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归正


【明慧网2004年9月15日】我于1998年得法,在那时的我就是认为法讲得好,但也没有真正领悟到法,并且理智地思考一些自己碰到的问题,有时自己一时的冲动就去做了。7.20后,在家里做了一些事,但由于那时在家呆着自己觉得好像就不能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也不能达到圆满的要求,因此在重多的心理作用下,我于2000年11月第二次踏上了北上的列车,在北京天安门请愿,回来后被送教一年。由于自己有求之心、求安逸之心、对证实法的认识不足等等没有去的心,在那邪恶的场的作用下糊里糊涂的写了所谓的“三书”,也做了让我最痛苦的事。因此回来后,我认为我无望了,做了这样的事一定是下地狱的,我就得对自己所做的去负责,无论多痛苦我都应该去承受,因为你做了,你就得去负责,已经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在那里也同时装了一些不好的观念,对法没有以前那么的坚信而产生了疑问,就等待着,看着将会有什么事会发生。我重重地摔倒了,跌得体无完肤,跌到了对一切都失去信心,在这些的心的作用下我浪费了两年的时间在人间徘徊着、痛苦着,有时我都不敢多想这些问题,躲避着这一切。让常人的一些工作、事情、玩去麻醉着自己、损坏着自己、封闭着自己,很多同修都试图打开我的心结,但都被我拒之门外,放弃了一次又一次同修对我的惜爱及慈悲的师尊一次又一次给的机会,我知道我所做伤害了所有我不想伤害的,我很痛苦,也很愚蠢、无知。甚至在我不知如何选择的情况下,我都想过我是不是不该这时来到这里,让我这么痛苦,让那些关心与怜爱我的那样痛苦。但我也认为我绝不会去和那些常人一样去做一些不好的事,和它们去同流合污。在这期间我痛苦的被夹在思想的隙缝中苦苦的挣扎着,试图找其它的一些东西来填补这一切的空。

但慈悲伟大的师父没有放弃我,一位同修那慈祥的眼神、语重心长的语气、祥和的心态与完全为我好的善念完全破除了我那黑黑的壳,就像是师尊您在对我说:“快站起来吧,重新回到我们的身边,回到你该回的地方吧!他们可都在看着你,等着你啊!”给了我重新站起来的巨大的勇气与信心;由于自己长期未曾学法,自己心里还是有一些所谓的疑惑,看了师尊最近一次讲的《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我彻底明白了,一切的疑团顿时都解开了,我哭了,师父您都为我们承受太多,我却临阵脱逃。

现在我再回想我这两年,我很懊悔,它们打乱我的思维,针对你的执著进行着攻击,并且让你有不再接触法而能够所谓做好的观念,这是最最最坏的。我很敬佩那些用正念完全冲破这一切的大法弟子,他们都是非常的不错,纯正的正念、正行,无漏。真是让我感到深深的惭愧,都是一个师父,为什么他们就可以过去,我就没有过去了。在人世间证实法,修炼自我,这也是法对我们的要求。这是新宇宙的标准,如果你想回家,你就要同化他,就是这样的。不能被世俗表象繁华所迷惑了我们的真性。我们就是要返本归真,就是来修炼来的,来同化新宇宙对我们的要求的,没有其它的想法。

在此,我对自己以前无论在何种场合、时间、地点所做一切背叛大法与师父的事一概否定,所写的所谓“三书”统统作废。我要重新回到证实大法的洪流,尽一个大法弟子的责任,重新肩负我所要肩负的一切,稳健的走好以后的路,弥补这一切,洗刷自己的污点,多学法,做好三件事,在证实法的同时修炼自己,按师父的话:“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理性》。在此,我也期望那些有我这样摔倒过的同修都能坚毅的站起来,回到师父的身边,我们的身边,绝不能再有这样的想法,不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做这样对不起大法的事了。我也应该认真总结这次的教训,希望大家都能引以为戒,一定要多学法,在理性上同化法就能冲过去一切关的。

请已正念正行闯过关的同修在发正念的同时,一起为那些摔倒的同修发正念:破除他们的观念,让他们清醒吧,我们昔日的同修,一定要回来啊,让他们有想看书的想法,那样就有办法了。还有不是很精進的、有其它一些想法的、没有看到此事的重要性的,大家一同努力赶上吧!请师父您看着吧,不再辜负您对我们这些有过污点的弟子的期望,我们都要加倍的做好,回报师父对我们的慈悲与苦度,勇猛精进,同化大法;回报我们那最最最伟大、慈悲的师父吧!

以上为个人认识,如有不妥,请同修慈悲指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