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省楚雄洲刘枝萍被非法劳教、强行堕胎的遭遇

【明慧网2004年9月25日】我叫刘枝萍,现年32岁,云南省楚雄洲交通集团交通宾馆员工。2000年初,我因为法轮功上访被非法关押在云南省女子劳教所劳教,2000年8月,已怀孕5个月的我被强行堕胎,以便继续迫害。

我于1997年8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当时我在高快公司工作,来往于昆明、大理、丽江、楚雄之间,并熟知了各地的一些大法弟子。每到一个地方,我都要和当地的大法弟子交流切磋。大家同修一部宇宙大法,追求并实践着最根本的宇宙特性“真、善、忍”。看到的是多年疾病缠身的叔叔阿姨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健康了(如楚雄的张国芬,曾得过癌症,修炼后身体完全健康,有权威医院检查作证)道德升华了;探讨的是修炼提高自己的心性,在名、利、情面前不动心;在矛盾面前找自己的原因,不和别人计较,多站在对方的角度着想……那就是人间的净土。

99年7.20的到来冲击着中华大地每个人的心,电视报导的内容、媒体发表的文章是我闻所未闻的。同时,单位领导多次找我谈心,要我放弃修炼,并且要求揭批法轮功。我诧异了,对一个社会、国家、民族来说,应该是好人越多越好啊!如今怎么想做个好人都会遇到那么的麻烦呢?在多次谈话未果的情况下,于99年8月我被停止跟车服务,到总公司团委报到接受1个多月的教育学习。我善意的向他们表明我的心迹,并告诉他们我的所见所闻与亲身实践,后来我又恢复正常工作,我以为是大法弟子的善良感动了他们。11月份的一天中午,我在我先生的衬衣口袋里看到了一份揭批材料,才知道是怎么回事。当时我非常的难过,他们怎么能这么不求实际呢?

转眼到了2000年,春节前一个多星期,我与楚雄同修一行十多人踏上了进京上访的道路。目地:说句公道话。把我们多年的亲身实修和所见所闻告诉政府,我们只是一个修炼人,对政治不感兴趣,只是做一个好人,一个不求名,不求利,不计得失的一个好老百姓。要求政府释放上访被抓、被劳教、被判刑的同修。

在进京途中,因列车员播音说有一位列车员生病需要找医生,同行的一位同修是医生,本着医生最高尚的职责,救死扶伤的愿望去给列车员看病。这位列车员的病与我们这位医生同修修法轮功前所得的疾病一样,以前同修吃了很多药,看了很多医生,都不见好转;修法轮功后就好了。同修就善意的告诉乘务员法轮大法在祛病健身方面的神奇功效。结果因当时各地政府接到密令,凡拦截举报上访的法轮功学员的单位和个人有奖金。在列车上工作人员欢呼有奖金拿的喧闹声中,我们一行十余人全部滞留长沙看守所。后又转回楚雄州看守所,非法拘留一个月后,有一名同修被判刑,另两名同修被判劳教,其余转到收容所关押,共计58天,并对部分学员家庭和单位罚款,高的一人近万元。我们在向上反映没有出路的情况下绝食抗议,5天后释放回家并监视居住。

又到了4.25这个敏感的日子,我写好了一块“法轮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条幅准备拿给不许我们说心理话的领导看,刚出门,政保科的马学武就带着一批警察把我强行拉上警车,带到公安局并用手铐铐在过道的栏杆上。稍后又有3位同修被抓来,其中有一位70多岁的老人,他们不允许我们说真话,就这样在栏杆上铐了一天一夜后,把我们再次投入看守所,那位老人回家。5月2日,在无人知情的情况下,我被送至云南省女子劳教所劳教,刑期两年。

就在我被抓的这个月,我怀孕了(当时劳教所并不知道)。在我入所第二天因炼功被一大队队长马某毒打一顿,其后罚站三天黑板,追着太阳晒,太阳晒哪儿他们就叫我站哪儿,并有两名犯人杜艳芳、杨某包夹我,不允许我与其他犯人交谈和接触其他法轮功学员。并到大田组超强体力劳动—摘豆、挖土、挑大粪、抬竹竿。

到6月份,在每天的强体力劳动后,每晚临睡前他们都派人来问我“还炼法轮功吗?”我说“炼。”他们就把和我同监舍的犯人连同我一起罚站,不让睡觉,让那些犯人受株连后对我辱骂。后来又改为绕四合院跑步,每晚监舍关灯后,我就被罚开始跑步到第二天凌晨,如果说“不炼”就可以睡一个好觉。强制改变不了人心,尽管当时我有3个月的身孕,但我白天劳动,晚上跑步。这样被折磨了一个星期。他们更加邪恶与嚣张。我被他们毫无人性的行为震惊了。在一天深夜跑步到凌晨2点多的时候,我炼功抗议。值班的尹姓干警指使两名吸毒犯毒打我,其后怕其他法轮功学员和犯人知道她们的恶行,又把我单独关押在一个监舍里,两只手铐在两张上下床的栏杆上,那时看我就象一个十字。我再次绝食抗议,其后的时间里,他们减少了对我身体的迫害。

当时我姐就关押在二大队劳教,听到一些吸毒犯提到我被迫害的情况,她落泪了,把我怀孕的事告诉了劳教所。不几天,他们通知我家人到劳教所把我强制送去医院强行打胎。我用坚定的信念闯了过来,药物失效。到了2000年8月,我已有5个月的身孕了,当时很多普教对我说:按所里规定,我的身体情况达到了保外就医的标准。后来我听说某邪恶的领导叫嚣:不转化就在里面!

我再次被强行送去打催产素。胎儿下来了。从医院回来后,所里换了包夹,让我姐姐白天到我住的监舍,并把揭批文章给我看,我不看。但是后来在邪恶的洗脑下,我的心灵被扭曲,做了大坏事。

感谢师父的慈悲,使我重新再次進入法轮功,并精進实修。这期间我看到了希望,明白了真象的世人越来越多,他们尘封已久的对做好人的渴望的心渐渐复苏了,并走入了大法修炼。实践证明了法轮大法的弟子在遭受了残酷迫害后仍然四处奔走,讲清真象,不计世人的一切恶意,告诫他们善恶必报的道理,并告诉人们:法轮大法是正法。

[编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