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部分弟子交流后认识的北京地区障碍正法進程的问题


【明慧网2004年9月22日】师父《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的经文,象一记重锤,使一些曾在邪悟中不能自拔的北京学员猛醒,使许多北京弟子深深向内自省,查找和放下自己长期执著的人心,抓紧救度世人。但对比其它地区,北京仍存在很大的差距。

北京是师父花费心血最多的地方,北京学员得法早,受益大,听过师父讲法的人又多,比大陆其它地区有着得天独厚的优越性。因此虽然北京在这场迫害中环境更为邪恶和残酷,但数量众多的北京弟子应当在破除邪恶,讲清真象、救度世人等方面做得更好,正念更强,更有理智,更有智慧才对。

我们不约而同的认识到这样一个问题,即:虽然有相当一部分北京弟子一直坚持正念正行,讲清真象、救度世人,在自己的周围开创了比较好的小环境,但在整体上还没有形成一个压倒邪恶的大形势。其中的主要原因是,由于怕心、不能放下自我、整体意识不够强等而缺少必要的溶于法中的交流与沟通,相互之间出现不应有的“间隔”,造成力量分散,不能形成和发挥整体的作用,实质上还没有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没有完全去掉个人修炼的观念。我们想把我们看到的一些具有北京特点的问题讲出来,希望能对北京弟子整体提高起到作用。

因篇幅所限,这里主要谈问题。相应的做的好的事例,希望大家看过文章后帮助提供,以便相互比学比修,相互鼓励,整体提高。

1、多度的猜忌和戒备(不包括为大法弟子的安全负责而对真正特务的警觉、防范和善意提醒),容易起到一些离间的作用,使虎视眈眈的邪恶钻空子。

有的是在邪恶高压下怕心较重,不仅自己对讲真象顾虑重重,发真象资料怕被抓,面对面讲怕被举报。其实北京已经有一部分学员能够象外地学员一样公开讲真象,大家都处在同样的环境里,为什么有的人觉得环境很宽松,正是讲清真象的好机会,有的人就觉得压力太重呢?所以虽然北京是邪恶势力的中心,我们觉得还是不能过于强调客观条件,应该多从自身找原因。

一些人认为某些正念强、做得好的学员危险,如果接触会受牵连,然后还互相转告,让大家都远离这些人,以至于这部分同修想找他们都找不到。可是对于邪悟过的和始终处于似做非做状态的同修却敢接触,是不是自身的认识上有共同之处呢?因为在一起总是说的同样的话,认识上缺少更大范围的交流而长期停止还不能察觉。结果造成谁在证实大法上越精進,谁就越被孤立。

有的是被常人的求安逸之心带动,被亲人亲情困住,意志消磨、懈怠。作为繁华的大都市,北京的确有太多的诱惑,这些在常人来说是不能割舍的好东西,但是作为修炼的人就得放下执著心。一手抓着人不放,一手抓着神不放,最终只会是什么也得不到。

有些是认为自己是在劳教所承受了很多酷刑,最后一刻实在承受不住转化的,比别人强,或者别人被抓过,自己从来没有被抓过,觉得自己没有执著,了不起,在学员之上的心较强。这时“没出过事”已经不是促使自己更加精進的动力,反而成了束缚自己不能接触同修的障碍。看其他学员全是业力满身,对其他学员缺少基本的信任。或者不愿、不敢甚至拒绝接触、交流,或者在接触与交流中总是居高临下而不是平等相待,把自己的想法强加于人,指责别人也许并不存在的问题,难得的交流中不允许别人说一句完整话。如果能让自己修出的慈悲心做主导,言行肯定会表现出更多的包容和对人同化法的鼓励。

有些学员喜欢相信和传播一些根本没有经过核实的负面消息,如,某某学员现在状态不好,某某学员“出事”了等等。有些学员明明生活的很好,却被传说成已经因为做了什么而出大事了,传得满城风雨。如果同修真的出事了,大家此时应该赶紧发正念或主动了解情况组织营救才对,只要来了解一下马上能知道真象。如此简单的事,就因为听到这些传闻的人首先都是自己吓得不行了,躲得没影了,结果没人制止谣言。大家应该想一想,即使同修真做了什么,大家也不应该随便告诉别人,特别是在同修出事后更不能这样做。何况同修很好,大家有没有想过这些消息的来源?是不是特务在利用学员们的嘴想要把假的传成真的?传这种话的人是不是在无知中认可邪恶的安排,起到给警察当“证人”的作用?自己的安全就比别人的安危重要吗?大家要是把传播小道消息的精力都放在讲真象上多好啊!

2、不是向内找自己的问题而是执著于别人的执著,缺少形成整体所必须的相互理解、包容和强大的慈悲善念。

作为修炼中的人,都难免有一些还没有修好的地方,有问题并不可怕,暴露之后能改正就好。但一些人却往往对别人的问题“一清二楚”,对自己的问题浑然不觉。

有些人怕心较重,一些同修为了鼓励他们,不顾个人安危把自己正念正行的故事与他们交流。这些学员不但不能正面理解,反而说同修是“常人中的英雄”,这样下去也许要变成“申公豹”了。

甚至有的人在明慧网已有文章严肃而善意的指出自己的问题时,还不正视和抓紧改正,还在向外找,把精力放在猜疑文章是谁写的。更有甚者,今天怀疑这个,过几天怀疑那个,可是对自己被邪恶一再利用,造成同修们的重大损失丝毫不往心里去。如果能够把猜忌同修的精力拿来多想想怎么揭露邪恶势力多好啊!

有的人执著自我,把自己所在层次对于法理的认识作为唯一的标准强加给别人,这个应该这样修,那个应该那样修,而且当面不说,背后议论,把心思用到议论、评论、要求他人上面。

在看到别人修得不够的时候,并没有出于对同修负责的态度,及时指出来,而且不能同时看到别人修得好的地方。对于别人确实存在的问题,经常是埋怨指责,而很少在自己的身上,如师父所说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等方面找自己的不足,更很少象师父所说的大觉者那样,从整体出发,对别人做得不够好的地方默默的加以弥补。

3、整体意识不够强。

虽然有些弟子自己做三件事很努力,但对形成和发挥整体的作用有所忽视。说明一下,这里指的不是形式上的人为统一,在讲清真象、救度世人时,每个人都可以也应当有最符合自己基本生存方式和生命特点的方法和道路,但心中要有整体。

有些同修过于强调自己在北京所起的作用,甚至认为北京没了他不行。北京太大了,任何人都不可能包办北京任何一方面的工作。多和同修们交流一下,也许就能看到其他同修也有做的非常好的地方。很多同修都在不同的环境下发挥着不同的作用。证实大法的形式并不是自己所能想象的那么单一。

有些同修以自己为标尺,感觉比自己做的少的就是不精進,比自己做的多的就是不符合常人状态。每个人自身的条件都是不同的,只要每个人都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就够了。而且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路,承担的大法工作性质也不相同,怎么可能有绝对的标准呢?所以还是不要太过多看重表面形式,大家交流的应该主要是心性修炼,这才有利于咱们的整体配合。

也有些学员在其他学员已经以一当十、以一当百的努力下不为所动,还在问师父怎么还不结束这场迫害?师父如果真的在此时结束了你该何去何从呢?别人在无私救度众生的付出中自然而然的为自己铺了一条通向新宇宙的路,你们因为害怕什么也不肯做,有没有能在新宇宙里立足的威德呢?要知道新的宇宙可是建立在无私无我的基础上的。别的学员甚至不得不弥补你们在救度众生中的漏洞。你们自己连自己应负责的众生都不救度的话,将来你们的天体只能是空的。北京虽然地大人多,但是大法学员也同样很多,如果每个人都能对自己所遇到的人负起责任,让众生明白真象,不是很容易就做完了吗?何况现在海外学员一直用电话等通讯工具帮助我们,外地同修也在向北京发正念。作为北京弟子整体中的一员,更不能推托自己的责任啊。

现在处于正法时期,任何事物在没有完全同化法之前都会存在正负两种因素。比如整体配合协调做事,就好比一个完整的人能做成很多事而人体中的细胞单拿出来却做不了什么,大家配合好了,可以优势互补,一个有机的整体会发挥出比单个个体力量的简单叠加大许多倍的作用。但是同时也存在负的一面,一个细胞出了问题可能会象传染病一样波及一大片。

这时候就要看我们怎样看待问题。师父让我们用正念看问题,我们首先应该多看重积极的一面,让负面思想先从我们自己的头脑里消失。对于可能存在的问题,我们既不轻视,也不用惧怕,回避了问题虽然问题可能一时不会发生,但那是我们遇到问题绕着走,还是没修过去。不如用正念正行去做,遇到一个问题就解决一个问题。

正法已经接近尾声,在此,我们希望全体北京同修,以证实大法与救度众生为重,以大局为重,抛开一切个人成见与个人恩怨,按大法的要求整体提高,整体升华。师父已经把我们该有的最好的一切留给了北京弟子,让我们努力形成一个坚实的整体来清除一切邪恶,我们本应做的更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