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揭阳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9月16日】我是慈悲的师父捞起的又一个新生命!我只是普普通通的一个乡下人,小学文化,在家安分守己做点小生意。因看到丈夫自1998年底修炼法轮功后,很快就将吸烟、赌博、性格暴躁等坏习惯改掉了,变成了一个身心健康的人,使家庭又有了往日的欢乐温馨。就凭这些,我认定法轮功是一个能使人向善、道德回升,对个人、对家庭、对国家、对整个人类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好功法。

然而丈夫由于2000年6月25日去广场参加集体炼功,便遭到多次非法绑架、关押、罚款。2001年被非法劳教二年,这对我和家庭的打击太大了。但是邪恶的610办公室人员和当地派出所还多次到我家骚扰,我都以理相待,平心静气对它们反映我丈夫修炼前后的实际情况。我也经常跟人家说:这么好的功法政府不该打压啊,真是千古奇冤!那时也不懂得这就是讲真象、证实法。从那以后,多年医治不见好转的妇科病、甲亢、慢性喉炎都不治而愈。实际上我还没有看完一遍《转法轮》,也没人教我炼功,但是恶警已把我也当作炼功人了。

十六大前夕,恶警疯狂抓捕大法弟子,我也不例外,被非法绑架到揭东县拘留所。那时,丈夫被劳教,家中剩下年迈多病的家公和三个孩子,而恶警又多次窜到孩子所在学校哄骗、恐吓:“父母炼法轮功的升学也要受株连。”其间恶警多次非法提审,并恐吓要劳教三年,我不为所动(这也许是在家时常听丈夫和同修讲一些修炼人的事迹吧,但后来才悟到更重要的是师父的加持),一直坚持绝食抗议邪恶对我的迫害

开始不法警察们花言巧语,要我吃东西。我说:“我没有犯罪,不该吃囚饭。”第三天,它们凶相毕露,迫我骂师父。我说:“你们对我这么凶,无缘无故把我抓到这里来,我都不会骂你们,何况一个教人做好人的老师,警察是不该教人骂人的。”它们无言以对。

第四天,它们对我说,再不吃就强行灌食。那时,我内心是怕灌食的,心中就对师父说:师父,我刚入门,请师父帮我闯过这一关,我不愿吃这些肮脏的东西,表面吃了就是不让进到肚子里去。就这样吃了吐,吃什么,吐什么,狱医也诊断不出什么病,打针都不好使。

第五天,我整个人已奄奄一息,它们怕我死在里面承担责任,就通知村里治保去领人。那时是由两个囚犯和一个女警把我抬出门口的,租了一辆三轮车,司机一看也怕死在车上不吉利,很不愿意租,我就跟他说:“我是好人,我不会连累你的。”车到家门口时我自己下车走进了屋里。就这样在慈悲的师父的呵护下,堂堂正正的闯过了五天的魔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