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人发表声明──声明强化洗脑作废

—— 迄今已有 138080 人次发表声明

【明慧网2004年9月20日】
严正声明

99年7月我和大陆大法弟子一样经历了这场磨难,为了给师父和大法讨回公道,也曾两次進京上访被抓進拘留所,没有屈服邪恶,然而在重返单位上班可怕的利益之心干扰下违心写下了“不上访、不告状的保证书”,虽然借助“保证书”写下了自己修炼的心得。当时还觉得自己很智慧既阐述了大法好又能保全利益不损一举两得。现在想起来自己是多么愚蠢,正是由于自己法没学好才中了邪恶的圈套种下了以后的祸根,被邪恶牵着鼻子走,始终难以摆脱魔掌。2001年大年三十凌晨1点邪恶又一次闯入我家,大肆搜查,我爱人一气之下跟邪恶对骂起来,邪恶要打电话连爱人一起抓,当时家中却有一些资料,再三威逼下我说了“不炼功”的话。五年来我的家庭、单位经常有邪恶骚扰,不是恶警就是社区。2002年8月末,恶警来单位找我在一张单上按手印,遭到拒绝,就软硬兼施苦苦哀求,我如不按他就下岗,怕心让我又一次向邪恶妥协,事后我看着这双手心如刀绞。2001年秋末恶警闯入我家,我苦苦跟他们讲真象,他们不听,令我第二天必须上交派出所户口本及一张照片,怕失去优越生活环境又一次配合了邪恶。这一切都是无人知道的情况下進行的,我也曾想发表严正声明但又碍于人的情面怕周围大法弟子知道,怕邪恶再找麻烦。总是想多看书学法做好三件事弥补上就行了。实际上正是那么多的私欲和怕心被邪恶钻了空子,使我无法精進更无法跟上正法進程。对师父对大法不忠诚的行为使我经常处于良心的谴责中,邪恶看到我这么大的漏更是肆无忌惮。几年来背着如此沉重的包袱如何又能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呢。我感恩师父从未舍弃过我,给我改过的机会,明慧网同修的正法历程激励了我,使我有勇气发出严正声明,尽管它是迟到的。所有对邪恶的“保证”无论是任何形式的,都是在邪恶的逼迫失去自我时的所为,决不是我的本意,我要收回对邪恶的所有“保证”,全部作废。今天我终于明白修炼大法不是儿戏,是一件多么严肃的事情,为了师父和大法的庄严与神圣,为了师父的尊严,我必须这么做。感谢师父救度我。今后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左淑华 2004年9月8日


严正声明

我于1999年3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因2000年7月去北京上访而先后被拘留、监视居住、劳教(劳教期限为一年半)。在劳教所,2001年的年初恶警带着几个同修去团河劳教所加以迫害,强迫洗脑转化。恶警还从那里学到了害人的“本领”,回来以后对坚定的大法弟子开始了没有人性的折磨。2001年六月份的一个上午把我叫到“三角区”,让邪悟者逼迫我“转化”,晚上把我单独带到一出工的地方,整个晚上不让闭眼。到第二天早晨把桌子往墙边一收拾,然后让我站起来站到地中间,由两人看管,只让吃饭不许去厕所,让拉到裤子里、尿到裤子里;拉到地上、尿到地上。站累了,膝盖不允许弯,不让来回走动、坐一坐,躺一躺那更是没有的事。在这种逼迫下,我不能吃饭,邪恶之徒又不让睡觉,就这样站了两天半,腿和脚站肿了,脚底板也疼痛难忍,我就蹲下。结果蹲下以后邪恶开始迫害,晚上七、八点扇耳光,半夜拿马扎、凉鞋、小棍打了一夜,结果脚肿象面包,腿肿得象大象腿,不能独立行走,但还让我继续站。在这种情况下,当时由于自己没有放下生死,正念不足,有怕心,又不想吃苦,导致向邪恶妥协,做出了作为一个大法弟子不应该做的事情。因此,我特此声明所有以前说过的、写过的不符合大法弟子标准的全部作废。努力走正以后的每一步!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张红岩 2004年8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98年得法,对正法的事做得一直不很好,对师父要求做好的三件事做的也时好时坏,学法炼功也跟不上,究其原因,除了懒惰,求安逸之心外,还有对自己以前做过的一些对大法不好的言行,时常痛悔不已,觉得自己不配再做大法弟子,从而使自己意志消沉,总是振作不起来,最近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决心在明慧网上做出自己的严正声明,把自己以前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下面我把自己以前违心做出的不符合大法的事写出来:99年7.20以后,我因進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单位里十余天,由于当时学法不深,人的狡猾观念使自己违心的写了所谓的“保证书”。2001年7月,我因散发真象传单被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这是我最痛心最后悔的一次,在所谓的帮教人员的欺骗下,使自己接受了邪悟,出卖了同修,又写了“决裂书”,甚至还把大法书和师父的法像等都交了出去。2002年9月县里开始办洗脑班,自己当时正念有所恢复,已经开始学法炼功,但为保住自己的学法环境,又不去参加洗脑班,在县610办公室里又违心的写了所谓的“保证书”,而没有参加洗脑班,事后自己非常后悔。在今年2004年4月份,还是因为学法没跟上,怕心严重和对亲情的执著,被邪恶钻了空子,非法关押進县看守所,由于自己多次被非法关進看守所,对那里的环境产生了惧怕和厌恶心理,一天也不愿在那里呆了,而不象有的同修那样正念正行。这次在里面被邪恶非法关押了二十多天,出来的前一天,它们要我写“保证书”,当时又被怕心所带动,再一次违心的写了“保证”。出狱后,一直振作不起来,通过学习师父的近期讲法和阅读明慧周刊,悟到自己应该写出严正声明,重新做好,但执著爱面子、怕心和各种干扰始终迟迟不写,一直拖到现在,在同修的帮助下,这一次我终于写出了这份声明,彻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在正法的最后阶段尽快升华上来,洗去污点,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不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逯金英 2004年9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于98年底学炼法轮大法。2000年7月進京上访,被非法判刑四年,住监期间曾遭毒打。今年6月份又把我们单独关押一个地方锁起来,在马桶里大小便,让别的刑事犯人看管,打、骂,减少睡眠时间,故意灌汤水,全都倒在衣服、裤子上,还不让洗。有时还揪着裤腰带不让小便。天天放邪恶制造的录像和念攻击大法的书。7月份又换了中队,邪恶的迫害不断升级,不让睡觉,24小时放邪恶录像,白天晚上5-8人看押,手打脚踹,用电棍打脸和手背,不看录像就揪住头发,晚上站着瞌睡时就灌药。残酷的用尽各种手段折磨我们,还说是在执行江××的密令“从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搞垮、名誉上搞臭”,“打死算畏罪自杀”。还问我是愿意站着出去呀还是躺着出去,说以后一个月要交3万元,手段和方法会更为残酷等。犹大也在配合邪恶做坏事。在邪恶的残酷高压下,由于正念不足,执著于情而导致了怕心,而向邪恶妥协,违心的写了什么“五书”,还得在中队会上念。自写那东西起,觉得生不如死,羞愧难当。对不起师父、对不起自己,对不起任何人。今借明慧一角,严正声明:在监狱所写所说的不符合大法弟子身份的东西统统作废。坚定正念,修去执著,坚修大法到底。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郭拴梅 2004年8月20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邪恶旧势力各种残酷的高压迫害下,由于正念不足,学法不足,在恐惧心、怕心、有求之心等各种执著的驱使下,又受邪悟的误导,给邪恶钻了空子,做了、说了、抄了、写了作为大法弟子绝对不能做的事,也绝对不能说的话,更不能去抄写的东西。现我严正声明:2000年至2003年在看守所、派出所、拘留所、劳教所在邪恶各种卑鄙下流威逼,酷刑拷打、迫骗我所说它人代写的“揭拟书”、强迫我所抄、写、作念、读的“决裂书”、“认罪认错书”、“保证书”(包括迫我家人与单位写的和迫我抄写不是写我名的)、“字据书条”、迫抄写的“以上本人看过”,邪恶坏人写的东西写上我的名硬要我承认的那些书和东西,包括邪恶利用亲情等欺骗、逼控我家人,我亲人所做、所说、所签写的有损大法、有违师父的所做所为与言行我和我家人、亲人都不承认,声明作废。全盘否定邪恶旧势力的一切邪恶安排。跟上师父正法進程,讲清真象,救度世人。助师世间行。加倍弥补,挽回自己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朱茂娣 2004年9月18日


严正声明

我1997年得法坚持修炼到今天。2004年5月8日被邪恶绑架到洗脑班,强制洗脑至8月12日,在被迫害过程中自己由于正念不足,在压力面前没有用大法来衡量坚定自己,而是用人的观念对待考验,为了解脱自己,违心的写了“三书”。从洗脑班回来后,我认真学法,反思自己的所做所为,使我真正地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事情并不象表面上看到的写了“三书”,实质上是在配合邪恶诽谤宇宙大法,在出卖师父,对不起师父的慈悲救度,此时此刻无论用什么样的语言都无法表达自己对大法,对师父的犯下的罪过,无颜面对师父,面对师父的慈悲救度。我决心从今天开始坚修大法心不变,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在生死考验面前放下自我,做一个真正的符合标准的大法弟子。为了表达自己坚修大法的决心,特此声明在洗脑班写的“三书”作废。永不反悔,坚定的走好自己的每一步,圆满完成宇宙历史赋予大法弟子的使命。加倍弥补,挽回自己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陈建生 2004年8月19日


严正声明

1997年10月份,我有缘走上修炼之路。但由于对大法理解不深,所以学法炼功都不太精進。1999年7月20日,江××由于妒忌心,全国疯狂镇压法轮功,那时我感到象天塌下来一样,压力很大,心中甚感迷茫,不知何去何从。后来迫于压力写了“不炼功的保证书”,那时悟性太低了,竟不知写“保证书”是错的。邪恶毕竟是邪恶,写一次不行过一段时间还让写。在各种执著中和怕心中,我违心的记不住写了几次,只记得最后一次是写“悔过书”。然而这次非常明白不该写,却在怕心的驱使下又向邪恶低头,虽然没写一句直接了当不好的话,然而在找中国文字的空子,写的话都是让人看了认为我好象不炼了,又好象表决心炼到底。写完自己还觉得挺有水平,欺骗了它们。现在悟到,当时自己完全偏离了法,做错了还自找借口,其实这种想法太可笑了,我骗不了旧势力,也骗不了师父,只不过是欺骗自己。而且给大法抹黑,虽然明白了却一直没有勇气写严正声明。今天,正法已接近尾声,千千万万的大法弟子都在救度众生,而我,还有什么理由在观望别人,期待别的同修出主意?我今日一定要发出内心压制已久的呼声,面向整个宇宙喊出我的心声:我要严正声明:我以前写的所有不符合大法的书面“保证”,“悔过书”全部作废!我要坚修大法紧随师,努力修去一切执著,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刘利 2004年9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6年冬季开始学法轮功。法轮大法给我治好了几十年治不好的顽症-神经性牛皮癣,使我得到新生,走上了人生的正确道路修炼。1999年7.20邪恶势力开始对法轮大法与李老师的严重迫害,自己在这几年被迫害期间,有时没有用人本性的一面来认识大法,完全用了人的一面去理解大法,邪魔就利用了这一点没完没了的干扰与破坏大法,使我长期处于魔难之中。在这期间,我用常人的观念、对邪恶的怕心,说过一些对大法不负责的话,写过“悔过书”、“保证书”,这些错误的的行为给大法抹了黑,深感对不起李老师。几年来不断的学法炼功,用大法对照自己过去的一些言行,为自己做的不好的地方深感痛悔。为了对大法负责,对自己及众生负责,我在此严正声明:我在邪恶迫害时写的“笔录”、按的手印,写的“悔过书”、“保证书”全部作废。所有不符合正法弟子的言行全部作废。我是师父的弟子,正法时期的正法弟子,纠正一切不正的,全面否定旧势力的迫害,坚定的清除旧的邪恶势力,走师父安排的路,正念正行,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李凤书 2004年8月16日


严正声明

我这迟到的声明,说明我还有许多人心所在,还存在骨子里深处的私心杂念和根本上所固守的执著。在99.7.20的日子里。领导一次次的找我“谈话”说:“咱们单位的都写“保证”了,只剩下你一人不写,影响大局,再不写咱们都得一起進学习班!”我便违心写了个所谓的“保证”。静心学法师父在《挖根》经文中讲到 “你如果作为一个常人我不反对,做一个维护人类社会的好人当然是件好事。可是你现在是个修炼的人,站在什么基点上看待大法,这是根子上的问题,也正是我要给你指出的。在你们的修炼中,我会用一切办法暴露出你们所有的心,从根子上挖掉它。 你们不能总是让我带着往上走,而你们自己不走,法讲明了你们才动,没有讲明你们就不动或反向动,我不能承认这种行为是修炼。关键时我要叫你们决裂人时,你们却不跟我走,每一次机会都不会再有。修炼是严肃的,差距拉开得越来越大了,修炼中加上任何人的东西都是极其危险的。其实能做一个好人也可以,只是你们要清楚,路是你们自己选择的。”我的泪水涌出。我今天在这里痛心的严正声明在这之前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全部作废!今后坚定的堂堂正正的做好证实大法,救渡众生,走好自己的路。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彭翠兰 2004年9月18日


严正声明

我得法前身体患有多种疾病,主要是心脏病。从98年2月份得法后,通过学法炼功,身体的疾病不治而愈了。99年7月20日后江氏集团迫害、镇压大法开始,和同修一起去北京证实法。回来后被骗到当地派出所,办了7天洗脑班,相信了他们的谎言和伪善。因学法不深,不能在法上认识,交了1000元押金,写了“保证书”和“决裂书”(虽然心中不情愿)。2000年10月因取真象资料和散发大法资料,被人举报后被公安部门送至看守所判劳教一年,送劳教所,因身体检查不合格,当时放回家。2002年3月15日夜里11时被抄家抓到派出所,判劳教两年送到劳教所。到劳教所后误听了公安机关的谎言,加上对大法认识不够深刻,随着大家写了“决裂书”。回家后听师父讲法认识到自己做的是不对的,因为一切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事都是人的怕心和狡猾心里所致。我现在郑重声明:我以前在劳教所、派出所等写“保证书”和“决裂书”都是不对的,一律作废。今后我一定紧随师父,坚修大法一直坚持到底。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张凤英 2000年9月3日


严正声明

由于旧势力的邪恶宣传,当时大部分同修被抓一时感到孤独困惑,将这一系列邪恶迫害当作常人社会人对人的迫害,忘了师父苦度的意义。没有按着真修大法弟子去做,让旧势力邪恶之徒钻了空子。深深反省一下,当时邪恶猖狂时,有严重的怕心,怕连累单位领导怕连累亲人,什么是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在头脑里是个不清楚的概念。再受到邪恶的欺骗宣传。最主要的是:自己没有抓紧学法,甚至于不学,将书藏起来怕邪恶来抄家。直到看到恩师在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和同修们的帮助,才站起来。不管我走的好和坏,凭我的能力努力去做,将损失加倍的补回来,按着师尊说的三件事努力的去做好。深深感谢恩师未将不争气的学员放弃,我也要对自己负责,因此,特此声明以前的不符合大法弟子的行为坚决声明作废。

李雅芬 2004年9月18日


严正声明

在2004年3月26日早上8时多,我在家被恶警撬烂房门,强行绑架到省法制所進行强制洗脑。在3个多月的时间里,每天24小时由工人严密监控,所居之处不准开门,把人囚禁在房间里,完全剥夺了人身自由。每天长时间地强迫看严重歪曲大法和老师的“焦点谎谈”等光盘,車轮式地做洗脑,还向学员亲属施加压力。由于自己思想与心性有漏走了邪路,写了不该写的“四书”,对不起大法与慈悲救度我们的师父,我深深痛悔在洗脑班所不该做的一切,我现在严正声明,在邪恶洗脑班上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要求全部作废。同时珍惜老师的宽容与慈悲救度,今后做好学员应做的三件事,学好法,铲除旧势力的安排,讲清真象,加倍弥补,跟上正法的進程,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一切。

何志贞 2004年9月13日


严正声明

我于1999年3月份得法,7.20期间由于学法不深,执著太多太重,令我在邪恶的迫害下违心的写下了“保证”,并在电台、电视台、报纸上说了不利于大法的话,给大法造成了损失。过后,我愈来愈感到罪业深重,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悔恨的心情重重的压在心里,后来我两次写了严正声明,又因为怕心没有发表。随着学法、发正念、讲真象的不断深入,我越来越体悟到大法的博大精深,和师父的洪大慈悲,愈来愈体会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肩上的重任,同时也认识到发表严正声明的必要性和严肃性。为此,我现在郑重声明:以前在邪恶迫害下所说、所做的一切对大法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坚定的做好师父要求大法弟子做好的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麻庆义 2004年9月17日


严正声明

我1998年得法的。得法前是个药罐子,患有乙肝、胃痛、牙痛等,但得法一个月以后,以上症状不知不觉都消失了。通过学法和我自己的亲身经历,我对法轮大法、对师父都是非常坚信的。1999年4.25以后,为了还师父清白、还法轮大法清白,我去过北京、去过省城,做了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情。2001年当地派出所把我当“顽固不化分子”强行从家里送進洗脑班。当时我是被十几名警察强行抬出家门的。可是進了洗脑班时间一长,我就被亲情和求安逸之心带动了,做了一个大法弟子不应该做的事。为了挽回我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为了更好的讲清真象、救度众生,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现在我严正声明,我在洗脑班所说所写,包括以前所有对大法不利的所说所写的一切,全部作废。

彭冬兰 2004年8月7日


严正声明

我是97年得法开始修炼的,身心受益于大法,深感师父的慈悲伟大。99年邪恶开始打压法轮功时也能够坚定的走出来证实大法,但在一段时间内,由于怕心和受一些邪悟的影响,违心的写了“保证书”。后来也知道不对,也没声明,心想只要我学法炼功,按照法的要求,努力证实大法,做好炼功人该做的事,声不声明无所谓,并没有重视这件事。自从看了《明慧周刊》同修写的文章后,明白了严正声明的重要性。在此我也严正声明:过去不管在任何环境下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废。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坚决走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坚定正念,做好大法弟子当前该做的三件事,做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佟艳君 2004年9月8日


严正声明

我1996年得法,学法前身体不好,有多种疾病,通过学法炼功,修心性,身体的疾病神奇的消失了!使我真正感到,是法轮大法使我起死回生,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感谢师父,感谢大法。2000年12月份去北京证实法,中途被非法劫持,非法关押在拘留所约半个月。出来后,2001年2月又被以欺骗的手段骗到教养院,被非法劳教两年。关押在教养院期间,由于正念不足,有执著心,在干警的逼迫下,曾违心的“转化”了,写了不该写的所谓的“保证书”,“悔过书”。出来后,才悟到,“转化”错了!不该向邪恶低头,不能受邪恶的指使,命令。特此声明,所有不利于师父和大法的言论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坚定的走师父安排的路,做好三件事,不能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张淑英 2004年9月17日


严正声明

99年7月20日以来,全国开始了铺天盖地的对法轮大法及大法弟子邪恶的镇压,由于学法不深,不能从法上认识法,配合了邪恶的安排,违心的交了部分大法书和挂图等资料。五年来心中一直痛悔莫及,觉得自己犯了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给大法造成一定损失,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不配做师父的弟子,误在了这个层次中不能自拔。通过这次改字,我系统的将师父的大法书通读了一遍,师父的法字字句句都点到了我的问题,使我震动。让我悟到了,应该写一份严正声明认识我的错误,我要立起直追,尽最大努力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正法進程。坚决否定邪恶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坚决跟随师父回家。

苏敏君 2004年9月4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8年底炼法轮功的,以前身体很不好,修炼一段时间以后,身体上多种疾病都有好转,鼻炎、骨质增生、腿痛、脚冷等消失得无形无踪。恩师为我承受了很多,由于自己一段时间不够精進,放松修炼,于2004年6月15日下午4点购物时被旧势力钻了空子,被恶警强行抓走了。在那里由于自己承受不了那种环境的污染,心里压力很大,为了出来,答应了邪恶了无理要求“不炼功了”,并在别人代写的“保证书”上签了字,按了手印。做了一个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给大法造成了很大的负面影响。很对不起慈悲伟大的恩父!非常痛心。在此郑重严正声明:在洗脑班里所有不符合大法弟子的言行、签字、按手印全部作废。今后一定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孙玉芬 2004年9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96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身体多种疾病不翼而飞,使我得到了新生。99年10月份去北京上访,被当地公安局绑架回来,在单位监管一个月,动了人情,违心地写下了所谓的“悔过书”。回家后,通过继续学法炼功,认识到自己的严重错误,师父教育我们做个好人、更好的人,帮修炼人净化身心,有什么错?感到自己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这几年来,由于怕、情,加上等待观望心,这些不都应该是在修炼中应该去掉的吗?在此,我郑重声明,以前在高压下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一定坚修大法心不动,助师世间行,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堂堂正正做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翟莲花 2004年8月14日


严正声明

我于2004年2月25日晚。在墙上喷写“法轮大法好”,被保安举报,在派出所期间,邪恶拿到我的用具问是那来的,我说自己买的。邪恶又问粘贴是谁给的,本来是不配合的,但是当时由于情没放下、想早点回家就随口说出了一个死者的名字;又签自己的名字、按手印。事后一想修炼是非常严肃的,我这是有意无意的做了一个叛徒,纯属和邪恶签约。正念不足、没听师父的话。不配做师父授予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愧对师父。还有邪恶找到我丈夫替我签字、按的手印、拿到别人的一根头发办的手续。以上这些在此声明全部作废。正念正行,听师父的话。做好师父交给的三件事,弥补过失,不再犯错误。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

陈忠丽 2004年9月17日


严正声明

我得法前身患多种疾病,如肺病、心脏病、糖尿病、脑供血不足等,学法修炼后这些疾病不治而愈了。99年7.20后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因学法不精進,有许多事不能在法上认识,在公安的谎言和欺骗下,做了一些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事,如向公安部门交师父法像、大法书籍、大法录相带等(不是情愿的),还配合邪恶公安写了“保证书”等。现在通过学法和学师父新经文,明慧网等,知道了自己不论是在洗脑班、拘留所配合邪恶的一切行为都是怕心和人的狡猾心理所为,对不起师父和大法。我现在严正声明以前一切违背大法的事情,对不起师父的事全部作废。今后坚修大法,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韩玺堂 2003年9月3日


严正声明

我曾错误的写过一句话“保证不炼了”。当时只是想表面掩盖一下邪恶的迫害。过后想到这是常人的心、常人的想法,心里感到很难过。我总想只有自己心里坚修大法,去做好三件事就可以了。直到现在看到了明慧周刊中同修写的关于写严正声明的重要性的文章,才知道以前写错了,“不炼了的保证书”是与旧势力的签约,如果不否定它,旧势力就会没完没了的在身体、学法、炼功、发正念等各方面干扰我们。现在我彻底的明白了,我以前没有写严正声明,所以有时发正念、学法、都会受到干扰。我从内心写下此严正声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坚定走好师父安排的路。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林腮仙 2004年9月7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平时学法不深,发正念少,带着求圆满和常人心去做事,在执著钱财、亲情,又有许多怕心的前提下,被邪恶钻了空子。在被迫害期间,暴雨出自己的许多不足和隐藏很深的那颗对法不坚定、没有完全正信师父的心,怕被判刑、怕吃苦、怕被打,在多种不好的心的带动下,向邪恶妥协,做了对不起大法和师父的事,有损大法弟子的称号。通过学法,我认识到自己的严重错误,在此我郑重声明:被迫害期间所说、所做、所写的一切不利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重新回到正法洪流中来,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耻辱和损失,坚定地按照师父要求做好“三件事”!

孙秋菊 2004年8月26日


严正声明

从劳教所邪悟出来至今已三年多了,虽说其间也与几位坚修的大法弟子切磋过,但总觉得只要自己在行动上加以修正,就不必要再做什么形式上的东西了,根本没悟到那是旧势力的安排。看了《明慧周刊》上关于“严正声明”的严肃性后,我在发正念时,看到了世间的家人被层层用管道连接的旧势力控制着,而自己却无能为力。我这才知道我和他们有过约定。为了修正自己,也为了救更多的人,现严正声明以往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走好师父给安排的每一步,坚修大法到底。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官旦红 2004年9月3日


严正声明

在2001年正月12日镇政府和派出所一伙不法小人突然闯到我家中,用谎言欺骗法把我妻子诱骗進了镇派出所(当时我妻子是被骗進去的16个大法弟子的一员),企图将她强行洗脑转化。由于我当时学法不深,悟性差,更不愿意让妻子在邪恶黑窝里久受折磨,便违心的在他们早已印好了的所谓“转化书”上签了名,极不情愿的拿了3000元不進京上访的保证金。在此我决定上网严正声明将不符合法的行为全部作废。以实际行动洗刷自己修炼道路上的污点,认真完成师父交给我们的三件事,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邪恶安排,立志坚修大法到底。

张振托 2004年9月6日


严正声明

我是96年底得法的,在大法的修炼中我的身体和思想得到净化和升华。在大法中悟到了人生的意义是什么,我找到了人生的出路,我知道我的前程是多么的光明和伟大。就在这时,江氏集团镇压法轮功,它们对我的压力很大。分局和村干部总找我写“保证书”,那时心性把握不住,就违心写了对不住师父和大法的话,给大法造成损失和不好的影响,给自己修炼路上抹上了污点,这件事对我一生最痛苦。我长期因自己当时所写的“保证书”而饱受愧疚自责的痛苦。因此我严正声明,我以前所写的“保证书”全部作废。以后我要走好师父给我安排的修炼道路,做一名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王素英 2004年9月10日


严正声明

在2000年夏天江××邪恶集团迫害大法之际,县公安局、县政府和镇派出所一伙不法小人助纣为虐,多次走村串户,甚至追到地里,以威逼、诱骗手段强迫大法学员在他们早已印好的所谓“转化书”上签名,否则就抓捕。由于我们当时有怕心,就违心的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在此我们决定上网严正声明当时所做的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行为全部作废。一定坚信师父,坚修大法到底。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张岩磊、崔凤云、张士宾、崔锡乾 2004年9月7日


严正声明

我在2000年到北京去讲了法轮大法好,由于人心波动说出了老家的地址(自以为那里没有亲人),后被送到老家县第二看守所。因我们集体绝食让叫家人接回家。但是我因学法不深,为自己找借口想到关在这里倒不如出去后讲真象证实法,写了“保证”,现声明作废。一定要放下人心紧跟师父,证实大法,救度世人。抓紧快讲,做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要做的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谢海林 2004年9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名小学教师。95年开始修炼大法,由于自己平时学法不深,对自己要求不严,不够精進。99年在各级政府的高压政策下,写了所谓“保证书”“悔过书”,没能按照一个修炼人的标准去做,给大法抹了黑,同时也给大法带来了不应有的损失。在此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事统统作废。彻底否定旧势力安排的一切,紧跟师父指正的修炼的路,不断修正自己,以挽回对大法的损失,弥补自己的过失,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马月红 2004年9月12日


严正声明

做为一个修炼大法的人,由于自己学法不深,不能从法上去认识法,而执著于世上的情,在自己的父母遭受迫害时,曾替母亲写过“四书”,替父母按过不明情况的手印。通过学法,把自己当作一个真正的修炼人来看,自己还是有怕心等执著心,从而配合了邪恶,使邪恶有了市场,给自己修炼的路上抹了黑,给大法造成损失。在此我郑重的严正声明:过去自己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此以后要以法为师,坚决按照师父所说的去做,为正法奉献出自己的全部力量。错误不再重犯,一修到底。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戴力强 2004年9月18日


严正声明

在1999年的夏天8、9月份,我曾经写过“保证书”,向邪恶低头了。这是很不好的表现,也是因为我当时没意识到写后的严重性,做了不应该做的事。现在我严正声明在1999年写过的“保证书”正式作废。以后一定要坚定正念,不再向邪恶低头。讲真象救度众生,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贾丽茹 2004年8月29日


严正声明

我在证实法的过程,受到邪恶的迫害,被非法劳动教养。由于自己学法的不深,在劳教所里面对邪恶的迫害,没有守住修炼人的心性,而违心的向邪恶妥协,写了所谓的“五书”,并在一次邪恶找我谈话时,说了几句违心的话。我严正声明:自2003年4月16日以来,所写所说的任何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东西一律作废。在这法正乾坤的最后时期,我决心抓紧学法,跟上正法的進程,做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三件事,不辜负伟大的师父对我们的慈悲苦度。用自己的行动来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谢学文 2004年9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95年有幸得法。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正念不足,在7.20以后,因私心、怕心重,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违心的烧了大法书和一切大法资料,给大法带来了损失。这是大法弟子绝对不应该做的事,是对大法犯罪。通过学法和读明慧文章,我意识到自己的错误。特此声明,决心回到师父安排的道路上来,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以法为师,归正自己,努力做好师父说的“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王黎明 2004年9月12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的高压迫害中,自己修得有漏,学法不深,执著心重,没有放下人心与怕心。违心的说了作为大法弟子不该说的话、做了不该做的事,自己深深痛悔,愧对慈悲的师父对我的慈悲苦度。由于我的不坚定给大法造成了损失,也给自己的修炼留下了无法挽回的污点,追悔莫及。特此严正声明:坚决彻底的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所写的和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勇猛精進,做好大法弟子应做好的三件事,做一个合格的正法弟子。

朱国新 2004年9月15日


严正声明

我由于2000年11月份去京上访,在2001年3月,被邪恶抓去洗脑班迫害了 一个多月。由于自己当时学法不深,在各方面的压力下,写了不该写的“三书”。当时虽然是违心的写的,用的又是双关语,现在明白了,都是不对的,不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所为。所以为了维护大法的严肃和神圣,我在此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任何不符合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走正师父安排的正法的路!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徐锦香 2004年9月14日


严正声明

1999年9月份的一个晚上,我正在家学法,突然闯進四五个人,有村里的书记和派出所的,把我带到了当地派出所。这天晚上共绑架了五十人。第二天,警察开始一个一个问话,并让在“保证书”上签字。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就想签字骗他们,回去我照常修炼。后来通过学习师父的经文,认识到了这样是不对的,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现在严正声明,当时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要严格要求自己,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不辜负师父的慈悲救度。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张庆芬 2004年8月28日


严正声明

2000年为证实法走進北京,被劳教,在高压邪悟环境中妥协,对不起师父,心里十分痛苦。正法没有结束前,师父还在等待我们觉醒,写下声明“决裂”作废后,又一次被劳教,因怕心,又一次向邪恶妥协,无言面对师父。在同修的鼓励下,我带着惭愧的心情再次鼓起勇气声明“决裂、五书”作废。紧跟师父正法進程,救度众生。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刘铭远 2004年9月17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的怕心和自私心理,99年7.20后,做了一些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事。毁掉了部分大法书和师父的法像,我现在对此深感痛心!在单位的逼压下,写过“保证书”,“认识”之类的书面文字(但不是发自内心的),回想起来非常后悔,走了一段弯路。主要是当时学法不深。现在我严正声明,以前写过的所谓“保证”、“认识”全部作废。做好当前师父说的三件事,严格要求自己,做一个真正合格的大法弟子。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杨玉芝 2004年8月16日


严正声明

我在邪恶势力的迫害之下,由于认识粗浅,在它们的强迫之下,写过“悔过书、保证书“,这是我最大的不对。通过学习大法,使我深刻的认识到这是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所以,严正声明:以前写的“保证书”和什么“悔过书”一律作废。坚决听师父的话,好好学法、炼功,修心,还要给别人讲真象,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张书梅 2004年8月16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迫害法轮功的初期,因对于修炼的严肃性认识不足,学法不深,认为自己能坚持修炼,可以出于自我保护的需要,糊弄一下他们,做个假“保证”也无关紧要,所以在单位违心地写了所谓的“认识”和在“保证书”上签过字。随着不断学法修炼和正法進程的推進,我认识到这些都是不符合大法弟子标准的行为,现特声明作废。在剩下的时间里,决心正念正行,做好“三件事”,以不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戴四新 2004年9月15日


严正声明

我1997年有幸得法。由于学法不深,被邪恶钻了空子,被抓到公安局洗脑,违心的写了“不炼功保证书”。在此严正声明:我过去所写所说的一切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同修的事一律作废。今后我要加倍努力,紧跟师父做好正法时期的三件事,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走好自己最后的路,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

任翰新 2004年9月4日


严正声明

99年7.20后不久,居委会召集大法弟子办洗脑班,要我们每个弟子写“认识”,因为怕心就违心的写了。通过几年的学法,与同修们的切磋,在理性上有了很大的提高,觉得当时所写的“认识”不是一件小事情,是完全符合了旧势力的安排,让旧势力抓到了把柄,给大法抹黑。为了不让自己在修炼路上抹上污点,坚决与旧势力划清界线,纯纯净净的跟着师父回家。所以严正声明:所写所说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何芬新 2004年9月17日


严正声明

我于1998年2月得大法修炼。99年7.20事件后,于同年8月在邪恶势力的残酷迫害下,违心的向邪恶势力写了所谓的“保证书”等一类的不符合大法的材料,现严正声明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努力,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李永福 2004年8月4日


严正声明

1998年我有缘得到法轮大法的书籍和有关资料,从始,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但是在1999年7月20日后,在中国大陆那个邪恶之首江××政治流氓集团残酷镇压迫害法轮功运动和欺骗蒙蔽下,由于没有认真学好大法,自己产生了怕心及执著,将法轮大法的书和资料烧毁了,我现在认识到烧毁大法的书是错误的做法。我特此声明並表示今后紧跟师父正法,更加努力和加强修炼法轮大法,向世人讲清真象,救度众生。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李泰强 2004年8月20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平时学法不深,怕心重,在大法被打压时,被邪恶钻了空子,顺从了旧势力,做了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给大法带来了损失。在此我严正声明:在邪恶残酷迫害下我所说、所做、所写的一切不利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多学法,加倍弥补给大法带来的损失,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

苏爱华 2004年8月29日


严正声明

我在被非法关押在教养院期间,由于自己有执著心,再加上学法不深,主动接受了邪悟,写了“不修不炼的保证书”及“悔过书”,给大法造成了严重损失,并使自己走了很长时间的一段弯路。后经同修帮助明白过来,但一直未意识到写“严正声明”的严肃性,加上怕心,所以一直拖到今天。现在我严正声明,自己以前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坚定的走好正法修炼的每一步。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屈艳红 2004年9月4日


严正声明

我曾经被公安局、派出所绑架过四次。2000年6月在拘留所逼迫下,写过“三书”,签过名等。通过学法,我今天郑重宣布:以前所写的一切不符合法轮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认真做好师父让做的三件事,用法来指导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紧随恩师正念正行,汇入正法洪流。

马秀英 2004年8月28日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好,私心重,和长期形成的变异的思想,虽然觉的法很好,但因对法和师父只停留在人这儿去认识,用人的心对待,因此,自1999年7.20以来,说和做了许多错话和事,为了过关,还有采用文字游戏……,实际就是向旧势力投降。为了做一名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跟上正法進程,现严正声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表态全部作废。坚定走正法之路。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张桂兰 2004年9月14日


严正声明

我97年得大法。1999年7月20日江××政治流氓集团镇压法轮功开始后,我由于学法不深、对大法不坚定而在各种执著心的带动下,迫于压力违心的写了“三书”,现在我感到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在此,我严正声明我以前写的“三书”全部作废。我要坚修大法到底,紧紧跟上师父正法進程,直到最后。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商永臣 2004年9月17日


严正声明

我于1997年开始修炼大法,此后身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真正明白了做人的目地,明白了人生的真谛。99年大法遭诬陷迫害后,我因上访讲真象被非法劳教,这期间在压力与困苦之下,我违心的神智不清的写下了背离大法的东西,为此自己的良心倍受煎熬!现在我严正声明以前自己所说所写一切不符合大法弟子标准的东西全部作废。并且加倍补偿,跟上正法進程,重新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王晓慧 2004年9月17日


严正声明

2000年邪恶疯狂迫害大法的时候,我们在镇政府及派出所的威逼诱惑下,由于我们学法不深,悟性差,就违心的在邪恶印好的“转化书”上签了名,在此我们决定上网严正声明:当时我们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全部作废。并今后以实际行动弥补给大法造成的负面影响,决心跟着师父坚修大法到底。

张志永、张桂芳、于金相、王敬勉、张彦西、张香菊、张玉慈、张兰麦、张兰威 2004年9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在1999年7.20至2001年在单位和街道的威迫下,由于自己当时学法不深,被邪恶旧势力钻空子,写了“不上访”和“批判书”及对大法不敬。后来我悟到后,我对旧势力不再配合。在2001年后没有再做对大法不敬的事了。现严正声明以前写过对大法不敬通通作废。同时今后要珍惜师尊对我的慈悲救度,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一切,学好法,铲除旧势力的安排,讲真象,加倍弥补,跟上正法的進程。

关洁华 2004年9月17日


严正声明

我在被邪恶非法绑架劳教期间,在邪恶的残酷迫害下,因怕心等执著心的驱使写了“保证、决裂、悔过书”等等。现严正声明,凡此种种(包括劳教前)对师尊抹黑、对法轮大法不利、给自身修炼留下污点的言论和签字,全部作废!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谈伟昌 2004年9月17日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精進,怕心重,在邪恶的高压下背离了大法,做了一个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在此严正声明所说的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作废。通过学法和同修切磋,我现在认识到应该抓紧时间,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走好走正以后的路,否定邪恶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迫害,走师父安排的路,勇猛精進!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张顺 2004年8月23日


严正声明

我们在邪恶的欺骗下,神志不清时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给大法造成了很大的损失。后来,通过学法、与同修的切磋,我们终于清醒过来了,我们是为法而来的,为助师正法而来,为救度众生而来。今后,我们一定坚决否定旧势力安排的一切,按照师父要求的去做,走师父安排的路,加倍弥补以前的损失,坚修大法紧随师,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邓兆红、李光严、贾以梅 2004年9月12日


严正声明

我在1999年7.20以后,因去北京证实大法,被当地公安局绑架,在邪恶的高压下说了一个大法弟子不该说的话,也妥协按了手印。感谢师父的再次慈悲救度!在此郑重声明,过去所写的一切不利大法的东西全部作废。紧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助师世间行,救度众生。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马焕云 2004年8月27日


严正声明

由于旧势力的干扰、破坏,我又没学好法,执著太重,迷失了方向,因而导致邪悟;让邪恶钻了空子,走了弯路;被邪恶所利用,做了助纣为虐的错事,给大法造成了无法弥补的损失。我愧对师父、愧对大法。今天我要严正声明:在洗脑班所说、所写破坏大法的言词及书面材料全部作废。彻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与旧势力彻底决裂。坚修大法紧随师,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田翠玲 2004年8月15日


严正声明

在2003年4月我被迫流离失所在亲属家。街道和派出所的恶人找到我的亲属,并向他们施加压力。我被迫妥协向邪恶违心的写了所谓的“三书”,但我仍然有修炼之心,所以我声明:我所写的“三书”作废。重新加入正法行列,做一个真修弟子。弥补自己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张莺 2004年8月15日


严正声明

我在2002年被非法抓捕、判刑一年半,期满后又被关進610洗脑班酷刑折磨。在巨大的压力面前,我违心的做了对不起大法、对不起恩师的坏事,起了负面作用。在此,我严正声明在迫害下所有不符合大法弟子标准的言行全部作废。从现在起,我要振作起来,扎实学法,跟上正法進程,从根本上全面彻底否定旧势力的邪恶安排,走好最后的正法之路! ‘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薛桂杰 2004年 9月9日


严正声明

我于2000年4月由于对亲情的执著和怕心,向我所在单位写了一份材料。虽然是违心做的,但是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现严正声明那时所写的每一句话都作废。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按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做好,走正最后每一步,真正的当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张秀伟 2004年10月8日


严正声明

我因修炼法轮功被当地派出所非法抓走了两次,被打被骂还罚款一千元。因家里生活困难和各方面的压力,我违心的写下了所谓的“保证书”,做了一个大法弟子不应该做的事情。从那天起我总觉得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越想越后悔,我在此严正声明,我以前在邪恶的压力下所做的对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我今后要坚修大法到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我说到做到。

牛翠娟 2004年7月2日


严正声明

我97年开始修大法。2000年和2001年两次被非法劳教。因自己学法不深,心中有放不下的执著,在邪恶的迫害中妥协。在此严正声明:在劳教所期间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在以后的正法中,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到底。

郑双喜 2004年9月12日


严正声明

我1995年喜得法轮大法,我深知一个生命能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修炼心性的重要性,所以修炼不多久多年疾病全无。99年7月20日以江××为首的邪恶政治流氓集团迫害大法,单位领导不准党员修炼法轮功,否则就退党,我说了妥协的话“不炼”。今严正声明所说“不炼”的话作废。今后坚修大法!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吴明 2004年9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