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秦皇岛市孙淑芹一家五年来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9月2日】孙淑芹,女,50岁左右,曾有一个幸福的家。她和丈夫都是秦皇岛耀华玻璃集团浮法玻璃厂职工,女儿正直上大学的年龄,家庭和睦。尤其是炼法轮功后,他们身体恢复健康,道德回升,更是让一家人其乐融融。

可是自1999年的这五年来,只是因为不放弃信仰,孙淑芹曾被多次非法超期关押,3次被非法送到唐山开平区劳教所,现在被迫害的走路都困难。丈夫孙章柱多次被非法超期关押,并送唐山荷花坑劳教所,直到迫害成脑血栓才被保外就医。女儿正直花季年龄,看着同学一个个考入大学走了,可是她却因为不放弃信仰被取消了上大学的资格,而且被多次绑架。他们家多次被非法查抄,好端端的一家三口,被迫害得身体和精神都遭受了很大的伤害,生活都很困难。这一家人遭受的迫害,在当地几乎家喻户晓,周围邻居都十分同情。

2001年7月初,孙淑芹正在收拾家务,突然有人敲门,她一开门就闯進来两个警察,自称是市公交分局的,進屋就抄家,并说有事让她跟他们去一趟核实情况。孙淑芹不配合这种无理要求,随后这两个人又打电话叫来公交分局的田佩春等四人对她家進行大搜查,并强行将孙淑芹扭送上车。恶警抄走大法书39本,以及呼机、家用手电和师父法像,并且将孙淑芹非法关押在市第一看守所长达187天后,于2002年1月8日送唐山开平劳教所劳教,因身体不合格劳教所拒收。

就在孙淑芹被抓不久的一天,她丈夫正在家中休息,市公安局二处的周连国,和公安局一处的一个人,来到她家说是在局里有点事问他,就给他带到公交分局。田佩春、周连国,对他刑讯逼供,迫使他写保证书,并在当晚送到第一看守所,超期拘押,关押5个多月后才被放出来。

2002年4月初,孙淑芹和她女儿去菜市场买菜,遭到公安分局田佩春三人劫持,并强行将她绑架。恶警从孙淑芹身上搜走现金60多元和电话卡一张,于次日早晨再次送劳教所,孙淑芹绝食抗议迫害。10天后,孙淑芹被折磨得旧病复发,经医院确认后,才被单位按回家。

2002年7月20日,是他们家最难忘的一天。孙淑芹和女儿去小区买菜,被公安一处徐英斌,秦皇岛市610办公室的尹家财,公交分局的警察,秦皇岛耀华玻璃集团浮法玻璃厂的孙晓军等十几个人绑架,第三次送唐山劳教所。劳教所拒收,单位交2000元,劳教所才收下,孙淑芹绝食抗议,几天后被迫害的身体不行了才让单位接回家。经过这几次的残酷迫害,孙淑芹的身体遭受了很大的伤害,至今她的手脚行动不灵活。

那天,她女儿被绑架到山海关小湾洗脑班非法关押了40多天才被西港路办事处接回。丈夫此时正在家做饭,还不知妻子女儿遭绑架,因为邪恶所做的一切都是违法的,见不得人的。完全失去人性的恶人是什么卑鄙的手段都使得出来的,就在她们母女被绑架后,他们单位的领导苏锦唤、孙小军伙同市公安局马上来到她家,欺骗她丈夫说“你女儿在张庄出车祸了”而将他骗出,在楼道口就遭到五个人强行绑架,简直和土匪没什么两样,绑架后把他送到山海关小湾洗脑班。因他拒绝转化,8月份送到唐山唐荷花坑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更让人不可理解的是,在2002年7月20日,他们单位的领导苏锦焕在他们一家全部被抓后,家里没人的情况下,指挥孙小军找来开锁大王,非法撬开房门,進行非法抄家,把屋里翻的乱七八糟,把家里的大法书11本、随身听、三台录音机等物品都被拿走。周围的许多邻居都被惊动了。

2002年11月,因为她女儿写了严正声明,西港路办事处郭知慧(音)、房书记,秦皇岛第二看守所副所长赵X,伙同桥东里派出所警察等二十几人再次撬门,爬窗而入将她女儿绑架,送到中心庄鹿苑宾馆三楼的洗脑班,非法关押23天后才被放出。

以上是他们一家三口被迫害得简单经历。五年来,他们家就没断了骚扰,详细情况还不清楚。希望所有迫害大法弟子的人,所有给他们本人及家庭带来伤害的警察、各级领导干部,都好好想一想,自己这几年都做了什么?

五年来,你们昧着良心,打着执行公务的幌子,干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然而这一切都得偿还,谁干了,谁还,善恶有报是天理。五年了,你们应该知道这些大法弟子都是好人,那么迫害好人该当何罪?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