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脑──不见血的谋杀

【明慧网2004年9月20日】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于2004年9月17日“热点话题”节目报道──

美莲:听众朋友,大家好。这里是“热点话题”节目,我是美莲,欢迎您来到我们的节目中。

晨曦:大家好,我是晨曦,

美莲:晨曦,不知你注意没有,最近的新闻都带有血腥气。俄罗斯南部校园人质劫持事件总共造成三百二十二人死亡,其中一百五十五人是儿童。还有澳洲驻印尼大使馆被炸,还有伊拉克持续不断的爆炸事件。

晨曦:是呀,现在好像是国际恐怖大泛滥。每个国家似乎都在打控、反控,但恐怖行动却一天比一天严重。

美莲:是啊,可是我觉得这还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要算那种不见血的谋杀,象洗脑啊、摧残人的心灵啊,就比如说现在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学员的精神迫害。

晨曦:对,这就是我们今天要谈的话题:对法轮功学员精神上的虐杀。

美莲:相比之下,一般的恐怖活动都有血腥的场面和可怕的后果,所以一旦被曝光,就容易引起社会的关注。

晨曦:对。近几天在纽约街头我看到有法轮功学员在進行酷刑展,就是用真人和模拟的刑具表现出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劳教所、监狱所受的迫害,很多美国人看着都哭了。

美莲:是啊,那么逼真的模拟,是给人很大的冲击力。可是我刚才说的这种精神上的虐待,却是很难这样演示出来的,所以它的震撼力呢可能就不那么直接了。

晨曦:是,因为这还不象一般的酷刑折磨,你至少还可以用身上的伤口来证明你的遭遇,哪怕人被迫害死了,看照片就能知道发生了什么。精神虐待的伤口是在心里的,很多受害者就是因为心智受到伤害,无法向外界说明被虐待的经过。

美莲:嗯。我们再来说说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精神迫害。江泽民一伙这样做的目地就是强制让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给他们强制的灌输诬蔑法轮功的理论,达到所谓的“转化”。

晨曦:其实说白了就是洗脑。

美莲:没错,目前在中国大陆除了劳教所、监狱之外,还有什么法制培训中心之类的机构,实际上就是洗脑班。而这些洗脑班遍布中国各个省、市、县、乡,从中央到地方,从单位到街道,连居民楼里的居委会也有洗脑班。

晨曦:中共的这种洗脑的手法是由来已久的,在一些政治运动中,对那些持不同意见的人士,他们就会将其关押或软禁起来,他们是叫做“思想改造”。而这种思想改造是很残酷的,没有亲身经历的人是很难想像的。

美莲:我们下面请两位曾经在中国的劳教所里受过这种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来给我们讲一讲他们的经历。第一位叫李迎,现在已经被营救出来,到了澳洲。另一位叫赵明,现在在爱尔兰留学,是在爱尔兰政府的协助下营救出来的。

(采访录音)

李迎:在劳教所里,它就采用一种非常强制性的手段,我们不仅每天早上七点钟左右就要出工去干活,要干到晚上九点钟,这算正常的,有的时候还要加班,加到十一、二点,有的时候还会到夜里两、三点钟。除了这些之外,他们还要给你洗脑,他们自己叫转化。转化方式就是给你放这种污蔑法轮功的录像,我曾经就是被从早上六点多一直放到晚上九点多,十五个小时。有的时候他们还会找一些已经转化了的人来跟你谈,从早上八点来一直谈到夜里十点多,不给你任何休息的时间,也不给你任何让你能够放松的时间。而且他这个录像都是循环播放,因为他能够放的也就只是那几盘东西,从早到晚一直跟你放,我被放了十几天吧,就这样到最后我就被要求坐在小凳上去看。我已经觉得看不动了,他们也看出来,她这样不行了,就换一种方式,给你各种各样批判性的文章,从政府一级的,从社会一级的,就是各种各样的东西,还有一本一本的书,出了很多很多这种污蔑法轮功的书,他们全部拿来给你。你要是不看,他们就有人专门坐在旁边给你读,如果读的你也不听,他就拿录音机给你放。如果这些都不行,他们就会(把你)关到禁闭室。

赵明:我们还有一阵呢, 有那么两个月的时间,整天听这个录音,也是念的一些攻击法轮功的材料啊,就这样强制洗脑,声音特别大,从早上吃完早饭马上就开始听,一直到晚上睡觉十二点,十五六个小时吧这样。三四点睡觉这是经常的了,有那么两个星期吧,他们把我铐在椅子上,然后就一打盹就拿人看着推我,不让闭眼睛。

晨曦:我记得曾经看到一个被迫转化了的法轮功学员,叫张小杰。转化后,她写信到北京团河劳教所要求警察用酷刑折磨自己的丈夫林澄涛逼他转化,警察不断逼迫林澄涛反复看他妻子的来信,他最终承受不了这种刺激和打击而精神失常。

美莲:是啊,我也听说过这件事,可是事情到这里还没有结束,张小杰在出狱后,还坚持要和林澄涛离婚。唉,人性都被扭曲了。

晨曦:还有一个19岁的女孩叫王博。2001年初,王博被从石家庄送至北京新安劳教所强制洗脑,连续6天6夜不让睡觉。天真烂漫的王博被洗脑后,竟然带着警察把前去看望自己的父亲抓進了洗脑班。她曾经痛苦的对父亲说,她的精神已经死了好几回了。

美莲:这就是这种洗脑的最可怕的后果,受害者不承认自己受害了,反过来呢还会干出助纣为虐的事情来。同时也使这种“精神谋杀”更加的隐蔽,就更难以统计这种迫害的真实情况了。

晨曦:对于我们这些身在自由世界的人来说,真是难以想像这样的恐怖,一个活生生的人竟然给变成了这样。

美莲:是啊,我看到一篇文章写到:洗脑必须具备专制的政权和封闭的信息环境两个条件,才能够真正发挥作用。有了这两个条件之后,你就可以把人放到一个隔离的环境中,强迫人在生存和被洗脑之间选择其一。

晨曦:我想我有点明白为什么这种精神上的迫害比肉体上的还要残酷了。在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他们要被逼写什么保证。一旦写了以后,不管是不是真的放弃了信仰,但人的尊严和人格已经被践踏了。

美莲:是啊,赵明也是这么说的,我们一起来听听。

(采访录音)

赵明:世界上总得有一个理吧, 总得有一个正的理吧, 做人也得有一个正确的标准是吧, 社会也得有一个道德标准, 这一切在这个过程中都被颠倒了,所以说整个的这个针对法轮功的迫害,已经不简简单单的是破坏我们修炼的事情了,它是在迫害、是在摧毁人的最基本的善良的人性准则。有人转化之后就真的是一会哭一会笑的,精神就不正常了, 我觉得我能理解这种状态啊, 他们真的是, 他心里头解脱不了这一切啊,明知道这个法是正的多么好,他却被逼迫去转化。

晨曦:另一位现居住在美国的法轮功学员陈刚,他也曾被关押在北京团河劳教所,他回忆说,他当时被折磨到死亡的边缘上,面临着两种选择:死亡和屈服。屈服代表着背叛自己的人格和信仰,这一切所带来的痛苦将超过死亡本身的痛苦。人在面临死亡时,往往都很恐惧,痛苦;但是当你选择屈辱的活着的时候,那种煎熬会使你宁愿选择死亡。因为你的人格被玷污了,灵魂不再纯洁。那时人的感觉真是生不如死。

美莲:是啊,肉体上的痛咬咬牙就过去了,可是精神上的痛就没那么容易了。而且现在的洗脑也不是单纯的精神折磨,往往还和肉体迫害结合起来,象性虐待、毒打、多种酷刑等等。赵明就受到过这样的折磨。

(采访录音)

赵明

劳教人员调遣处就是一个管理极其不人道,和严厉的这样的一个场所,一進门就扒光衣服,脱光衣服然后这几个人上来就拿着电棍就电人, 在那里就是不许抬头,不许抬头看警察,整天除了睡觉都是低着头这样的。

他们先是强制我军蹲,当时我刚進去,因为绝食很多天了,身体也虚弱,也蹲不住,后来就把我身体头窝着脚, 然后塞到床底下。床挺低的,床就被拱起来了,他们坐上面压,然后压了一阵之后,还不行他们就又拽出来, 就开始打我。十来个人吧,用拳头,膝盖来撞,当时腿四周啊打得四周都是黑的,有两个星期吧,根本走不了路。这事过去之后,他们也说,他们不要这样干,是警察让他们干的。

晨曦:这些肉体的折磨,目地其实还是想在人的意志上打破一道防线。因为人往往在身体处在承受的极限的时候,精神也是最脆弱的。就像我们刚才提到的例子里,不让人休息,甚至不让睡觉,反复的强迫看诬蔑法轮功的材料,把法轮功学员长期处在这样精神和肉体双重的高强度的折磨之中。

美莲:对。精神病专家说,这些都将会造成一种叫做创伤后精神病。也就是说呢在以后的生活中,他们以前受到摧残的场面、感觉会不时的出现,有时是在梦中,会给他们造成永久性的影响。

晨曦:是啊,身体的伤口容易愈合,可是精神虐待的伤口是在心里的,影响就长久多了。

美莲:是啊。有关对法轮功学员的精神迫害的问题,总部设在美国的「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進行了调查和取证,他们发现这是系统安排下来的,命令来自最高层。同时他们也发现在这场迫害中,受害的不仅仅限于法轮功学员。下面我们来听听「追查国际」的汪先生的介绍。

(采访录音)

汪志远:这次的迫害不只是在肉体上,或是物质上的迫害。最主要是从人的精神上、心灵上迫害,这次迫害就是让人从内心、从精神上的毁灭。这个转化是系统性的、全国性的。第一个方面是通过媒体、通过政府的文件,官方的媒体大量的造谣诬和宣传,使整个民族、整个国家在这种谎言的情况下对它这个迫害的认可,甚至于参与迫害。使整个全民都被洗脑,这是第一方面。第二方面就是对于法轮功学员進行所谓的学习班、转化班对他们進行洗脑。洗脑分为两方面,一方面是精神方面搞一些突发概念、外力收缩他们。第二方面就是用利益、家族的情,利用职业、就业、就学这些来要胁学员放弃修炼、信仰。如果还不行,就用肉体上,用酷刑折磨他们。第三个就是把学员关到精神病院去,用药物的方法摧残学员,迫害他的中枢神经,让他思维出现障碍,这是非常残酷的。通过我们的调查发现,这场迫害超出我们的想像。我们四月份前后对中国大陆一百多个医院進行了调查,发现几乎所有的医院都参与了这场迫害。针对这些医院调查的结果,最令人震惊的这些多数医院的医生,他们明确的告诉你,他们在完成一项政治任务。他也明知道这些药物对人是有严重的毒害作用,他还大量使用。他们说这是政治问题,他们不做不行,他们不愿意下岗。参与医院的有这么多几乎是所有的医院,不是个别的问题,是由政府统一安排下来的。

美莲:汪先生讲的这个精神病院参与迫害这个问题真是太严重、太残酷,把健康的好人活活的就给折磨成精神病人。

晨曦:是啊。唉,美莲,不知不觉节目又快结束了,关于精神病院中的迫害情况,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们在下一次节目中继续为听众朋友们介绍吧。

美莲:好啊。听众朋友们,今天的热点话题节目就到这里,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晨曦: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