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淄博市劳教所迫害大法学员的真实情况


【明慧网2004年9月27日】我叫王修(化名)2002年被非法劳教。现将淄博市劳教所恶警对部分学员迫害的情况和对学员迫害的事实曝光于世。

学员黄福堂家住张店,铁路局机务段司机。2002年9月被非法劳教3年,2003年2月就是因为坚信“真、善、忍”做一个好人,却遭到四大七中队的恶警残酷的打压迫害。大队长张兆贵、中队长王立军、张本义、薄本先等恶警,把黄福堂叫到办公室進行群殴,然后把该学员官進了小号,接着把该学员按倒在地用脚猛踩胸部。每天用5—6根电棍电击长达半小时以上。连续几天的虐待折磨,(使黄福堂身体多处留有伤疤)连续关押20天,被褥现在还有血迹。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半身麻木。黄福堂又被非法加期3个月。

王兆华,潍坊市临朐县嵩山乡西峪村,2002年5月因讲清真象,被南麻610非法关押,并且非法抄家拿走3000元现金,在南麻被羁押26天,然后非法劳教。在淄博劳教所期间,因不配合邪恶的安排,受到非人的折磨。

2002年6月22号,王兆华因坚持真理,被关入小号连续5天進行电击,每次5-6根电棍同时用。2002年12月23日至03年8月等7次被关入小号,因不放弃修炼和他们讲理,我们没有犯法,我们都在做好人,可恶人根本不讲法律。04年4月6日,王兆华因没有听恶警的指使,没去上课,晚上他们把王兆华和庄世军二位学员拖到办公室。有几名恶警把该学员按倒在地,有一名恶警坐在学员身上,按着头不让动怕叫出声来,進行电击,用橡皮棍猛打肘部,被打的发青、发黑、迫害至极。到后来看看不行了。才送回班内。

王兆华第二天心律加快、血压增高,因怕暴露他们的罪行,他们不给学员看医生,现在王兆华身上多处变形、身体消瘦。身心受到严重的创伤。

庄世军学员因经常和队上的干警讲道理,告诉他们对学员的强制是违法行为和不符合法律的。却又遭到恶警张本义的毒打,不分青红皂白就大打出手,一脚就踢断了庄世军的二根肋骨,庄世军强忍痛苦和四大队长张兆贵讲理:你们这样打人是不对的。可是张兆贵亲眼所见还说:我手下的干警从来不打人。可是把人打得这样了还被关入小号。庄世军要求到医院检查,可他们怕以后有证据,根本不答复,而且不让家人见。连信也不给发。所长,管理科是一个心眼,对学员越迫害才越高兴。什么财务公开,完全是应付上边下来检查的,是骗人的鬼话。

我们的劳动都是超负荷的,所用的材料是国家禁用的有毒产品進行加工。对我们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太多了。因为我在所期间都记下了学员的地址和姓名,解教时恶警怕我们沟通都给撕下来了,而且全部检查。现在有记不起来他们的准确地址。有三名学员因坚持真理多次被电击、做小号被折磨成神经病,他们的名是:肖玲芳、张荣、杨兴刚。

两名学员被迫害致死,冶源的张国华,29岁,娥庄乡人;西峪村肖丕锋以前因不放弃修炼,坚持真理,长期被电棍电击,浑身电的不成人样,头部留有伤疤。队里设有严管班,连吃饭上厕所都失去自由。心理造成严重的伤害,于03年8月24日死于心脏病,劳教所为了应付上边的检查,搞假证明,让学员写当时的经过。俗话说: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没有前因,那有后果。当时被非法劳教时,经过医院检查身体,身体非常健康。

淄博劳教所的恶警们,你们对大法学员的邪恶迫害,你们能瞒过一时,但瞒不过一世。把你们的邪恶行为曝光于世,让所有有正念的人们认清这场对大法及大法学员的残酷的邪恶迫害。一个国家的司法部门,不顾法律的尊严,私设公堂,强权政治,必须受到法律的制裁和天理的惩罚。

还有很多学员遭受迫害的痛苦。

淄博市博山秋谷劳教所办公室电话:0533—36268157

见证人王修(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