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能风流到底?


【明慧网2004年9月21日】听闻江××交出兵权一事,无论是其主动辞职还是被动就范,都是历史的必然。据说现在江××手下的人纷纷表示要与之保持距离,听从新人的安排,这让我想起以前听到一些监狱警察说:我拿了老江的钱,我就为老江卖命,他叫我干啥我就干啥。自今效命于洗脑班第一线的人,也正在执行着江某那见不到文件的密令。想来这些人真可怜,说白了也真傻。

俗话说,哪有铁打的江山?哪有不衰的权力?江某说下台就得下台,说算账就得算帐,现在国际组织不就要缉拿他归案吗?哪有干完坏事,拍拍屁股就能一走了之的?古时候卖国贼秦桧,死了都得被人从坟墓里挖出来,自今还在那跪着。当年听从希特勒命令的纳粹分子,最后不都得拿性命来赎回自己的罪过吗?据说当时决定打压法轮功的只有他江某一人,中央政治局的其他人都反对,那现在你还继续迫害老实善良的炼功人,就象文革武斗一样,换个新政后,说不定哪天就当替罪羊,把自己的脑袋给玩没了,因为俗话说:冤有头债有主,欠债就得还嘛。

偶尔从此事想起《三国演义》中那首歌曲:“滚滚长江东逝水 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古今多少事 都付笑谈中”。其实世间的一切都是多变的,就说新上任的胡温吧,也是历史长河中的一朵浪花,瞬间即逝,干了好事还是坏事,也得历史来评价。

其实这首歌用在这非常不恰当,被老百姓称为戏子的江某,也许最合适的称呼就是“江鬼”——坏得连做坏人的资格都没了,只配当鬼了。

要说世上有什么不变的东西,也许只有天理公道了。“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现在人们记得的,不是什么皇帝高官,而是那些德行高尚的人。比如精忠报国的岳飞,桃园结义的刘关张,还有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诸葛亮,留取丹心照汗青的文天祥等。唯有高尚美德的人,才能真正风流到底。

回头说当今局势,好像法轮功的事电视不提了,可监狱里劳教所里关的数万法轮功人却还没放,洗脑班还在继续办,背地里整人害人的坏事一天也没停过。俗话说:青菜萝卜,各有所好。人家想身体好,想按真善忍做个好人,有啥不对的?为啥就不许人家炼呢?为了给镇压找理由,就胡编乱造什么自焚杀人案,这不太卑鄙了吗?

自古以来我们中国人就讲修佛修道的,谁要诽谤佛法,谁就要遭天杀的,中国人自古就讲善恶有报,听天命重德行,现在让江鬼搞得谁都不敢提了,可历史不是江鬼所能决定的。正如北宋《梅花诗》所预言的:“寰中自有承平日,四海为家孰主宾。”人间这场大戏里谁是真正的风流主,我们现在还只能拭目以待,但奉劝那些听从江某指挥的基层干部们,认清历史发展必然趋势,按天理人情办事,给自己留条生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