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明慧网2004年9月2日】1994年7月19日至25日,师父再次南下到广州举办第四期法轮功学习班。

我有幸直接听到师父传功讲法。师父看上去很年轻,高大英俊。听开了天目的学员讲,师父头顶一个个光环,闪闪发光。师父一边讲法,一边做示范,有时会给学员治病,每当想起师父给学员治病的情形,我就不由得热泪盈眶,感激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我自小多病,尤其以肝病和心脏病为甚,直到得法的前夕,已经严重到肝痛发胀,心绞痛频繁发生。

记得是1994年7月21日,当天的讲课快要结束时,师父在讲台上说:学员们注意了,今天给大家治心脏病,坐在座位上不要动,什么也不要想。顿时,广州军区后勤礼堂的几千学员鸦雀无声,楼上楼下连掉一根银针都听得见,只一瞬间,师父说好了。就在那一刻,我的心脏部位、前胸和后背真的一点都不痛了,心也不慌了,我高兴的无法言表,医生说我的病最多活八年,终身吃药,可就在那一瞬间,这个病就化为乌有。

过了数日,师父在讲课过程中又说,有肝病的注意了,今天我给大家治肝病,当大家静下来的一刹那,师父说“好了”,纠缠我十多年的肝病就一下子不翼而飞了, 当场肝部不痛,也不发胀,舒服极了。那天听完课,一路上骑自行车就象飘起来似的,只有此时才能体会到一个人无病一身轻的确切感受。从那天开始到现在,整整过去八年了,我非但不用靠药物来维持生命,而且还健康快乐,这怎么能不说是奇迹呢?

古人云:“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一念从我走入学习班的那天起就深深的扎根在我心中,并伴随我度过个人修炼的美好时光,也伴随着我走过正法修炼蒙难痛苦的日子,在洗脑班的时候,那些妄图转化我的人问我为什么要坚持炼法轮功,我就把上面写的一切告诉他们,并加上一句,这是我的切身感受,他们就再也无话可说。事实胜于雄辩,无论江氏集团怎么造谣抹黑都不能改变我对大法的信念,因为我的生命都是师父给的,是大法给的,在此我只想告诉所有有缘了解真象的人们,法轮功是救人的,是天理,谁都会来学的,这是我的真心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