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北京市宣武区看守所残酷迫害的经过(图)


【明慧网2004年9月26日】我叫郑实(化名),中国大陆东北大法弟子,于1998年有幸修炼法轮大法。得法后,我按照“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思想境界提高了,道德回升,身心受益。可是这一部高德大法却在1999年7.20被江××因为妒嫉为私为已,不顾国家和人民的利益,对这些只为做好人的人,发起了这场史无前例的残酷镇压。


以上图片均为郑实本人演示

作为身心受益的我,要为师父、为大法讨个公道,说句真话。在2000年10月27我走上了天安门去炼功、从心底喊出“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还法轮大法清白!”后被恶警绑架到天安门派出所。警察对我非法逼供,我拒绝报姓名、地址,当天随着数百人两台大客车押送到北京宣武区看守所。

恶警把我们围到看守所的院子里,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连厕所都不让上,就开始非法审讯。在审讯过程中,恶警把大法学员打的鼻青脸肿,满脸是血,就在这种疯狂的逼迫下,又有大部分学员报了姓名、地址送走了。剩下我们30多人坚决不报姓名、地址,告诉恶警,我们出来就没想回去。到了晚上8点多,预审科的恶警们开始对我们進行更残酷的迫害。把我们一个个拽進单独审讯室,我被预审科科长拽進它的办公室。室里有4个恶警,让我脱下鞋光着脚站在水泥地上,随着上来一个恶警长着三角眼,个子不高,嘴里叨着烟卷,恶狠狠的把我的风衣连里边的马夹用力一撕,扣子全飞了,说让我冻着清醒清醒。又抓我头发往墙上撞,用带火的烟卷烧我的脸(见图片),又把我打倒,把脚使劲踹在我的肚子上,拿剪子剪我的头发,说给我剃光头。后来说剪子不快,又用穿着大皮鞋的脚不分头、脚乱踹,踹倒了拽起来再踹,还使劲踩我没穿鞋的两只脚,一边踹一边气急败坏的说:你不说,今天就打死你。三个恶警其中一个是科长,把师父的带镜框的大照片用脚踹,它们一边踹一边邪恶的笑。打我的恶警一边抓着我头发一边说:“你怎么不保护你师父啊,你不是说公道话吗?”我当时心里难过极了,正告恶警这样对待我师父,有天大的罪啊。它们不听,疯了一样。

这样它们打我到11点多,累得满头大汗才住手。给我编了号叫B21,送進监号。临進监号前,扒光了我的衣服,收我的钱、物后,送到新设的11号监室。监室面积也就5平米,3个普犯看管我们3个大法弟子。我们每天都被提审挨打。特别是有一个叫张X栋的恶警,1米8的个子打人最狠,专门用电棍没头没脑的一边电一边打,打的我浑身是伤。我们全体绝食,我绝食到第5天,恶警把我和另一位老同修押到医务室,進行灌食,在灌食之前检查身体,说我血压高压220。另一位老同修没有血压、没有脉了。这样我们俩都不适合灌食(因为宣武区看守所医务室有一个很恶的狱医曾经灌死过人)。当天晚上,我俩被无条件释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