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中国科学院的公开信(一)


【明慧网2004年9月21日】

尊敬的中国科学院领导,你们好。

一种“责任”推动着我把一个科学课题摆在科学院的面前,一个严肃的学风问题要科学院去思考:法轮大法是最高的科学,发生在中国的“法轮功问题”是科学问题,是两种宇宙观的殊死搏斗,是勇敢捍卫哥白尼学说的布鲁诺被活活烧死在罗马鲜花广场的历史的重演;何祚庥蓄谋掀起了这场对广大法轮大法修炼者的残酷镇压。

1999年7月中国政府开始全面取缔、镇压法轮功时,我曾向科学院呼吁:希望科学院能关注修炼法轮功群体中出现的超常现象。修炼法轮功的人千千万万,他们不同性别、不同年龄、不同职业、不同信仰、不同爱好、不同经历、不同的身体状况,但是炼了法轮功以后出现的调整身体的状态却是一样的,完全符合《转法轮》书中所讲的。这么多的人身体变化状态一致,这本身就是科学,是我们应该关注的科学问题,而不是政治。2000年我被强制劳动教养,到劳教所给政府写的第一封信,也提出法轮功是科学不是政治,把法轮功当作政治问题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如果说,当时有的人不放心政权怕如何如何。5年过去了,利用政权机器对所有的法轮大法修炼者進行了一次次梳密式的、对待间谍似的审核、洗脑,这些人除了表示“相信法轮功”外,没有发现一例有政治企图的。而且,凡是接触过法轮大法修炼者的,有良心的公安和“610”的人一致认为: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在炼法轮功的人里边没有贪污、盗窃、坑、蒙、拐、骗、吸毒等等之类的人。但是,时间已经过去5年,由中国科学院院士何祚庥误导、一手掀起来的、全国性的对法轮大法修炼者的迫害却没有结束。还有许多法轮大法修炼者被关在监狱、劳教所、或强制洗脑转化班,承受着精神和肉体的摧残。一般在家的法轮大法修炼者仍属于内部监控对象,电话监听,封互联网,节假日“登门拜访”等。

鉴于政府对法轮功的镇压是建立在何祚庥歪曲事实、站在广大人民切身利益的对立面上,“以人民为敌”的基点上发起的。所有的法轮大法修炼者不理解:一件利国利民的好事为什么会不让呢?一定是政府不了解。所以抱着让人民的政府了解情况的愿望写信、上访讲自己炼了法轮功后思想境界提高了;讲身体好了的事实;讲炼法轮功于国于民都有好处。然而,在江泽民的“名誉搞臭、经济截断、肉体消灭”和“打死算自杀”的指示下,一个人民的政权违反宪法、毫无道理的对无辜、善良的法轮大法修炼者开展了镇压。制造了一起人类历史上最大、牵涉的面最广、受迫害最深、最惨烈的冤案。

法轮大法修炼者只是因为履行自己的权利和义务,向政府职能部门反映情况、表达自己的意愿,或者是坚持个人信仰,坚持炼功保持个人身体健康,就被专政机构抓捕、拘留、劳教、判刑或办班强制转化,人人过关。在汽车、火车上盘查,发现是法轮大法修炼者就抓。法轮大法修炼者在不同的执法部门受到了非人的待遇,只要你坚持相信法轮功,坚持说“真、善、忍”好,就会被暴打、吊打、四肢捆绑在床上打、罚站、背飞(弯腰,手后举),几天、十几天不让睡觉,坐老虎凳、钉竹签、光脚站雪地、睡死人床、强奸、5、6支电棍同时大电流击使被害者达到生命的极限、电女学员的阴道、用胶管捅阴道、野蛮强行灌食、强制脱光衣服叫炼功、……无恶不有。据不完全统计,被残害致死的达1042人,被判刑的6000人,被劳教的几十万人,在“转化班”洗脑的人无数。

众所周知,这样强暴、悲惨的践踏人权的事件是何祚庥一手掀起来的。何祚庥却是违背科学道德的,是有意、蓄谋的。

1992年,法轮功在中国大地开始传出。短短几年,法轮功遍及全国,出现了亿万人参与的一个促使人体健康和人类道德回升的社会现象。他的影响之广从农村到城市,跨越从两、三岁的稚童到耄耋之年的古稀之人。而且还是社会的主体,基本群体。其中有国家各政府部门、军队、学校、科学研究单位中的工作人员,有从大学到小学的老师和学生。并且迅速在世界传开。一个巨大人群活动现象,曾引起国家领导人的重视,1998年下半年,乔石副委员长带人曾進行过调查认为: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

何祚庥在事前没有研究,没有认真看过李洪志先生所传授的法轮大法原著;也没有找炼法轮功的人群进行详细研究的情况下,想当然的,以中国科学院院士、“反伪科学的名人”的牌子就给法轮功下定义。从1998年开始公开在“南方周末”上点名称法轮功是“邪教”,并频频在一些社会场所指责法轮功,引起了社会的骚动。不少得益于法轮功修炼后从死亡线上返回来,从道德败坏的边缘上惊醒,从病魔或精神痛苦中解脱出来的修炼者,纷纷通过给他写信、打电话等方式告诉他真实的情况,希望他能为国家为他人着想,多了解一些情况后再下结论。

那个时期,我也曾给何祚庥写过信告诉他修炼法轮功对人的身心有好处。何祚庥收到信后给我打来电话,我们在电话中讨论了一个多小时,我提出要和他当面交流,他邀请我到他家。应约到他家时,我带去了当时出版的所有的法轮大法的书(约六、七本),请他看一遍,了解一下:法轮功到底讲了什么。我讲到修炼法轮功是个科学问题。不同的社会人群炼了法轮功以后身体好了,如老年妇女会来例假等,就是不容忽视的科学问题,我们应该给予关注的。同时给他介绍了一些炼法轮功后普遍身体状况得到改善,道德水准得到回升的事例。

就何祚庥有一次在“反伪科学”的群众大会上举着《转法轮》书说:“法轮功教男女双修,是邪教!”一事,我翻开《转法轮》第169页念给他听,里面讲到:“所以那个功法没有男女双修的东西,千万不要去修,用了,就出偏,就出问题。特别是我们法轮大法这一法门,没有男女双修,也不讲这个。这个问题,我们就是这么看的。”指出他没有看《转法轮》,只看了一下标题就不负责任的在群众中讲。

科学院有十个炼法轮大法的研究生(其中有硕士生、博士生、博士后)联名给他写了一封非常客气的信,告诉他法轮大法修炼是科学,以及他们修炼法轮大法后的心得、思想道德的提高、身体的健康状况的改变等事实。请他到我们科学院的法轮大法修炼人群中来了解情况,到他们学生中来了解情况。

然而何祚庥不予接受广大亲自实践者的善意解释,置国家和民族的安危于不顾,无视亿万国家主流民众的意愿,一意孤行,歪曲事实,制造事端。他继续在[青少年科技博览(99年第四期)]上不依据事实、不阐述理论,随便的引用几句小说作为“科学依据”指责法轮功,轻率的给法轮功下定义。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含有虚构和夸张的小说情节不能作为事实判断的依据,而何祚庥却这样做了。

* 事出这篇文章

何祚庥在“青少年科技博览”(99年第四期)中写道:[有一篇关于法轮功的宣传材料,就说有某工程师炼法轮功元神出窍了,可以钻到炼钢炉里,亲眼看到炼钢炉的原子分子的种种化学变化,因而获得什么创造发明奖的故事。“西游记”里说,孙悟空曾在太上老君的炼丹炉里,炼了七七四十九天,炼成了一副火眼金睛;但那位工程师的元神可以自由出入炼钢炉,而炼钢炉的温度比太上老君的炭炉里的温度要高出几百度?钻进去,可能吗?]

1999年4月22日,天津地区的法轮大法修炼者到“青少年科技博览出版社”,去讲事实真象,告诉他们炼了法轮功后有何收益,希望他们停止无端攻击一个有利于国家和人民的事。事情不断没有得到公正解决,反映情况的这些人反而被打、被抓。天津公安人员还说:我们解决不了,你们上北京找上面。消息传出,北京地区的法轮大法修炼者纷纷到中南海要求见朱镕基总理,朱镕基总理接见了请求的法轮功代表。这天何祚庥到场了。朱镕基平稳的解决了天津的事件,被抓的法轮功学员无条件释放。

由于何祚庥不能以一个科学家的态度对待事物,一次、一次制造事端。并没有像一个科学工作者那样,去看书,去研究。1999年5月我再次到何祚庥家去找他,要回我给他的书说:“你根本就不看我给你的书(关于法轮大法),你把书还给我吧!”他连忙说:“看,看,看,我看。”当时我想:只要他看,他可以认清事实,及时纠正。故而没有坚持把书要回来。

* 何祚庥造事没完

在“科学时报”(1999.7.15)头版头条报道:何祚庥院士提到著名武侠小说家还珠楼主的“蜀山剑侠传”,并将其中红发老祖、绿袍老祖的“元神”同某些有神论者鼓吹的巫术化特异功能作了一个对比。红发老祖和绿袍老祖的神功已经非常厉害了,但与具有巫术化特异功能者比,仍显逊色。……但究竟现实世界的第四维在哪里呢?至少我们现在还没有看到任何可以证明第四维存在的证据。对于这样的理论,如果我们再追问一下,那些假想的多出的一维是否就是某些人臆想中寄托灵魂的“阴间”呢?……

一个堂堂中国科学院的院士讲出的话不沾一点科学的边,尤其要给一个具有亿万人参与的群众健身活动下一个结论,肯定什么或者否定什么,必须经过充分的认真负责的调查研究。尤其身为一个国家政策抉择提供科技参考的科学家,如果不能以现代科学最新的认识作指导,不以事实为依据,仅仅是一些个人的浅薄看法,就下结论,其祸国殃民之危害是可想而知的了。

因为我初学法轮功的时候首先解决了:一个科学院的研究员修佛岂不是让人笑话吗,从现代前沿科学认识修佛的真正内涵是什么,我要敢面对科学院的院长和从事科学研究的同行等一系列问题。明白了法轮大法是远远高于人类最前沿科学的超常科学、得到他是千载难逢的幸事。故镇压法轮功开始后,我被认为“非常执著”。我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样,善意的向有关政府部门反映真实情况,呼吁:法轮功是科学不是政治。从而前后被拘留4次,约三个月;逢节假日被“请”到派出所看管起来;2000年7月的一个早上5点多钟,因天气太热,怕吵醒家人睡觉,而到自己家楼门前炼法轮功,活动活动筋骨,警车110就来抓我。为此判我强制劳动教养一年。只是因为相信法轮大法是超常科学,我们研究所参与给何祚庥写信的十个研究生中的三个学生:张勇,男,博士生,曾被拘留一个月后,无故的又从工作单位带走送强制劳动教养一年,从劳教所出来后,又被要求参加巩固洗脑的“提高班”,他因不愿违背对法轮功的信仰出走,在外漂流,2004年春被抓回关在某处到现在,没有任何消息;王斌,男,博士生,无罪却被判3年徒刑,2004年5月期满,出来到现在,因法轮功问题而找不到工作;莫海涛,男,在职硕士研究生,因是一个炼功点的辅导员(只是一个群众活动的召集人),多次被拘留,后送强制劳教,莫海涛个子不大却多次在牢中遭毒打。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