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张士教养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分手段演示图

【明慧网2004年9月16日】沈阳张士教养院主要集中非法关押沈阳地区男性法轮功学员,几年来这里的恶警直接参与、指使普教人员采用种种邪恶手段迫害了众多的法轮功学员。以下为几种酷刑演示图:

1、上绳绑腿

2002年12月末,张士“小楼”3楼9房,在主管迫害的院长程殿坤、恶警史凤友的指使下,4、5名恶人将刘宪勇(男,28岁,法库学员)的两腿按住,强行做“反盘”打坐姿势,并用绳子捆紧。又把他两臂猛背过去,用绳子绑住双手,另一端吊在床栏上,拉至极限,嘴里堵上抹布并用胶带封紧,防止喊叫。这样每次3小时,每天4、5次,折磨数日,刘宪勇本就瘦弱,常常胃痛,加之在普教四大队4个多月的高强度奴役劳动(糊梳子盒、插皮子)身体更显单薄,时间长了,手被勒得不过血,双腿剧痛,以至后来两脚肿胀无知觉,无法独立行走,上厕所需人搀扶。

沈阳张士教养院恶人还把此招术用在女学员身上,其间被施此酷刑的有夏文(马三家非法劳教期满劫持到此)、大连商检干部张杰(50岁左右)、沈阳大东区学员吴艳萍(40岁左右)、法库学员李爱莲(30多岁)等,被迫害长达2、3月之久。张士小楼3楼设10个房间,一半以上的房间用于强制洗脑,此间常能听到房里恶人施暴的厮打声和受害学员的喊叫声,恶警却不闻不问。

2、吊铐电击

2003年12末,被沈阳张士教养院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焦果莲(于洪区,50多岁)、王永利(新城子区,30多岁)、蔡文章(东陵区,37岁)、国殿会(铁西区)、陆远峰、祝红军(法库县)、吴崇峰(新城子区)、魏长睿、李铁坤等因在9月末联名要求停止在接见日践踏法轮功创始人的照片,张士教养院教导员宋百顺采用“分流”手段,把这些学员下放至各普犯大队“强劳严管”,后又逐一送到张士“小楼”洗脑班迫害。教导员宋百顺、大队长陈伟带领魏茂金、滕府训、范广靖、麻志刚等几名恶警,把学员的外衣扒掉,同时用4、5根电棍电击学员的嘴、腋下等敏感部位,之后用手铐将双臂分开吊铐在床栏上,双腿用绳子绑住,不让睡觉,由恶人轮班看守。警察们用电棍往法轮功学员国殿会嘴里电,致其嘴、腮等处灼伤起泡,肿得進食困难。蔡文章的腋下也被电击。焦果莲还被普犯捆绑、毒打,行走困难。

3、戴高帽

“帮教人员”用纸折成高帽,两边分别系一只水果戴在法轮功学员头上,旁边“帮教人员”用梳子梳被迫害学员的眉毛,污辱人格。还用纸筒对其耳朵喊骂大法的话。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因长时间睡眠短缺和体罚,已被折磨得精神恍惚,耳边大声的喊骂声震得头部和心脏受不了。2001年初,法轮功学员刘建光(沈阳市大东区)曾被用此方式折磨。

4、用床板殴打

2001年8月,由沈阳张士教养院恶警史凤友带领邪恶的“帮教团”(由张士教养院、龙山教养院的帮教人员联合组成),到沈阳市铁西区精神病院3楼对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强制洗脑。当时在史凤友的授意下,近10名“帮教人员”围攻皇姑区学员胡林(男,32岁,航天601所研究员)。史凤友進来见胡林不妥协,便强令胡林蹲下,用三张叠在一起的床板猛击其背部,床板折断。

5、牙刷戳脚心、电棍电

2001年12月初的一天,晚8时左右,邪恶教导员宋百顺带领6名普犯把4天未吃东西的法轮功学员张国义带到七房,七房三面窗户,是个二三百平方米的大屋子,无暖气,平时做储藏室用,被称为“天然冰箱”。宋百顺让6个人把他强行按在乒乓球案子上,2名普犯将张国义的手脚按住,每人拿一把硬塑料牙刷,用牙刷柄猛剜其脚心,后来一个姓董的普犯把牙刷掰折,用锋利处往脚心里扎、戳,脚心被扎得流血,钻心的疼。四五十分钟过后,宋百顺又叫几个普犯把张国义按住,拿来电棍电击嘴近10分钟。事后,姓董的普犯私下表示:你们“法轮功”都是好人,其实我也不愿意这么干,宋百顺跟我们说,你不“转化”,就给我们加期。

6、蹲图钉

2002年2月的一个晚上,法轮功学员张国义和闫宏伟被带到5房,24小时不让睡觉,四五个打手逼张国义蹲在限定的一块方砖内,蹲不住就会挨“刨跟儿”--用鞋的跟部刨磕后背。其中一人又在张国义的臀部后面的地上摆了一层图钉,蹲不住就会挨扎,为防止他前倾,又在他前身的地上摆了一层图钉,剩下的散落在周围,成宿这么蹲着。后来蹲得腿没了知觉,两只脚肿得鞋都穿不上。

7、多根电棍电击

2002年8月3日12点左右,宋百顺把法轮功学员张国义叫到队部,当时屋地中间铺了一床棉被,周围站了四五个普犯,桌子上放了三根充足的电棍,墙上还挂着三根。宋百顺问张国义有什么想法,张国义说按“真善忍”做好人没错。宋百顺立即命令几个普犯扒光张国义的上衣,按倒在被子上,双手反背铐牢。宋百顺和大队长陈伟一前一后坐在椅子上,用2根电棍不停的电张国义的嘴、腋下、腹部和胳膊,宋百顺边电边骂。张国义感到前胸紧缩,心象往出揪一样,整个身子剧烈颤动,在电击过程中手铐深深嵌入肉里,手腕流血……后来电棍没电了,他们又换了两根接着电,在场的另一队长魏茂金(30多岁)狂叫:“再不行往肛门里电!”当时在场的还有队长潘金维(40多岁)。此次电棍电击施暴近3个小时,张国义的嘴肿得说不出话,腋下、腹部和胳膊等处大面积灼伤起鸡蛋大的血泡,整个上身几无完肤,手腕肿得呈青紫色。看到张国义被迫害的惨状,六大队的普犯说:“你们法轮功都是好人 ,队长下手怎么这样狠?”

8、坐小凳


小凳长20厘米、宽25厘米、高17厘米
(凳上摆的是法轮功学员在张士教养院吃的小窝头)

图中所示是沈阳张士、龙山、马三家教养院学员常坐的小凳,小凳质地为硬塑料,一般学员大部分时间都在上面坐着,导致臀部呈黑紫色甚至溃烂。

9、吃小窝头

上图中小凳上摆的是沈阳张士教养院和沈阳市司法局新收大队(原地点在张士张士教养院,2002年夏天迁到沈新教养院)学员吃的窝头(俗称“大发”),为玉米混合面。在新收大队,恶警暗示牢头不许给学员吃饱,男学员一顿一个小窝头,两勺菜汤,剩下的干菜和窝头倒入厕所冲掉。学员要承负高强度的奴役劳动,干手工活。如完不成定额吃饭时还要被“掐量”――只给半个小窝头,或干脆不给,饿一顿。沈阳张士教养院的这种饮食导致学员长时间便秘(短的几周长则月余),上厕所还限时、限次,上厕所时间稍长便遭牢头毒打、体罚(罚蹶、蹲等)。

另外,张士教养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其它酷刑手段,请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8/30/82915.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8/25/82582.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