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职工袁林在北京市公安局医院所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9月22日】2002年6月初,我被送进北京市公安局医院,那里是迫害法轮功学员最残酷的地方,他们把法轮功学员全都关在十病区。十病区在地下,房间里没有窗户,每天24小时点着灯,通风条件很差,空气里散发着难闻的气味,冬天寒冷潮湿,夏天闷热潮湿。筒道的一头是漆黑的大大的铁门,两个恶警端着枪站在门的两侧,挨着大铁门是厕所,厕所两旁也站着端着枪的恶警。阴森恐怖,真象魔窟一样。

我和袁林被关在同一个房间,那时袁林已经绝食3个多月,瘦的只剩一把骨头,恶警除了每天对她进行强行灌食外,还经常把她四肢铐在床上,一铐就是几天,不放她下来上厕所,而且插在胃里的管子长时间不换,已经变成了黑色的。

袁林给我讲了一点她的经历。她是从七处被送进公安局医院的,七处是大案要案处。她说她这个案件已经走了7个多月了,现在已经进行不下去了。7个月中警察对她软硬兼施,百般折磨,施加各种酷刑,想从她嘴里得到一点线索,可都没有成功。在石景山看守所里,恶警用尽酷刑对她进行折磨,一天上午恶警让四个男劳动号(劳动号是看守所里犯人的一种称呼)把她绑在一块木板上,然后把她抬到大厅,一个按着她的头,一个用勺撬开她的嘴,一个用脚踩着她的肚子(踩着她的劳动号脚上穿的是皮鞋)、一个用勺往里灌,踩一脚灌一勺,并且恶警在旁边指挥,让犯人使劲踩,就这样大约灌了两个多小时,最后她失去了知觉,什么时候把她抬回房间的她已经不知道了,等她醒来时已经是黄昏了。

后来恶警又把袁林送进北京市法制培训洗脑班强行洗脑,专门组织了一批人对她进行攻坚,三个犹大一组,共三组。24小时对她进行强行洗脑,让她说谩骂师父和法轮功的话,袁林不说,他们就用《转法轮》使劲抽她的嘴,几个人轮番抽,她的脸被抽成黑紫色,肿的眼睛都睁不开了,耳朵也被打聋了。她们又把袁林按倒在地,三个人轮番骑在她身上用胳臂肘使劲往胸部、心口窝、大腿内侧等敏感处按,轮番给她按了三天三夜,最后她们的胳臂肘都按破皮了,才停了下来,袁林也被折磨的生命垂危送进公安局医院。

七处的恶警三天两头去医院逼袁林写转化书。一天七处来了好几个恶警,把袁林带回七处,当时我非常担心,不知恶警又要对她下何毒手。一周后袁林又被送回公安局医院,又送进我所在的房间,看到袁林我一颗悬着的心落了下来,可袁林又被折磨的再一次生命垂危,恶警不想让她这样死去,因为他们还抱有一丝幻想,恶警开始对她进行抢救,并开始着手做处理后事的准备,四处打听袁林家联系的地址,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在师父的呵护下袁林一点点有了好转。

没过几天我就被强行带回劳教所,被非法判了一年半劳教。从劳教所出来后,我一直在关注袁林的消息。看到明慧网9月15日北京大学女职工袁林被判8年监禁,揭露狱方虐待又遭报复的文章,得知袁林的消息。故把我知道袁林的情况写出来,揭露这些恶警对袁林的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