中师父让我好好学学他给我的新书,醒来后我很纳闷:也没有新书啊,放下了这颗心。没过几天,一位同修给我送来许多书,我如饥似渴的学法,开始了新的征程。

但是讲真象还是没能做好,我恳请师父明示于我,给我指一条路吧。不久后的一天,在梦中师父什么也没说只是递给我一支笔,愚钝的我终于豁然开朗的明白了。修炼的路虽然不同,但每个人只要认清自己的位置发挥自己的优点就能走好自己的路。虽然我法理悟的不高、不善言辞,但是文笔还可以,为什么不写文章帮助众生树立正念、救度众生呢?我的创作思路象泉水一样涌出,写的文章还得到同修的夸奖,这一切皆源于师父的给予啊。

我常常想天地之所以长存是因为天地无私,觉者之所以永恒是因为他们无我。师父教给我们的是殊胜的佛法,师父给予我们的是实实在在的信任、呵护和承受。我深深感受到了佛恩浩荡、师恩无限是无量无际的,是真正的解救而不图回报的。学了那么多,修了那么久,我们又为众生做了什么呢?当我们抱怨付出没有收获、当我们感叹世道险恶时,我们更应该多思考一下:师父讲的洪大慈悲我们理解了多少;师父要求的正念正行我们做到了没有;师父赐与的智慧我们用了几分;师父说的以苦为乐我们心甘情愿吗?师父谈的放下执著我们割舍了没有?修炼必须是扎扎实实的,不能浮于表面、流于形式的象空中楼阁一样华而不实、虚无缥缈。也许我们的成绩并不辉煌,但是我们一定要做到不折不扣的向内找,尽职尽责的做好自己该做的。宽恕众生的一切过失,把众生的苦难当做自己的苦难不计得失的给予帮助,让佛法的阳光温暖每个生命的心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