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分认识邪恶对云南大法弟子的精神迫害


【明慧网2004年9月16日】最近我在明慧网上看到了两篇云南大法弟子的文章,一篇是2003年3月15日《云南同修应加倍努力,跟上师父正法進裎》,另一篇是2004年3月《对云南正法形势的一点看法和意见——紧跟师尊正法進程,努力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对文章中所谈到的邪恶对云南大法弟子的精神迫害颇有同感,就此也对云南大法弟子受到精神迫害的问题谈点看法。

云南是一个比较特殊的地方,在历史上道家张三丰、王重阳都到过云南,相传佛主释迦牟尼的弟子迦叶尊者就在云南鸡足山千年苦修等待着今天同化大法。由于历史的种种原因,云南人形成了一种图安逸、求安稳的状态,在洪传大法和证实大法的过程中尤其表现出这些不足,让邪恶的旧势力钻了大法弟子的空子,使云南和其它地方相比,与师父对大法弟子的要求差距较大,致使许多大法学员在魔难中始终走不出旧势力的安排,障碍着云南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

长期以来,在许多学员中存在着一种错误的认识,认为云南的610、公安讲政策,没有象省外那样从肉体上残酷迫害大法弟子,言外之意云南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不严重,忽视了邪恶从精神上对大法和大法弟子及众生的迫害。邪恶对云南大法弟子的精神迫害在全国都是数一数二的,它们妄图从根本上动摇大法弟子对师、对法的正念和正信,“其根本目地就是毁灭众生”。

99年7.22江氏集团在新闻媒体公开对法轮大法镇压后的第三天,就是7月24日,原昆明市制药厂的党支部书记兼厂长、法轮大法昆明辅导站副站长徐晓华就向单位纪委书记表示“要与法轮功决裂”,7月25日即公开在媒体上“与法轮功划清界限”;仅隔二十多天,8月14日《云南日报》头版又刊载了《王岚等30余名原“法轮功”骨干幡然醒悟》的报导,随后全国及省、市、区电视台、电台、报刊、杂志也大肆炒作,使一些本来执著心很重的学员在邪恶的高压下都纷纷向单位交出大法书籍、写“决裂书”,表示“不炼了”,有的还互相交流说:“只要心不动,交书、写保证只是形式”等等。

当然也有很多学员不畏强权,毅然走出来证实法,很快更多的学员经过认真思考后都堂堂正正的走了出来,有的上了北京,有的出来炼功,有的出来散发真象材料。昆明东川区、通海县等地一次就走出来60多名大法弟子集体炼功;昆明有60多名大法弟子到省委上访。虽然许多大法弟子被抓、被抄家、关押、有的被劳教、判刑,但是仍然阻挡不了大法弟子不断走出来证实法、向世人讲清真象,有力的打击和抑制了邪恶,引起邪恶势力的恐慌。

邪恶看到高压政策吓不倒能放下生死的大法弟子,就搞起了所谓的“转化”。它们找来臭名昭著的马三家劳教所的邪悟者到云南的劳教所搞所谓的“转化”,使最先走出来被抓、被劳教的学员出现了所谓的主动“转化”,旧势力抓住他们那颗求圆满的心,那颗自认为已经为大法做了、付出了的心,使他们自心生魔的认为悟到了“超越《转法轮》的最高法理”,自认为放下修炼,放下大法就是放下了私,已经圆满了。有的公开讲真正的师父在天上,表示要与常人中的师父决裂……,由于这些人以前表现都很好,他们的“转化”让邪恶钻了空子,邪恶又利用他们去转化别人,动摇了一些学员的正念和正信。他们本来是受到邪恶迫害的被迫害者,反过来他们又成了协助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迫害者,干扰了师父正法,给大法造成了负面影响,起到了邪恶想起而起不到的作用。

旧的邪恶势力利用这一点在学员中搞起了“转化”的儿戏。据《云南日报》2000年12月30日一篇题为《春风唤得迷雁归》的文章中称,为了做好所谓转化教育工作:“省委书记令狐安作了多次批示,并且亲自主持召开了省委常委会,专门部署转化工作方案”,“省委抽调精兵强将,成立常设机构”;“省政府也给予了大力支持,省长李嘉廷亲自协调工作,安排工作经费,首次拨款400万元”;“省委、省政府联合召开地、州、市一把手参加的全省加强对法轮功炼习者的教育转化会议,统一思想”等等,从上至下层层都举办了“转化学习班”,把对大法弟子的转化作为各级部门领导的政绩,可见邪恶对所谓的“转化”倾尽了财力,费尽了心机。

邪恶妄图从根本上动摇大法弟子的正念,瓦解大法弟子的意志,不惜动用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办洗脑班,搞所谓的强制转化。它们为了迫使原昆明法轮大法辅导站负责人王岚“转化”,不惜动用地面卫星跟踪系统,花费200多万元的巨资在腾冲县抓到了为抵制“学习班”而离家出走的王岚等人,以省委副书记王天玺为首,610、公安、“专家组”、“帮教团”的骨干、新闻媒体等组成的“攻坚”小组,采用它们称之为“情理磨壳、法理磨壳、真理铸魂”的威逼、利诱方式,在最后的“摊牌”中,迫使王岚等人放弃修炼。为此,《云南日报》2001年2月1日和9日先后刊载了《原“法轮功”云南总站王岚彻底转化》的文章,称“我省‘法轮功’转化教育再传捷报”,和《攻克最后的堡垒》的文章,称“王岚的问题没解决,云南的法轮功问题就没有彻底解决”,邪恶又利用王岚的转化進一步迫使全省地、州、市的许多法轮功学员跟着“转化”。

邪恶组织了徐太原、周炯、毛丹心、陈艳艳、蒋厚琼、李淑明等数十人的所谓“帮教团”,为他们提供优厚条件、发给高薪津贴等,要他们渗透到洗脑班、看守所、劳教所、监狱、单位做洗脑转化,组成有原昆明总站副站长徐太原等人参加的宣讲团到各地、州、市宣讲,据称宣讲数十场,听众达数万人,使邪悟转化造成的恶果毒害着大法弟子也毒害着世人,有的还到省外“交流经验”,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邪恶还提供场地,在昆明市北门街搞起所谓的转化“基地”,组织邪悟者轮流值班,他们对师父的经文断章取义、妄下定义、骂师父、骂大法,散布邪悟,直接破坏着大法,帮着邪恶迫害大法弟子,这是全国绝无仅有的,“这是对大法的侮辱”。

2000年以徐太原为首的105名“转化”者签名发起了成立“反邪教协会”的倡议;桂明珍等5人向昆明市五华区公安分局政保科献了一面有辱大法弟子的锦旗;有些人还公开在新闻媒体和《崇尚科学,反对迷信》的出版物中发表诬蔑大法、诬陷师父、宣扬邪悟的文章。新闻媒体还多次对徐太原夫妇、毛丹心、陈艳艳、黎昆萍等作专访报导,一时间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级媒体都作了云南法轮功学员的所谓“转化”报导,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还组办了云南专题,在全国造成了极坏的影响。新闻媒体报导说“学习班”上法轮功学员的“转化”率达100%,其他法轮功学员的“转化”率达98%,称“和法轮功的斗争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一年多的时间,仅《云南日报》有关转化报导的文章就达300余篇。2001年4月云南省委组织部、宣传部、610等部门联合召开了“表彰大会”,表扬了所谓教育转化工作取得突出成绩的30个集体和110名个人。

师父讲:“宇宙中旧的邪恶势力为了达到它们所要干的一切,不断的利用它们自己所制造出来的、不符合宇宙真正法理的邪恶安排,直接参与对大法、大法弟子与众生的迫害,利用大法弟子人的表面没去掉的观念、业力动摇大法弟子的正念。因此一些学员在被迫害的痛苦中承受不住,干了作为大法弟子绝对不应该、也绝对不能干的事”(《大法坚不可摧》)。所谓的“转化”,符合了旧势力的安排,一些原来表现很好的学员也“转化”说“不炼了”,要重新过常人生活;有的还主动交出了大法书籍,附合邪恶,干了大量邪恶想干而干不了的干扰和破坏大法的事情,阻碍了更多的世人得救和得度。

历史已经走到了今天,许多曾经“转化”过、甚至帮着邪恶干了很多不好的事的学员已充分认识到所谓“转化”是邪恶对大法弟子的精神迫害,它们的最终目地就是要学员放弃对大法的正念和正信,毁灭众生。绝大多数学员醒悟后,纷纷在《明慧网》上严正声明自己的转化作废,决心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努力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并向610及有关部门揭露自己遭受精神迫害的情况。当然有的至今还抱着“转化”是“走了自己的路”、“自己认识到的最高法理”,而未从法上认识到所谓的“转化”给大法造成的负面影响和损失。

有的学员妥协后交了书,长期不看书学法、不炼功,把自己混同于常人;有的放弃修炼后旧病复发失去了生命;有的妥协后变得吃、喝、嫖、赌,连常人都不如了;有的写了“保证书”表示不炼了,但又躲在家里偷偷炼,不出来证实法;有的妥协后,助纣为虐,充当邪恶的帮凶和打手,把坚定的学员投入劳教所,监狱,还美其名曰是帮助他们提高层次;有的沦为出卖同修、为邪恶通风报信的“犹大”,有公安直言说:抓×××,判×××的刑都是你们练功的谁谁谁叫我们干的等。从大量的事实看,邪恶其实什么都不是,许多学员被抓、资料点被破坏都是这些“犹大”所为。

目前又出现一种不可忽视的倾向,有的人虽然没有公开诋毁大法,嘴上也讲做三件事,但他们仍然依附着610,脚踏两只船,还自欺欺人的说是为了“更好的”讲真象;有的还在配合着邪恶办洗脑班,继续迫害大法弟子;有的散布流言蜚语,引导一些学员邪悟:把发真象材料,向司法机关递交申诉材料,抵制邪恶,不配合邪恶等说成是不善、是过激、是与政府对着干。他们对师父《用正念看问题》的经文妄加评论,否定师父对刘成军等大法弟子电视插播讲真象的肯定,他们从另外一方面又在干扰着大法弟子做三件事。

由于“转化”的负面影响造成了“转化”和没有“转化”学员之间的隔阂,没有“转化”的学员,在情感上对曾经“转化”过的学员有一种怨恨,有的甚至把他们当邪恶看待,不愿与其往来,影响着学员之间的整体协调。师父讲:“作为学员,你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一定不是个简单的事情。旧势力对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们的东西,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旧势力的安排在做”(《清醒》)。其实无论“转化”还是没有“转化”的学员,都存在着彻底否定旧势力和跳出旧势力的安排,归正自己,走好自己的路的问题。只要我们扎扎实实的做好三件事,心在法上就都是师父的弟子。

曾经邪悟后又主动配合邪恶做洗脑的学员,是该在法上冷静的思考思考,理性的去看待自己所写的、所说的,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个大法弟子一旦干了不应该干的事之后,如果不能真正认识其严重性、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一切与那千万年的等待都将在史前的誓约中兑现。”(《大法坚不可摧》)有的想遮掩过去,不愿主动去擦洗自己造下的污点,还指责那些公开发表严正声明的学员是“执著”。其实每个人的一思一念和做的每一件事,在另外空间都是物质存在,都可能成为旧势力的把柄,成为它们迫害大法弟子的借口,同时也是干扰自己和干扰别人的因素,对这些东西是得有一个认识,否定它就是否定旧势力,就是清除自身空间场的邪恶因素,就是坚定对师、对法的正念和正信。

当然,有些至今仍然坚持邪悟不愿做三件事,甚至还继续助纣为虐、为邪恶提供“情报”的人,是应该清醒了,“经过这场魔难,有的学员还不清醒,你就将错过这一切。按照师父的要求做才是大法弟子在证实法、在修炼自己,才是真正的大法弟子。”(《清醒》)“还有一些人哪,还在做着一些不可告人的、很肮脏的事、对不起大法的事、对不起大法弟子称号的事,我也没有把你另眼看待。在最后你走不向圆满的时候,你自己要对你自己负责!师父不是在吓唬谁。谁错过了这个历史机缘,谁错过了这次机会,当你明白了你错过的是什么的时候,叫你活你自己都不想再活了!不要觉得师父老是慈悲,你们就拿师父的慈悲来不当回事!大法弟子是有标准的,法也是有标准的,不是大家在一起混混事就能过关的。”(《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

同修啊!千万莫失去这万古机缘,不要由于自己的邪悟和执著毁了自己,毁了自己世界的众生。

个人认识,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