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保定市徐水县法轮功学员梁永风遭迫害纪实


【明慧网2004年9月26日】河北省保定徐水县环卫所职工梁永风,女,45岁。修炼法轮功之前,患有严重心脏病、高血压、胃病、乳腺增生、神经衰弱等多种疾病,对生活失去了信心。1998年底是她的命运转折点,在去医院看病时,有幸学炼了法轮大法,在很短的时间里奇迹在她身上出现了,全身的疾病全部消失了,那时他们全家都沉浸在幸福和欢乐之中,是伟大慈悲的师尊给了她第二次生命,她及她的亲朋好友都赞叹大法的神奇、殊胜和美好,这真是一部使人心道德回升、有百利而无一害的高德大法啊!

一、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劳教

这么好的功法在1999年7月20日被江氏集团公开镇压迫害,这使梁永风无法理解。为了将她身心受益和炼功后的巨大变化告诉政府,并希望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于是她行使宪法赋予公民上访的合法权利,于2000年12月5日去北京上访。可是才到了天安门,警察根本就不让她说话,直接把她带到燕山分局刑警队。梁永风遭到暴恶严刑拷打,被打得嘴都流血,经10个小时的迫害,到后半夜当地公安局把她接到徐水县徐水镇政府所在地,在那里梁永风又遭到了恶人的打骂、罚跪、双臂托棍子等迫害。

与此同时,不法人员停止了梁永风家属的工作,并敲诈勒索7500元人民币,宣称拿款放人。但是要了款却不放人,继续非法拘留,送至拘留所。梁永风在拘留所被强制搜身,所带的现金被全部搜去,期间受尽各种虐待:不许睡觉、体罚等迫害。

2001年3月2日,梁永风被非法劳教两年,送往保定劳教所。在被非法关押的两年时间里,她受尽了种种非人的折磨和摧残:拳打脚踢、抱头、体罚、电棍电击、睡死人床、不让睡觉(闭眼就用火柴棍支眼皮),用鞋底子(警靴)打头部、打脸,打得昏过去就用冷水泼等等酷刑,还让连夜干活,不让休息,打骂经常发生,住小号、不让和别人讲话,上厕所有人跟着,不让家人探望。期满后仍不放她回家,直接送至徐水县八四洗脑班。

二、在洗脑班受尽惨无人道的迫害

在2002年11月29日,不法人员把梁永风绑架至徐水县八四洗脑班。期间,梁永风受到恶人的体罚、打骂、用木棍打、鞋底子打、用夹蜂窝煤的大铁夹子打、还撬嘴牙,打得嘴里胖肿不能吃饭,打得眼睛出血、脸、牙、身上都是伤。在寒冷的雪天,打过后在外面冻着她,整天住小号,不让和别人说话、大小便都在屋里。冬天屋里不让挂门帘。

洗脑班恶徒用尽了各种变招手段迫害梁永风,还一年逼迫她的单位交一万元人民币作为生活费。可是在洗脑班,大法弟子吃的是剩饭、剩菜,还不让吃饱,每天都吃咸菜。在高温的夏天过夜的饭都不加热就让吃。政府给的生活费、从单位、家属勒索的钱财,除值班人员买菜外,其余都被不法人员私分了。

恶徒们根本不考虑法轮功学员的身体如何。通过修炼大法身体健康强壮的梁永风经酷刑折磨迫害,加上精神的摧残,身心交瘁、骨瘦如柴。

610不法人员又把她送往所谓的“保定市法制教育中心”,继续進行法西斯式的暴行迫害:体罚、打骂、不让睡觉、上厕所有人跟着,不让和别人说话、关小号、扭胳膊,恶徒用种种残忍手段迫害她。

就这样,梁永风经受了3年的迫害,至今扭伤的胳膊还疼痛,腿脚麻木没有知觉、疼觉,一共39个月的工资没有补发。

三、610恐怖人员威胁破坏梁永风的家庭

在非法关押梁永风期间,当地政府、单位对她的家人進行迫害,停止她丈夫的工作,并经常找他谈话,所谓的谈话,其实就是在精神和金钱上的恐吓和施压迫害。

在万般无奈之际,梁永风的丈夫被迫提出离婚,政府、法院、劳教所不但没有劝阻还支持。可是一个坚持真理、按“真、善、忍”去做、处处做好人的梁永风坚决不同意离婚,而且坚定的修炼法轮大法。

然而法院却在她没有同意、没有签字的情况下,强制判了离婚,在判决书上还赫然写着“为维护妇女的合法权益”。就这样把一个好端端的幸福家庭拆散了。

当地610和保定市610恐怖人员还不甘心,不停手,几个恶人找到梁永风女儿的学校,对其女儿恐吓威胁,使其女儿没有一个好的学习环境,心灵受到很大创伤。现在梁永风和她的女儿一直在受迫害中,不能团聚。


对梁永风施加迫害的恶人主要有:
保定劳教所:李大勇、阎庆芬、李秀琴
徐水县610办公室:
任 德 申(原主任)
张成旺(现主任)
刘贺群(副主任)
徐水县八四洗脑班:
卢民(八四洗脑班队长、及其邪恶,打人凶手)
魏文進 何红立 许金霞
保定法制教育中心:方全
徐水县法院强制判决离婚案的人员有:
审判长:李建伟
审判员:蔡保亮
陪审员:张洪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