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春梅在长春黑嘴子劳教所遭受的残酷迫害


【明慧网2004年9月19日】马春梅,女,34岁,吉林省辽源市安时镇大法弟子,多次因说明真相、证实大法而被非法拘留。1999年9月,因为去京上访,被送回,非法拘留后罚款1500元说是担保金。回家后还没有超过三天,派出所又把她非法抓走,钱也不给了,非法拘押在辽源看守所70天以后送入长春黑嘴子劳教所三大队劳教一年半。

当时劳教所每天强制劳动十六、七个小时,每天听到的是奴隶主对待奴隶般的叫骂声。每天下来几乎没有时间炼功,大法弟子利用仅有的一点休息时间炼功,恶警管教说马春梅影响她们奖金,就向犯人施加压力打她们,用抹布堵她们嘴,用绳子捆起来毒打。马春梅的两个拇指被勒得失去知觉,浑身是伤。

后来劳教所的上级下令百分之百“转化”。从那时起每天听到的是打骂声、惨叫声、电棍的啪啪声,闻到的是皮肉焦糊味。开飞机、蹲、死人床、电棍各种刑罚惨不忍睹,每天不让大法弟子睡觉,不择手段的折磨大法弟子,把人的精神逼的几乎到了崩溃的地步。

后来,马春梅的家人花钱把她保了出去。回家不到半年时间派出所找她了解情况,又把她骗出来,并非法抄家,劳教三年。

这一次在劳教所不让她睡觉,单独把她关在一个小仓库里,不许和外界接触,整天被洗脑转化的人围攻、欺骗、灌输谎言鬼话、毒打。有的大法弟子被折磨得只剩下一口气抬出去(延边的孟艳喜、赵莲花)。当时马春梅被折磨得精神到了崩溃地步,头晕、恶心、浑身无力,很多大法弟子在这种迫害压力下手脚不好使。

劳教所欺上瞒下,封闭消息不让说,还打击报复知情人,三大队金丽华管教还说:“××党就这样,爱怎样整就怎样整”。马春梅要去告诉劳教所干部,恶警派专人看管她。在她被逼无奈的情况下,她在食堂大厅几千人面前,给恶警恶行当众曝光。当时不法警察们特别怕,马所长、常科长骗马春梅出去,两个男管教对她大打出手,头发都揪掉一大缕,掐脖子喘不上气来。

不法警察们又把她吊在床上一上午,马春梅阵阵剧痛以后呕吐,又昏了过去。管教孙佳和席桂荣又把她扣在死人床上三天三夜。她吃不下一口饭,被逼的生的希望都没有了。不法人员们怕出人命,利用欺骗的手段答应她不再害人,善待这些好人。可是过后他们把她衣服偷偷扔掉了,又偷偷给她加刑50天。用欺骗的手段调拨她和家人的关系。她丈夫因为受打击太大出了车祸,承受不了这种压力,听信了流言,为离婚找借口,为陷害法轮功做伪证。马春梅说她丈夫原本心地善良,没有背后的压力,她丈夫绝不会做出这种损人害己的事情,因为这些人的煽动造谣,才使她丈夫仇恨法轮功和马春梅。当时安石镇法庭的唐庭长和田桂英等逼他们离婚,家产一分钱也没有给她留下来,枉法办案,原本很幸福的家被他们活活拆散了。幼小的孩子常常在梦中哭醒喊妈妈。

马春梅如今没有了家,也没有安身之处,生活来源也没有了。她母亲春节为了看看几年没见的女儿,打工赚点钱买了点吃的东西去劳教所看女儿,警察竟把60来岁的老人推倒在地,买的水果也撒了一地,理由是不让带进去。他母亲一气之下找领导评理,不法人员们又把老人骗出来,不让见所长,没有见到女儿反而把老人气得倒在床上好些天。

马春梅由于身心受到的伤害和各方面的打击压力,常年被迫超负荷劳动,她终于又倒下了。三大队王森管教、席桂荣大队长把她拖到市医院,还骂着“臭无赖、臭劳教”,当时把一个孩子吓得直哭。常科长还说“你也有今天,象个……一样”(很难听的骂人话),骂的话很多。这就是我们今天的“警察”。

劳教所把北京同仁堂的脑清片、解毒片换包装,变成合格产品;把卫生纸拉来拆开重叠上,包装成餐巾纸,只求数量没有质量,根本就没有消毒,卫生相当差。任务重时中午不休息,因为工作量大,定任务时数量定,大部分都完不成,累的出现病重现象,身体好的每天收工洗漱的力气都没有了,不法人员求数量从不管人的死活。

如果上边来检查,就把被迫害的大法弟子转移,一般都把人关在新楼的管教室里或者厕所里迫害。把每天十几个小时劳动让已经被洗脑的人说成6、7个小时,一来检查就做好吃的,其实所谓好吃的也是他们内部事先捞走了,剩下只有喝汤,外表显示形势大好,掩盖迫害。

希望大法弟子及家属和善良人士给以关注,利用各种方式制止迫害,紧急营救狱中的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