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秀玲修真善忍 反遭迫害致死(图)


【明慧网2004年9月2日】贺秀玲,女 ,山东省烟台市芝罘区幸福十村大法弟子。贺秀玲被非法关押在烟台市南郊看守所期间,遭610人员和看守所警察迫害。2004年3月11日早晨7点多钟,被迫害得奄奄一息的贺秀玲在烟台市毓璜顶医院(又叫专区医院)含冤离开人世。下面是贺秀玲的丈夫徐承本关于妻子被迫害更多情况的陈述。


贺秀玲,山东省烟台市大法弟子,已被迫害致死

1999年7月22日晚,贺秀玲要進北京上访,因车站码头、交通要道布满公安便衣封锁,所以只好去了烟台市市政府上访。上访现场安静平和的出奇,除了风刮树叶声外,听不到半点杂声。7月23日早8点左右,烟台市政府调动了大批公安警察对法轮功学员开始镇压。贺秀玲被警察架着拖上车,拉往文登初村北海扔在半路上。烟台市政府把《宪法》赋予公民的合法权利置之不理,以权代法,触犯了国际法(一);世界人权宣言第九条、第二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五条;刑法第7条。

江××为首的流氓集团一手遮天,操控电台、报纸等所有宣传工具铺天盖地的造谣陷害李洪志师父与法轮功。贺秀玲在宪法赋予公民的合法权利下,在1999年12月進京上访,被北京丰台派出所非法拘禁,后转交烟台公安驻京办,由烟台幸福派出所及幸福十村村委治保主任领回,非法拘留15天,拘留所罚款生活费250元。

2000年6月,贺秀玲進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北京天安门分局非法拘禁,后转交给山东文登市驻京办的李英林,李英林从贺秀玲身上洗劫300多元人民币,后来贺秀玲在文登被拘留15天。

2000年12月,贺秀玲再次進京上访。被北京天安门分局非法拘禁,送往密云,在密云扣押7天后又转送辽宁锦州看守所,被非法拘留3个月,并被罚款3000多元。

2003年8月底,贺秀玲在文登资料点被烟台芝罘区公安610绑架到烟台罘芝区洗脑班,期间遭到刑讯逼供,双手被反铐在床栏杆上,蹲不能蹲,站不能站,连续5-6天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

2004年3月11日早7时30分,贺秀玲被迫害致死在毓璜顶医院。

2004年3月10日晚5时许,烟台芝罘区610李文光问我贺秀玲有没有病,我说贺秀玲什么病也没有。然后他说贺秀玲在烟台毓璜顶医院。我到毓璜顶医院后多方打听,在7点左右(因我没带表,大概时间)找到我的妻子,只见贺秀玲一只手被铐在床上,下身赤裸,不能言语,呈痴呆状,无人看护,无人护理。我在医院不到20分钟,被看守所的男看护训斥,我要求陪床,被看守所的男看护赶了出来。

结果在3月11日早,610通知贺秀玲离开人世,医院记录显示死亡时间是3月11日早7时35分。本人要求尸检,烟台市公检法進行了尸检,但明显为芝罘区610、看守所推卸责任,尸检鉴定都不给我,就把我赶了出来。7月8日,山东省公安厅,山东省检察院来烟台進行尸检。8月12日,由芝罘区610李文光、看守所张福田、烟台公安局、检察院、法医主持宣读鉴定报告,面对铁证如山的证据,山东省公安厅、山东省检察院反而为610和看守所推卸责任,排除暴力、排除药物注射,好象把责任推到了贺秀玲修炼法轮功“理智不清”身上,但这句我也没听清,我要鉴定报告但遭到拒绝。难道中国的立法是为公安、610立的吗?为什么起诉到检察院,而检察院不立案。上下成了一个防护网,这就如一个贪官污吏,叫他去整腐败,他能整好吗?

烟台市芝罘区检察院身为国家检察机关,不以法执法,反而以权代法,将贺秀玲、周树春、隋淑梅等大法弟子在2003年9月27日批准逮捕,羁押在芝罘区看守所长达半年之久。烟台市芝罘区法院,不公正调查取证断案,竟在2004年2月公然单方面开庭审判贺秀玲、周树春、隋淑梅等大法弟子。由于烟台芝罘区检察院、芝罘区法院的这些不法行为,最终造成贺秀玲在看守所被迫害致死,芝罘区检察院和法院都有推卸不了的责任。

看守所所长张福田讲,这就是中国的法律。

为维护人权和法律,希望有正义的专家和法律机构对贺秀玲的死亡作出公正鉴定,还被害人公道。

* * * * *

烟台贺秀玲被迫害致死一案新发现

后来我们通过别处的医学专家到烟台毓璜顶医院查看病历记录,医学专家提出几点疑问:1、没有抢救记录;2、脑栓是怎样形成的;3、没作死亡鉴定;4、腰穿刺结果没有;5.没有会诊记录。

据看守所张福田讲,贺秀玲是在3月4日发现头晕,叫她到医院她不去,是看守所强迫她到医院的。可是医院记录显示,3月4日贺秀玲到医院时已经半言语不明7天了。张福田讲,3月4日医院检查说没有事,也没有病,是脑栓,看守所就拉回所里治疗了。但当我问医院大夫这一疑点时,大夫讲:3月4日没事,没说以后有没有事。张福田讲,3月5日贺秀玲再次病危,又送毓璜顶医院。

贺秀玲修大法后,身心健康,精神焕发,什么病也没有,怎么突然出来病了?连检察院、法院的人都讲:贺秀玲在芝罘区法院开庭审理时,身体健康,这烟台市看过电视直播的都知道。检察院、法院的人讲:你就去要人,说人好好的,死在看守所,看守所得给个说法。

二次的省市法医签定都为公安局610和看守所推卸责任。后来一知道内情的公安酒后吐真言:贺秀玲是在3月10日晚8点死亡。那么医院为什么要在死亡时间这个问题上造假?从种种迹象看,烟台公安610、看守所、毓璜顶医院共同参与了对贺秀玲的迫害。法医做解剖鉴定时,发现贺秀玲的肠子上布满小红点,我们怀疑是被注射不明药物后的反映。呼吁知道详情的正义之士,把贺秀玲迫害致死的真象揭开,公布于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