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的五年,中秋的哀思(图)

团圆佳节难团圆 花落人亡两相牵


【明慧网2004年9月26日】中秋节被称之为团圆节,是一个传统隆重、美满、温馨的节日,也是一个充满着诗情画意的美好的节日。诗人曰:“万里无云境九州,最团圆夜是中秋”。(唐 殷文圭《八月十五夜》)中国人自古到今把阖家团圆认为是天伦之乐,一家人能团聚在一起,在他们心里的分量的确不轻。尤其中秋夜圆月当空,若有哪一位家人不能与之聚首,在家庭成员的心里总有一份失落的凄凉遗憾之感,于是,轻轻的将一块月饼为其存留,以示合家团圆。

然而,中秋节至,怎奈:神州大地,几家欢乐几家愁?

轻吟“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王建《十五夜望月寄杜朗中》),诗中淡淡的凄凉之意难尽正在遭受无名苦难的无数民众家破人亡之惨之万万分之一……

也许,在万家团圆的夜晚,很少有人会想到,在一方暴政肆虐的国土上,在某一个凄冷的地方,在一些昏暗的角落,在泯灭良知的光天化日下,在人心麻木的区域……一幕幕的凶残,掀过了昨天,又在今天的日历上记下凄惨;这桩桩的悲剧,这幕幕的灭绝人寰竟是小人江某在妒嫉心的驱使下发动与制造!然而加害他们的理由却是那么简单——因为一种基于对真、善、忍理念的遵循,因为在法律行使范围内的一项基本信仰权利,只是开口说一句真心话,他们就被疯狂打压、屠杀!或者被关進监狱、教养院……无数的人们被荒唐的剥夺了所有的、仅有的、最后的权利。但是,在那片5千年文明历史的土地上却被一片歌舞升平的笑靥所笼罩着,很多的人们被长久的麻木滋养着熟视无睹。

到今日(2004年9月25日)为止,仅明慧网统计的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就有1056人(至今仍被严密封锁消息的案例数量至少与此相当)。他们离我们并不遥远,他们和我们并不陌生,他们同是一个合法的公民,同是一个家庭的成员,同是妻子儿女、父母和兄弟姐妹,他们一样优秀、一样善良朴实、一样才华横溢、一样温柔多情、亲切慈祥、一样纯真活泼,一样……不一样的是他们在强权利益下选择了正义与真理!选择是简单的,付出却是巨大的。

山东潍坊市老年法轮功学员陈子秀,29岁的清华学子袁江、17岁的中学生陈英、刘成军等等,那些不该早去的忠骨英魂,他们不会没有血肉真情,他们也会留恋生命的美丽,但他们却在狰狞的暴政、残忍的酷刑高压下无力挽住生命的手。

所有法轮功的学员,没有谁能体会他们、他们的家人所遭受了什么,但我,听说了一个一个发生在山东临朐县五井镇茹家村的故事。

故事的主人翁叫黄颖(乳名:开心)性别:女,于2001年5月18日出生。她的妈妈罗织湘是广东省农垦建设实业总公司(设计室)建筑设计师,年仅29岁,于2002年12月4日被广州天河区恶徒迫害致死。(见“明慧数据中心”《明慧资料馆》之迫害致死案例540号)


2004年7月初的开心

开心亲吻着妈妈的照片说:想妈妈

黄颖在出生仅三个月后(2001年8月份)就由奶奶抱回了山东省老家,从此就与妈妈成了永别。在一岁半的时候(2002年12月5日)才又见了妈妈(遗体)一面。此时,爸爸还在劳教所,还不知道妈妈已经遇害,“开心”当时更不知道爸爸长的什么样。如今“开心”仍然无法和爸爸生活在一起。因最近广州天河区“610”又在找爸爸(黄国华),爸爸只好被迫逃离家园。现由年迈且无任何收入来源的爷爷和奶奶抚养,住的是即将倒塌的昏暗的土坯房内,仅与爸爸生活了三个多月(2004年2月--5月)。目前因无助还未接受幼儿教育,整日叫着要爸爸!从一岁半时就在外婆面前从不透漏妈妈去世的消息。(外婆一家都不让外婆知道女儿已去世,外婆身体不好,家人怕外婆承受不了。)

外婆问开心:“妈妈去哪里了?”
开心讲:“在广州上班。”

可是只要外婆不在身边,任何人问“妈妈在哪”,开心都答:“妈妈被坏人害死了!”
别人接着问:“为什么不跟外婆讲?”
开心答:“外婆会哭,哭的好伤心好伤心的!”

有人问开心,你想不想妈妈?“想!”开心说着,深情的吻着妈妈的照片……她经常告诉爷爷奶奶:我看见妈妈了,妈妈好漂亮,好漂亮,妈妈经常来看我……

如此凄惨的事实在中国数不胜数,善良的人们还在遭受着迫害,我们还要继续保持沉默?还是只顾为自己欢歌?还是要漠视横行的邪恶?等候暴行向自己降落,还是心甘情愿把自己的知情权利主动让人非法剥夺?

伤离别,中秋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