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省亳州市18个大法弟子被绑架判刑经过


【明慧网2004年9月27日】从1999年“7.20”,江氏集团开始对法轮功造谣,对法轮大法弟子进行残酷的迫害,其中有十个事件被其列为所谓的“十大要案”,安徽省亳州市18个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一事就被列为其中之一。当时亳州市公安局马姓副局长,为了邀功,成立了专门小组,与“610”的姚姓主任一起,策划了这起所谓的“要案”,制造了这次迫害行动。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两年了,但其恶果还在延续,因为其中大部份的当事人还被非法关押在各个监狱中。整个迫害情节也非常恶劣,导致一名大法弟子死亡,其中一位当时只有15岁的小女孩施加戴背铐等酷刑,并被判刑3年。具体参与打人的恶警有:石新民、袁磊、吴宪彬、王久山、尤玉龙等。

2002年4、5月间,先后有18位大法弟子被绑架、抄家,大量私人财物被不法人员抢劫,至今未还。2002年3月20日上午,赵淑荣到街上办事,被南市区政法委的宋保卫、魏建全等人抢走手机,绑架上警车,拉到谯陵派出所铐了四个多小时后,又强行送到亳州市拘留所非法关押。2002年4月杨金英正在家干活,“6.10”和观堂派出所干警闯入家中,非法抄了她的家,又非法把她绑架到公安局,進行逼供,威胁、辱骂,还逼她供出别的法轮功学员。15岁的女学生李迎喆自2001年多次被亳州市政法委“610”、国安科及汤陵派出所警察劫持关押毒打、强迫骂人,2001年6月16日被强行带到合肥女子劳教所强制洗脑,有家不能归、有学不能上。

大法弟子石雷民的家被非法抄了,抄走现金4000多元,活期存款折一万三千多元,定期存款单八万多元,还有金项链、金耳环、电视机、家具等。2002年9月,王久山找石雷民要定期存单密码。

大法弟子贾彦华2002年7月2日上午9时左右正在办公室处理日常工作,被亳州市谯城区公安分局黄卫国、王久山等四人突然闯入她办公室强行带到龙华宾馆,利用非法恶毒的手段对她及全家進行了六天五夜的迫害。不法人员查抄家时,拿走她家十万元定活两便的存单。7月7日把她羁押外地继续迫害后,强行拿走4.5万元。

先后被绑架的大法弟子有:王建军(男)、石雷民(男)、陈少华(男)、王玉升(男)、李海良(男)、王满意(男)、阚少成(男)、贾彦华(女)、郭景兰(女)、赵淑荣(女)、高洪英(女)、李大利(女)、赵影(女)、马玉侠(女)、杨金英(女、已被迫害致死)、李海良、石翠云(女)、崔慧及15岁的李迎喆(女)。这些大法弟子们都是国家的守法公民,其中贾彦华是亳州市外资办主任,郭景兰在合肥工作,老家在亳州市,也被牵进来。陈少华是铁路职工,马玉侠在安徽亳州市中药材大市场工作,王建军从事药材生意,石雷民是个体户,杨金英、李海良是农民,其余是普通市民。

不法人员为了达到其迫害的目地,把这些大法弟子大部份分别羁押在外地,与当地大法弟子隔绝。其中贾彦华被羁押到河南鹿邑看守所;石翠云、王建军、陈少华被羁押在安徽省蒙城市看守所;郭京兰在被羁押在安徽省太和县看守所;李大利、赵影被羁押到安徽省利辛县;石雷民、马玉侠、王玉升被羁押在安徽省涡阳县看守所。

不法人员为了得到他们想要的口供,对这些大法弟子逐个折磨、吊打,甚至连年过半百的老人和15岁的孩子也不放过,三天三夜不准石翠云睡觉,并用手铐把她吊起来,用木制的三角形衣架打迎面骨等部位,打得她脚脖子肿胀,把鞋子口围了一圈。还用电视机遥控打脸,拧耳朵,两只耳朵被拧得紫烂。

在北关派出所两天两夜,恶警们不让15岁的李迎喆睡觉,还罚站。随后,朱小燕、石新民、袁磊,把她带到亳州市公安分局五楼,又带到事先安排好的海晶宾馆,对她進行身体上的折磨,精神的摧残迫害,和人格的侮辱。恶警们给她强行戴上铐子,用她的棉袄蒙上她的头,闷得直想吐。石新民、李刚对她進行恐吓:“不说,拿汽油浇在她身上,对外面说炼法轮功的人自焚了。”随即,李刚拿一个汽水瓶到楼下车里拧出一瓶汽油,隔着棉袄砸她的头。石新民、李刚还把李迎喆按到地上,捏着鼻子给她灌酒。石新民、袁磊、李刚三人又恐吓她说拉出去枪毙,袁磊拿枪对着她的后脑勺。

崔慧的双手被铐在衣架上,一吊就是一夜,连大小便都不让,持续折磨了三天三夜。马玉侠是56岁的老人了,也经历了八天七夜的精神折磨和迫害,每天只给送干粮无稀饭,每天用一次性杯子,恶警亲自给她倒开水,放入不知名的药物,让她口干舌苦,食道象刀刮一样疼痛,胃打饱嗝,头脑沉重胀痛,痛不欲生。

杨金英于2002年4月被恶警绑架,遭酷刑逼供,被折磨得全身瘫痪,大小便失禁,后来被迫害的实在不行了,用担架抬出,几天之后就含冤离开了人世。

赵淑荣被残酷的折磨了三天三夜,白天四、五个不法人员搞车轮战。到夜晚,他们(袁、吴、石、胡等)把房间空调温度调低,盖上被子睡觉,而把赵淑荣双手吊铐在衣架上,双脚刚刚接地。一个叫李刚的还照她头上猛打。从晚上9点多钟一直吊到第二天上午8点多钟。他们吃过饭,袁磊、李刚等人又把她双手吊铐在铁窗上,双脚不挨地,全身发抖,直吊到快昏死过去才放下。因拉力大,手铐已无法打开,他们硬把手从手铐中拽出来,致使她双手麻木,三个月后才慢慢好转。

高洪英被610的几个恶警铐在椅子上,用一次性杯子倒上水,在水里放上迷魂药,喝过后觉得嘴干,口渴,舌头发硬,人迷迷糊糊的。石新民、袁磊就强迫她蹲下,时间长了受不了,她坐在地上,袁磊拽着头发一把她揪起来,打嘴巴,斜拉背铐,用脚后跟砸后背,踢胳膊肘、后关节,疼得她浑身发抖,他们一共打了她三百多巴掌,直到他们累了,不行了,才停手,就这样迫害三天三夜。

为迫使贾彦华就范,他们非法行政拘留她的丈夫和女儿,恐吓、威逼她女儿。经过百般审问、恐吓、威逼,其丈夫受到了很大的打击,女儿正值花季,吓得发抖,哭个不停。审问她的人还威胁她不准参加高考。孩子回家后整日哭泣,不吃不喝,时常被恶梦惊醒。

石雷民受到恶警的拳打脚踢,恶警有时将他按在地上,用脚跺他胸部、背部,有时用膝盖顶撞、用拳头打,致使身体多处内伤。历经七八天时间,石雷民受尽折磨,几十次疼晕过去,完全失去知觉,身心遭受了重大摧残,造成的重大伤害至今仍未恢复。被非法拘禁前体重183斤,被迫害以后,一米七八的身体,体重只有不足90斤了。有一次,石新民当着很多干警的面对他说:把你搞死了,我们就浇上汽油把你烧了,对外界说法轮功人员又自焚了或说你畏罪自杀,反正没别人知道,我们说什么就是什么。

不法人员把曾参加过大法合肥总站义务服务的郭景兰老人视为重点,对其折磨更为残酷。在长达11天11夜的时间里,老人被折磨的死去活来,暴徒们逼她承认根本就没有违法的事实,不承认就严刑拷打、骂、侮辱,老人的脸上、身上被他们打得几乎没有完好之处,牙被打得不能吃东西。暴徒用铐子铐住老人的双手,把她吊在窗户上,多次凶狠的严刑拷打和辱骂。致使她左手几个月以后还不能动,至今还麻木。但老人始终坚定,没有屈服。恶警就铐着她的右手,几个人按住她,拖着她的左手在他们准备的材料上摁手印。

2003年9月8日至9月9日,安徽亳州市谯城区法院对十八位大法弟子进行了秘密的非法审判。两天时间的开庭,公诉人指证材料就念了一遍,庭上不让大法弟子说话,对一切问话只准说:有、无、是、不是。如多说一句就让法警当场拖出去。显然,法院根本不是在审理,而是按照邪恶的安排匆匆走过场,为进一步迫害大法弟子制造新的证据和借口。

大法弟子对谯城区法院的不公正、怕曝光的审判,强烈不满,要求庭上陈述,法院不睬。后来十八位大法弟子被非法分别判刑。其中石雷民10年、王建军10年、郭景兰8年、王玉升8年、陈少华7年、马玉侠7年、贾彦华5年、高洪英4年、杨金英3年(已被迫害致死)、李大利5年、高洪英4年、赵淑荣4年、李海良4年、李大利5年、石翠云5年、崔慧3年、赵影3年、李迎喆3年。

后来这些大法弟子被分送不同的监狱,继续承受折磨。邪恶之徒则对有关不法人员进行奖励,安徽省授予有关不法人员集体一等奖,恶人分别给予一等奖、二等奖,并给予前亳州市公安局长一等奖。北京国家安全部也授予有关行恶者集体一等奖,恶人一、二等奖。有关的恶人从北京、合肥获奖归来,恶人捧着奖状洋洋自得的场景在电视播出,有关报纸也登载了相关内容和报导。

郭景兰老人在送入宿州监狱后,一直正念正行,血压一度升高至230,并出现了心脏病症状,后因病保出,身体严重消瘦。李迎喆被投入宿州安徽省女子监狱中遭受迫害,后监外执行。由于其母被强制洗脑邪悟,受当地“610”控制,配合“610”将她送进精神病院,她遭到电击,在不清醒的状态下写了所谓的材料,现已经离开精神病院。其余15名大法弟子现在还被非法关押在各个监狱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