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汇编:“1400例”真相(专辑1)

【明慧网二零零四年九月二日】
  • 山东蒙阴县宣传部捏造“练功致死”案例

  • 被迫害致死也要收入“1400例”?

  • 1400例曝光:陈宇平之死的真象

  • 1400例的背后: 辽宁省铁岭市大甸子镇杜维平之死的事实真象

  • 我丈夫从未炼过法轮功,却被列为一千四百例之一

  • 1400例的背后:中央电视台又炮制跳楼假新闻两例

  • “1400例”内幕一则:我儿子的死与法轮功无关

  • 我妈妈马锦秀被江氏集团算在“1400例”内的事实真象

  • 山东蒙阴县宣传部捏造“练功致死”案例

    (明慧网2000年10月18日) 山东蒙阴桃墟镇居民石增山的女儿患有先天性心脏病是左邻右舍们都知道的事实,医院都说治不好,她死于先天性心脏病是附近居民尽人皆知的事实。然而为了取得有说服力的揭批材料,为了向上级邀功,蒙阴县宣传部组织专人编写了一份材料,说石的女儿炼法轮功,不让吃药、不让打针,最后死了。要石增山配合电视台,念这份稿子录像,石不能出卖良心说假话,就不同意,结果镇政府组织了一批打手用了三个晚上对石進行非人的折磨、毒打,最后石增山屈服于他们的淫威之下,被迫做了不想做也不应该做的事,说了假话,配合电视台录像“揭批”,造成终生遗憾。



    被迫害致死也要收入“1400例”?

    黄星瑾,女,40多岁,甘肃省武威县西阳小学教师。

    正月她到功友家串门,碰上来抓功友的公安,功友被带上车,黄说我也是炼法轮功的。从那以后,公安经常到她家,强迫她写与法轮功决裂的保证书,她宁死不写。公安通过教委对她施压,被开除教职,停发工资,丈夫也对她進行迫害,殴打。后来公安把她送進精神病院,進行了20多天惨无人道的迫害,折磨,回家后被软禁起来不让与任何人接触,十几天后的一天早上,她们家人说她跳楼了,她丈夫报告了公安局,摄了影,上了电视说,炼法轮功炼出了精神病,跳楼摔死了,没有任何法医检查就火化了。

    她留下遗书,最后写着师父的话,“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可想她头脑是清醒的,根本没有一点精神病,她的死完全是公安对黄星瑾的迫害与摧残造成的。



    1400例曝光:陈宇平之死的真象

    (明慧网2001年4月24日) 江泽民集团造谣说中国因炼法轮功致死致残的有一千四百人,这完全是谎言。

    我丈夫陈宇平,男,34岁,湖北省黄冈市黄州区东门学校教师。1998年3月,三次确诊为肝癌晚期(病前从没炼过法轮功)。我由于自己当时学法不深,被常人的情所带动,不顾师父对危重病人不能進班的规定,要他炼功。而他自己完全是抱着治病的心走進来的,学功后又放不下治病的心,这样三个多月后就如期病逝了。

    九九年江泽民集团取缔法轮功后,当地610办公室编写揭批法轮功的书中说:黄冈因炼法轮功致死了多少多少人,其中就有我丈夫,并且歪曲事实,说他是患肝硬化因炼功致死,以此来攻击师父、攻击大法。

    特此澄清。

    湖北省黄冈市黄州区 大法弟子 刘志红
    2001年4月13日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1/4/27/9094.html



    1400例的背后: 辽宁省铁岭市大甸子镇杜维平之死的事实真象

    (明慧网2001年5月29日)在江泽民集团炮制的所谓的1400余例中有这样一例:辽宁省铁岭市大甸子镇杜维平之死。经当地学员调查,事实如下:

    杜维平,女,死亡时大约年龄22岁左右,辽宁省铁岭市大甸子镇人,1999年8月份在家中死亡,她在学法之前身患异病,到处去求医,找巫医求治未见好转(她父母是基督教徒)。她父母让她去基督教会去祷告,也未见起色。在万般无奈情况下,抱着试试看的心理来学了法轮功,学了大约1、2个月,在动作还没学会的情况下就不学了。在病情严重的情况下,去医院也未治好,后又请巫医到家中治疗,当时巫医告诉她及家人在3天之内不允许见任何人。她都照办了,过了不几天,杜维平人就死了。

    当时因为江泽民集团开始诬蔑法轮功,在当地不法官员正找诬陷法轮功材料找不找的情况下,铁岭电视台的记者有个叫崔大新的,还有报社的记者,他们多次来到杜维平家里,找到她父母,让他们出假证,陷害法轮功。当时她父母不知道应该怎么说,记者就教唆他们说:杜维平炼功4年多了,有病不让去医院,不去治疗,导致病情严重致死等等……而且电视台记者还许诺作完假证以后给杜维平家里一笔钱作报酬。

    当时因为杜维平家里条件不太好,在金钱的诱惑下,杜的父母违心的作了假证,录了像。这个录像材料不但在当地电视台,辽宁电视台播放,更甚者,中央电视台的焦点访谈节目也播放了这个假的证明报导。给法轮大法造成了极不好的影响。这件事过去后,杜维平父母去电视台要他们许诺的那笔造假的奖金,可电视台的人不但不给,还管他们要钱,还说,我们白给你们录像了,你们得给我们钱等等,钱的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这件事在当地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其中有老百姓曾经说过这样的话,通过杜维平这件事,我知道了电视台所报导的这些都是假的,我们不会相信的。

    这件事过后,杜维平父母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找街头算命的人给他们算算,当时算命的人就说,你得积点德了,要不然你家老二也保不住(她家只有这两个女儿)。事隔3、4个月后,她家的老二,杜维平唯一的妹妹真的服毒死了,真是应了现世现报了。

    (知情者提供 2001年5月28日)



    我丈夫从未炼过法轮功,却被列为一千四百例之一

    (明慧网2001年6月14日)我丈夫王喾在1984年得过乙型肝炎,在1998年肝硬化去世,本属正常死亡,却被江泽民犯罪集团列为一千四百例之一,胡说什么白发人送黑发人,炼法轮功炼的。

    我丈夫王喾是某机关公务员,在1998年去世,50岁的他去世的原因是:1、在工作中说真话受排挤;2、工作中叫人骗了一把,自己拿钱给补上;3、因为他哥哥在1995年8月25日去世,死于肝癌,时年50岁,弟弟在1997年5月9日死于肝病,时年46岁,因为他们兄弟都有肝病,所以对他压力很大。

    1998年8月,不知记者采访的谁,在报上登出来了说白发人送黑发人,栽赃陷害法轮功。我丈夫纯属正常死亡,根本不是炼法轮功炼的,他本人从未炼过法轮功。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1/6/19/11552.html



    1400例的背后:中央电视台又炮制跳楼假新闻两例

    (明慧网2001年8月31日)一、黑龙江省双城市吴洪辉跳楼真象

    吴洪辉,黑龙江省双城市卫生防疫站职员。他在接触法轮功之前多次出现精神分裂现象,严重时不能上班。他的精神病是在二十年前因和女友恋爱多年最后被双方父母拆散,精神上受到严重打击而引发的。他的精神病史,他的亲友都可以作证。在九六年吴洪辉出事后,他的爱人曾在双城法轮大法心得交流大会上指出过他有过精神病史,而且多次复发过,并写信给双城市政府澄清吴洪辉跳楼真正原因所在,明确指出其跳楼是精神病复发所至。

    早在九二年李老师刚开始传法时就明确提出危重病人和精神病人或有精神病史的人不得炼功,而吴洪辉认为功法非常好,自行其是坚持要炼。大家想想,师父不收不教不管的人,自己硬要当人家的徒弟,不明原理地按照自己的想法学炼,怎么能不出事呢?这又怎么能是法轮大法的过错呢?

    江泽民集团为了诬陷法轮功把吴洪辉跳楼这一事件也归到1400例之中,是栽赃陷害。特别是国际人权会议期间,中央电视台又来双城采访,制造假象,重播这一事件,实属诽谤法轮大法,敬请善良的世人明查真象。

    二、请看黑龙江双城市王成祥跳楼的真正原因

    王成祥的跳楼而亡被中央电视台说成是修炼法轮大法的缘故,这实属是诬陷栽赃,凡是当地知情人都对代表江泽民喉舌的中央电视台隐瞒事实、编造假象、欺骗世人之举而叹息。最让人不可理解的是一个国家部门怎么瞪着眼睛说瞎话,当事人的家属怎么也违背事实说假话呢?是不是江泽民集团对其施加了压力,或是又允诺什么好处了。那么王成祥因何跳楼而亡呢?请看下面的详情:

    王成祥,60多岁,在接触法轮大法之前就出现过精神分裂状态,他祖上也有患精神病的。引发他精神分裂的原因是他儿子要买单位的家属楼,王成祥因年岁大了不愿上下楼,而儿子决意要居住楼房,为此事和儿子闹纠纷,一来二去就像中了邪一样,精神恍惚。有一次对儿子说:你买了楼我也不去住,就是去了,我早晚也得从楼上跳下去。家人对此也很担心,因他家前辈有这样死的,因此就更害怕了。

    当时他爱人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他爱人的劝导下他也学炼了法轮大法的动作。然而,读过法轮大法的著作的人都知道,九二年李老师刚出山的时候就明确提出(书中写的很明确)危病重人和精神病人或有精神病史的人都禁止修炼法轮功,为什么不让有精神病的人修炼呢?因法轮大法修炼的是主意识(主元神),而精神病人主意识不清醒,主宰不了自己。王成祥在违背规定自学法轮功之前就已经在头脑里存有跳楼之念了。实际上,不管他是否练过法轮功的动作,他精神病一复发也必然要跳楼的,因为法轮功根本不是用来治病的,更不是用来治精神病的。

    这就是王成祥坠楼而死的真正原因。为了达到迫害法轮大法的目地,江泽民集团不惜使用造假的手段、蒙骗视听。



    “1400例”内幕一则:我儿子的死与法轮功无关

    (明慧网2002年1月13日)我叫夏祖容,我们夫妇是大法弟子,是电视报导1400例中跳河自杀死者龙刚的母亲。家住重庆永川双石镇,双桥街70号。

    儿子有没有精神病作为父母是最清楚的,天下哪有不心疼子女的父母。儿子确实有精神病,当时是精神病复发跳河死亡,与法轮功没有任何关系。这是谁也抹煞不了的事实,作为他的父母,我们必须说真话,不能昧着良心,看着邪恶诬蔑大法。

    在我儿子死后,一位姓杜的记者来采访我儿媳妇,叫她说自己的丈夫是练法轮功的,把一些诬蔑法轮功的话写在纸上,叫她照着上面写的念,并要儿媳妇配合他说大法不好的话。当时儿媳妇迫于压力这样做了。第二天还给了她200元钱。用钱收买良心。教人干坏事,并教我孙儿(死者的儿子)说诬蔑大法的话。电视上的假新闻就是这样编出来的。

    为了不让世人受骗,我向政府说明真情:我儿子的死不是练法轮功死的,是精神病发作跳河死的。

    我于2000年1月13日,上了到北京的火车,准备上访。在车上我看大法书籍时被车上的恶警抓到了西昌派出所,后送到西昌拘留所,并没收了我3600元现金。双石镇派出所接到通知后于18日将我押回,并于19日送進了看守所,关押了31天。从看守所出来又关進了永川市基山派出所,被关押3天,后又被送往戒毒所关押10天。再后来我被关押在重庆市女子劳教所长达一年之久。我在劳教所因为坚持炼功,被强行拉到劳教所李所长那里,李破口大骂我,我对李说:“你不要说法轮功不好,不要听电视上的假话,我儿子的死与大法无关,是精神病导致他跳河。我说的都是真话。”被李叫警察黄艳将我连续铐了9天。

    直到现在,双石镇政府还多次找到改嫁的儿媳妇,用语言威胁她(儿子死后,媳妇改嫁,但住在我家)叫她要配合,向他们报告我的行踪,否则就要收门面费(门面是我自家的),不让她在自家门面做生意。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20/17934.html



    我妈妈马锦秀被江氏集团算在“1400例”内的事实真象

    明慧网2003年7月16日)我的妈妈名叫马锦秀,也被算在炼功致死的那1400多人之中。下面我就讲一讲真实的情况。

    母亲在炼法轮功前已属于严重危重病人,是法轮功中不接受炼功的那种人。十多年的严重的糖尿病,长期的4个“+”号,再加上94年到95年两年中的两次严重中风。她一次都是30多片各式的药,两次中风造成了她脸色发黑,两眉高低相差很大,两眼无神,嘴角歪斜,一站地的路程,她走几步一歇,步履艰难。据医生说,一来,歪斜的面部很难恢复,二来,若再中风一次的话,就将性命不保。早在我上中学时,妈妈就因为她长期身患重病,恐有不测,早早就做了身后事料理。嘱托亲属,万一自己有什么不测,照看我们三个姐妹。

    妈妈1996年自行炼功后,身体有了奇迹般的变化,她一改多年捧着药罐子的习惯,停服了药物,坚持炼功、学法、修心性。她感到了多年未有过的身体一身轻松,面部的偏瘫迅速的恢复,高低相差很多的两眉2、3个月之内很快恢复到基本一个水平位置上,两眼出现了多年未出现过的光泽,歪斜的嘴角渐渐规正,走路速度比以前快了很多,脸色由黑变白。以前,干点活儿就累,现在忙活半天却觉得很轻松。浑身一身轻,糖尿病的症状全都没有了。对此,我们的很多亲朋好友对此都有印象。街坊邻居也都有印象。

    直到1997年年中,妈妈出现了身体不适的状况。当天,家里人就送她去了医院,住院后,医院就发了病危通知单。然后,妈妈一直在医院接受治疗,直到几个月后病故,医生诊断是脑梗塞。

    1999年720以后,江氏集团为了打压法轮功,搞出了1400例,说是炼功致死,我妈妈也被收入其中。

    听说后,我心情异常沉重,妈妈明明是因脑梗塞病故的呀,怎么成了炼功造成的呢?妈妈在医院治疗了几个月去世,在医院,接受了大量的治疗,药也吃了,药液也大量注射了,可还是去世了,我们能说是医院造成的吗?因为医院也是“治得了病、治不了命”的。为什么妈妈炼过功,就说炼功造成的呢?

    于是,我把妈妈的情况写了下来,并拿到亲朋那去讲、去读。爸爸并不赞成炼功,他是个无神论者,他说,说你妈妈是炼功致死的,那倒不是,她是近20年的糖尿病,又是脑梗塞。

    我的亲戚听完我写的稿子后,说,你说的都是真实的。但是她担心我把稿子发出去后的后果,含着泪对我说,我们家再经不起风浪了呀。因为经历了中国多次政治运动的他们,知道一旦我把这样的真象发出去会意味着什么。我的另一个家人告诉我,我们楼上的人就是和你妈一样的病,也是住医院不久,就去世了。他嘱咐我,看我们的家多温馨呀,你可千万别……

    我原本想将我写的信寄给当时的国家主席江××,但最终我打消了此想法。因为我知道,我寄给它,面临着的铁窗我并不在意,可是又有谁能听到这个真实的情况呢。于是,我来到了美国,这样,才能有更多的人知道这些真实的情况。

    如今,我身在美国,我的家还在中国,但我却有家不能回。

    在华府航空馆前曾遇到不少中国人,讲到1400例,我就把我妈妈的事情讲给他们。

    我也曾打电话,告知我外省的亲朋,起先,他们知道我妈妈被收到1400例后,对我说话充满敌意,而我原本在他们心中是属于最乖最好的孩子。当我把妈妈的真实情况告诉他们后,他们终于转变了态度,我们又相亲如初。

    江的谎言多么邪恶呀,它使众多的生命把世上最美好的真善忍同可怕的杀人、害人联系起来,使世人远离真善忍;它使亲朋反目;它为了个人的目地,欺骗了无数的无辜百姓。

    邪恶的江泽民不应该被送上审判台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