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义的“的姐”


【明慧网2004年9月20日】
  • 仗义的“的姐”

  • 保护大法书籍 队书记得福报

  • 仗义的“的姐”

    2004年7月19日晚,吉林市丰满区二道乡大法弟子刘君、于桂玲在家里被丰满区公安分局局长曹建国酒后指使二道乡派出所的恶警们毒打于桂玲并抄家。恶警们当时打昏了于桂玲,把她的丈夫刘君也毒打了一顿,并且把他们家里的价值4000多元的新摩托车、现金510元、录音机等物品抢走,恶警们临走时连刘君家果树上果子都打掉。

    大法弟子刘君、于桂玲面对丰满区执法人员公然无视法律,入室抢劫、毒打无辜的犯罪行为,准备到市里有关部门控告。

    过了几天,刘君、于桂玲坐上了一辆年轻的“的姐”开的出租车,在车上他们夫妻二人开始给这位“的姐”讲起了大法的真象。“的姐”说她看到过许多有关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的真象资料,象野蛮灌食、毒打、电棍电击、把女大法弟子投入男牢房、迫害致残、致死等酷刑,她不相信这种事情能够发生在21世纪的今天。于桂玲听完后就告诉“的姐”,这些都是真的,并且这种迫害就发生在我们身边。

    接着于桂玲就掀开自己的衣服,露出自己被丰满区公安分局、二道乡恶警们毒打后留下的伤痕,并把恶警们入室抢劫、毒打无辜的犯罪行为一一讲给了她。年轻的“的姐”一看这个真实的场面惊呆了,刘君、于桂玲夫妻二人又给她讲了自己因坚修大法所遭受的残酷迫害,并准备去有关部门控告恶警、恶人的犯罪行为。

    明白了真象的“的姐”气愤的说:这太不象话了,警察怎么能公开执法犯法呢!你俩别着急,我有一个在江城日报当记者的朋友,一定让他把这件事情曝光。“的姐”一边开车一边打电话联系。电话打通后,“的姐”在电话里就把警察入室抢劫的事情告诉了她当记者的朋友。记者听完后感到事情很严重,就在电话里说:我一定把这事给你上报纸。但当记者听“的姐”说刘君、于桂玲夫妻二人是炼法轮功的时,立时话锋一转,无奈的说:有关法轮功的事我可不敢报导,因为上面有规定:法轮功的事一律归市里统一处理、报导,我们记者无权过问报道内容,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的姐”听完后,对他们夫妻二人说:记者看来是受上级领导不敢管,你们别着急,总有说理的地方。然后“的姐”把他们二人拉到了吉林市人大,告诉他们夫妻二人:别着急,慢慢说,我在外面等你们。


    保护大法书籍 队书记得福报

    安徽某地区有一大队书记在他退居二线前夕突得脑血栓病,经抢救脱险后。留下行走不便语言不清头脑迟钝的后遗症,不言而喻,他的书记位子被人取代。

    该书记生性耿直,对江氏集团无故迫害法轮功极为反感,在邪恶横行疯狂抓捕大法弟子的日子里,他多次冒着风险替大法弟子转移和保存书籍和资料。时间不长,他诸多病症不治而愈,上级又二次请他出山主持工作。他不负重望,不到一年,经引资开发使一个落后的队变成了一个水泥路纵横延伸、楼群拔地而起先进队。

    从他神奇变化中不少人很困惑都想、象他这样得脑血栓病又是60多岁的人怎么能重新担起这样的担子?知道内情的人都知道这是法轮功给他的福报。师父说:“常人知表得厚福 官吏知浅明如镜”(《洪吟(二)》)。从这一真实事例中,众生啊!还能悟不到其中的妙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