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十九岁女孩近期在看守所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9月17日】我19岁,河北沧州人,修炼大法6年多了。

2004年7月5日,我在乡村的集市上发传单,被强行绑架到富镇派出所,所长杨志勇让两个胖警察(也就是绑架我的那两个恶警)给我戴上手铐,我不配合,他们就将我的胳膊拧掉了一层皮,胳膊也肿了,硬给戴上了,让我坐下,我不肯,杨志勇用腿顶我,用手掐着我的脖子,一会见我喘不上气来时才松开手。我一直向他们讲真象,但杨志勇的良心已全部泯灭,一心想的是名利,他打电话到泊头市公安局,让他们把我带走。

在车上,他们说有人举报我了。我向他们讲着真象,他们向我问起资料的来源,又提到几个同修的名字,问我是否认识,我没有回答。到泊头看守所办手续让我签字,我没签。我说看守所是让坏人反省的地方,但现在它乌烟瘴气,一切都邪变了,关了不该关的人,好人。押送我的恶警说:里边可“正气”了,一会就知道了。

警号为056667的恶警郭振西高叫:進来,快点。和他一起值班的还有恶警封焕臣,还有一个姓李的恶警,警号为056833。我進去后,封焕臣大声问道:哪来的,叫什么?我不语。一旁的郭振西说:拿电棍电她,并要我跪下,我说:不跪,凭什么让我跪。封焕臣又问:谁派你来得,头是谁?我说:法轮功没有头,只修心做好人,我是被绑架至此的。“那你也该有个名呀”,说着把电棍往我胳膊上电,只听啪啪的声音,身体一阵麻,我发着正念。

封焕臣骂了一句脏话,叫两个女犯搜我的身。我坚决不肯,他们只好作罢。傍黑时又把我叫到值班室,问我家在哪?我没说。他就打了我几个耳光,打得我的头嗡嗡作响。次日值班的是警号为056787的恶警郭红江,常新立(明慧网上报道过)还有一个叫王胜利的人。郭、常二个恶警更是邪恶,满嘴污言秽语。一天早晨所长孟庆忠嫌我不报号,让警号为056865的张姓恶警与刘姓恶警(警号为056666)及正在交接班的人将我铐在窗户上,我不配合,所长孟庆忠用电棍电我的腰,他们把我推到窗户旁,强行铐上了。到中午我说要上厕所,这才放我下来。自進来后我绝食抗议对我的非法关押和迫害。第四天所长孟庆忠就强行给我灌食,灌食的医生毫无医德,管子从鼻子插入后,来回抽动,将我绑在铁床上一天。

这些恶警们曾把我绑在铁床上2天1夜,在下着雨的门口被蚊叮虫咬。封焕臣用碗和大水杯冲我脸上浇过两次水,等我从铁床上下来时,背心上全是铁锈。但后来10多天没见这个恶警上班。

给我灌食的医生竟然还向我要医药费50元。在给我灌食时,见我灌進去就吐,他就给我输液,也不知给我输的是什么,我的胃、心口、肝都疼,浑身肉发颤。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