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新闻简报(2004年9月21日)

【明慧网2004年9月22日】
  • 要点文章

  • 迫害真象

  • 弟子切磋

  • 时事述评

  • 人心与因果

  • 海外综合

  • 走了弯路须归正

  • 大陆综合

  • 技术交流

  • 资料汇编

  • 要点文章

    师父新经文: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

    现在很多北京同修面对面向北京百姓讲真象。首都市民对社会话题的敏感程度和参与精神一直都是全国最突出的,如果用聊天的方式与他们交谈,很多人都非常爱听。有些同修俩俩配合,走到哪儿,讲到哪儿。有一些同修由于受恶人的迫害,自己的家庭被破坏。他们就纷纷以此为由,去找律师咨询,而且每次找不同的律师事务所。把自己家庭被破坏的来龙去脉讲给律师们,要求法律支持。很多律师纷纷表示,警察打人是执法犯法,只要法轮功学员肯聘他们做律师,他们就愿意做代理。


    迫害真象

    2004年6月中旬至9月中旬期间,有三名大法弟子高连义、周智、关文江绝食抵制迫害,被沈阳监狱城内的辽宁省监管总医院迫害后致死。据悉另有一不知名的大法弟子绝食后被迫害致死,详情待查。

    河北省深州市恶徒对法轮功学员的折磨手段:一、深州市610是迫害法轮功主谋。二、深州市看守所迫害大法弟子手段:铐刑、毒打、灌食。三、深州市洗脑班迫害大法弟子:长期关押、强制转化、野蛮灌食。

    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七中队的恶警,对未转化学员采取用衣架打头,坐军姿,站军姿,罚蹲,面壁,毒打。对不吃药的学员强行按在地上用开口器撬开嘴强行灌。对实在不“转化”的限量吃饭,采取整体饿饭的方法。两个月后有的饿昏倒,饭量大的人饿得皮包骨。

    重庆大法弟子周良荣、周良涓今年3月19日被南岸区长生桥派出所恶警打成重伤拘留15天后,重庆南岸区公安局及610于4月2日将周良荣、周良涓重判3年劳教。送重庆女子劳教所关押。

    万州区大法弟子张成英自今年7月份被绑架以来,至今仍被非法关押,现邪恶将其从万州区五桥看守所转入万州区看守所继续迫害,至今不准亲人接见。

    我是国内一名法轮功学员,妈妈陈四桂在2000年一次进京上访中被抓去劳教一年,今年7月25号由于粘贴大法真象小标语被广东佛山市顺德区均安镇公安分局的恶警抓走,9月初我接到均安公安局的电话,说我妈妈被判了劳教三年送去了三水劳教所。可是我们打电话去三水劳教所查问,却没有妈妈下落。

    我是广东法轮功学员,因进京上访、坚修大法,屡次被抓,后被判三年劳教,关进了劳教所,他们给我们超强度的劳动,早上六点起来干活,时常干到凌晨两点,我们要求炼功,他们就把我们的两手用手铐铐在床上,两脚用绳子绑在床上,痛苦难忍,大小便不给下床。因为迫害,在劳教所里我开始不能正常进食,不能劳动,精神上受到很大摧残,他们以为我疯了,就给我办所外就医。后来我又被送到槎头法制学校(洗脑班)折磨,经常被弄得神志不清。

    我所见到的山东省王村劳教所酷刑:(1)坐“严管凳”加“法西斯”洗脑;(2)流氓式的心理恐吓;(3)面壁罚站;(4)关小号;(5)“半飞”;(6)野蛮灌食。

    山东省诸城市大法弟子董月华(男)2004年9月16号被绑架进看守所。2004 年9月16号,大法弟子李秋华(音,女,51岁),张秀兰(女,64岁),刘××(女),被诸城市不法恶警以有人举报她们三人张贴真象资料为由非法抓捕进看守所。

    2002 -2004年期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乌鲁木齐市党委及两级610办公室常年承包新疆乌鲁木齐县板房沟乡卫生院的康复中心,作为新疆迫害法轮大法修炼者的“洗脑转化基地”,该省各区、市、县党委伙同610邪恶组织三年来耗资近400万元,强行抓捕近200名法轮功学员,送往该基地强行转化,迫害手段有:隔离、吊铐、不让睡觉、强行野蛮灌食、用各种东西打等。

    河南大法弟子自述全家遭受的迫害:我、妻子、大儿子、小儿子先后去天安门请愿,都遭非法关押、酷刑折磨。大儿子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被开除学籍。恶人常来我家里骚扰。


    弟子切磋

    正念对待邪恶之首的下台(三则)。

    正念对待邪恶之首的下台。邪恶之首的下台只是阻碍正法的邪恶势力被清除到很少之后在人间的反映而已,并非是正法的目地,大法修炼者不能就此心生欢喜,放慢了证实法的脚步。邪恶之首虽然下台了,但我们对邪恶也不能掉以轻心,因为邪恶的本性决定了它们会邪恶到最后一刻,甚至越是到最后就越疯狂。

    不执著于恶首江泽民下台及其美国大选。第一,虽然中共的原来的头子──恶首江泽民下台,但是支持它和它代表的邪恶还没有除尽,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还没有结束,还有很多世人不明真象。第二,人间重要变化是天象变化造成的。第三,美国选举的候选人何人当选,根本道理也是一样的。第四,就目前纽约、北京二地另外空间的正邪大战来说,大法弟子作为正义的一方,不可执著于常人社会的表面风向与变化,要一如既往的按照师父对正法修炼者的要求来做。第五,对于何时法到人间以及届时的结果,大法弟子不依赖和对任何常人抱有幻想,我们要以法为师。

    由师父新经文“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想到的。许多大法学员对新任领导班子产生了依赖心理。大法弟子怎么能把希望寄托于常人啊!宇宙在正法,正法中师父是主角。怎么结束是常人说了算的吗?在这场迫害中盼望早点结束这场迫害,却忘记了自己的责任,根源是一个“私”。倘若真的把大法摆在第一位,把救度众生摆在第一位,还会执著于时间吗?第二个原因是对法认识不足。作为大法弟子不管常人社会发生什么事情,我们都不应该动心。因为你的一思一念、你的一个举动都影响着很大的事情。

    放下人心,理智智慧的讲清真象(三则)。

    感悟师恩,抓紧救度众生。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在这开天辟地从未有过的伟大的历史时期,应该放下常人的观念,从名、利、情中走出来,助师世间行,证实大法,维护大法。特别是很多常人是很有缘份的,只是被邪恶的谎言给蒙蔽了,才敢对大法不敬的。作为大法弟子,应该慈悲众生,不能看着他们将被淘汰而不管。

    纠正偏激做法 理智讲清真象。学习了师尊新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后,我想不久就会出现没做好的和一直没走出来的以及新学员大批出来讲真象,救度世人。那么就可能会有人因时间短促着急而采取偏激的做法,执著自己不会讲、讲不好而只是做真象,不想或不敢面对面讲真象。那么可能就不会收到较理想的效果,也可能会出现负面影响。那些不敢讲,认为讲不好,自己不会说的同修,我建议应多学几遍师尊的新经文,放下长期执著的怕心,只要你真心的想把自己掌握的真象告诉别人,救度世人,你就会冲破这一障碍。

    对讲真象的一点认识。只要有利于讲清真象,全可以做。有类似这样想法的同修,你是证实大法救度世人还是维护常人社会的什么啊?如果修得好,执著少,自身的正念场强,做出事情的效果一定会好。有的同修说我就用嘴讲好,是的,面对面讲真象确实好,但是这样是有局限性的,难道你的亲朋好友、邻居乡亲、还有不认识的有缘人你都能讲到吗?静下心来用法衡量一下,是不是找借口掩盖你的一颗什么心啊。

    “不动心”是神的状态而不是达到所求状态的方法。首恶下台了,许多同修不免一阵高兴,但随即又想“我不能这么高兴,别被邪恶钻空子了,又给我们制造魔难”,这种思想换种说法就是“我高兴了,邪恶就会制造魔难,不高兴,邪恶就不会制造魔难”,好像这就是正念对待了,好像我们的修炼是围着邪恶而动。我们应该根本就没有这种思想,没有什么高兴或不高兴的概念。邪恶下台是历史的必然,和我们修炼人应该做什么、应该有什么,这两者之间没有因果关系。“不动心”是“神”的状态,是大法对弟子的标准,不是常人中的强为和压抑,也不是为了达到自己所希望的状态而应该采用的“表面方法”。

    读《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有感。当看到第三遍时,看到“这是宇宙在正法”,我突然明白了,那就是:不光在这件事情上我们用人心对待了,而是在整个修炼与证实法的过程中,像我一样可能有许多大法弟子太注重人间的许多事情的表象。师父绝不是希望我们仅仅是作为常人中的好人,而是希望我们成为负责起更大的宇宙的因素的神。那么再看看自己当时的所作所为,不禁汗颜!其实,不是说我们应该如何去掉这些执著,而是我们根本就不应该有这些执著。试问,一个非常有能力、能在另外空间直接用神通清除邪恶的神,他能期盼着人间的江鬼下台从而大法弟子的环境能得到改善吗?

    震惊。早上看师父评注文章《四中全会不是修炼人应该执著的──从石家庄出现的一些问题说起,和同修交流》,我顿时感到极度震惊,心如掉下万丈深渊──在这正法的最后时刻,我因强烈的执著放不下,竟起到了破坏大法的魔的作用,我想把自己的执著写出来告诉大家,以弥补自己的错误。

    在正法修炼中我们是否找到了自我?师父发表了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后,有许多过去没有走出来的大法弟子,也在利用各种方式证实大法。但其中不乏有一些带着对时间的根本执著,心中抱着一种想法:赶快做,要不时间来不及了……做为每个大法弟子在正法的最后时刻,应时刻以法为师,一思一念都应为众生着想。新宇宙的标准是决不能改变的,那么能改变的就只能是我们自己。只有我们无条件的找自己,不断的用大法修正自己,才能逐渐的达到新宇宙的标准而进入其中。

    理智清醒──与云南同修切磋。最近云南有的同修把师父的新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当做真象传单,大量印发给常人,而且有多处错误。我们认为这样做法不对,因为师父的经文是法,是指导大法弟子修炼和证实大法的,对没有修炼的普通常人而言太高,而且不明真象的人对经文不尊重,从而导致他们无知犯罪。在此我们呼吁云南的大法弟子一定要以法为师,理智清醒,及时修正和制止此类做法。

    重视个体营救 增强整体意识。我感到大陆同修在讲真象、维护大法等方面创造出了许许多多可歌可泣的事迹,但针对同修个体营救方面却不如海外同修做得好。许多同修听到功友被绑架的消息表现得十分“沉着、冷静”,其实这里不排除其中包含着一种麻木。邪恶就是要让我们默认迫害。其实不论事情是大是小,任何一件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事都是不该发生的呀!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为什么会让我们听到同修被迫害的消息?每一个功友的损失都是大法的损失。正法修炼与证实法工作是紧密联系,相互圆容的,如果我们形成这样一个环境:只要有同修受迫害,大家都会全力营救,那些怕心重的同修也就不会有太多顾虑,也能走得出来了。

    在法上看问题 走好自己修炼的路。在看到同修们建议要注意安全后,我没有从法上理解为什么要注意安全,反而生出了对自己人的这一面的顾虑,表现为再出去讲真象时“多了一个心眼”,别人问我话,采取转圈的方法,结果我的底气不足,还让人告到了公安局。有一天,我豁然开朗,明白自己应该如何去走好我的证法之路──我的路就在无私和正念产生的微笑与关怀,明白的告诉人们大法给人们带来的好处。现在,我又能够看到人们回报给我的微笑了。

    有感“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一天夜里,突然我就觉得自己飘起来了,黑暗中只见一个很吓人的东西,在把我向外边引,直觉告诉我,到了外边的某个地方它就要把我给害了。我想我有师父,连喊三声:“李洪志师父快来救我!”然后那吓人东西就不见了。还有一次,有人说光学法不用功,我也在想不炼功到底对不对?突然听见耳朵里有个声音对我说话,意思是想叫我怎么做。我马上认识到这不是什么好东西,于是我就大声喝斥它:你赶快闭嘴,不准你再讲。吓得它只讲了半句话就再也没有声音了。

    正念破除黑手的迫害。一天,头部突然不舒服,后脑里有一种声音在响。睡不着觉、拉肚、呕吐、我意识到:这是旧势力的黑手迫害,我决不承认这一切,我要按师父安排的正法修炼之路走。三、四天后,这种症状又加重了,痛苦难以言表。附近同修得知情况后,相互传告。有的到我家发正念,有的鼓励我,回到自己家中也为我发正念。在这二十天的艰难日子里,无论我的身体怎么样难受,我从没有间断过发正念、学法。我负责几个同修的资料传递,叫另一个同修去取了。后意识到:自己该做的事一定要做好,这种状态不能承认。我迈着艰难的脚步,走路踉踉跄跄,继续承担自己该做的那一切。从始至终,我一直有这一念:我坚信大法,坚信师父,一定要做好师父叫我们做的三件事。事过之后,我也查找了一下原因。

    还在等什么?那久违了的炼功音乐终于又响起了,有如高山上的清泉,娓娓流入我的心田。有限的时间能分成多少个二十四小时?眼前的大事不应留到明天,师父在每次讲法中都不厌其烦的告诉我们,当前一定要做好三件事。也曾明示大法弟子将要成就的威德,还有那无量的众生在师父一再延续的时间中、在旧宇宙大穹面临解体的危机中的期盼,面对这些,我还在等什么?师父把新宇宙中最美好的一切都无限的给予了我们,我还有什么借口不能从人中走出来,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呢?


    时事述评

    谁能风流到底?


    人心与因果

    侄子小A是下乡挂职的干部,两年前身患“腰椎盘突出”、“坐骨神经痛”顽疾,在我们的开导下,2004年2月步入大法修炼,学法炼功很精进,两个月后腿痛的顽疾不知不觉不见了。五月份,单位组织去某旅游点旅游,七千多步的石阶很轻松的上下,他高兴之余逢人便说:“我能来到这里旅游这要感谢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老师呀!法轮功真神啊!”

    山东省昌邑市饮马镇一位65岁的老大娘由于害怕迫害放弃了大法修炼,老人气管炎病经常发作,今年古历初九晚上梦见自己躺着的身体一边是一滩血,一边是一本《转法轮》。第二天突然身体不舒服,她感觉生命已经到了尽头,心里想着只有李洪志师父能救我了。半夜,迷迷糊糊当中听到师父说:“你往下看。”往下一看,是一本《转法轮》,金光闪闪,她马上把《转法轮》抱在怀里。自己一下子清醒了,下了床站起来,感觉身体轻飘飘的,上楼听了三个小时的师父讲法录音。此后老大娘又开始修炼大法,身体上的病不翼而飞。

    皖北亳州某中学一高中班学生,由于受江氏集团宣传的毒害,谁一提法轮功他都气忿忿的攻击甚至谩骂。有一天他在一位同学家突然休克了,这家人大都是修炼法轮功的,他们没有惊慌,而是一心不乱地背诵起师父的“论语”。大约20分钟后,这个学生醒过来了。当他知道刚才所发生的一切情形后,他激动不已连声说: “我以前错了,你们的师父真好,法轮大法真好!对法轮功的神奇功效,我从心里服了。”

    1994年7月1日,我与姨家的哥哥有幸听师父讲法。姨哥哥腰痛得特别厉害,半夜满炕打滚,每天得吃好多止痛药。听完第六讲,在回我家的路上,姨哥哥说不叫我吃鱼吃肉我能做到,叫我不抽烟,那是不可能的。第二天早上起来,口腔的浓烟老往上顶,他真的抽不了烟了,他感到太神奇了。法的威力使他的腰痛好了, 60多岁的人,现在整天象小伙子一样在地里干活。

    山东省鄄城县不法之徒得恶报:

    ◇山东省鄄城县不法之徒:县看守所所长张宜起、县看守所医生李仁需、县公安局经侦队长王振安都参与迫害大法弟子,近日都得到报应,因为贪财庇护并出假证明释放一个造假币的犯罪分子,事情败露,现被羁押。因李仁需年龄大,身体欠佳,获假释。王振安的妻子心脏病发作住院。

    ◇莱芜市城东派出所恶警李彬卖力追随江氏政治流氓集团迫害大法弟子,2004年4月27日晚又去行恶,搜寻张贴真象材料的大法弟子时被车撞断腿。

    ◇于老太今年70岁,大法弟子跟她讲真象,她回家后就骂大法、骂师父。她妹妹是大法弟子,告诉她骂大法会遭报,她不信。结果不几天摔倒把左手腕摔断了,但她不知悔改,没过多久又有大法弟子跟她讲真象,她回家又骂,结果从一小板凳上掉下把右手腕子摔断了。妹妹再次告诉她:是李洪志师父慈悲,不然你会把命搭上的。这回她知错了。

    ◇新疆乌市610马鹏飞在房子里擦玻璃从凳子上摔下来摔断了腿。此人是每次办洗脑班的主谋,还编写诬蔑大法的歌曲、舞蹈在各地巡回演出。

    ◇黑龙江省抚远县前任县政法委书记郑宏山,在他的直接指挥参与下,十多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劳教,许多大法弟子被非法抄家、绑架、罚款。现郑宏山已遭报得脑血栓,留下后遗症嘴歪,精神迟钝。

    ◇河北省冀州市门庄乡西堤北村恶人娄玉华(村支书)、李树岩(村公务员)2004年4月6号与县610、乡政法委书记刘元章合谋将大法弟子李敬慈、谢风允绑架,拘留9天,非法向其家人索要每人1000元才放人。现今娄玉华、李树岩因贪污巨款,盖豆腐渣学生楼从中获暴利,而且生活作风严重败坏,都被双规。

    ◇吉林省伊通县原国保大队副队长韩杰,亲手殴打和抓捕大法弟子,因给出国打工人员改户口,被撤销副队长职务,不思悔改继续做恶;妻子王雪在伊通县看守所工作,也参与迫害大法弟子,曾经动手打大法弟子和参与灌食。王雪的父亲王广俊原公安局副局长曾举报大法弟子。现王雪遭报得肾病,在北京住院两个月。


    海外综合

    德国慕尼黑啤酒节2004年9月18日开幕,慕尼黑与巴伐利亚州的法轮功学员们在市中心玛琳广场举办了法轮大法信息咨询日和揭露江氏集团迫害中国法轮功学员的酷刑展。有一个从中国东北来的旅游团,西人法轮功学员上去送资料,遇到一位游客曾在镇压前采访过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当西人学员对他说李先生是个好人时,那位游客先是愣了一下,但很快的,他的记忆似乎被打开了,脸上露出真诚的笑容,“是的,他是个很好的人!”

    2004年8月29日,芬兰图尔库市举办“慈善日”,以唤醒民众更关怀他人,善的天性。法轮大法学员因向人们传达“真、善、忍”的法轮大法法理而丰富了当天活动的意义,几乎所有当天活动的参加者及参观者都了解了法轮大法在中国无辜遭受迫害的真象,并以签署要求立刻终止这场迫害的请愿信表达支持法轮功之意。 一位女士观看法轮大法功法展示时表示,她感到非常放松及平静。

    2004年9月18日,美国圣路易市的热气球比赛在市中心的森林公园举行,吸引了本地和周边地区十多万人观看。森林公园恰好是圣路易法轮功学员周末炼功的地点,学员们炼功后便摆出洪法展板和横幅。一位老先生告诉学员,他住在邻州城市,以前拿到过一张法轮功的简介,至今还保留着,他说下星期想来炼功点学功。

    加拿大保守党议员9月17日就南非枪击事件复信法轮功学员:感谢您就近期在南非发生的枪击法轮功学员的事件抽时间与我联系。请您放心我们非常关注您关心的这件事。加拿大保守党谴责任何政权对人权的侵犯以及在中国××党政府统治下不断发生的侵犯人权的事件。同时感谢您对驻加拿大的中国领馆和使馆针对法轮功的仇恨宣传的关注。我与我的同僚代表法轮功学员为类似的事情持续做着不懈的努力。


    走了弯路须归正

    有些“转化”多年的学员,抱着邪悟的理论,如:“不每天炼功”,理由是他(她)放下了对圆满的执著;不坚持或不认真发正念,说什么铲除另外空间的生命还要对着江××发正念“一点善念也没有”;不让讲真象,认为揭露邪恶之首是骂人,不应该管常人中的事、参与政治,还抬出师父的话“别管当朝缘中事”断章取义,说大法弟子受到邪恶的迫害是自己的业力造成的,不应该去跟世人讲受到的迫害,那是低层次修炼的做法,云云。这些谬论根本就是和师父讲法相反的,按照师父的要求做才是真正的大法弟子。

    我以前修炼不太精进,执著心重,7.20后被迫写了保证,觉得这只是个形式,心不动就行。当我看到师父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的讲法》,心中无比悲痛。在师父的梦中点化下,我写了严正声明。不久在我市第一个法轮大法日前夕,我和同修出去张贴真象资料,走出了证实法的第一步。我耽误了很多正法的宝贵时间,必须努力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

    279人发表声明──声明强化洗脑作废


    大陆综合

    2004年9月21日大陆综合消息

    ◇从龙山教养院传出的消息 沈阳市龙山教养院中被关押的唐亚其、白华、王玉等十多名大法弟子集体绝食抗议对他们的迫害。其中王玉已绝食30多天,骨瘦如柴,但邪恶扬言:若不放弃绝食将加期或判刑。现在龙山教养院,绝食弟子的人数占被非法关押在这里弟子总数的近三分之二,望得知消息的同修正念支持。

    ◇黑龙江佳木斯劳教所恶警侮辱殴打大法弟子

    ◇2004年春节期间,河北沙河插播真象电视之后,永年大法弟子程凤祥被非法抓捕后辗转几处关押,在邯郸关押时被恶人残酷迫害。恶徒们为达到它们的目的曾给程凤祥灌迷魂药。

    ◇长春的不法之徒企图9月20日开庭对大法弟子李雪微、黄玉金进行非法审判。

    ◇大法弟子梁秋长,女,34岁,家住广东省江门市礼乐镇英北。2004年9月12日晚上九至十点钟左右与同修梁顺桂(女)在街上派发真象资料时被绑架。现被关押在江门看守所。

    ◇大法弟子孟玉华,现被非法关押在辽宁省沈阳市女子监狱九大队六小队(马三家监狱城),因她被迫害严重,不许家属探视,也不许存钱。

    ◇大连环保宾馆洗脑班示意图

    ◇大连天津街永和小学教师在全校师生早操升旗仪式上对三个小学生因举报法轮功而公开表扬。并且在广播里对全校师生声称:跟法轮功“坚决斗争到底”。

    ◇由中国反××协会牵头,河北省沧州市反××协会主办,制作了100块诬蔑大法的展板的邪恶的展出,从16日起在沧州展出6天,之后,要在河北省地级市巡回展览。

    ◇福建龙岩市几名大法弟子遭绑架。现已确知李国顺与另一名唐姓大法弟子在8月份遭绑架。据说还有另外几名大法弟子也遭绑架,由于信息来源有限,现还不能确知。

    ◇陕西大法弟子给本省大法弟子的建议

    ◇各地恶人利用所谓“中央调研组”迫害大法弟子

    ◇四中全会后是“十一”长假,上海各区邪恶的610办公室为阻止干扰大法弟子去北京和讲真象,利用居委会和派出所监视大法弟子的行动。有的是布置社会闲散人员在门口监视,有的是利用小区不明真象的居民暗中监视,还有上门骚扰和打电话骚扰。

    ◇自山东日照港务局大法弟子袁艳被非法劳教后,日照港务局对本单位大法弟子进行逐个排查。在没有任何把柄的情况下,九月十七日,日照港务局铁运公司大法弟子牟宗严、闫振华被劫持到淄博王村洗脑班,进行所谓的强制洗脑。邪恶甚至放言,一个月转化不了,用三个月,三个月转化不了,就劳教三年。

    ◇沈阳市沈河区大法弟子刘淑芳于8月23日被和平区公安分局便衣跟踪,从家绑架走,具体情况不详。

    ◇湖北省十堰市大法弟子刘翠花等上周被十堰市恶警绑架。目前下落不明。

    ◇抚顺市大法弟子赵云山、董琳琳 2004年9月18日下午在住处被非法劫持,现下落不明。原因是:便衣到赵云山的住处,赵云山不知其人是便衣,向其讲大法被迫害的真象,便衣假装要学法轮功,赵给便衣一本《转法轮》和炼功带,后被便衣带去的人劫持。具体劫持者不详。

    ◇大庆龙南大法弟子郁桂香、富裕县大法弟子张丽芳被让区公安分局及富裕县公安局绑架,并被非法抄家,手机被没收,望与其联系的,请注意手机的安全。据知,此次被绑架,是由于富裕县大法弟子张丽芳的手机与家人联系后被定位,并被跟踪遭到抓捕的,张丽芳已被带回富裕县。

    ◇河北省邯郸邱县大法弟子张怀忠,在当地向民众讲真象时被恶人举报,于2004年9月14日下午在曲周县槐桥收费站,被邱县邱城派出所恶警绑架。人被非法关押在邱县看守所。

    ◇吉林省德惠市一小撮紧随江氏流氓的邪恶之徒,为了讨好它们的主子,妄图成立洗脑班加重迫害法轮功学员,这是德惠市一伙打着法律招牌干着违法勾当的不法之徒的又一次罪恶的表演。

    ◇2004年9月18日半夜1点左右,辽宁本溪市多名大法弟子被突然绑架。

    ◇四川广元610恶人孙万朝仍在犯罪

    致中国科学院的公开信(一)

    比死亡更痛苦的精神死亡

    劝善之心化飞鸿──讲真象信件汇编

    佛故事二则

    明慧新闻简报(2004年9月20日)


    技术交流

    技术交流:惠普打印机出现噪音的修理(四则)

    突破封锁小技巧:使用Flash Paper 2将文本变成闪画格式


    资料汇编

    小册子:河北心语(第4期)

    真象传单:保定真言(第12期,河北省)

    真象传单:鹿乡心语──中秋佳话(首刊,吉林东丰县)

    不干胶卡片:送您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