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安丘市大法学员张秀芹一家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9月27日】张秀芹,女,今年50岁,山东省安丘市刘家尧镇东石马坟庄村人,她为人善良、正直,是一位人人称道的农家妇女。张秀芹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2002年9月,张秀芹在家中被恶人抓走,后被非法劳教三年,至今被关押在王村劳教所。

张秀芹炼功前,患有严重的风湿性关节炎,一到阴天下雨,全身疼痛难忍,关节都变形了,后来侵蚀到心脏,发展成了风湿性心脏病,走路都走不了几步,整天躺在床上,什么活都干不了。她丈夫每天出去卖粮食,拉扯着两个上小学的女儿,照顾着卧病在床的妻子,那时的家中真是死气沉沉,整天弥漫着中草药的味道,中医、西医、按摩、气功治病、每年住院三至五次,什么治疗方法都不管用。常年的病痛折磨,张秀芹对人生感到了厌倦,多次想到了自杀,但看到两个未成年的女儿。实在不忍抛下,就这样张秀芹一直在身心的痛苦中煎熬度日。

1995年7、8月份,张秀芹经别人介绍,她开始修炼法轮功,仅仅用了4个月,折磨她十多年的病彻底治愈,张秀芹终于在痛苦煎熬的长夜中迎来了黎明的曙光,她高兴得逢人便说:“法轮功真好啊!我现在的病全好了,没吃一片药,没打一次针,也没花一分钱,是大法救了我,是老师给了我这条命啊!”喜悦之情溢于言表,以前她由于病毒的折磨,她时常阴沉着脸,家人因为她,日子过得很沉闷,炼功之后,身体好了,脸上有了笑容,家人也过上了快乐、舒心的生活。

张秀芹炼功身体好了以后,全身心的学法炼功,用了40多天的时间,一天学也没上的她,就能把《转法轮》通读下来,熟悉她的人都感到不可思议,在这之前,她上厕所连“男”、“女”两个字都不认识。张秀芹自己炼功受益后,善良的她想到了安丘老家的父老乡亲,特别是那些饱受病痛折磨的人,于是,她自己掏钱买来录音机,放像机,给乡亲们放老师的讲法录音、录像。让他们也来学炼法轮功。

然而自1999年7月以来,法轮功却遭到了以江泽民为首的邪恶政治流氓集团的残酷镇压,张秀芹因为敢于站出来说句公道话,被安丘刘家尧镇派出所抓过多次,被原政法委书记曹××,原武装部部长姚春光勒索不进京上访保证金3000元,后又勒索5000元,被家人拒绝。恶人们把张秀芹非法关押在安丘拘留所15天,刘家尧派出所40天。

2002年9月份,以徐文生为首的恶人领着8、9个恶人,非法抄了张家,并象强盗一样从家中搜走了1600-1800元。

2000年9月26日,徐文生又领着一帮人又来到张家,抓走了张秀芹,并把家中的电视机、影碟机、小音响、录音机等值钱的东西全部搬走,没写任何证明材料,张在安丘看守所不知非法关押了多少天,在家人不知道的情况下,被悄悄送往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10月27日中午,张秀芹的大女儿在外面被3个身穿便衣的恶警打倒在地,抓到了西关派出所。28日晚,潍城610、西关派出所大约10多人包围了张家,屋顶、屋后全都有人,撬开大门,强行入室,抓走了她的小女儿,并抄走三星手机一部,录音机一台,大法书等。当时,天已经很冷了,张秀芹的女儿光着脚,穿袜子都不让,还是他爸爸含着泪给穿上的,小女儿也被绑架进了西关派出所。

张秀芹的大女儿被非法关進了奎文工业干校,犹大和恶人们哄骗张秀芹的丈夫前去探望,又强行扣押张秀芹丈夫,后交上300元钱才放人。610的恶人非法关押张秀芹的女儿,不间断的精神迫害近一个月的时间,却强迫张秀芹的丈夫交2500元所谓的“转化费”。

小女儿被送进了潍城看守所。小女儿不配合邪恶,绝食抗议迫害,恶警就说:“绝食不要紧,三天后灌食。”到了第三天,准备灌食时,查出心脏不好,恶警怕出意外,不敢给她灌食。到了第5天,恶警怕承担责任,才叫家人把她接走。当时她原本微胖的身体被邪恶之徒折磨得已经很瘦了,她的父亲去接她时,她自己已经走不动路了,是被两个犯人架出来的。

善良的人们啊,原本一个幸福的家庭就这样被江氏为首的邪恶之徒迫害的苦不堪言,张秀芹的丈夫多次到安丘打听妻子的消息,恶人只是要钱,不说人在哪里;到看守所看小女儿,恶人们也不让见;多次到工业干校洗脑班看大女儿也受到恐吓、诱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