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修炼故事:坚信大法 重见光明


【明慧网2004年9月25日】我是河南郏县的一名大法弟子,今年近40岁,98年4月喜得大法。2002年秋,我再一次亲身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和师尊的洪大慈悲。

2002年秋,我在邻县的一家小煤矿当采煤工人。一天,我和同班组的十多名矿工一块儿下井采煤,在作业途中,只听“忽拉”一声,井下出现了严重的塌方,头顶上大面积的煤层、土石砸向了正在作业的我和伙伴们,我当时只觉得整个头颅就象要压碎了似的。危急时刻,我脑子非常清醒:我是大法弟子。同时喊了一声:师父救我!接着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不知过了多久,矿上救援的人把我从煤石中扒了出来,我当时还有一口气,可惨象不忍目睹:浑身煤黑;两只眼球被挤得向外冒着;右眼睑下部连带脸上的肌肉被撕开了一块,里面塞的全是煤渣;右腿臀部肌肉整个被挤压到了臀部外侧,聚成了个凸出得象“馒头”似的肌肉包;伙伴们有的断了胳膊,有的断了腿,有的断了肋骨,一片血肉模糊……

当把我抢救过来后,我眼前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听医生说,我黑眼球在里,白眼球在外,整个眼球转了半个圈。医生说至少要三个月以后,才能再做眼球矫正手术,而且眼睛复明几乎是不可能的。医生对我右眼睑下部的伤口進行了清洗和缝合;对右腿臀部的肌肉包,医生却无能为力。

当我一清醒过来,马上意识到我是修炼人,就对矿长和医生说:“我是炼功人,是修法轮大法的,没有事,师父会保护的。”并坚持要出院。矿长和医生都怕出事,不同意我出院。在我坚定的劝说下,矿长不得已让我签了个字,才勉强同意我回矿上休养。回到矿上后,因为我此时双目失明,觉得在这里也太麻烦别人,便请矿长只给我个回家的路费,让我回家休养。矿长是既感激又担心,感激的是炼法轮功的人处处替他人着想,担心的是害怕我万一有个闪失。也是在我再三恳求下,矿长就给我借了100元钱(因矿长已负债)用车把我送回了家。

回到家后,我让妻子给我准备好师父讲法录音磁带,每天坚持听法学法。家里有许多农活得靠妻子一个人干,还要照顾我,我不忍心,就让妻子下地干活前只要把录音机、录音带给准备好就行了。就这样,我天天听师父的讲法。过了不到7天,一天妻子从地里干活回来,我惊喜的告诉妻子:我的眼前出现了一丝亮光。妻子凑近我的眼睛一瞅,发现原来全是白眼球的两眼都出现了黑眼球的边儿。又过了两三天,我正听师父讲法时,突然感觉两只眼球同时“骨碌”转了一下——我又看清了眼前的一切!我的眼睛又重见了光明!眼睛恢复得完好如初!……师父啊!此时此刻,弟子用尽人间最美好的语言也难以表达对师父的无限感恩,我顿时泪如泉涌……

这时我猛然悟到:我不能仅限于听法,我也要炼功啊。尽管此时右腿肿得老粗,弯曲都困难,但是我还是要下决心炼功。前四套功法坚持着炼下来了,可是第五套功法难度就太大了。我想起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要“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只炼四套怎么能算作一步到位呢?!我试着先搬上左腿,左腿盘上了;右腿要搬上真难啊,太痛了!我下定了决心,说什么今天也得把这右腿给搬上去。我咬着牙,忍着剧痛,坚定的把右腿给搬了上来,……钻心的疼痛啊,瞬间,汗如雨下,痛彻心肺,我心里背着师父的法“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并对自己说:既然腿盘上了,这一个小时的静功不炼完是不会再拿下去了!就这样坚持着,一直到一小时的静功炼完,这时我的内衣内裤全部被汗水湿透。炼完后,我无意中一摸右臀的“馒头”,没有摸着,再仔细一摸:摸不着了,没啦!消失得无影无踪啦!此时,泪水和着汗水,百感交集,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啊,弟子一定用大法在自己身上体现出的神奇事实去证实大法!”

听起来象神话故事,让人不可思议,可这却是实实在在的大法神迹!

从我出事故到身体完全恢复,也不过就是半个月的时间。身体恢复得如以前一样正常:视力正常,眼睑下砸伤后缝合的伤口几乎连疤都没有,右腿臀部挤聚得象馒头似的肉包消失,右腿的肿状全部消失。

身体恢复后,我立刻回到了矿上。矿长和知道我情况的人见到我时都大吃一惊,大声叫着我的名字问:“你真的好了?!”矿长还不相信,说:“来,你好好给我走一走让我看看。”我就自自然然的在矿长面前来回走着,和以前的我一样。走完后我笑着说:“我说炼法轮功的人有师父保护,你们不信。看咋样?”矿长瞪着眼睛半天才回过神来,马上伸着大拇指说:“法轮大法好!你们师父真了不起!”

我的神奇经历一传十,十传百,迅速传遍了整个煤矿及职工的亲朋好友,大家无不由衷的说:法轮大法好!

身体恢复后上班的第一天,下班后,我和伙伴们洗完澡,在宿舍休息时,我拿出了《转法轮》看了起来,这时有人说:“你可太自私了,别光自己看,念出声来也叫大伙儿听听!”我马上明白过来,大声的念着和大伙一块儿学起了法。从那以后,一下班回来,我只要一拿起书,就念出声来,和大家一块儿学。每当我有事回家时,大伙也不让我把书带走,人走书得留下,大伙儿还得照常学呢。

后来这个煤矿停产,没有了活儿干,我到了另一个煤矿,我又把我的亲身经历告诉了矿上的每一个人。每到下矿井时,我总是背着一个装满水的大号水杯,自己从不喝一口,都是让一块儿下井的伙伴们喝的。大家又都知道了“法轮大法好”。

几年来,我利用各种方式证实大法。附近的村子都知道我修大法,也都知道发生在我身上的神奇事儿,也都知道修大法的都是好人,村民们都亲切的叫我“法轮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