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恶深重的广东省三水劳教所

【明慧网2004年9月16日】广东省三水劳教所成立于1955年,是广东省内成立时间最长、规模最大、人数最多的劳教所,同时也是省内众多劳教所中最阴暗、最恶毒、最恐怖的一个,直属广东省劳教局。

因为中国的劳教是没经过立法的,严格来说是非法的,无论从程序和内容来看都是非法的。正因为劳教没有立法,国际上也没有任何一个其他地方可以参照,所以,虽然说劳教的管理上是以监狱的管理为模式,但实际上长期以来劳教所成了那里干警生杀予夺、以言代法、随心所欲、无法无天的恐怖地方。在那里干警的话就是法律,就是命令,顺者屈从,逆者遭殃,他们耍尽流氓却说没有那一级监督机关或审判机关对其违法行为進行有效的侦查和遏制,所以他们便更加肆无忌惮。在高墙之内,靠着电棍等各种刑罚,采用高压的政策,打着国家的旗号干尽坏事。

劳教,顾名思义,劳动和教育相结合,重在引导和教育。可是每一个人進了劳教所,就被当作花生一样被榨油,能榨尽量榨出来,其他的才不管那么多呢。

说起劳教,被劳教过的人无不痛恨那里的干警,说一套做一套,没有去那种地方,还真不知道世间有这么邪恶的事,并且是执法人员做出来的。他们打着教育、感化、挽救的漂亮旗号,干着强制、压榨、折磨、甚至虐杀的恶行。对于广东省三水劳教所,可以从下面几个角度说起,虽然只是那里黑暗内幕的点滴片段,但也足够惊世骇俗的了。

一、苦役繁多、刑罚齐全

三水所劳教人员的生产任务,一直是全省各个劳教所之首,月平均定下任务450-500元,其中的工价是被层层压低的。并且,干警玩弄手段,如果这个月任务完成了,下个月就会增加或是再压低工价,让人累死了都完成不了任务。完成不了任务,就会饱受拳脚和电棍,不给吃肉,吃饭排后边,不给提前收工,不给冲凉,列为严管,处处制造麻烦;还有一个是加期,少则几天,多则一两个月,甚至送去禁闭室充电。

每天,仅仅是为完成基本的生产任务就得整天拼死拼活。活干得多,干警就说表现好。完成苦役的情况被当作衡量劳教人员最主要的因素。

2000年以前,每天都有查前一天的劳动情况,单工做得少的免不了要遭毒手。2000年以后,在下毒手方面稍为改变,因为场所要争创部级文明劳教所,在这种目标指引下,用原始的、露骨的暴力方式已不适应新的要求。于是,电棍代替了木棒;命令学员自己认错、写检查取代了干警方面的咆哮、暴怒;一张张加期通知单置换了一顿顿的拳打脚踢,当然,打人、踢死人的事情还是时有发生。

劳动时间,一般都是早上六点钟到晚上十点钟,如果加班,则干到十二点,凌晨两、三点,甚至干通宵的都有。近一两年来,由于解教出去的人员在外面揭露和曝光,劳教所在政策上不得不作一些所谓的“关心”,作一些虚假的所谓“人性化的管理”,劳动时间减少一点点,早晨迟一点开工,晚上不经常加班,这就是所谓的“巨大进步”。

二、机构臃肿,人员超编,人浮于事情况严重

在2001年以前,三水所总共有九个大队,每个大队只有两个中队,总所下面设有管理科、教育科、生产科、农业科、生活卫生科和一个劳教医院。该所是正处级单位,每个大队设有书记、大队长、副大队长各一名。中队设有指导员、中队长、副中队长、管理干事和教育干事;每个中队有几个分队,每个分队有两名分队长。

2001年上半年,三水所申请升级为副厅单位,下面便设立了分所,分所下面再设大队,大队下面是分队,基本取消了中队。后来申报副厅未果,还是原来的处级单位。然而,自设立分所后,人员大幅度增加,机构扩大增设情况太过厉害。

原来的九个大队中,一大队和九大队合并为一分所,二大队和三大队合并为三分所,五大队(即出入所队)和七大队合并为二分所,四大队升为四分所,六大队划给广东省第二戒毒所,八大队改称为出入所大队。就这样,范围缩小了,但人员增加了。

现在的三水所总所设政委一名,所长一名,副所长七、八名同时增设一些科室。分所是副处单位,每个分所设政委一名,分所长一名,副分所长三名,分所同时设有生产办公室、政工办公室和管教办公室。分所下面,最基层的就是大队。四分所最小只有两个大队,但也样的设这些机构。其他三个分所下面都是四个大队。每个大队设书记、大队长各一名,副大队长一名,干事增设为三名,每个分队仍是二名队长。2003年,每个大队增设多一名干事,每个分队增设一名分队长,到了2004年上半年,每个大队增设一名副大队长,一名干事,说是协助大队书记抓纪检。

如果有兴趣的朋友不妨算一算,这样一来,自设立分所后,广东省三水劳教所的机构和人员该增加多少呀!而且增加的这段时间,恰好是机构改革的最高潮,究竟这些人在干什么?一些无所事事的干警不是在外面兼第二职业或买股票、买六合彩、做生意,或整天挖空心思怎样夺劳教人员的钱。

三、一双双黑手,统统伸向劳教人员

广东省三水劳教所的干警,特别是基层的,大队的干警,真的是刮金有术,捞钱有方。无论是大队领导,还是干事,还是小小的分队长,他们都是一只只拦路虎,甚至是吸血鬼!

以前每个中队、大队都有民管会成员,值班人员或是厨房员工,他们的工种同一般劳教人员相比较为轻松的,也是劳教人员想去的地方。进去当然要条件的,很大程度是和干警搞好关系,一般是用钱铺路,即所谓的“表现好”,广东人叫“醒目”。

一般一个值班的位置是2000元至几千元,在厨房的则要高些,民管会主任就更高。这些值班用钱铺路以后,在值班期间还要负责干警的每天抽的烟,吃的面,罐头和饮料等,并且,值班时间还不是很长。如果违反了所谓的哪一条纪律(其实是借口)或得罪了那个干警,那么就又下去做苦工。2002年以后,由于在厨房干活的劳教人员私占的东西多、给劳教人员分菜不均等事不断发生,后来三水取消了厨房启用劳教人员的做法,用干警的家属代替了劳教人员。

三水所为了标榜干警的廉洁,禁止在场所内使用现金,但是,现金被進所内的事不时发生,有的劳教人员在亲属接见时便趁机给干警“好处”。特别是每年的6月26日国际禁毒日,一些干警更是大饱腰包。

以前“醒目”干警的方式很多,可以通过CALL机,电话的方式,叫家人给干警送钱。后来则更多,为了方便,如许多干警在银行都有自己的账号,然后由劳教人员告知其家属,直接往账号里存钱,这样更加隐蔽和安全。

干事们的权力相对比大队长等要小,但每一个干警其实就是一个关卡,一个路障,给他们好处,碰上麻烦时就好受些或者有小小的好处,机会就有选择的给。管理干事可以在期限方面威胁,恐吓方面做功夫,或者高抬贵手,绿灯放行;教育干事可以在能否“完成作业”,“思想表现”,“落实纪律情况”等方面索要买路钱;生活干事可以在操练、购买东西、邮包寄信等方面挡一把……总之,每一个干警都有一套属于他的看家本领,他们每个人对于劳教人员来说都有生死予夺的权力:他的一句话,可以让人平安无事,也可以让人大祸临头。官职最小的是生产队长,也丝毫不能小瞧,他操纵控制安排着分队每个人的劳动情况,“醒目”的人,自然安排一些容易做、工价高的活儿,即使完成不了任务,也可适应放行。再给些好处,还可在单工簿上做些手脚。所以,往往分队长是劳教人员“醒目”最多的职位。每逢购物时间,分队长的桌上便摆满了茶、烟、饮料、龟苓膏之类的东西。这些队长的胃口也大得惊人,减少几天的罚期就要上千元。队长们“吃定”那些做工慢、经济条件又好的劳教人员,稍为用加期或刑罚作威胁,在痛苦中的劳教人员只好用钱和物减缓受苦的程度。分队长还可以任意压低工价,所以,即使那些干活快的,不够“醒目”和被看不顺眼的,到头来,任务也无法完成,因为工价低,或是经常变换工种,总产值便不高,而干警的话就是命令,必须无条件服从,要不,招来的灾祸就更大。

四、利用劳教发黑财

刚進三水所的人,都要交650元“内务费”(有的大队还高些),即被席费。而那些被和席,都不知是哪个年代留下来的,陈旧、肮脏、哄臭不堪。

劳教所的小卖部和小炒部,真正是发黑财的地方。劳教所的所务公开栏中标榜,劳教所中所有物品的价格,都与当地的零售价持平。这真是货真价实的鬼话!

三水所所有的小卖部商品的价格,都是外面价格的1.5至3倍,如三分所的一包榨菜卖一元,外边零售价不到0.3元,批发价0.18元;四分所的罐头鱼卖12元;一分所卖10元;而外面都低于5元。老干妈辣椒油里面卖8元,外面卖差不多3元。2元多钱的茶叶里面卖10元。至于那些较好的物品,小卖部认定是买给干警的,如好茶、好烟等,就更贵了。通常一个小卖部一年便能赚几十万元。

当然,随着劳教所的内幕逐渐被外面所知,里面不得已做了一些“改善”,小卖部商品的价格也一直有所下降,特别是2004年下调了很多,到了下半年,价格比起外面的零售价高得不多了。

还有一处是小炒,即干警的亲属拿一些肉、鸭、鱼、啤酒和水果之类的东西在里面卖,这些东西也贵得离谱。差不多3~4元钱的成本在里面就可卖到10元,并且是独家生意,要买到还不是很方便的。

几乎所有的大队都是强制消费,即劳教人员账上有钱,如果是千元以下,一下子就发完给人,并且要求就在本月季度用完,逾期作废。并且,购物又不是天天有,所以有不少人吃哑亏。

五、为达部标,不惜搞欺骗工程,打肿脸子充胖子

自2000年,三水所为了得到“部级文明劳教所”的招牌而大动干戈,费尽心机。他们不是从管理上真正改善环境,从良心上减少劳教人员的承受而作一些实际、积极的工作,而是从外表、从外在上企图美化自己的形象。

部级文明劳教所是有些标准的,三水所在过去的几年中,就是为了这些外在的标准而做事。比如说,劳教人员要参加学习,还要做笔记和作业。三水所便指使下边的大队,专门抽调一些劳教人员“写作业、抄作业和试卷”,不停的抄、不停的写,抄完作业后,再在作业本上标明时间、劳教人员的姓名、期限等。可笑的是,2001年的劳教人员在帮1998年以有在那里劳教过的人员做作业,以显示三水所的教育活动由来已久。再有,上面要求干警作好值班日记和个人谈话录,干警便安排劳教人员抄好当前和以前的值班日记。至于个人谈话记录,更是张冠李戴,随便捏造一个“教育事例”,然后对照劳教人员姓名写上去一个,便算是亲笔签名。

按照达部标要求,每个大队都要有劳教人员的民管会活动室,心理咨询室、图书阅览室和文化活动室。三水所为了营造如此环境,几乎每个大队把一楼都当成办公室和这几个室。而供劳教人员住宿的房间就更少了,一些房间还要人睡在地板上或是合铺。

然而,一楼新购置的图书啊、活动器具呀通通都与劳教人员无缘,本来是改善劳教人员的条件变成了改善干警的休息场所。

从外观上看,三水所为争创达部标的努力很多,好象很有進步,而实际上,对于法轮功学员来讲,还不是一个样,甚至条件更糟,多年的申请,毕竟因为条件不够而未能实现。

六、欺上压下,坏事干尽

三水所各大队经常因上边要检查卫生和季度操练或外来参观,所以经常特别要应付这种事。碰上这样的事,大队就会发下纸巾、牙膏甚至手巾等日用品,叫劳教人员整整齐齐的在宿舍摆好,如果有外来参观或汇报上级,该大队的干警就会说这些都是发给劳教人员使用的,现在国家、政府比较关心劳教人员的生活了,日用品也多发,经常发,甚至每月发一次。

其实都是骗人的鬼话,一块纸巾可以反复拿出来摆无数次,当检查或参观者脚刚迈出大队,即刻叫人把东西收回。实际上,每个劳教人员每月本来都应该发一些日用品,劳教的规章制度里面也是这么写的,但这些东西究竟到哪里去了,恐怕只有分所或大队的干警才知道。这种侵吞法轮功学员日用品的情况现在程度上有所减轻,但毕竟换汤不换药,并且,干警是迫于各种压力和笼络人心才忍痛割舍的。

如果有劳教人员对干警的不法行为進行检举,处理这种事的领导就会责怪下面的干警:“怎么管理的,搞出点事来。”这些话很耐人寻味,意思是责怪干警,怎么会弄到被他们检举和不服气,强制地方还严办得不力的意思,他们会把检举信交还原大队,让原大队处理,写检举、提意见的劳教人员的境况可想而知。笼中鸟、池中鱼能够怎么样?所以别看各个大队的信箱整排整排还挺新的,其实,锁头大部分都生锈。因为,基本上是很少开箱的。由于干警的打击报复使劳教人员的怨恨越积越深,他们都是敢怒而不敢言。

七、玩弄文字游戏,欺骗劳教人员和世人

在每个分所的接见室,墙上的宣传栏都有标榜劳教场所如何好,干警们如何辛劳、如何春风化雨,“象父母对孩子一样、象医生对待病人一样、象老师对待学生一样”对待劳教人员,请家属们放心。

事实又是如何呢?就算是从劳教所中经历过来的人,一回想起来还心有余悸呢!

每个大队的食堂都有一个巨大的、不锈钢框的某大队劳教人员每周食谱一览表,图表所列的,象外面大排档的菜谱一样,五花八门,应接不暇,连早上还有瘦肉粥、鱼片粥等,中餐和晚餐的内容更是丰富,什么香菇、排骨、鱼、腐竹、肉等等。如果说,看者相信菜谱所列的百分之一,准确的说是上当了。因为就算春节都没有那样好的菜。长年以来,冬瓜一吃就是八、九个月,萝卜也是几个月吃到人怕吃不下。很多时候,中午冬瓜、下午冬瓜,今天冬瓜,明天、后天还是冬瓜。在劳教人员中,吃得最长时间、最害怕吃的恐怕就是冬瓜了。

每个大队都有所务公开栏,里面写道中国的劳教制度是多么多么的好,内容与实际根本就是两回事。如果是接受外面的采访,所有的台词都是事先编好,都是谎言。所以,对劳教所内幕不了解的记者们在报纸上、电台上、电视台上报导出来的都是假货。就连2002年下半年香港的惩戒署派人去参观了解都是被做了手脚的,路线和地点都被安排好,接触到的,当然是“形势一片大好”。

八、搞欺骗宣传别有一套

每个劳教大队都有黑板报,三水所教育科还办了一份《熔炉之声》,因为凡投稿被采用的,会有一、两天的减期,所以一些有点文化基础的,投稿是为了减少痛苦,故而所写的内容多为阿谀奉承,美化干警之类的,虽然心里恨死干警,但为了早一日离开恐怖地方,还是违心的写一些话和事。诸如干警如何关心劳教人员,自己如何明白什么道理,如何得益,甚至在解教前,还要感谢劳教所使他们获得新生之类的话。其实,劳教人员的心中清楚,一般来说,劳教只学坏没有学好的,平时的粗言秽语也是从干警那儿学来的,看惯了耍流氓还当老大的劳教人员心中会有什么观念呢?在电棍和暴力下,屈打可以成招,黑白可以颠倒,这不是把劳教人员逼向邪路吗?超负荷的苦役使人人自危,劳教人员之间又有什么真诚、关心和帮助可言呢?特别是那些穿警服、戴国徽的“所谓执法人员”,动不动就代表国家和政府的合法、挂牌流氓的种种勾当,又能粉饰和掩盖,但谁心中都明白,所谓的“好”是报纸上印刷出来的,干警讲出来的,而非现实如此,往往说得越好听,现实便越残酷。

广东省劳教局主办的《矫正园地》办得也算不错,但只能说明办报纸的人和投稿人文笔的厉害,造假水平的高超而已,至于现实是什么样,实际是什么样,统统与报纸无关。实际上,所有的这些媒体和宣传,其实只是一块遮羞布,是掩盖罪恶、肮脏、暴行的旗帜。

2003年5月份,针对虐杀劳教人员和劳改犯情况严重的实际,广东省司法厅形式的下达了“六条禁令”,里面规定了不准刑讯逼供,不准殴打或指使其他人对劳教人员、劳改犯行凶和体罚,保护劳教人员的合法权益等等,这六条禁令被制成一张大海报,带有镜框的,每个大队的办公室墙壁上都有挂上这六条禁令。可是,禁令颁布后,不但没有使劳教所的干警对劳教人员的暴力、行凶有所收敛,反而愈演愈烈。文字上的禁令也好、规章也好反过来成为他们为所欲为的挡箭牌。干警们之所以把警察的规章、禁令之类也摆出来,挂出来,是极力的装扮他们是合法的执法者,把规章、禁令之类的东西当成字画一样装饰办公场地。好多次的暴力事件就发生在办公室,而行凶施暴者就是干警,每天,电棍都在那儿充着电!

三水所自成立至今近50年的时间里,打死、打伤、打残劳教人员无数,对劳教人员施暴行凶的次数更是惊人,种种罪恶的内幕,现在都被掩盖,如果能发动在三水所劳教过的人员,共同揭露其黑暗内幕,那真正是罄竹难书呢!三水所的恶警们也是罪责难逃。

九、与检察机关相互勾结、狼狈为奸

为了搞下形式和欺骗世人,三水的检察机关也派人员在三水劳教所挂单,在每个大队的公告栏,也张贴出什么检务公开栏,标榜驻所的检察人员如何实施监督,并要求如何文明办案,如何接受举报等。事实上,每个大队的暴力、冤假事件和贪赃枉法的情况几乎每天都有,何曾见过检察院人员为劳教人员主持公道,将不法恶警绳之以法?

有时集中劳教人员开会期间,检察院的人员也会出现在主席台上,向劳教人员说的都是劳教的伟大意义和社会作用,劳教干警的素质是如何的高,劳教人员应如何改造才符合要求等。

某次某分所召集劳教人员开会时,三水检察院驻三水所的一个姓卢的科长在会上恐吓劳教人员“你们是带罪之身!劳动是你们的义务!”“如果你们跨越了警戒线,那就是逃跑,就是犯罪!”

如此检察官、如此讲话,世人不难看出,靠这帮人能做好检察工作吗?其实,驻所检察官只是劳教所的后盾和帮凶,他们不可能真正站在法律和良心的基础上执法,更何况,驻所的检察官还得了不少劳教所的好处,对于劳教所的恶行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十、积极充当广东省劳教所的黑老大

对于广大劳教人员来说,接到劳教决定书是件恐怖的事情,但如果是去广东省内的任何其他所,心情还稍为好受点,如果得知是去三水劳教所,大都双腿发软甚至昏厥过去。

三水劳教所是广东省内成立时间最长、规模最大、占地面积最多、搞人治人的手段最齐全的黑窝。该所在2001年下半年,收容劳教人员的人数最多达9813人。多数劳教所特别是市级劳教所,都派人到三水所学习搞人、整人的手段和经验,并且,其他所解决不了的事还可给三水所。如2003年上半年江门劳教所发生劳教人员之间的群殴事件,2004年上半年,湛江劳教所发生地域性群殴事件,震动了全省,闻名于全国,这些劳教便把肇事者和参与者调往三水所進行所谓的“教育”,自此以后,其他所有什么问题或棘手对付劳教人员的事便向三水所学习,无形之中,三水所便成了广东省劳教系统的黑老大,搞人、整人手段应有尽有,“经验积累”也最丰富。

十一、邪恶势力造成恶性循环,新来干警急剧变坏

在三水劳教所中,也有一小部分较有良心、较有正义感的干警,这些人为数很少,力量也很微弱,还有,架不住里面混乱的管理机制和恶性循环。

一些新调进来特别是大学生毕业的干警,刚开始心地还较善良,有的甚至很少打骂人,也不抽烟,但是久而久之,被里面的干警教坏了。老干警教新干警如何如何不要对劳教人员好,怎样使劳教人员怕,怎样在劳教人员中体现生死予争的本事,甚至教怎样榨取劳教人员的血汗,怎样捞取劳教人员的好处直至金钱,慢慢的,新干警在老干警的指引下,越变越坏,越滑越远,变化快的几个月就像换了个人似的。

十二、出入所大队榨钱、捞钱、电人、打人情况严重

广东省三水劳教所的出入所大队,是横在劳教人员劳教生活的两道大关。入所队是劳教人员接受劳教的开始,所以,极力制造恐怖气氛进行教育。如动不动就禁闭,让人初尝劳教的苦头,以便先来个下马威。苦役繁重,让人体会劳动的艰辛。还有一个特别突出的是东西奇贵,并强行消费。过去的日子里,东西最贵便是入所队。比如一箱方便面20多元,入所队就卖50、60元,烟也贵,衣架、纸巾等日用品也奇贵。最贵的是宵夜,一旦知道刚刚进去的劳教人员账上有钱,晚上开工的时候,就值班端一碗鸡肉粥给较有钱的劳教人员,说是吃宵夜,并被告知,每碗80元,而且是强行消费。所以往往一、两千元在入所队很快就花完了。

出所队的单工任务也十分艰巨,特别是经常加班到12点以上,很多时间是凌晨2点、3点,第二天照常时间起床和开工。因为出所队是劳教所的最后一关,场所自然要给劳教人员留下深刻难忘的印象,所以出所队可以说是“不搞白不搞,搞了也白搞。”经常查单工、电人,有时甚至一天三次查单电人。因为来到出所队的劳教人员,大部分都有半个月内就解教,很多劳教人员便直接用钱换期限,在出所队里唯一区别于其他大队的方便之处就是打电话最松管理,这也是干警们有意让劳教人员跟家人朋友通气,从中捞取钱财。

凡是在出、入所队上班的干警,每月的收入都会比其它大队多四、五百元,所以,好多干警都争着去出入所队。

十三、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

由于三水所的邪恶本质和阴险毒辣从1999年底开始,广东省三水劳教所成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前沿阵地,过去的五年间,一共迫害折磨了600余人次;打死赖志军一人;洪浩远、王树彬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回家不久后便含冤而死;打残打伤无数。管理法轮功学员的干警们成了名副其实的凶手、刽子手,碾压良善的历史罪人。迫害法轮功学员让三水所整治人的手段发挥得淋漓尽致,对大法学员的行凶使三水所几十年来的罪恶达到了顶峰。

一部三水劳教所的历史,便是一部在三水劳教过的人的血泪史,也是那里恶警行凶的犯罪录。就这所沾满人鲜血,开创种种罪恶先河的人间地狱,每年竟也获得成堆的奖章、奖项、奖杯和奖牌,这是对我国法律的践踏,对当前“依法治国”的剧烈讽刺,也是中国劳教恶况的集中暴露!

当前,全所上下都忙于筹备明年的五十周年大庆,三水所的罪恶手段也逐渐的伸向其他劳教所。就目前情况而言,无论从劳教所的历史,占地面积、规模、干警和劳教人员的数量,都在全国前列。三水所为了扩大其在全国的影响,故而大做文章,大吹特吹。为了这次的五十庆典,花费了大量的物力、财力和人力,据悉应邀明年参加该所庆典的领导已有:司法部副部长范方平、广东省司法厅厅长陈伟雄、广东省劳教局局长施红辉、政委向和启,以及陈绍基、王华元、梁国聚等也在邀请之列。

让世界多了解中国,愿世人多了解中国的劳教所的黑暗内幕。特别是广东处于中国与世界交通来往的前沿地带,广东省三水劳教所更是值得关注和真实了解的地方。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