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注意揭露国安不法之徒的犯罪事实


【明慧网2004年9月27日】从几年来全国各地的大法学员揭露江罗集团对大法犯罪的情况看,对国安部门对大法犯罪罪行,除海外大法学员回国受到国安特务迫害的一些罪行外,整体上揭露的不多。并不是国安部门人员没有对大法犯罪,而是他们采用的手段比较隐蔽,没有引起我们大法弟子的足够的注意,也有的是存有怕心,怕受到迫害不敢揭露造成的。

实际上国安部门是江罗集团迫害大法学员的主要工具之一,起着左膀右臂的重要作用,各地很多资料点的被破坏,众多坚修大法学员被抓捕,很多都与国安特务活动有关。从国家安全机构建立的时机和过程及对大法起的迫害作用看,是旧势力针对大法而安排的。大法从92年正式传出,至99年邪恶开始镇压这一过程看,也正是国家安全部及其所属系统从在沿海、沿边境省(自治区)和重点开放地区建立厅、局级机构,到90年代末,在全国所有省(区、市)和省属市(地)级普遍建立安全厅、局级机构的过程。国安自建立开始即按命参加九部委对气功的监控,由于当时全国开放的程度并不高,尤其是广大内地地区,安全机构建立起来,没有可侦察的间谍案件,无事可做。因此,99年7.20开始迫害法轮功时,立即成了各级安全机构的主要任务。正如一个新成立的市安全局的头目说的:一群人聚在那无事可做,发愁年底无法向上级交待,可喜的是天上掉下来个法轮功,我们就全力投到法轮功身上了。

99年4.25,万名大法学员到中南海上访。江××因此事亲自召见公安、国安部长,批评两部没有预先掌握情况,不能很好的相互配合、相互协调,要求在涉及国家安全的重大问题上,要打破公安对内、国安对外的界限,在对法轮功的问题上,两部都要负起责任来。

在国家安全部所属的对外机构中设有在国外進行暗杀活动的恐怖组织。因此,大法开始遭迫害的初期传出的企图暗杀师尊的信息决不是空穴来风。这次曾庆红访问南非,来自澳大利亚法轮功学员遭枪击事件,背后一定牵扯一个复杂的阴谋。

使用暗杀手段消灭异己,对××党来说不是始自今日,在该党成立之初的20年代,在中央不就设有“除奸部”吗?何曾间断过。自迫害大法学员以来,国安派遣大批特务到国外,把迫害延伸到国外是安全部门的一项重要工作。在国安部的工作要点上,特别是搜集情报的提纲中,每年都把搜集所谓的法轮功与西方反华势力的联系及财力支持情况列为重点,后来又规定国安部门掌握的一切特务手段都可不受任何限制的用于法轮功上,增加了办案经费和奖金,配备了新的设备,加强信息通报制度,专门制定一些针对法轮功问题的规定。他们采用秘密跟踪,监听监控电话,手机定位,信件邮件检查,秘拍、秘录,秘密搜查,搜集大法学员及其亲友情况,建立微机档案,搜集电话号码,到通讯部门调取所需时期内通话实录,利用犹大和他们建立的关系。接近和破坏资料点,抓捕大法学员,他们每天都安排人看明慧和其他大法网站的内容,研究动向,采取对策。

随着正法洪势的迅猛推進,国内、国外大法弟子的全面讲清真象,江罗集团感到压力越来越大,但它们并没有死心,而是改变手法,强调“内紧外松”。在外交、对外宣传上低调,对内在它力所能及的地方,没有放松迫害,要求加强隐蔽战线――即国安部门对大法的迫害。为了适应邪恶的需要,国家各级安全机关都加强了派驻各级610的力量,积极参与活动,近年来又调整了国安内部机构,专设了“维护社会稳定处”(科),在基层局增设了信息中心,将原来设在技术侦察处的跟踪手段,独立升格为处(科)加强了领导,这些主要都是针对法轮功来的。今年上半年,国家安全部机关的大法弟子因做讲真象工作被抓,国安内部通报全国,要求对队伍进行整顿和审查清理,進一步强调干警对党绝对忠诚,一把手抓队伍建设,贯彻“三个代表”思想。

国安特务对大法的迫害不可低估。仅以2002年辽宁省沈阳7.30大法资料点被破坏为例,国安从资料点取得的电话号码等线索延伸,到当年年底,就发现全省多个市、县和邻省多地的大法资料点。2003年新年前后,由辽宁省国家安全厅统一指挥行动,造成数十个资料点被破坏,很多大法学员被抓,损失是严重的,它们统称7.30案件。

今年以来各地很多资料点的被破坏也是与国安的破坏有关的,国安与公安活动的不同特点是:公安是发现就抓,靠审讯得到他们想得到的消息,公开讲自己的所作所为。国安则采取放长线钓大鱼的办法,注意破坏资料点,发现情况不急于行动,采用隐蔽手段,监听、监控,秘密跟踪,查证属实,扩大线索,以求发现新的情况,不宣扬,选择时机,统一行动。行动时多请公安、社街出面,尽量不暴露自己,对认为还有查证价值还有可能发现新线索的对象则留下,暂时不动,继续监控,或抓后不对外宣扬,试图利诱学员给其任务,协助它们秘密做特务工作。

建议同修们搜集、揭露国安特务的更多犯罪事实,给以曝光。阴暗角落里的小丑,最怕曝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