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善之心化飞鸿——讲真象信件汇编

【明慧网2004年9月18日】
  • 写给我一样的同龄人──给大陆中学生的公开信

  • 写给昆明市东川区同胞

  • 给唐山市人大常委会、检察院的公开信

  • 辽宁阜新大法弟子王富贵遭受迫害的经历

  • 写给我一样的同龄人──给大陆中学生的公开信

    文/中国东北大法弟子

    亲爱的同学们:

    你们好!在茫茫人海中,你我素不相识,你能看到我写的这封信,谁说这不是一种缘份?我写这封信没有别的想法,只是想让你们有一个机会去了解法轮大法的真象,希望你们能将真象告诉周围的亲朋好友。

    在现今社会中,金钱的诱惑,权利的争夺,人人之间暗藏心机,为了个人利益,你争我夺,尔虞我诈,使人们失去了做人的道德标准。到底在哪里还有一方净土呢?直到97年,我们一家三口有幸学了法轮大法,才知道世界上还有一块如此纯净的净土。法轮大法洪传世界,象一股清泉注入人间,学法之人以真善忍为做人的准则,人心向善,道德回升,并且让人们得到了健康的身体。全世界有一亿多人在修炼法轮大法,遍布五大洲,60多个国家,来自不同的民族。法轮大法已有一千多项来自不同国家和地区政府的褒奖。可是在99年7月20日,由于中国当权者江××为一己私欲,非法取缔了法轮大法,并利用国家的宣传机器颠倒黑白,混淆是非,大肆污蔑法轮大法及创始人李洪志老师,并精心策划的导演了一系列丑剧:如“天安门自焚”事件,公然面对全国人民撒谎。

    新闻电台本应是披露不公、实事求是的大众媒体,在中国却变成了江××集团迫害法轮大法的工具,大量的编造谎言,煽动全国人民对法轮功的仇恨。众多的修炼者看到这都是对大法的污蔑,于是纷纷去北京上访,这其中也包括了我的爸爸妈妈,他们并没有采取任何过激行为,只是想为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还法轮大法及师父的清白。

    上访是宪法赋予公民的基本权利,而江氏集团却不准人民行使自己的基本权利,把上访的大法弟子抓走,甚至劳教,判刑。这种种可耻的行为让人唾弃。我的爸爸妈妈也因为上访被抓了起来,正在上学的我也只好辍学,离开了还有半年就要中考的校园。

    我也想和同龄人一样,去考取自己梦想的学校,可是由于江氏集团的卑鄙迫害,摧毁了我幸福美满的家庭,美好的梦想。一个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变得支离破碎。但是魔爪并没有罢休,又把家里的承包地也没收了,要知道,在农村,家家都是靠承包地来维持生计的。家里只剩下我一人,没有任何生活来源,所以我只好住在姑姑家里。同学们,你们能体会到那种无依无靠孤苦伶仃的生活吗?你们能体会到那种急切希望亲人回到身边的夙愿吗?这一切都是江氏集团一手造成的,还有千千万万个像我这样的例子在中国发生着。就是因为他们不放弃修炼“真、善、忍”,就遭受如此的迫害。

    江氏集团在不断升级的迫害中,对大法弟子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裁断,肉体上消灭”,在它的指令和授意下,专事迫害法轮大法的“610”组织执行“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人性的政策。其结果是,全国各地酷刑泛滥。据法轮大法信息中心资料显示,超过1000名能核实的法轮功学员死于劳教所和监狱的迫害,他们经受了各种酷刑。全国被非法判刑的至少有6000人,被非法劳教的超过10万人,数千人被强迫送入精神病院受到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的摧残。在中国,司法系统并不能够给予法轮功修炼者提供法律援助,相反,司法系统本身却成为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大法的工具。这种对法轮功修炼者肆无忌惮的迫害,恰恰是这些参与迫害者在明目张胆的践踏着真正的中国法律和国际法律,也践踏着人间的道义天理。

    江氏集团在国际上早已臭名昭昭并被世界人权组织称为“人权恶棍”。现在它以“群体灭绝罪、酷刑罪”等在国外被起诉,等待它的将是法律和天理的惩罚。

    同学们,你们看到以上的事实情况后,你们的内心又是怎样的呢?这场持续5年之久的血腥浩劫,拆散了多少幸福美满的家庭。这些修炼“真善忍”的人们被迫害的有家不能回,有班不能上,流离失所,有的甚至失去了宝贵的生命。他们是为了让更多人了解法轮功真象。当你们在马路边、楼道口捡到真象传单时,连看都不看就把它当作废纸扔掉,或撕碎,你们可知道,这一张张传单用是大法弟子自己的血汗钱,冒着被抓、被打、被劳教、被判刑的生命危险印制出来的,上面每个字都是大法弟子对世人的殷切期望,想让被谎言蒙蔽的人们清醒过来。开启你们被谎言蒙蔽的心扉吧,听听那真诚的声音吧!

    亲爱的朋友们,相识是缘,相知是福,愿你们能与我们分享这诚挚的心语,请静心倾听我的心声: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


    写给昆明市东川区同胞

    亲爱的东川区父老乡亲:

    你们好!

    我们是东川法轮大法弟子,修炼“真、善、忍”,并以其严格要求自己,逐步看淡名、利、情,不与人争斗、遇到矛盾向内找,凡事首先为别人着想,努力去做一个好人,一个更好的人。1996年,当法轮大法洪传到东川时,“闻者寻之,得者喜之,修者日众……”。短短几年时间有上千人修炼法轮功,在新村小白园、区人民政府门前、电影院门前、四大矿山,每天都可以听到清心的炼功音乐和集体学习《转法轮》的朗朗读书声。

    通过一段时间的修炼,每个修炼者的身心都得到了净化,许多人患有的各种疾病,包括一些心脏病、肾脏病、癌症等医院治不了的病,都得到了不同程度的好转和痊愈。有的去掉了赌博恶习和吸烟、酗酒的不良习惯;有的改善了婆媳之间,夫妻之间、父子之间的紧张关系;在家庭是个好成员,在单位是个好职工,在社会上是个好公民。法轮功学员所到之处都充满着慈悲与祥和,就是每天炼功的场地都打扫得干干净净,连行人丢下的烟头、纸屑都捡起来装在自己的塑料袋里带走,这些都是有目共睹的。法轮功在东川曾受到有关部门、各企、事业单位的支持。众所周知,那时整个东川是一片平和、安宁,精神面貌焕然一新,刑事犯罪率都很低。

    随着法轮功修炼者日益增多,至99年,根据公安部门统计全国已达7000万人,江××出于小人的嫉妒,害怕自己的权位受到威胁,他效仿毛泽东“炮打司令部”、一张大字报发动文革的方式,给中央政治局写了一封信,以个人意志发动了自99年7-20以来对亿万法轮功群众的迫害运动。江××操控庞大的国家宣传机器肆意造谣、诬陷、诽谤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老师和广大法轮功学员,动用强大的专政机构对法轮功学员大肆抄家、毁书、抓人、关押、劳教和判刑,五年来全国有上百万人被抓,数十万人被劳教,几万人被判刑,上千人被迫害致死,无数人被迫流离失所。江泽民及其追随者甚至编造了震惊中外的“天安门自焚”伪案,嫁祸于法轮功;2004年7月曾庆红出访南非时又制造了枪击法轮功学员的事件,妄图把对法轮功的迫害扩张到全世界。

    东川地区大法弟子在这场迫害中也遭受到了残酷打压,东川610、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派出所和各乡、镇、单位盲目的执行江泽民提出的“三个月铲除法轮功”、对法轮功实行“政治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血腥高压政策,强行非法查抄大法书籍,办“洗脑班”,肆意抄家、抓人,以开除公职、停发退休金、搞人人过关、个个表态等方式威逼、利诱大法弟子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五年来,东川大法弟子无辜被非法绑架、关押、劳教的就有数十人,许多亲人受牵连,许多人被迫害致死。

    2000年2月14日清晨6时,60多名大法弟子到新村群艺馆门前炼功,被东川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及各个派出所数十辆警车和上百名警察围住,没收了收音机,全部大法弟子被抓到新村派出所院内,由两名警察非法审讯一个大法弟子,随后15人被非法关入戒毒所,拖修厂工人唐维武被判了三年劳教,2004年9月9日,唐维武因向东川区有关部门写信反映遭受迫害的情况,又遭报复被610、公安国保大队绑架,现下落不明。

    2000年5月,大法弟子李自全、胡光明、江海等到北京向中央反映法轮大法遭受迫害的情况,被东川公安分局政保大队向斌等人从北京押回关押在木树榔看守所,胡光明、江海被非法判2-3年劳教。

    同年,达贝村大法弟子康吉友在李嘉廷到东川视察时,为引起省政府领导关注东川法轮功被迫害的情况,他在李嘉廷到来时打坐炼功,被警察非法绑架后关押了一个月;2002年又被东川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非法送劳教两年。

    2003年5-7月,大法弟子李秀诊、黄龙珍、王娟娟因向世人讲真象被非法绑架,关押在看守所,李秀珍被罚款3000元;60多岁的黄龙珍被警察羞辱;王娟娟被女警察殴打。2003年8月王娟娟、黄龙珍、李秀珍、顾忠兰夫妇、姐姐等20多名大法弟子被东川610、公安非法强迫到“洗脑班”洗脑。

    2004年7月27日中午,东川610、公安卢佳川等不法人员从家中非法绑架了石羊村农民廖存英,下午4时又闯到中医院主管药师姚佳利的家中,不顾95岁高寿的老母亲身残体弱,翻箱倒柜,连老人的寿衣也被翻得乱七八糟,使老人受到了极度惊吓。公安非法绑架了姚佳利,非法将她判了二年劳教,丢下95岁的老母无人照料。2004年8月5日又从家中绑架了顾忠兰,并且再次绑架了7月27日放回的廖存英。

    78岁的共产党员尹世忠,他15岁就参加革命,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97年修炼法轮大法后,打仗时受的各种伤不再复发,头发由白变黑,脸色红润,声音宏亮,身体健康,精力充沛,是新村小百园炼功点的辅导员。江××镇压法轮功后,在高压下尹世忠被迫交了大法书籍,教功带,炼功带,放弃修炼后疾病缠身,路也走不动,出不了家门,2004年1月21日晚含冤去世;还有谭再芝、任秀华、徐凤殊、李启荣、杜茂春、黄正清、张××等人,炼法轮功后疾病得到康复,身体健康,精神愉快,在高压下放弃修炼也先后含冤去世。

    邓家福夫妻俩,97年修炼法轮大法后,各种疾病不治自好;特别是邓大嫂,脾气好,处处按“真、善、忍”严格要求,左邻右舍都喜欢她。春节时在昭通工作的大儿子回家,看到父母身心巨大的变化,也开始炼法轮功,回昭通后带动昭通地区的人炼法轮功,成为昭通地区辅导站站长。99年7-20被昭通610、政法委、公安非法抓去关押了一个星期,并多次到家中翻箱倒柜,抄走了所有大法书籍,讲法录像带、录音带、教功带、炼功带。儿媳因受惊吓害怕,以离婚要挟不准丈夫炼功,并打电话给二老施加压力;不明真象的小儿子也打电话来埋怨二老。 邓家福在一系列的恐吓威逼下,放弃了修炼,搬到曲靖和小儿子同住。现在二老疾病缠身,邓家福患脑血栓,瘫痪在床,老伴风湿关节炎,腰椎骨质增生,无法行走,每天坐着轮椅,由小保姆照顾,老俩口命在旦夕。

    东川的父老乡亲们:李洪志老师讲“世上的人都是我的亲人”。咱们都是一家人,都是骨肉同胞。江××为了维护他的权欲,根本不把人民的利益放在心上,他当政时出卖了大片国土,纵容其子女腐败,出访期间丢尽了中国人的脸。隐瞒日伪汉奸家史,篡改入党历史,至今连中央委员都不是的江泽民却把持着中央军委主席的要职搞“垂帘操政”。在五年多对法轮功的迫害中,煽动民族仇恨,挑动群众斗群众,时至今日东川电视台还在助纣为虐,大肆造谣、诬陷和诽谤法轮功,大家想一想,这样做理智吗?目前,法轮大法已洪传60多个国家,全世界除中国大陆外,包括台湾、香港、澳门等各国各地政府和人民都能善待法轮大法,李洪志老师和法轮大法得到了各国政府1200多项褒奖(其中6项是99年以前中国政府有关部门所颁发),李洪志老师曾经四次获“诺贝尔和平奖”提名。现在全世界由100多个国家和组织组成的“审判江泽民大联盟”、“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己把江泽民及罗干、李岚清等人以“群体灭绝”罪告上了20多个国家的法院及“海牙国际法庭”,有些法庭已判他们有罪,不久的将来,江泽民也会被中国人民送上历史审判台。

    在五年多的迫害中,我们始终以真、善、忍为准则,遵循李老师的“我们现在和将来都不反对政府,别人可以对我们不好,我们不能对别人不好,我们不能把人当成敌人”的教诲,艰难的向世人讲清真象,戳穿谎言、揭露迫害。目前,全世界范围内的天灾人祸,其实都是在警醒世人,我们期望大家都能善待法轮大法及大法弟子,记住真、善、忍,默念法轮大法好,就能避免灾祸得福报,俗话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我们也奉劝邓佳川、张兴海等不法分子,你们应该认清正法形势,为了你们自己、你们的家人和亲朋好友,立即停止作恶,否则,必遭恶报!

    衷心祝愿东川的父老乡亲们,善待法轮大法将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东川大法弟子
    2004年9月9日


    给唐山市人大常委会、检察院的公开信

    唐山市人大、检察院领导:

    你们好! 今天给您和您的同事们写这封信,是相信您会用您的良知和道德为无辜被迫害的好人说句公道话,真正担负起惩恶扬善、维护正义,维护百姓利益的职责,相信善良的您一定会关注发生在我们身边的又一场如“文革”一样的迫害;是想真心的向你们讲一讲几年来发生在我们身边的真实情况,并举报有关部门和人员的违法行为。可能你会觉得有的说法与舆论宣传的截然相反,试想一个真的干了坏事的人,敢冒险上北京上访吗?敢走上天安门广场表达自己良好的心声吗?如果他们是自私的人,为什么冒着被抓、被打、被关押的风险,还要向百姓讲一句真话,发一份真象传单?希望您真正了解了他们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他们在做什么,为什么这样做。

    1999年7月20日前,法轮大法在我们国家的迅速洪传,受到上亿人的喜爱,由此导致了妒忌心极强的独裁江××的恼恨,因而不顾其他中央领导的反对,秘授其心腹罗干等人,开始在媒体上对法轮大法造谣、不许出版法轮大法书刊著作、破坏各地法轮大法学员的炼功活动。“4.25”就是全国各地大法学员向中央反映这些造谣、破坏活动、争取公正的炼功环境的一次上访活动。因为信访办离中南海很近,所以去信访办上访的群众才被江泽民的喉舌造谣说成“中南海事件”。本来,朱总理已正确解决了这次群众上访。可江泽民却暴跳如雷,说朱总理糊涂。得不到支持的江泽民冒用中央的名义,以独裁的方式,非法宣布禁止广大人民修炼法轮大法。 其违法之处在于:1)迫害完全是江泽民的个人决定,没有其他政治局常委的赞同。在“十五大”朱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没有提及取缔法轮功,显然迫害法轮大法是江泽民的个人独裁行为、不是政府行为。2)以一面之词、用扣帽子的方式、行政性的定案,而不是经辩论后由法院定案,这就是栽赃、诬陷、迫害。3)“人大”通过的法律根本没有提到法轮功,所有的职能部门包括法院却不给法轮大法学员辩护,只是一面倒的给法轮大法、法轮大法学员栽赃、非法定案,完全败坏了国家的法纪。4)对法轮大法学员的上访、讲真象只是一味的打压、劳教、判刑、关押、罚款、剥夺工作,压制我们讲真话、揭露迫害,这是有关不法人员彻头彻尾的败坏政府形象的职权犯罪行为。

    正是炼法轮功使百姓道德提升、身心健康的事实,使千千万万善良真诚的法轮功学员敢于在巨大的压力面前,依然堂堂正正的说真话;正是由于江××一次次对法轮功的诬陷和造谣,使法轮功学员从自己的工资、生活费中挤出钱来做真象(一位并不富裕的卖菜的学员,每次都要从卖菜的一把零钱中抓出一部分,交给学员做资料),帮助中国同胞摆脱谎言、走出江氏灌输的仇恨。修“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用自己表里如一的言行,证明着人类善良本性的永恒,证明着正义与良知的阳光终将驱散谎言与邪恶的阴霾!

    以史为鉴,人们都知道,“文革”离我们并不遥远。当时“公、检、法”被砸,国家主席刘少奇都可以被扣上工贼、内奸的大帽子;张志新只因讲句真话,就被割断喉管,惨遭杀害……难道那些行恶者也是在工作吗?现在谁都明白,那些人是无知的充当了当权者的工具、犯罪工具。而如今,“公、检、法”没被砸,可竟被独裁江泽民一伙肆意践踏,法律成了他个人打压法轮功的行恶工具。而又有多少人“历史重演”的充当了犯罪的工具、枪手? 修“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虽然在五年中遭受了精神与肉体的巨大迫害,却依然选择的是和平的讲真象、讲真话,而没有任何暴力,身体力行着真诚、善良、宽容的良好情操。而一些头顶国徽、挣人民给的工资的人,却残酷的迫害人民。

    唐山荷花坑劳教所因迫害法轮功学员几年来屡次被网上曝光,用臭名昭著来形容它一点不为过。请问那些视他人生命如草芥的警察,难道江××让你杀人,你就不是凶手了吗?五年来在荷花坑劳教所被迫害致死的就有4人。张家口的陈爱忠、遵化的孟金城,被活活打死,而凶手史玉存、黄永新等人依然逍遥法外。对他们的犯罪事实,我们已掌握了大量的证据,包括书证、物证,有很多普教学员都留下了家庭住址、电话,表示需要时出庭作证。人心都是肉长的,谁好谁坏,老百姓的眼睛是最亮的,当他们亲身感受到了法轮功学员的善良、真诚、宽容,当他们知道了从电视、报纸中看到的对法轮功的宣传都是假的,人民心中的江××会是什么形像?它还配代表党、代表人民、代表国家吗?“反对迫害法轮功就成了反政府”,很多人都知道这顶帽子是硬扣上去的。

    唐山荷花坑劳教所,利用长时间坐板凳的刑罚,加重迫害不放弃大法的学员。每天让法轮功学员“坐班”,最长时达十六个小时;并让刑事犯严格看管,稍微一动非打即骂,使学员从肉体到精神受到极大伤害。在那里,越能打骂法轮功学员的暴徒,越有功,还可获得减刑。试想这样放出来的人,回到社会上会对百姓怎样。因“坐班”,青龙的高国昌屁股竟被迫坐烂两个大洞,恶警仍不放过。山海关的赵焕珍,23天拉不下大便,造成肠梗塞,落下残疾;承德的秦贵富坐得双腿不能走路。而更多的人,则被迫害得四肢麻木、疼痛难忍,有的双目视力下降。而这些在唐山荷花坑劳教所只是冰山一角。

    2004年3月18日,在对十几名大法学员惨无人道的杀绳、警棍电击等迫害后,“610”主任高永敬在队大会上声称,他们是得到路南区检察院张检察长和驻所朱科长的肯定的。这种“坐班”的迫害仍在持续,有的已经一年多。

    几年来,上过“死人床”酷刑的法轮功学员不计其数,李晓忠曾说:要是每年给两个死亡名额,早就“转化”了。说真话就被打被抓,用酷刑就是要让好人说假话,就象让没犯罪的人在写好的犯罪事实上画押,能容易吗,除非放弃自己的人格、尊严和良心,而这些恰是一个好人最看重的,其实真正对人类道德和良心犯罪的不正是这些逼人“转化”的人吗?

    法轮功学员梁树明被绑在“死人床”上,迫害者在他身上乱踩,胳膊被踩骨折。王宝山、张树成、李文俊、赵之朴、陈志军等多人都受到过非人的折磨,有的竟是被人背出劳教所的。

    制造这一桩桩血淋淋事实的恶警,在不久的将来,都将接受正义的审判。这个所的负责人也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

    今天,向唐山市人大、检察院领导强烈举报唐山荷花坑劳教所的犯罪行为,望有关部门和领导对劳教所所长杨树丰、副所长王勇、“610”主任高永敬,六大队队长李卫平、教导员艾振明等人进行调查,他们现仍然在执法犯法,迫害大法学员。

    在此呼吁,社会各界正义之士关注大法弟子的遭遇,制止迫害,维护善良百姓信仰、炼功的权益。

    举报人:秦皇岛、承德、廊坊、张家口大法弟子
    2004年9月10日


    辽宁阜新大法弟子王富贵遭受迫害的经历

    阜新地区的父老乡亲们:

    您们好!

    我叫王富贵,今年59岁,家住伊吗图镇福兴地村,是艾有矿退休医生。曾经身患六种疾病:高血压、冠心病、慢性胆囊炎、神经衰弱、坐骨神经痛、风湿性关节炎。冠心病搅得的心痛难忍,神经衰弱一犯,整夜整夜睡不着觉,翻来覆去的在黑夜中一分一秒的盼着天亮。每当天气有什么变化,我的身体就像气象台一样准时的发出信息,四肢无力难受、关节疼痛。几种病痛一齐缠身的痛苦是有一般疾病的人不能想象的。就这样,我整天生活在几种疾病的折磨之中,身为医生的我面对自己的疾病使尽了招数、绞尽了脑汁,仍然束手无策,只能无奈的在痛苦中熬着。

    以前我的生活就是每天吃喝玩乐,无论走到哪里都烟雾缭绕,嗜酒如命,工作期间因喝酒经常被院领导罚款,屡教不改。在名、利面前更是不让份儿,争着抢着总想自己多占点儿好处。在社会这个大洪流、大染缸中随波逐流。

    1998年我喜得佛家高德修炼大法——法轮大法。看了《转法轮》一书,我懂得了人真正生命的意义,懂得了人为什么活着。《转法轮》这部书就像一盏明灯照亮了我心中的黑暗,指明了我今后人生道路的方向。从此,我如获至宝,每天如饥似渴,反复通读。按照书中的要求,遇到任何事,无论怨谁,首先都要找自己的错,律已严,待人宽。言谈举止、一切行为都按照《转法轮》一书中讲的“真、善、忍”为指导。在修炼中,不知不觉的,不良嗜好戒掉了,浑身的疾病不翼而飞了,从此一身轻,真正的感受到无病的滋味!大法给我的身体带来了健康,给我的生命带来了新生,给我的家庭带来了欢乐,给单位节省了大量的医药费!回想以前病痛的折磨,看一看现在健康的身体,是大法和师父把我从痛苦中解脱出来,教会我如何去做一个好人,我怎能不感激师父啊!又如何回报师恩呢?我们的师父不要弟子一分钱啊!可就是这样一个造福人类的好功法,却因为江泽民的妒嫉(他妒嫉有一亿人按我们师父的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而遭到疯狂的镇压!江泽民无视法轮功能使广大人民群众祛病健身,能给社会带来繁荣稳定,能使人类道德回升;不顾前人大代委员乔石通过调查得出的正确结论——法轮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公然违背国家对气功的“三不”政策(不争论、不宣传、不打棍子),践踏宪法、法律,将个人权力凌驾于法律之上,威逼迫害无数好人改变对“真、善、忍”的信仰并将他们非法抓进监狱、劳教所,非法抄家、罚款,用百姓的血汗钱建造数所专用监狱关押好人。以个人意志操纵、指挥整个国家机器——警察、监狱、媒体、财政、司法等等为它一个人服务,编造、导演“天安门自焚案”、“傅怡彬杀人案”等丑剧、谎言,欺骗、蒙蔽百姓,将中华民族拖入空前的道德危机之中。

    99年7.20之后,我家和全中国无数修炼法轮功的家庭一样,无数次的遭到公安局、当地派出所的非法骚扰,由于我坚持自己的信仰,不出卖、背叛自己的师父,不按照它们的要求写不学不炼的保证(人还不知用什么回报恩师呢,怎么能因一时的邪恶压力就出卖师父、恩将仇报!谁愿意做一个千人指万人骂的叛徒?让自己的良心遭受一辈子的谴责?),因此99年7.20之后,我一直处于它们的非法迫害中,2004年1月6日上午10时许,伊吗图镇派出所马振江带领阜新县公安局恶警到我家抓我,当时恰巧我不在家,它们在没出示任何搜查证件的情况下,像土匪一样用斧子劈开写字台,撬开箱子,将我的大法书籍、随身听小录音机,公文包等抢劫一空。并将我女儿(不修炼法轮功)自己买的电脑非法没收(他们拿不出任何没收这台电脑的证据),这还不算,在抓不到我的情况下,它们竟然将不修炼的老伴儿绑架到看守所当作人质,非法关押了七天,勒索10000元钱才将她们母女放回,没有任何手续和收条,事后,马振江恶警又多次闯入我家抓我,对我家进行非法骚扰,迫害,连大年三十都不让家人过个好年,亲属家都受到了株连。目前我只得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我为了得到一个健康的身体,做一个好人竟落得有家不能回!!

    以上是我个人的遭遇也是无数中国法轮功学员的共同处境。这就是几年来江泽民对我们这些手无寸铁、时时按“真、善、忍”标准做事的好人进行残酷打压的血的事实!说真话、善待他人、遇到矛盾忍让,将这样一群好人都关进监狱,送进精神病院,强制人洗脑、转化,转化到哪里?洗掉真、善、忍,装进假、恶、丑?!将修炼“真、善、忍”的好人转化成不真、不善、不忍的人?!这就是江泽民的以德治国、依法治国?!

    父老乡亲们,现在大法已洪传60多个国家了,受到了各国政府的1000多项褒奖,《转法轮》一书被译成了20多种文字在世界各地广为流传,可是在他的发源地——我们中国却因为一个独裁者的小人妒嫉而遭受着连续五年多来的疯狂打压,全国上下一片恐怖!在这个地球上,除了我们大陆的炎黄子孙之外,全世界的民族都沐浴在大法的佛光之中!江泽民想将“真、善、忍”从我们中华民族传统道德中铲除,那我们民族将走向哪里?它想将我们中华民族拖入黑暗的深渊,它能做得到吗?我们大法弟子将会以生命捍卫我们的民族,捍卫真、善、忍!

    我们的民族需要真、善、忍,社会需要真、善、忍,世界需要真、善、忍!

    父老乡亲们,擦亮眼睛吧!仔细想一想,谁是谁非?摆正自己的位置,善待大法弟子,在良知面前拿出自己的勇气来,您将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因为行恶者必遭恶报,行善者必得福报!。

    大法弟子王富贵
    2004年8月11日

    伊吗图镇派出所所长李轶飞 电话:13500481622 宅电:0418-8821622
    伊吗图镇派出所电话:0418-8180047 邮编:123129
    马振江住宅电话:0418-8185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